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interview' Category

【明報訪問】書籍設計 不止於華麗外衣

文:鄭律銘
圖:鄭律銘、受訪者提供

一般人看書,由翻開封面開始,然後細味書中內容。書籍設計師陳曦成卻有點不一樣,每回從編輯手上接到的,是一個文檔,內有文稿和圖片,他要細嚼文字,看畢文本,再提煉要點,將碎片及思想重新整理,化為設計。書籍設計不止封面,還有內頁形式、物料運用、裝幀方法、字體大小等。一本書的設計,可以是一個藝術故事。

把文本「碎片」重新整理

陳曦成的工作室有個「L」形書架,書本擺放整齊有致。趨近細看,每格放了各式設計類書籍,有書籍裝幀、字體設計、過去負責設計的書籍作品,書籍設計可說是陳曦成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主修視覺傳達設計),書籍設計師、設計教育家廖潔連是他的啟蒙老師,而對書籍設計的興趣,始於大學二年級在《號外》實習,看到著名書籍設計師孫浚良的專訪。「當時《號外》訪問了他,同事拿給我看,(看後)嘩,感到驚為天人。他的書籍設計很好,但最重要是他的理論和表達,他很會表達及很有魅力,更會挑戰固有的體制(思想),去解釋為何要用書的外形表達背後意念。」陳曦成對孫浚良提到的書籍設計理論印象深刻:訪問中孫浚良以碗喻書,他在大學授課時向每個學生派一隻碗,着學生打碎再重組,並寫下每個階段的感受,帶出「書籍設計,便是將碎片發思想重新整理,一個還原動作」。陳曦成十分欣賞孫在書本形態及結構上的突破,「我最欣賞孫浚良的設計作品是《姹紫嫣紅開遍——良辰美景仙鳳鳴》。」此書為紀念粵劇戲班「仙鳳鳴劇團」名伶任劍輝逝世而出版,同團的白雪仙是其知己,但兩人陰陽相隔,孫設計時將書分為兩截,再將兩部分以硬皮封面相連,比喻二人的相遇。

他鄉遇上無字書 帶來衝擊

陳曦成大學畢業後,同年獲YIC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後赴笈倫敦,修讀書籍藝術,後取得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爾藝術學院書籍藝術一等碩士學位。他說香港書籍設計偏重商業考慮,注重排版及視覺效果的處理,「我們很着重版面設計的事,很着重點、線、面如何合併在一起,如何處理圖與字之間的五動」;但他在英國看到的書,無論是設計形式、物料運用、裝幀方法等,都給他很大衝擊。不少人認為,文字是書的基本元素,他在英國見過數本無字的書,「其中一本名為killing Book,封面以紅色皮製,(上有)金色燙字,內頁是5頁用兔仔皮做的書頁。」書內空無一字,只得皮毛,「剛摸下毛皮會感到很冷,但慢慢會感受到溫暖。」皮毛帶給他的觸覺感受直接而深刻,反思到人類獵殺動物的殘酷。陳曦成亦看過Mirror Book,書以金屬鏡面鑲嵌成書頁,「內頁反映了周圍的環境」,打破了過往書籍有固定內容的框架。英國見聞帶來不少衝擊,他將遊歷寫成《英倫書藝之旅》一書,更親自設計。

資訊氾濫年代 書籍更矜貴

書籍的每個細節,包括紙質、裁剪、字體等,陳曦成都一絲不苟。但滿意的設計得來不易,他形容,要設計好一本書,編輯、作者及設計師這個「鐵三角」非常重要,最理想是三者能互相交流,梳理書本要點,「再深一點可了解他(作者)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有沒有什麼忌諱,或對設計有什麼期望等」。事前溝通對做好設計非常重要,「試過翻來覆去整個設計佈局改20多次,這樣不對、那樣不對」,最嚴重的一次是「去到清樣階段,差不多付印前,才說尺寸不對,設計期間已改過數次,但尺寸不對即由一開始的設計樣版已有問題,要重頭做過。」他說,設計過程難免不順利,但始終花了心血,只好要求對方加錢重做。

