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japanese design' Category

Protected: 【BJ/KR】書籍設計研究之旅_03——祖父江慎篇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Advertisements

ISSEY MIYAKE

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 @東京都港区南青山3-18-11
日本時裝設計神之手,當藝術品看也值得!

【東京設計之旅2012_Travel_Note_12】

日式「小確幸」

這是在六本木一個叫 Tokyo Midtown 的商場所搞的一個設計比賽,把得獎作品作了小展覽,我剛巧路過看到。

一手用完肥皂、祈願茶包、貯錢小豬兜、富士山啤酒杯、櫻花瓣肥皂等;他們一概不是什麼偉大的設計,但我相信「Design is the extension of art to life」,把「漂亮」與「幽默」結合,應用在日用產品上,滋潤著枯燥無味的都市生活。

我很是喜愛富士山啤酒這設計,造型上巧妙地以「泡」象形了雪山山峰,實在太討好了,乾杯!意念奇趣,大和民族 + 啤酒 + 富士山,三個符號互動互換,產生令人微笑的幽默感。

設計,未必需要是拯救世界的大智慧,反而融入生活的小聰明,更讓我們時刻感受著幸福。

【東京設計之旅2012_Travel_Note_07】

機械獸學院

此次的旅程,一個人在東京自由地浪蕩,享受迷失於街角的眩暈。

第二天,我第一處去找的,就是坐落在澀谷車站以南的鶯谷町的這座「機械獸學校」。這讓我憶起小時候很喜歡看的日本卡通片,一班小學生主角坐在班房控制室,把整棟校舍變身機械人,與壞蛋怪物作戰。很是懷念!今天竟然成真了!

青山製圖專門學校(1號館)(Aoyama Technical College)是一所於1988年舉行的一個國際建築設計比賽的得獎作品,有87個國內外建築師參賽,最後由日本藉建築師渡邊誠贏出建成。此建築被稱為「Gundam Building」,因為它看起來就像機動戰士動畫中的高達。

由於此校舍位於澀谷區,渡邊誠曾評說道:「澀谷是一個看上去亂七八糟的街,如果是京都的話,環境會很好。設計應該跟周圍的環境協調,而澀谷的環境簡直沒有辦法。對於這種地方只能從別的方向,去思考建築到底能發揮多大的力量⋯⋯」所以這不按常理出牌的怪獸概念應運而生,避雷針、貯水槽、天線、柱子等複雜構件亂中有序地築成,像一隻龐大的機械獸在屋頂盤據著。渡邊解釋:「這些組件都是建築必備的元素,不過在各自達成任務之後,如果全都繼續恣意生長,彼此會產生摩擦,導致整體的塌毀。所以成長中的組件自動調整與他者之間的關係,也相對的自我改變。」

混亂的建築與混沌的城市在互動,產生著奇妙的和諧之美。

【東京設計之旅2012_Travel_Note_04】

田中一光與設計的前後左右

「當你被委託設計一本書時,你必須以極其謹慎的心去創造它,像培育你的小孩一樣。」(When you are assigned a book, you must create it with the utmost care, much like how one would nurture a child.)——田中一光

兩個星期前,獨自去了東京數天,趁機呼吸自由新鮮空氣之餘,也順道尋找東京設計好風光,朝聖一下。其中一站(21/11/2012)當然少不了是去參觀日本平面設計大師田中一光先生在「21_21 DESIGN SIGHT」的回顧展「田中一光とデザインの前後左右」(田中一光與設計的前後左右),看畢實在令我獲益良多,更喜愛他的作品外,也對他作為國民設計師多一分尊敬。

如果龜倉雄策、原弘等屬於日本戰後第一代具影響力的設計大師的話,田中一光先生算是第二代的殿堂代表了。所以,想要寫田中一光的話,跟杉浦康平一樣,寫一本書講都講不完。我並非要在這裡深入分析田中一光的設計,只是想把我看展後的感覺好好整理一下。

奈良小鹿

我深深感受到田中一光對日本傳統文化的熱愛,從其中汲取養份,再加以消化、修飾、啄磨,再將之平面化、幾何化、現代化,最終轉化成不失傳統的現代日式平面設計。他是真正把日本平面設計現代化的先驅者。所有設計也是有所依據的,並不是無中生有,如要尋找它的脈絡,得從傳統文化中去找。

其中一幅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他於1986年創作的「JAPAN」海報,當中的小鹿是田中先生長大的奈良地區經常出沒的動物,代表了日本,他參考了俵屋宗達在《平家納經》(1602年)內所繪的小鹿,他把在古卷中的小鹿以色塊與現代平面設計的手法去簡化,對田中先生來說,最重要的是,把鹿背的弧度圓滑優美地表現出來。

