Archive for the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Category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第六章 | 萬華鏡下之視覺詩篇

以視覺錯效(Optical Illusion)的設計而聞名的日本設計大師福田繁雄曾說:「我所創作的事物,都是透過感覺來予以認識,無論老少都可以看得懂,因為這些表現實在與知識無關,完全只是視覺性的!」

他說得很不錯,設計就是要給大眾看懂的,而不是那些只給高教育水平人士欣賞的高深藝術品呢!易懂,亦同時令人會心微笑的設計才是最有價值、最難的創作。而「錯視」設計則能給受眾枯燥的生活帶來一點趣味與驚喜,由原本平平無奇的東西,只是使了小小的Track,當中的圖像就躍動起來,使整件作品生動活現,這就是設計師活用「錯視」的神奇之處。

福田先生在其話中提到了「感覺」一詞,這對設計師的創作至為重要,設計師要對生活有感覺、對自己的工作有感覺、對身邊的人有感覺,才能設計出合乎人所需要、且能給人享受、甚至感到幸福的東西。因此,我常說,書籍設計能否帶給讀者五感上的愉悅感,絕對是閱讀行為中的重要一環,不可輕視。

施展「寫輪眼」般的目眩幻術

2011年,瑞士藝術書籍出版商Lars Müller Publishers獨具慧眼,選中日本設計師倉嶌隆広,首次為他發行視覺錯效作品《Poemotion》。此書一出,大獲業界好評,同年更被評選為「The Most Beautiful Swiss Book 2011」書籍之一。

身兼作者與藝術家的倉嶌隆広,生於1970年,在武藏野美術大學畢業後,即任日本電通廣告公司藝術總監一職,多年來一直做許多與品牌及廣告相關的設計工作。《Poemotion》是他首個非商業作品,足足花了一年時間去製作。而在此之前,他更花了五年時間蘊釀與潛心鑽研抽象的錯視圖像。他曾經在訪問中提到:「在我的私人時間,我希望做些沒有意思或故事的東西,特別是無關經濟的一些事;我想造一些像小石頭、飄葉、或小星星的書。」當我們細味這句話,會發現,原來英雄所見略同,這跟福田先生所說的可謂同出一轍。

究竟這些複雜而漂亮、兼且會轉會跳的動態圖像是怎樣煉成的呢?

作者曾說,靈感來自一本叫《SEESAW》的書(同樣是Lars Müller Publishers於1994的出品),是非常美麗兼好玩的平面設計讀物。它隨書附送的有:一塊膠片、一副3D眼鏡、以及一塊鏡;倉嶌完全被它的互動性與刺激感所吸引著,無法忘懷,啟發他創作《Poemotion》。

倉嶌先生利用「莫瑞效應」(Moiré Effect),即運用一些重複的點或線的分佈方式使某些圖像動起來,製造「視覺錯覺」。其實這跟市面上眾多的「錯視童書」的技術與手法無異,也是用一塊印有直紋間條的膠片,放於複雜的圖像之上,然後左右移動,即能顯現動態效果。而它的特別之處,不在於技術上的優勝,而在於其概念、動機、以及畫面上的創新。

《Poemotion》的定位在於「See」(看)與「Saw」(已看)之間,在看與已看之間移轉才能產生「動」的錯覺。此書以幾何抽象的圖像作文本,拼砌出三十幅優美的「紙上動畫」,每幅配以精練的命題,輯成一本會動的詩集。其要點有三:一、靜態的畫面也要展示其美之所在;二、膠片與紙頁之間的互動產生戲劇效果,使讀者為之驚訝;三、組件與組件之間的互動,產生永恆不止的運轉,生生不息。

倉嶌先生特別喜歡書內的兩個動態圖像。一組是〈向日葵〉(Sunflower),這篇的圖案是利用幾何學中的「黃金角」(Golden Angle)製作而成。我們非常熟悉這些形狀,就是一些圓點由內至外、由小至大不斷旋轉、同時擴散開去。看似簡單的運轉,但實際上它擁有著其非常神秘的角度。倉嶌重申,這並不是他自創的,這是大自然本已存在的模式,他只是借此一用。他自己也非常驚歎大自然的這一套黃金秩序。