陳曦成認為,書籍設計師有如為書本「作嫁衣裳」,文本與設計是互補關係。過去看書無數,他認為「文本」為一書之本,「即使我做好了我的部分,做好了設計,如果文字或圖像差的話,我都不認為這是一本好書。單有設計部分,(這本書)並不是太有價值」。不過,設計也不容小覷。他說,在資訊氾濫的年代,印刷書籍內容經編輯處理後,去蕪存菁,特別有保留價值,「如最後書籍(設計)做得核突就很浪費了」。因此他盡量將文本與設計結合,如在設計《回看射鵰處——李志清繪畫.金庸》的繪畫作品集時,他會從讀者角度思考如何將原稿結集成書,如字體選用、圖像排列等,更特意加插「漫畫原稿說明」部分,讓讀者看書時能更具體了解漫畫作品特色,如擬聲字運用、分格方法等。

陳曦成設計作品

《三城記》

陳曦成如數家珍地解說過去各本作品的設計意念,其中《三城記》內容比較台北、深圳、香港三地,設計時他將封面做成三層,把各城市的輪廓裁剪、拼在一起,簡潔具體呼應主題。談到未來目標,他說得淡然,「其實很簡單,希望可出更多好作品和滿意的作品,現在滿意的作品不多。沒太浮誇的理想或要拿什麼獎,只希望可以做好書。」

《街坊老店II——金漆招牌》

陳曦成近年其中一本滿意之作是記錄香港招牌歷史的《街坊老店II——金漆招牌》,設計歷時兩年,書分為封面、介紹歷史發店舖專訪攝影集3部分。他將3個不同大小的部分拼湊成書,設計上形成高低層次,他說是模仿招牌高低錯落的感覺;封面用金字黑底,呼應主題「金漆招牌」。他更加入方便讀者閱讀的設計,如加入線條使文字排版更有條理;又顯示不同年代招牌的圖表,他特別選用長紙,折於書內,把招牌演變歷史逐一顯示。

《英倫書藝之旅》

陳曦成為自己設計《英倫書藝之旅》時,自由度更大,加入了不少元素,使讀者在閱讀時有更多體驗。將書口向左一屈,會看到「POP-UP」;屈向右方,則會看到「LONDON」。所有左頁的左下角都畫了一個分解動作,快速翻動時便會化為動畫,由圓形化為人形,再跨過一個又一個的跨欄,象徵他在英國遊學的歷程。

Advertisements

【HKDC DMatters Interview】 When a book designer turns the page

書籍設計師為事業揭開下一頁

所謂「瓦遮頭」,就是保障、安逸的象徵。對於書籍設計師陳曦成而言,意思不止於此。他於 2014 年辭去全職工作,並希望為其設計事業找個「瓦遮頭」。「有好幾年我過著遊牧般的工作模式,卻一直希望可以在辦公室工作,讓自己的設計服務更顯專業,心也可以穩定下來。」

以自由工作者身份工作兩年後,陳曦成建立其個人公司 「曦成製本」,並於本年七月進駐設計創業培育計劃 CITA 中心。「計劃提供的第一年辦公室免租及第二年優惠租金絕對是相當吸引。除了打印設施及文具提供,最新加設之鐳射切割機器幫助甚大。我早前參加兩節課堂,了解該機器之運作,學習如何測試紙樣。獲得的知識對設計及裝訂工作坊裨益甚大。」

作為設計創業培育計劃之新成員,陳曦成相當享受與其他設計創業家共處,感受創意正能量。「多得鄰室之計劃成員,我參加了一個已聽聞多年的設計比賽。」他相當期待參加不同訓練環節,包括財務及計劃書寫作,及參加如設計營商周及「7+1志在創業─ 設計與創意工業」證書課程。他指出,「要成為創意企業家,真的『乜都要識』。」

When a book designer turns the page

A shelter is a form of security to many. To book designer Chan Hei Shing, it is more than that. After leaving his full time job in 2014, Chan has longed for a shelter for his design business. “Though I was leading a nomadic working style for few years, I wished to run my design service in an office for a sense of professionalism and stability.”

Two years’ working as a freelancer, Chan had established his company Hei Shing Book Design and finally settled in DIP Kowloon Bay CITA centre in July. “Needless to say, the benefit like first year free rental and discounted rate on the second year (under the DIP scheme) is most attractive to us. Apart from printing facilities and stationery, the newly acquired laser cut machine is a plus. I just had two sessions to get to know the machine and test on paper samples. It would be helpful to our design and bookbinding workshop too.”