無印美學

另一樣令我對他非常尊敬與折服的是,他以自身對日本生活美學的優美意識,與企業家堤清二一拍即合,創立了「無印良品」,擔任第一代藝術指導工作。我認為「無印良品」是日本傳統生活美學的現代化表現,已經成為國際上表現日本文化的重要品牌。我一直很佩服日本人有這樣的一個品牌,不再是堆砌陳舊的文化符號,而是徹徹底底把生活中美的意識當代化,這是多麼艱難的一件事,但給田中一光做到了。我疑惑,我們中國的美學現代化,要到何時才能做到呢?

田中一光當時堅信,日本人對「美」的看法,會得到世界認同的。他知道,日本人從江戶時代開始,就已經把美學意識滲透入其日常生活當中。這靠的是「挑選」的過程,即使小至一隻碗或一個籃,都經過質量嚴選。田中認為,這過程也適用於現代生活,我們生活只需要最基本的產品。他開始建立他的「減法美學」,剝掉華麗的裝飾及過度的設計,強調產品真正可見的價值。因此,MUJI的三大企業法則為:1.物料挑選(正視商品的內容與品質);2.簡化流程(總包發售能降低成本);3.簡化包裝(除掉無關真實價值的包裝)。這品牌所強調的,就跟當初的宣傳語一樣:「有理由而便宜」。

這又令我想起原研哉在《設計中的設計》一書內提到田中一光把MUJI交棒給他的事:「二零零二年的一月八日,偕同深澤先生一起去田中事務所,介紹給田中先生認識。我們一邊品嚐著饅頭與茶,一邊談論了深澤先生如何看待產品外圍的問題。『這工作非常有趣哦!有趣到晚上都睡不著覺呢!』田中先生如此說著,這是他去世前三天的事。無印良品的交棒就像這樣,陸陸續續從前輩世代傳遞到我們這個世代。」這反映了他對工作的認真與對MUJI的重視程度,即使到了彌留之際,仍依然放不下MUJI。這交棒的故事令我印象非常深刻,一個民族的美學文化就這樣得以傳承下去。

書籍展示

最後,我想讚賞一下這展覽的書籍展示。雖然田中一光也設計了許多書籍作品,可是自覺不是我的那杯茶,提不起我的興趣;反而對於書籍的「展示方式」,這展覽確實予我很好的參考。

對於普通價值的圖書,當然最好的展示方式是放兩本一樣的書,一本放著不動,另一本則放在旁任由觀眾翻閱,讓他們感受紙的質感與墨香。相反,對於「珍本」,尤其是古書或絕版珍藏,它們往往價值不菲(有些甚至買了重保險),不會輕易再版,因此原書絕不能給人隨便亂碰!我一直有思考怎樣把書展示得好些這問題。我看過很多美術館也只是把書放在透明膠箱內,給人看到封面與形體罷了,沒趣之極。

而這展覽給予我極好的示範。三件事:一,放了原來的實體書,以展示封面、形態、書封上紙的質感;二,印好裱好六個有代表性的Spread,以展現主要版面設計;三,旁邊再裝置一個稙入式iPad,Display整本書的PDF,觀眾可以仔細閱覽,任意放大縮細,甚至看完整本書。這樣的書籍展覽的確甚為妥善完備。

「田中一光」是我在大學二年級研究當代日本設計時,所得知的平面設計大師,但一直對他的認知不深,直到看了這個展覽,我才從心底裡佩服他,他敬愛傳統文化之心令我肅然起敬!他讓我明白到,設計師要有心,其創作才會有靈魂。

【東京設計之旅2012_Travel_Note_01】

漢字@東京

去年年尾因工作關係去了一趟日本,當然順道暢遊。回來後還沒有機會靜靜坐下好好寫一寫所見所聞,只有之前寫了關於杉浦康平先生的文章,其他的日本藝術、設計、美學及日本人等等,通通未有機會細談。

由於在當地看到不少美麗的漢字,所以回來後不久,我即重新勾畫它們(以下這些LogoType或標語)。重畫過後,我才更加明白日本人如何塑造我們共享的漢文字,他們習慣把字體簡化、線條化、幾何化、方角化、圓潤化、可愛化等等,而不失所謂的 Contemporary Artistic Sense,絕對值得我們學習。

怎樣才能把書籍設計/平面設計/字體設計做到「Contemporary」呢?這是我在設計上一直所追求的。

《二万千百九十一俺》書籍裝幀 – 町口覺

看了這故事,令我更加佩服日本人做事的耐性與勇氣!