另一組他很喜歡的圖像是〈兔子洞〉(Rabbit Hole),這個過程就完全是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中,愛麗絲跌入另一個空間時的狀態,以不斷擴展、亦同時不斷收縮的漩渦來表現。他想藉此說明,人類看到的並不代表一切,看不到的也可能存在,隱藏的世界或空間確實存在,這圖像就恰恰是通往另一世界的入口。嘗試以嶄新的角度看世界,它可以更不一樣,也能讓我們思考更多。

最後,書名《Poemotion》,不難解拆,是由三個字合拼而成:Poem(詩),加上Emotion(情感),再加上Motion(移動)。這反映作者對此書的期待,希望為讀者帶來更高層次的閱讀享受。這正正是嚴謹的數學、精密的科學、詩意的藝術三者無縫的結合,令人目眩神迷。

沒有界限的視覺新世界從此誕生!

〔此欄目於「主場新聞」網站同步連載。〕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第五章 | 解放書的靈魂

書籍設計師孫浚良接受訪問時曾提到:「如果我將一本最標準的書拆散開,主要會有三個部件,分別是內容、書脊及頁面。內容指的就是圖案與文字,但其實它是一把聲音,可能是作者的聲音⋯⋯而身體就是書脊及頁面,即是脊骨及皮膚。書脊的作用是確定書的輪廓及體積。如果沒有Bound書脊,書便會Lost。」

孫浚良應是兩岸三地中最喜愛以書作為身體去解讀的設計師,他在東京武藏野美術大學所寫的碩士論文:《THE BODY OF BOOK, WRITING & EXPERIMENTS ON THE PHYSICAL STRUCTURE OF BOOK》便以自己的一套獨特系統去分析書。

展現性別模糊之美

在剛過去的九月,我也以書籍作為人的身體去看待,製作出全新的一部書藝作品。

事緣我參加了由香港設計大使主辦的設計師交流計劃,因而有機會跟另外七組設計單位(包括時裝、飾品、多媒體創作專業)的設計師,一同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參與「Design September 2013」活動。我們在當地策劃了名為「她’它’他’」的展覽,嘗試挑戰固有框框,展示關於「性別」題材的作品,給觀眾欣賞。

此次創作靈感來自於日本跨性別唱作歌手中村中的自身故事。他從小已對自己的性別感到疑惑,曾自我感嘆道:「沒有作為男性的感覺,也沒有作為女性的實質感。」他總覺得自己的肉體與靈魂錯配,男兒身女兒心,而因其女性化的表現而經常受同儕欺負。15歲時,他曾組樂隊,並喜歡上隊中一位男成員,不過對方知悉後便疏遠他。中村就把那刻的矛盾心情寫成他的成名作《友達の詩》(此曲亦曾被香港歌手劉美君翻唱成廣東版的《浮花》)。

《友達の詩》反映他內心的抑壓,喜歡上一個不該喜歡的人,苦戀之情從淒美的曲詞滲出,俗世的性別枷鎖不易被衝破,因為身體的區別,不能相愛,最後只能苦笑,像歌詞的最後一句:「還是做好朋友好了」。

中村的經歷與歌曲觸動了我,所以此書也命名為《友達の詩》。「苦戀」是人所共有的感受,而加上他對身體、對性別的困擾,受內心的恐懼、痛苦、羞恥、矛盾等不斷煎熬,形成巨大的心理障礙。不難想像,這是非常悲痛的事。就此,我以書籍作媒介,配以符號學與視覺語言去重新演繹,把這恐懼陰霾具象化。

這是一個比喻,以書喻人的作品,訴說著「性別認同障礙」者的心情。書籍本身並沒有性別,此次嘗試以書本的物料與形態去詮釋性別模糊之美。

書的身體為厚實的硬皮精裝本,外殼用上黑色絹紋紙,展現英式紳士感。此書高260毫米,闊220毫米,厚65毫米,共752頁,偏正方形,內文紙用80克芬蘭鬆身小說紙;物料與尺寸讓此書看上去端正、沉實、厚重,完完全全突顯出一位典型男性形象。全書外部,包括封面、封底、書脊、頂帶(書頭布)、絲帶皆為黑色,甚至連三邊書口也染上黑色;而書名則燙上亮黑;這些種種不單是內斂深邃的男性化表達,也加重了整件作品的沉重感。

