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taiwan' Category

重讀《英倫》,書寫《台北》

書寫

剛剛從台北回來,感覺自己從夢中醒來,回到現實。

回來後,剛剛又重讀了一遍六年前的著作《英倫書藝之旅》,雖然一直也很介懷當時所做的設計很幼嫩;但每次讀起來,也感受到自己當年那團心中燃燒不盡的火、在字裡行間所散發出來的那股熱情,師父Esther在序中說我如怒吼的獅子,我現在回頭再看則認為是PolyU SD人傳統被訓練出來的Critical Thinking,加上我當時對書籍設計知識有無限的渴求,就如貪婪的野狼般,要把無知的羊群盡數吞噬。重新閱讀此書,期待尋回當時的寫作心情(Writing Mood),好讓我繼續書寫從六年前延伸下來的新書——《台北書藝之旅》。

今年多次走訪台北,為的是籌備新書。有人形容「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依我看來,確是如此。新書與舊書的著墨方向有點兒不同,舊書是以我個人主觀角度出發順其自然地去感受身邊的人和事,新書則是特別去走訪我喜歡的台灣書籍創作人,以描寫他們去反映當地的書藝風景。當中包括不同的書籍設計師、藝術家、出版社、書店店主等,相約他們輕鬆愉快的談天,聊聊我們最有興趣的話題,如書藝美學、出版生態、未來方向等等,回到台灣人性格的根本,了解他們對書的想法,以及創建他們獨特的文化事業的經驗之談。

由於這十年台灣的書籍設計的成功,讓他們能在亞洲的設計舞台佔一席之地,令我非常讚嘆與欣賞;同時藉著這幾年的工作關係,認識了不少對岸出色的設計人,才會萌起書寫台北的念頭,渴望把當地成功的經驗帶回來,給香港的同業與新一代借鑑。赴台訪問的過程中,台灣人大多熱情好客,無私的與我分享他們的創意經歷與美學體驗,大聊特聊,差不多每趟訪問也聊上3小時,每次大家也都累到不行,我真的由衷的感謝每位樂意受訪的創作人!

雖說這是台式成功的經驗,是優質的參考對象與學習榜樣;但台港的設計出版生態大不同,完全沒辦法依樣畫葫蘆地把其複製過來。

首先,台港出版社與設計師合作模式差距甚大。
台灣的出版社大多並沒有聘請In-house設計師的傳統,絕大部分出版社是請Freelance設計師為他們作業的。外面獨立的書籍設計師能接辦到眾多出版社的書封設計工作,這或許能間接培育了社外小型設計公司的成長。當然,刀無兩邊利,出版社沒有In-house設計師或美術指導,就不能全面有效地建立該出版社的設計風格,亦有礙於其整體品牌的建立與定位。相反,香港的出版社大部分有其In-house設計師,大至連鎖書店的出版社,小至流行讀物的出版社;這樣的好處是能易於掌握主導權,不假外求,編輯與設計在同一工作地點相配合的效率能相應加快,使整個出版過程更順暢。但在香港的設計環境下,In-house設計師始終是給人二線設計人的感覺,無論是社內或社外,總是給老闆或外面的設計工作室歧視,認為他們技遜一籌。這是現實環境的陋習,也是同行的悲哀。這更使In-house設計師不能發揮所長到極致,常常屈屈不得志。

其次,台港對書籍設計的既定概念不一。
台灣的「整體書籍設計」不多,所以一般稱為「書封設計」,書籍設計師只被請作封面設計,內文則由排版公司負責編排,很多時兩個工序是分開進行的,他們可以沒有關係,因此很多時封面與內文版式的美術風格沒有聯繫、也不被統一。除了預算金額投放的考慮外,台灣書大多是純文字書,他們認為正常的直排就可以了,讀者是因為內容而買的。香港的作法則明顯不同,書籍設計師大多包辦封面與內文版式設計,內外設計上相對統一,亦由於香港讀者閱讀的字量不多,需要附多些圖像,即所謂的圖文書,因此內文也更需富心思的圖文配合的整體設計。