Interview
負責《二萬千百九十一個我》這本書裝幀的是町口覺先生,他為什麼會想到製作這樣的鐵書呢?

在製作這本書之前
已經做了鐵書的樣本

五年前,不,更早以前,有一天我突然有個想法——防彈書,換句話說,我想做出被槍彈打中,子彈不會穿透的書。於是有了把鐵片放入書裡的想法,後來找以前一起製作特殊造本的「大日本製本」的三部先生商量,看是否能將這個想法具體化。

三部先生總是將我天外飛來的發想當成有趣的點子。

當然,三部先生下面還有著把奇怪想法當興趣在完成的員工,所以我和他們一起做了各種嘗試,製成了一本樣書。

後來如果有一些有趣的編輯來找我談書的案子時,我會找機會把樣書拿給他們看,但卻一直沒有機會被採用。編輯們雖然會笑著說:「這真是太厲害了!」但還是無法接受(笑)。

一年夏天,編輯吉本先生帶著魚武先生來到我的事務所。魚武先生說道:「這次只以《我》這個字來寫詩。」他還說了個很有趣的比喻……

魚武先生的話鼓勵了我
鐵書於焉誕生

「例如,町口先生因事業成功,成了有錢人,會住在很大的房子裡吧。一天天氣晴朗,町口先生躺在庭院的吊床上看書,不料有一位很尊敬町口先生的年輕人正在偷窺,並暗忖町口先生正在看什麼書呢?此時家裡的電話鈴鈴鈴響了起來。町口先生將書反過來放,準備去接電話。旁若無人的年輕人於是走向吊床,把書拿起來看。書裡面卻只有「我」這個字!」

當我聽到這個模擬的情境,心想,真有趣,不錯不錯。

魚武先生說,他為了這本書思考了十年,書的主題是「自我」。

聽到魚武先生這麼說時,我腦中突然浮現這個五年前製作,一直沒有機會問世的鐵書樣本,因此將它從事務所的書堆裡拿出來。魚武先生看了十分喜歡,在會議過程中,一直把加入鐵片的封面反複開闔,發出啪搭啪搭的聲響,開心地聽著很像手套接到棒球的聲音。

當天,魚武先生和我因造本的話題聊得十分熟絡,Mediart出版社的社長當時也在場,看到我們這麼興奮熱情,只好說:「真是拿你們沒辦法,就採用這個作法吧。」防彈裝幀的鐵書就這麼定案了(笑)。

為了這本書做了六本樣書

決定製作鐵書後,我找了不同材質和厚度的金屬放入封面裡,製作了六個樣本。材質有鋁、銅和不鏽鋼三種。厚度各為1mm、1.5mm、2mm。希望讓魚武先生回答:「應該是2mm的能發出最好的聲音吧。」因此決定了厚度。至於材質,鋁因為太輕故不採用,銅因為成本太高也被迫放棄,最後決定用不鏽鋼。

光只有在封面內加金屬的作法,原本很擔心這樣的案子廠商不會接,但把樣書拿給對方看後,意外地立即有了答覆。

我也一直和魚武先生密切溝通,我們都認為正因為這本書實在太特別了,一定要加入ISBN,讓書在市面上流通。如果只是地下版實在沒什麼意義。因此,也和裝訂公司的員工談了我們的想法,不只是全部以鐵來取代封面內的紙板,還用瓦楞紙把鐵的周圍包起來,避免拿書的人傷到手。

內容雖然只有「我」一個字,魚武先生用20B的特濃鉛筆手寫的「我」,竟然有二萬一千一百九十一個字之多。印刷的油墨是全世界最濃的女神油墨的超級黑墨。我也去參觀了印刷過程,比通常印黑底的墨色濃度多了兩倍。雖然和原畫比起來還是有差別,但以單色印刷來看,真的是最高等級的效果。

因幸福的邂逅
讓這本書誕生

當收到成品時,我的感想是,我們真的做到了!內容雖然是一疊白紙裝訂而成的,但因為鐵很重,成品真的讓人感受到「21191個我」的重量。換句話說,內容戰勝了外表,再也沒有其他內容能勝過這個裝幀了吧。

魚武先生的詩構思了十年,我製作了樣書後經過了五年,才有這本書產生,雖然花了很長的時間,但現在想起來,這本樣書應該是為了邂逅魚武先生而製作的吧。

——節錄自《書.設計》頁112、113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September 2017
S M T W T F S
« Jul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125,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