書名的「友達の詩」字體,是我以日本「小塚明朝體」為基礎而修改設計的,筆畫的粗細變化極端,橫細豎粗,末端的裝飾部分(即字腳)修改得像刀刃一樣鋒利,也特別加修了圓滑的曲線,這不但表現傳統宋體字的剛勁有力,細節裡也突顯出女性纖細美。

當讀者翻開書的身體,會赫然發現,內裡藏著女性最私密之處。一張一張柔軟脆弱的書頁被𠝹開,形成缺口,滲出血紅,不單代表了女性性徵,也以濺血的生理狀態表現那對人生的無奈與疼痛。

製作上,我把精裝本外部的訂裝交由工廠以機械製作,意識上加深那剛陽的工業味。而書體內的陰部雕製,我則以人手一頁一頁的𠝹開,然後濺彈紅色顏料上色,以展現較人性化的手作感。

「性別認同障礙」者內心藏著巨大的恐懼與悲淒,無論對自身性別,還是愛情,也有說不出聲的痛,難以獨自承受,因此我想讓讀者一起來感受。

〔此欄目於「主場新聞」網站同步連載。〕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第三章 | 蒼井優的三次元異想世界

英國著名紙藝立體書(Pop-Up Book)藝術家Paul Johnson曾形容他如何享受立體書的心情:「I show my actual work… to demonstrate physically how my pop-up books open three-dimensionally and then close down flat again. There is something magical about that transformation. It was what first attracted me to the pop-up genre over twenty years ago.」就是他曾經目睹過書頁躍然彈起的神奇瞬間,被深深迷倒後,才會花二十年的心力去鑽研紙藝立體書,最後成為他永不倦怠的終生職業。

紙藝立體書的迷人之處,並不取決於Paper Engineering技術有多高超、製作有多複雜,更重要的是藝術家的創意思維以及他發揮於「無縫細節」上的小聰明。當讀者打開書,發出驚嘆的「嘩~!」聲之際,其實包含著他們對創作人的認同與讚賞。

闖進少女幻想國度

2010年中,日本新生代女星蒼井優在東京渋谷PARCO FACTORY舉辦了3D個展「うそっ。」(謊言),其團隊以展覽內容為籃本,製作出該展縮影版的立體攝影集,在展場同步販售。這部《うそっ。》有別於一般兒童繪本立體書或其他女星寫真集,它結合了藝能、時尚、攝影、紙藝四大領域,是一本前所未見的立體寫真書。我第一次看到便愛不釋手。服裝、造型、化妝、攝影、美術設計等工作皆為時尚雜誌《裝苑》的幕後精英所包辦,再加上知名紙藝工程師Hiroshi Sakurai負責Pop-Up技術支援及製作,共同打造這謊言世界內的美麗小優。

現年27歲的蒼井優,曾被日本媒體形容她具備「自然且具透明感的演技,讓她以電影演員的身份閃閃發亮」,因而被冠以「透明系女優」之稱。而《藝能新聞》則說她「比長澤雅美性感,比澤尻繪里香清純」,證明她較同齡女星受注目。小優極富觀眾緣,既擁有清純的外表,又能演活多種類型的角色,所以一出道便鶴立於眾多新人之上,可說是日本最具潛質的女優之一。

此書用了小優的real-size頭像作封面,裁剪出她的側臉輪廓,封面、底分別為兩邊臉龐。書名《うそっ。》富有雙重意思,既可譯作「謊言」,又可化作語氣詞「不會吧?!」,貫徹整體幽默的風格。當我們仔細欣賞封面時,會發現小優臉頰上長有點點淡淡的雀斑,讓她顯得更靦腆動人,展現那自然的瑕疵美。選用頭部作封面,讓讀者打開書像打開她的大腦一樣,從而走進她腦內的幻想世界,觸碰她的奇思異想。

