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presentation' Category

「觸本.感藝」講座文字版

觸本感藝_present_01

此為去年12月在香港城市大學出席「兩岸三地書籍設計講座及論壇」的講座文字紀錄。

觸本.感藝——顧名思義,我們觸摸一本書,便能感受設計師的技藝,與書本的藝術價值所在。

首先,人們老是把「書籍設計」歸類到平面設計上,其實有點誤會了。美國著名的書籍藝術家Keith A. Smith曾經說過:

Whereas a book is three dimensional. It has volume (space), it is a volume (object), and some books emit volume (sound).

Smith用了三個「Volume」去說明,書本其實是一樣三維立體的東西。第一個「Volume」正在說「空間」(Space),這可以是頁面、封面、封底或書口上的空間;第二個「Volume」在說的是「物體」(Object),就是一個立體而有重量的物件;第三個「Volume」在說的是「聲音」(Sound),一般翻書時就會發出聲音。他這一句簡單的說話就已經道出,作為書籍設計師所要著重的事情了。當然,這些空間則以視覺元素去呈現。

Book ≠ 2D = 3D + Time

藉著講解我的藝術和設計作品,我想帶出這條公式,書不是2D的平面,而是3D的立體,再加上時間。因為書大概就是一疊紙裝訂而成,當中有書頁序列(Sequence of Pages),當我們Flip書時,就產生了時間的流動。因此,非常重要地,翻書這行為包含時間(Time Involvement)。

我想再介紹「書籍藝術」(Book Art)多一點點。當人家介紹我的時候,都錯說著:「他是由英國回來的,是專門讀書籍設計的。」其實,我是澄清,我沒有在那邊讀過書籍設計(Book Design),我大部份書籍設計的知識與技巧也是在香港學的,我在英國讀的是書籍藝術。這幾年我也一直嘗試將書籍設計與藝術的界線模糊化,亦即是嘗試把「書籍藝術」與「書籍設計」融合。

所謂書籍藝術,簡單地廣義地來說,就是以「書」作為主要媒介的藝術創作。我們其實與畫家畫油畫、陶藝家燒陶瓷無大分別,只是我們的藝術創作媒介(Medium)是書。我們亦是把個人的感受及對世界的感知,借住「書籍」的方式表現出來。大部分「書籍藝術家」(Book Artist)能一手包辦,自己是作者、編輯、設計、校對、印刷廠、甚至市場定位、銷售等等。歐洲、美國、澳洲等地有其傳統,自己擁有書籍藝術的小市場,藝術家能親製限量版的Artists’ Books販賣。

而所謂的書籍設計,則是出版產業裡群體合作的其中一環,我們跟作者、編輯、印刷廠等通力合作之下,才可出版一部書。及後還要有通場營銷、物流、書店門市等的合作通路,才能把一本書成功地賣出去,到最後捧在讀者手中。

接下來看看我的幾件作品。

《月下獨酌》

這是我在倫敦讀碩士時的畢業作品,名為〈月下獨酌〉,就是借用了李白的詩,以五張實驗性的文字海報與五本像雕塑一樣的書去展示,訴說我在倫敦的故事與經歷。當我身處在異文化中,我就更加了解自己,因而有這樣的作品出現。我在李白的詩內抽取左五個字:「花、酒、月、影、我」,是我的英倫故事的Keywords。《花之書》代表了倫敦、《酒之書》代表了書籍藝術,《月之書》代表了在那裡建立的友情、《影之書》代表了當時的迷茫、感受與反省的雜亂情感、《我之書》就代表了我自身的孤辟性格。五本書合在一起就是一種敘述手法。詳情可參考我2009年出版的《英倫書藝之旅》。

《友達の詩》

這本《友達の詩》是我近期的新作。在剛過去的9月,我與另外七組設計師,一同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參與「Design September 2013」活動,在當地策劃了以「性別」為題材的展覽,因而創作了這件作品。2006年,日本有個跨性別唱作歌手叫中村中,患有「性別認同障礙」,他從小已對自己的性別感到疑惑。他總覺得自己的肉體與靈魂錯配,男兒身女兒心。

15歲時候,他曾組樂隊,並喜歡上其中一位男隊友,不過對方知悉後便疏遠他。於是,中村就把那刻的矛盾心情寫成他的成名作《友達の詩》。這反映了他內心的抑壓,喜歡上一個不該喜歡的人,是一個苦戀故事,像歌詞的最後一句:「還是做好朋友好了」。此歌與他的故事打動了我,剛好我們要做一個關於性別的展覽,我就將他的故事化為一本書。