Being a rookie at DIP, Chan enjoys the creative and motivating vibe amid other design-prenuers. “Thanks to my incubatee fellow next door, I recently enrolled to a design competition for the first time even though I knew it for many years.” He is also looking forward to training especially on managing finance and proposal writing, as well as programmes like BODW and 7+1. “To be a creative entrepreneur is to be all-round,” says Chan.

HKDC DMatters Interview Link:
https://www.hkdesigncentre.org/en/news/dmatters/entry/when-a-book-designer-turns-the-page/

【CUP訪問】港台書話(一):如何由 A4 紙到書頁翻飛

對獨立書籍設計師陳曦成來說,月曆翻揭到七月意味工作將如雨量暴增。每星期有幾日在理大當客席講師,其他日子在觀塘家中埋首幾本新書的設計企劃。相對任職主流出版社,獨立設計師對版面設計有更大發揮空間,即要耗費更大量心力時間。在辦公室樓下初次見面時,他已說:「快要書展,在趕幾本新書,忙到癲。」

外人眼中的書籍設計,大概就是將一疊 A4 紙變成正方企理的書刊。但實際上是怎樣一回事?「香港著名書籍設計師孫浚良當年在大學教書,派給學生每人一隻碗,讓他們觀察,然後將碗狠狠摔在地板,不忍心的同學只摔成幾塊,興奮的同學摔得粉碎。孫浚良這才交代功課,要學生發揮創意將爛碗重組。他想呈現的是,重組一隻爛碗跟書籍設計同質。除了要砌得美,還要為書添加額外價值。」

「著手設計前,編輯會交託文字稿件、圖片,我要細嚼並且記低閱讀時浮出的情緒及氣氛,以「書店日常」為例,有種散漫靜謐、悠然感覺。我想將這些抽象情緒具像化,要用字體設計、字距、版面設計、圖文比例展現。還要從原稿、原圖中,抽取重要又吸引的部分做素材,如何組合這些零碎的情緒及素材,變成似碗非碗的作品,就取決於設計師的風格與創意。」

「例如「書店日常」特意增加留白位置,讓讀者可以在字裡行間消消氣,緩緩地讀。選取白色及湖水藍做主色,可以突現內容的清新舒爽。至於另一本,金庸御用插畫師李志清的畫集,曦成希望畫集如小說般高潮起伏,於是把主題暴烈與柔和的圖畫相間排列,形成時而激昂時而低迴的閱讀節奏。營造氣氛以外,更希望進一步提升閱讀體驗,於是選用裸脊的裝幀法,讀者可以 180 度翻開書頁看畫稿。」有時讀書讀得舒服稱心,可能源於書籍設計師獨有的體貼。

CUP媒體-訪問連結:
http://www.cup.com.hk/2017/07/25/book-design/

叱咤903《集雜志》訪問

2017年1月16日及1月23日 | 商業二台叱咤903 | 電台訪問 | 《集雜志》 | 陳曦成:書籍設計與藝術(上)(下) | 主持:急急子

從小到大也是叱咤903的聽眾,小時候喜歡聽芝See菇bi、鄭家輝、森小、艾粒,到現在我還是節目重溫的會員。今年1月時有幸被DJ急急子邀請,上了她的節目《集雜志》談談書籍設計與藝術,聊得很開心!急急子是對藝術文化抱有熱愛的DJ,很難得地每逢星期一的環節〈日常圖書館〉也會介紹不同的書籍,非常有Heart!

謝謝急急子!

【U Magazine訪問】舊紙本是知識載體&藝術舞台

text_ 顏紫茵
photo_ Brian, Ki, Paul, Ricky

舊紙本是知識載體&藝術舞台

純觀察所得的主觀感受,二手書店是這樣的——地下放滿一堆堆隨手拈來也會揚起滿室塵埃的舊書,排列很難整齊甚至有點污糟,舊的未上架新的又在地下層層疊⋯⋯看在書籍設計師陳曦成眼中,舊書自有它們的藝術面向。他是為紙本書Add Value的設計者,不時挑戰書本的可能性,給讀者另一番「閱讀」感受。對於舊書,他比任何一個書迷都多一份情感。