一打開小優的臉頰,一頁一頁不同的造型立即蹦跳出來,共六組精心設計的立體場景(即六個對版),每組也讓人驚嘆不已。它們分別是:天鵝湖、被古怪鞋子壓著的小優、七彩牽絆小屋、黃藍間條造型沙龍、糖霜蛋糕公主,以及夢幻氣泡。她就像英國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愛麗絲,闖進驚險的夢幻世界,而湊巧小優在電影《花與愛麗絲》中也飾演愛麗絲一角,與這本書所表現的不謀而合。

其中,「天鵝湖」的場景裡,蒼井優飄逸地懸在巨大的白天鵝嘴下,設計師使用燙銀營造湖水的鏡面效果,銀色的湖水映照出小優的倒照,優美如詩。在最後一組的場景中,小優身處蘋果森林中,用吸管吹出以透明塑膠片拼出的球形肥皂泡,內裡藏著一群可愛的小動物,包括松鼠、黑貓、大麋鹿、斑點鹿、綿羊等,小優也化身小白鹿,置身在動物群中,優雅地坐著。透明泡泡的裡面燙上彩金,因而閃閃發亮,增強那夢幻效果。

此書整體的美術設計非常值得學習,無論是造型設計、色彩配搭、物料運用、紙藝工程、無一不令人折服;既繽紛甜美,又時尚浪漫,加上小優俏皮可愛的表情,秒殺一眾少男少女。

除了漂亮的立體畫外,想不到那區區數句內文也在玩弄文字戲法。當中的「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一句,只要發音時停頓位置不同,便能讀出不同的意思。如讀作:「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解作「嗯,是呀是呀是呀是呀是呀是呀是呀。」;如讀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意思則是「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原來這不起眼的幾句也花了如此心思,的確好玩!

閱畢全書,就像吃完一塊草莓蛋糕,齒頰還殘留著一份甜味。

〔此欄目於「主場新聞」網站同步連載。〕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第二章 | 女書漢字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第二章 | 女書漢字

英國YBA之中最挑戰性別界限的女性藝術家Sarah Lucas曾說:「A dick is present, and masculinity is defined in terms of being present, being an artist is a macho activity because it deals entirely with what is present.」人類文明對陽具崇拜、男性性徵崇拜,從古到今,從古希臘神像雕塑到當代 British Contemporary Art,從沒間斷在影響著不同層面的藝術家。可是,陰道崇拜或女性崇拜則甚少在這父系社會的文明框架下作出討論。

再回看東方的漢字文化圈,包括中國、日本、韓國在內的社會裡,家、國、天下的管治權,均長期操控於男性的手中。男、女性長期處於不平等的狀態,也就恰恰反映於作為圖像文字的漢字之上。我們單單看「女」為部首的漢字,就能略知一二,東方女性的形象被活生生的表現於文字之上。「妖」、「奴」、「妓」、「娼」、「姦」、「婊」等字都含有一定的貶義成份。人們在學習、書寫及閱讀的過程中,下意識或多或少會降低了對女性的評價。

解構漢字中的女性形象

韓國書籍藝術家 Jeong-in Cha 也曾思考漢字如何建構亞洲女性的身份與身體。她曾經製作 Artist’s Book《Who made the characters of women?》,以漢字及書籍的結構表現在封建思想下的女性形象。

首先,書名《Who made the characters of women?》是一個語帶相關 Double Meaning 的名字,「Characters」可解釋為女性的特徵,同時也代表了「漢字」方塊字的意義。我第一次在倫敦 V&A 藝術館圖書館內看到這部書時,只覺得是細細的一部在小盒子內的 Hand-Made Book,但當我一打開書的剎那,我心裡有一股被擊倒的感覺!這是我看過的第一部「陰道崇拜」的 Artist’s Book 呢!這完全是一本訴說女性的書,書的表達形態狠狠地呈現出女性的陰部私處。