再者,台港平面設計界的氛圍與重點取向截然不同。
以我所見,台灣平面設計最強的產業是書籍及唱片包裝設計;而香港最強的則是品牌設計(Branding)與廣告行銷(Advertising)產業。這代表了什麼?我認為這與兩地的民族性不無關係。台灣島國性格,重視人情,做事溫柔細膩,培養出優閒知性的設計性格。香港都市個性,工作講求效率,消費主義為上,培育出誘導商業活動的創意思維。我們可以從此兩者所投放的資金與所誘導的消費額度上的差異看到兩個民族基本的價值觀念不同。再加上,台灣的閱讀氛圍與人口雖說是逐年下降,市場縮小;但仍然比香港蓬勃太多了,以同樣是繁體書市場來說,能出版的書種與書量也都比較廣泛。

台港兩地各自有著自身先天性的規限,完全沒法照著複製,只有不斷相互交流切磋才是王道。

因此,我所重視的,除了創作者獨特的創新思維與設計技藝外,還有他們最寶貴的性格特點——一種足以讓台灣設計「逆轉勝」的素質。這是我所探索的台北,也是我想了解的台北人。

未來的半年會繼續來回台港兩地,作深度的訪談、體驗與書寫,敬請期待明年《台北書藝之旅》的出版!

Advertisements

超萌圓仔~!

上星期剛從台灣回來,去左台北動物園探圓仔,超得意呢~!

令人失望的台北國際書展

今年年初的台北之旅,其中一個主要目的,就是想去參觀台北國際書展;之前聽就聽人說過很多了,但就是沒有去過,所以我今次非常期待。

我剛到台北的第二日(2月3日),早上就去了這個台北書展,由於台灣朋友睡過頭沒有來,我就到展場Meet Up同事(也是朋友啦),一起逛書展。我們算是逛得特別慢,慢慢看看有什麼好東西,朋友也是邊做工事的(默默記錄著什麼出版社出什麼書)。逛著逛著,我真覺得沒什麼特別的,展場不夠香港書展大、人不夠香港書展多、沒有非常美輪美奐的佈置、連「比利士」國家主題館也沒看出什麼心思、我最期待的金蝶獎的展示區就更加是失望之中的失望;整個書展跟香港書展沒有兩樣(還要更細),也就是打折扣大賣場而已,完全感受不到我想像之中的台式書卷氛圍。

期望愈大,失望愈大嗎?想像太多以致與現實不符?看得太多好東西,不到位的就瞧不起?抑或是我過份「醃尖」,要求特別高?以上都有可能,但是,朋友說今年他也失望了。所以,不止我一人跌到一地眼鏡碎的。

行到最後,我們到了我最期待的金蝶獎的展示區,簡介如是說:「『金蝶獎—台灣出版設計大獎』邁入第十屆,由文化部主辦、台北書長基金會承辦,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協辦,是台灣書籍設計中唯一的比賽,除了獎勵出版的創新與突破,更成為書籍設計界的奧斯卡獎,帶動書市亮眼強調設計與裝幀結合的作品頻頻出線⋯⋯」,我個人非常欣賞「金蝶獎」這樣的書籍設計比賽,香港就是沒有類似的,令我等香港造書人既羨慕,又妒忌。

可是,今年的入圍書籍展示真的比較差勁,只是把50本入圍作品放在上下兩個普通書架上,給讀者翻閱,連小小一張桌子擺放也沒有,而得獎書的標籤更離譜,只是貼一個圓型貼紙在上顯示金、銀、銅獎(我心想,不是吧?!這跟我們在書上貼那些螢光折扣貼紙有啥分別呢!),完全不見得有美感品位及尊榮可言。今屆的入圍書籍的設計也是不錯的,但得獎書是否最好之中的最好,我真的非常懷疑,以我個人的美學觀感而言,可有更好的選擇。

如下年有機會,我一樣會再來,看看能否給我不一樣的驚喜!

(哈哈!但今次給我遇見極度可愛但樣衰的「醜比頭」,我覺得超正呢!但朋友超憎,哈哈!)

【台北之旅2013_Travel_Note_06】

台式肉麻

我想台灣人是在華人社會中一個最肉麻、最感性、最詩意的族群吧~!

不論是台灣文學書腰上寫得像詩一般的文案詞、還是文藝氣息Cafe外的黑板心情文字、還有如雨後春筍的各式「小清新」小雜誌、連在捷運上宣傳台北文學季的廣告也要寫上詩句;究竟這樣情感滿溢的文化氛圍是怎樣進化出來的呢?這簡直與香港這個直接了當的即食文化形成強烈對比。因此,時不時出走台灣,感受藝文小世界,確是一樂。

(ps. 但肉麻再多一點就是矯情,到時我也未必受得了!)