書籍本身並沒有性別,此次嘗試以書本的物料與形態去詮釋性別,把抽象的概念實體化。書的外型是A4大小、硬皮精裝,又用黑色絹紋紙包裹了書殼,封面以亮黑燙上「友達の詩」,另外三面書口染黑,連絲帶也是黑色的,內斂深邃,仿如一位端莊紳士,也反映出那工業剛陽味。一翻開書,就在說男兒身、女兒心,裡面我親手裁切了一張又一張的書頁,雕製出女性的陰部,再用水彩灑上血經,以表現那種我們難以想像的無奈與疼痛。

《老舍之死.口述實錄》

這是我在香港三聯設計的作品——《老舍之死》。它是一本十五萬字的書,講述老舍在文化大革命被批鬥一天後,跳湖自盡,之後有兩位作者去調查他的死亡之謎。他倆主要訪問了老舍的家人、朋友、甚至批鬥過他的人,再輯錄成書。意書以黑、灰、暗去營造氛圍,封面亦用了老舍在抽煙,而有點憔悴的樣子的照片。

開首一辦16版,類似電影情景,想像老舍臨死前,在北京太平湖的感受與經歷。一開始的第一版的相是北京太平湖,上面寫著:「如今太平湖連同老舍的生命,永遠消失了。」,因為太平湖現已填平,太平湖與老舍俱往矣。

我們想像老舍在太平湖前坐了很久,慢慢閉上眼、閉上眼、閉上眼,跟著就跳了落湖。我們臨死前的一刻,可能會有閃回(Flash Back),他就把記憶的碎片一一拾起,由出生的地方、與老婆結婚、生仔、抱孫,與毛澤東握手,與好友聊天、演戲、抽煙,最後在文革時,紅衛兵在孔廟前燒他們的戲服,再回望自己的一生,然後就死了。因為老舍之死,才有此書的出現,就開始這15萬字的調查報告。

如剛才所說,書是立體的,是有「Time Involvement」的物體。我在書口部分置放了兩張老舍的相片,將書口向左攤平時會出現「寫作圖」,而向右攤平時則出現「抽煙圖」。老舍曾跟妻子說:「凡是你看我坐在那裡抽煙,你別跟我搭話,我不是跟你鬧彆拗,是我正在想小說呢。」由此可見,他要先抽煙,找靈感,然後寫作。一個切口,兩幅圖像,互相連繫說故事。

《京劇六講》

最後,我想給大家看一段短片,再一次表現書的「Sequence of Pages」與「Time Involvement」。

《京劇六講》是信報前總編輯沈鑑治化名為「孔在齊」以六個章節去講「如何欣賞京劇」。他以個人感受為內容,教民眾如何欣賞京劇。

由於此書的主題是京劇,是一項會動的表演藝術。而本書的文字與圖像編排較文靜,因此,我就想把「動感」的元素加入書中。藉著「翻書」此一動作,即以紙張演繹「時間的流動」,我們可以使影像動起來,製作Flip Book Animation。

與編輯商量後,決定把京劇的三組基本動作製作成書角的Flip Book Animation,分別是:1) 起霸(京劇武將出場時的步法)、2) 趟馬(演員上馬時的動作)、以及 3) 水袖(旦角揮舞衣袖的動作)。

謝謝各位!

Advertisements

思考演說之技

Boxing Day 晚上,朋友與另一名設計師在誠品書店9樓主講一場關於「創作歷程」的講座,我專誠去捧她場。支持之外,今次來聽熟人的講座,我所著重的,並不只是內容,我更把自己代入他倆的角色,觀察他們演講時的種種細節。由於我亦曾被邀作一些創作上的分享,而我從來不善辭令,所以趁機思考一下講座應有的演說之道。怎樣才能進步?怎樣才能演說一場更好的講座呢?!