書被藏於硬皮小盒子內,但它與外盒是相連分不開的,這就像被鎖在封建思想下的女性,活於被重重深鎖的心門之後,失去自由。當讀者打開這度小小的書門,第一眼看到的是「女生」兩字,代表了中國最封建的思想——女生產子、傳宗接代的意思;當然這兩字也能併合作「姓」字,也是封建家族最重視用作維繫龐大家族權力的象徵。

此書的紙材也特別用了一種夾帶碎屑的 Japanese Paper 製作,透薄而輕柔,以展示這東方的韻味。結構就如同洋蔥般,層層重疊,不是左翻或右揭,而是要讀者翻開一個又一個巧手摺合的紙盒狀書頁,一層又一層地揭開、剝光,以一連串「女」字作偏旁的漢字剖開女性的深層價值,完完全全把女性最私密的地方揭開給你看。

文字是文化的根本,讀者能從此書的漢字看清楚我們日常口舌之中的女性。由外層數至內層,分別為:姓、妙、婚、姻、妊、好、姑、委、奸、妬、妄、妖、娼、妾、妃、女。最後,書藝家把「human」放在書的最後,幽默地告訴讀者,無論是男是女,我們也同生為人,相煎何太急呢?

此書以文字的角度,解構女性在東亞社會的形象,藉此窺探男性主導的漢字權力核心,暗喻男性對女性的權力制宰,道出封建思想下的女性面臨的種種無奈、壓力與困窘。

這絕對是一部纖細、而值得令人深思的作品。

WBNB | 序章 | 月光奏鳴冊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序章 | 月光奏鳴冊

波蘭藝術家 Czerepok 曾經講過:「藝術家就是徘徊在現實與科幻之間,選擇以自己的力量去重建一些不存在或存疑的事與物。」(Artist often occupy the gray area between fact and fiction. As an artist, you are in a position to reconstruct things which did not exist, things which are not certain.)這確然讓大家重新思考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擬?而我們站在這真實與虛擬之間,可以從何選擇呢?

當這個世界的人類瘋狂地追求 Hyper Real 的快感,凡事要體驗最新的科技帶來的官能享受,浸淫於比真實世界還要真實的科幻空間的時候,我們還能分清虛幻與現實嗎?或許,真實並不重要,真假還只是一線之差;只要你相信,真實就在眼前。世上並沒有絕對的真相,只有喜好與偏愛。從來,最夢幻刺激的,並不是身外的科技,而是我們的腦袋與心靈。人類其實就是藉著觸碰外界,從而感受「驚喜」,繼而追尋更多更深的快樂。書籍藝術家與設計師,就往往能抓著最能挑起讀者思覺和感官神經的部分,加以利用及延伸發展,配合最基本的科學技藝,最後創製出一部部動人心弦的藝術作品。

不一樣的月光奏鳴曲

人家常說,外國的月亮特別大、特別圓。我曾在倫敦待過數個寒暑,我很認同這個說法。不知是否經緯方位的問題,或是外國並沒有香港的高樓多,視覺錯覺也好,心理作用也好,我確實感覺英國的月光是特別大的,還灑上一層冷豔的神彩。

月光,亦正正是很多藝術家創作靈感的泉源所在。

英國藝術家 Katie Paterson 喜愛以大自然作為她的創藝主題,她特別喜歡把大自然與科技結合,重建人們心中被遺忘已久的自然界力量。我曾經在牛津看過她的展覽「Encounters」,也同時買了她所造的 Artist’s Book《earth – moon – earth》,充滿哲學的意味。她這次的創作用了貝多芬(Beethoven)的《月光奏鳴曲》(Moonlight Sonata)作為文本,利用地球與月球兩大星體作樂器,重新演繹神秘的舞曲。究竟怎樣才能做到呢?