冬天的太陽

說到冬天的太陽
真的很迷人對不對?
妳再也找不到
一個季節像它一樣
令人期待
大太陽天帶著三顆飯糰
假裝要去打鬼
然後在公園裡
只分小鳥三粒米。


位於中山區的蘑菇咖啡館Booday外,黑板上的心情文字,果真是小區小怡人小清新,少女味極濃呢!


水中鷺鷥  余光中

一鷺鷥獨立大水中
讓孤影粼粼
終止於靜定
哲人說,那是空
僧人說,那是禪
詩人說,那是境
攝影家說,不要動
鷺鷥說,那是虫
只低頭一啄
就破了,諸般幻鏡


這首詩就是摘自捷運上宣傳「2013 台北文學季」的廣告牌,這就像是身處那嘈雜擠擁的車廂內,給你一刻鐘的「思想神遊」。

【台北之旅2013_Travel_Note_05】

餓阿與下媽

年初的台北之旅,其中一樣讓我開懷的是,跟朋友連續兩晚(2月5 & 6)夜遊台北:飲酒+宵夜,超爽啊!!!

第一晚先到紅樓飲酒,跟著去了友人的至愛宵夜店,位於西門町內江街的「阿財虱目魚肚」。我們叫了魯肉飯、蛤仔湯、三杯蝦、蚵仔酥等,嘩哈哈,好正,好飽,我從未吃過如此豐富的宵夜呢!旅行的夜裡捧住肚子很滿足呢,哈!

朋友一邊喝湯,一邊還說「清到不能」,不斷說著他從未喝過如此清甜的「下媽」湯,簡直是人間美味。我看他那陶醉的樣子,已經被這迷魂湯迷到「溫溫燉燉」了~!我自問沒有他那麼懂得吃,但這次首嚐「餓阿」酥,也令我一試難忘。(不知與此店手藝有關與否,還是本人太喜愛吃煎炸「餓阿」吧?!)

第二晚我們在東區找酒吧找了很久,也未有合心水的,終於找到一間名為「El Cielo」的酒吧,很舒服、很好坐,飲兩杯吹下水一流!氣氛超正!

飲到差不多,我們再「打的」去了長安東路的中央市場吃宵夜。來得這樣的小炒店,當然要叫幾碟熱氣小炒(包括再來鹽酥「餓阿」)及啤酒啦!我非常喜愛這種台式大牌檔氛圍,實在很啱我們兩條「麻甩友」來呢!聽到夜裡熱鬧台語酒杯聲,不用拘謹,超爽x10!!

餓阿 x 下媽,飲酒 x 吹水,下次必定回來!

【台北之旅2013_Travel_Note_04】

參見偶像——聶永真

聶永真_我

2013年1月2日,我跟台灣朋友在 Facebook 的對話。

「喂,不如今次去拜訪聶永真丫!」
「What? 你是說看他的展還是拜訪他本人?How?」
「拜訪他本人呀!」「等我約約看。」

1月16日,我真的在 Facebook 留言給聶永真,說了我是他讀者與設計支持者,也說了我是書籍設計師,想寄些我設計的書予他過目,亦想來台灣拜訪他。就在隔天,他非常迅速地,回覆了我。

其實,我完全沒有想過他會回覆的,或想像是會被婉拒的,完全沒有想像他會答應。嘩!我真的興奮到跳起!想像能夠與偶像見面,還要一起吃飯,實在令人太驚喜了!

2月1日(在飛去台灣的前一天晚上),老闆(剛巧她跟幾個同事在台北工幹)Text過來,說她約了聶永真與另一設計師林小乙明天在好丘cafe見面,問我去不去。噢,我心想:「見兩次嗎?還是這次見完,晚飯就泡湯了?!」雖然有點倉促,在下飛機當天就過去,但我還是答應了。
 