驚喜內容
講座首重內容,實用的資訊與經驗作主菜,再加點點的趣味與幽默作調味,配合得宜就能吸引觀眾的眼球了。

此次講座,朋友所講的內容頗為有趣,闡述耐人尋味的創作過程及意念,配以漂亮的Visual,這樣就能引起觀眾興趣,細耳傾聽了。說話技巧雖然重要,但遠不及內容,說話技巧如何高明也是裝飾、點綴、鋪排,如內容沈悶虛空,再好的辭令也是徒然。

有關設計的講座,我認為,講者只要有高質素的設計作品、深刻的創作故事、動人的設計理念,加上漂亮的Visual Presentation,讓觀眾看到你的真才實學,這就能讓他們滿足了。觀眾如能在聽後獲益(不用多,一點兒實用的就夠了),即使你口齒再怎麼不清,他們也會諒解,講座也終不會太差。

所謂「重質不重量,貴精不貴多」,精練的數量與重點的編排至為重要。我寧願看到數量少,而每個設計作品或案例也清楚細緻闡述;也不願看到繁多而無Point的連環圖,左耳入右耳出,最終什麼也得不到。

演說,其實跟寫文章一樣,一定要有讀者/觀眾想知而未知的一些知識/資訊給他們,你我也聽得不少講座,講藝術設計的也好,講出版事業的也罷,聽得太多,講來講去也是那三幅屁,如目混珠的人多,真正講到精闢獨到見解的人少,只要讓觀眾獲取一、兩道新鮮而深刻的訊息/觀點/故事,這樣已算成功了。

不用多,一句金玉良言已足夠影響一生。

語速節奏
這次講座的另一名設計師,看上去很有經驗,我最欣賞他的講話「節奏」。說話節奏如掌握得宜,應快得快,應慢得慢,如行雲流水,聽起上來動聽,也易於理解。再加上他比較淡定、聲線討好、咬字清楚、能清楚表達訊息,配合起來,就產生演說的魅力之所在。

相反,朋友一開始就比較緊張,導致語速相對來說變得很快,令人有種「想盡快把自己想講的話都一次過講出來」的感覺,雖然不是差,但當有兩位講者時,就會相對地比下去。我自己也常常有這種狀況出現,所以要心中常常提點自己,要慢一點,清楚一點,大體一點,要時刻確切知曉自己在說些什麼,點明重點,例子要有,但盡量不要說廢話。

雖然說要大方得體,不過也要有自己的Style才行,因為我很怕很官腔的說話方式,好像什麼東西也很婉轉客套地說,講完等於無講,一陣風就吹過去了,但什麼也沒有留下。

有電台節目主持曾經講過,講話時最重要的是「Pause」,停頓位,像句子的逗號句號。如演講者能掌控節奏,使主次分明,便能讓聽眾更容易明白箇中重點。

堅定自信
「自信」這回事,我覺得最是困難,因為發自內在,發自性格,練也未必練得出來的。

即使講者本身沒什麼自信,但人家邀請得你來講,代表人家對你有信心,你應該多少有些價值、份量。所以,尊重他人,尊重自己,演說時要Show到自信才行,昂首宏聲,絕不能畏首畏尾,而這不是自大,而是要有存在感。

我們要非常確信自己所說是對的,要對自己的設計作品有100%的肯定,要有技巧地放大某些觀眾有興趣的地方,輕輕帶過一些沒趣之處,這才能完滿的表現自己,觀眾才會信服,覺得沒有花錯時間來聽。

識我的人也知道,我天生不是自信的人,所以常提醒自己,心想:「連他人也能對你信任,你自己為何不信自己呢?」

保持好學
講座後,跟朋友閒聊檢討時,朋友說,面對臨場的「答問環節」,自己就顯得有點兒不足,回應不多;而另一位設計師則對應如流,滔滔不絕。

唉,又是那一句:「書到用時方恨少」呢!不止是書,是見識、經驗、內化思考、運用、反應等等的總體問題。我也有同樣的問題,見識不夠,讀書不多,經驗不足,也沒有足夠的臨場應變力去見招拆招,這得靠不斷的實戰去訓練呢。

我們應該保持好奇、好學、八卦之心。世上的識見何其廣博,看多些書籍電視電影展覽漫畫雜誌等,什麼也想知多一點點,見多些世面,識多些人,經驗多些不同的事與物;把這些資訊消化,再內化,變成自己的東西。這些當然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做到的,要慢慢每天做,潛移默化,好讓自己進步。

曾經在英國某間Pasty Shop工作時,有一位很talk得的同事,外向幽默的英國青年,與他傾談時甚開懷,他好像我們所謂的「通識」,懂很多啊!他說他是「Information Collector」,什麼也想知,什麼也有興趣學,對知識有一種無盡渴求的心。近年在港也識到這類朋友,我發覺從他們身上真的學到很多呢。

相反,曾有人說我「去過外國好像沒去過一樣」,我實在不想再被人說無知了,所以更應活得再努力一點、認真一點。

書藝宣言

緊張消失的一次講話;滿足於書藝討論,享受造學問的過程。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November 2017
S M T W T F S
« Jul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127,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