首先,Katie 把《月光奏鳴曲》原曲的音符翻譯作摩斯密碼(Morse Code),再把這奏鳴曲的摩斯密碼用 E.M.E(Earth-Moon-Earth)的方式把訊號發射上月球;月球再把這些訊息折射返回地球,一來一回,摩斯密碼在發射與反射之間產生變化,形成變種密碼。Katie 再將這些變種密碼重新翻譯作音符,名符其實為月光所寫的《月光奏鳴曲》從始誕生。在「Encounters」的展覽場內,一座懂自動彈奏的「鬼鋼琴」自由地演奏這經歷了千山萬水所得來的《月光奏鳴曲》。

而 Artist’s Book《earth – moon – earth》所寫的並非英文,而是一段又一段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摩斯密碼。《earth – moon – earth》全書共分為十個章節,即十段樂曲,每個章節為一個對版(Spread),左頁所載的是由地球所發射的摩斯密碼,而右頁所登的是被月球反射回來的變種密碼;再加上,內封面載的是未變身之前的《月光奏鳴曲》樂譜,內封底刊的則是變身後的樂譜。書的最後還付送了一只唱片,內裡載有被月光反射回地球的摩斯密碼的聲頻。一個又一個符號構疊成這本書。無疑,書名道出了整本書的精粹,earth – moon – earth (moonlight sonata reflected from the surface of the moon),把音符、密碼與聲頻訊息,由地球到月球再返回地球,不斷的彼此相侔、和唱呼應。這令我耳邊響起的並不是《Moonlight Sonata》,而是如蟬鳴一般的雜訊,不斷搔摸耳垂。

這本書根本就是整場「Art Show」過程的一份科學紀錄,是一種對比,也是一種天地互動的象徵。我們所要閱讀的,並不是文字,而是過程;要感受的是大自然所給的變化,再重新思考人類與地球、甚至星際之間的存在。人類在這浩翰的宇宙之中,就微小如一粒星塵。而地球與月亮的關係,除了引力牽絆之外,還有千絲萬縷解釋不到的共存因素。浪漫地把《月光奏鳴曲》發射上天,只是一種尋找星際彼鄰關係的 Metaphor,把所有音符製碼、發射、轉化、反射、墜落、最後解碼。

「Code」與「Decode」,從來就是藝者與讀者一場最好玩的心理遊戲。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預告

試想像,當書不成書,書不像書的時候,我們應怎樣看待這似書非書之物呢?

台灣 BBDO 黃禾廣告的營運董事何清輝曾在金蝶獎評審時說:「不像書的書,卻充滿了誘惑力,像看到異性一樣心動,想翻閱裡面玩什麼把戲。」就是對這些「似書非書之物」有好奇妙想,才會想寫寫兼品評這些書,再衍生出這個專欄企劃。

「書」這個詞彙,大概可以分三種不同的義意及理解:一為書的「文本」(Text),二為書作為「物體」(Object)本身;三則是被指制度化後的模式複合技術,簡單地說,亦即「書籍印刷與出版」。如果我們想要探索書與世界之間的關係,我們必須清楚理解書在各種不同環境之下的角色扮演。

原本想在雜誌寫的專欄,命名為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但始終沒有毅力信心定期寫作,對我來說,寫作是很需要 Mood 的,不能像工作一般輸出。我總覺得還是 Post 在自己的 Blog 好了,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想什麼時候寫就寫,比較自由,沒有束縛,也沒有壓力。因此,以後這個新欄目,每篇文章會講述一本「怪雞」書與其背後的創作理念,牽領各位踏進書本的異想國度,開啟從未如此驚喜的五感之旅。我會以個人美學觀點作基礎,用多角度剖析每本書;從創作意念出發,探討由內至外的整體藝術創造,讓讀者進一步了解書籍設計師與藝術家的思考模式。

選材方面,造型上不像書、理念上不像書、設計上不像書、物料上不像書、裝訂上不像書,通通皆可;只要能給我與眾不同的感覺,便能成為我的點評作品之一。

所以,這個欄目,旨在探討書作為人類生活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之外,尋求更深度的藝術層次。我期望推倒書本在人們心目中的固有型態,把既有觀念拉闊,從而建立一套對書籍比較廣闊的概念與價值觀。第一步想做到的,則是讓讀者有一絲一點眼界開闊,心中驚嘆謂:「原來書也可以是這樣的!」,便已足夠。

書,不只用來讀,還能讓您夢想無限!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July 2017
S M T W T F S
« Apr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23,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