2月2日,我剛剛下飛機,去了酒店,先跟台灣朋友碰個面,就匆忙趕過去他們匯面的地方。他們約了在好丘cafe的一間包廂裡聚會,一張圓桌,有聶永真、林小乙、代為穿針引線的台灣編輯,加上老闆、三位同事、及我,總共8個人。整個聚會我就感覺氣氛怪怪的,很是尷尬,就是老闆不斷在問,不斷在說;他倆也像是比較含蓄內斂的人,不知是否陌生的關係,說話並不多,一句起兩句止,並沒有多言。待老闆趕飛機走了後,氣氛好像緩和了點兒,我們也閒聊了一些,工作情況台灣香港隨便什麼的。我由於多人與陌生的關係,真的說不了什麼,並沒有認真的跟聶永真談到什麼。到完結的時候,我認真的問他,我們之後還能吃飯嗎?他說:「不是說好了的嗎?」我放下心頭大石,幸運地還能多見一次。這次真是什麼也沒聊到呢。

2月6日,聶永真帶了我去一間叫Kiki的川/台菜餐廳吃飯,他也怕我迷路,特別相約在忠孝敦化站與國父紀念館站之間的Cafe外等好,他再帶我一起過去。

「見到你,其實我好緊張啊!」
「看不出來啊。」
「因為你是我這幾年其中一個偶像!」

我也跟他說,除了你之外,杉浦康平與孫浚良,也是我書籍設計上的偶像。我們也聊了一下Les,說我跟他也做過一下子書,聶也說他有Les微博;我跟他說,如果你們認識的話,一定會很投契。

我們還交換了見面禮,上一次在Cafe見面時我送了書,今次就帶了香港獨有的XO醬給他,希望他喜愛吧。而我則收到他兩份禮物:「Irregular Life」筆記本,及台灣版《The Big Issue》雜誌(那期封面是林宥嘉,由他操刀設計)。不規則筆記本是他2010年跟誠品合作設計的限量商品,他說這本是印刷廠裡有裁切瑕疵的掉棄版,他留起來用作送人。不規則的摺疊、不同的紙張、不規則的裁切;配合封面文案寫道:「i’m somehow out of step with regular life.」不知怎的,我就覺得這是他真實的心聲。

我非常開心收到此筆記本呢!還像小粉絲一樣跟他要簽名留念。他寫的時候,凝視著我停頓了一陣子,我還以為他想到什麼寫給我。哈,搞笑,最後他只寫了「加油!」兩字,而我已很滿足了。

雖然我倆沒有一見如固,也沒有滔滔不絕,整頓飯我都既緊張又開心地吃,說了想說的話,又收到偶像送的禮,感覺他人真好,這算是此次台北之旅最大的收獲了!

「其實我還是在做我自己喜愛的東西,追求理想,開心做設計。」聶永真從容地說,我深刻地記著。

【台北之旅2013_Travel_Note_03】

台灣讀者媽媽

今年2月的台北之旅,見了很多人,其中一個就是這位媽媽級的讀者。

相識應該由2009年夏天我出版了《英倫書藝之旅》後說起,事隔半年,2010年2月,當時我還在英國工作,某天在這個Blog收到阿姨的留言,說「我太愛你這本書,已在台北訂購了。你會到台北來嗎?希望有機會見到你。」

其實,當時收到讀者這樣的留言,真的很開心、很感動。第一次出書,又是這麼偏門的題材,也得到讀者這般喜愛,還要是台灣的讀者,當時心裡確實非常高興。其後,我們通了數封E-mail,各自介紹了,也算是認識了。她實際上是一位退休的國小美術老師、亦是Book Artist、也是童書作家,多重身份,在網絡上教比較女生造的Book Binding,為一網絡紅人,她的Blog友也尊稱她為「老師」。

及後我們斷斷續續也在此Blog、E-mail、Facebook聯繫,不時交換書籍設計、Book Binding的情報,她真的是非常熱情的媽媽級讀者。她不時說:「你會來台北嗎?一定要請你吃飯。」真的是非常客氣!所以,一開始未去過台灣的我就對台灣人的印象非常好了。

數年後,終於在今年2月,我有機會到台北走一趟。今次到台北,當然要記得約台灣媽媽出來見個面,吃個飯。

第一次見面,起初我還怕會沒什麼話說,但最後竟然一見面就滔滔不絕,可能我們真的在這個領域比較投契吧!她還送了我她新出版的教BookBinding的書給我,當然我也送了兩本我設計的書給她作為見面禮。真的是久違了又愉快的一頓午飯!

【台北之旅2013_Travel_Note_02】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September 2017
S M T W T F S
« Jul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125,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