「舊書有一份味道。」

從美學、實用及藝術角度出發。於書籍設計師而言,舊書不只是揮之不去的腐化味,而是充滿歷史味與設計美學混合之百味。他視舊書為知識載體也是藝術,不論是封面、封底、內封、書頁版面、書角、書脊、書口,每處都見細緻。

東西方之知識載體——柔軟綫裝VS硬皮精裝

「明代清代已全部用綫裝書,中國人習慣捲著讀,要求柔軟性與輕身;西方書籍是硬皮,用羊皮或者牛皮造。」這是現代所稱的硬皮精裝書,「西方人覺得書入面裝著的是智慧,是厚重的,所以要小心翼翼用硬皮保護它。」讀起來會困難?「常見的現代平裝裝釘法是在書脊穿綫及黐膠水,問題是一打開就像魷魚不能攤平放;現代膠裝更不能攤平而且容易甩,可能放幾十年就散。」硬皮精裝可以平放之餘,亦便於長久使用。

舊書之五感

他喜歡收集舊書,到歐洲旅行必定五六點起身行Flea Market尋寶,「朋友多數搵舊燈舊家品,我就搵舊書,講緊不是二手書,可能是五六七八手的舊書,大部分都百年歷史以上。舊書有五感——首先望到書面設計構成第一印象;其次是味覺嗅覺,一般你會聞到油墨味,年代久遠的書你會聞到腐化味道;接著是觸覺,你摸一下書的質地,已經過了一百年,書籍各部分也有腐爛情況,哪一種材質保存得比較好呢?人手造與機械生產有甚麼不同呢?⋯⋯」他說,實體書是傳遞內容(Message)與情感(Emotion)的工具,這是閱讀每人動容之處。

用藝術角色看——書脊建築風景

作為書籍設計師,紙本書盛載的不只是知識,而是不同年代設計美學的範本,他尤愛欣賞書脊,「硬皮精裝(法式精裝)的書脊設計好立體,當幾本並列在一起時建構出建築的風景,有時因為飽歷歲月磨蝕,圓脊會變成平脊,這個外貌改變又好有趣⋯⋯單單欣賞背脊位已經是一件藝術品;其次是看紙質、書內Layout的排列與空間感,是齊頭散尾定左右拍齊?每款設計賦予的感覺也不相同。」他會將舊書設計應用到現代的Classic題材。

紙本是最長壽的載體,可保存五百年

人類進入數碼時代不算長時間,很多Digital制式已被淘汰,由卡式帶到磁碟如是,放在入面的知識會失傳,「反而紙最穩陣,紙這個材料可以保存500年,西方常用牛皮羊皮做書面,可以保存1000年。」實體書的價值在於保存性。

後記:我們還有二手書的日子

《書店日常》作者周家盈 X 設計陳曦成

逛書店是一種生活閒情;逛舊書店是一種生活閒情再on top加啲啲特殊感情/習慣,是很個人的。

你選擇買二手書的原因有很多——唔想它被送去堆填區、價錢平,又或已絕版只好買二手。當然,選擇「唔買」原因更多⋯⋯

我是會買二手教科書的一代,因為迷戀每頁空白部分上手留下的手寫字跡,非常具參考及剩餘價值(尤其對於懶寫筆記的學生如我),我與二手書的小日子停留在學生時代。至於他們,在上頁已經出過場的書籍設計師陳曦成與《書店日常》作者周家盈,他們是寫書的人、設計書籍的人,也是成長於數碼年代的紙本書End-User。

U | 會逛二手書店嗎?

周 | 寫《書店日常》時走訪過好多二手書店,我感受到書店是他們生活,可能終有一日會像活字印刷、紙媒衰落,這是文明進步到一個點時必然發生的事,但唔可以放棄書本,因為睇書是核心、是獲取知識最牢固的途徑。

陳 | 會逛書店,無論是一手好二手也好,雖然未必會搵到想搵嘅書,亦唔及上網打個書名就訂到咁快,但真心鍾意書嘅人好難唔行書店,這是生活一部分。

周 | 最近有種講法,好多網上書商都體察到實體書存在比ebook重要。

陳 | Amazon與博客來都開了第一間閱讀實體書店。

U | 會買二手書嗎?

陳 | 很少,通常去Amazon訂,我買的是設計類書籍,二手書店很少供應。

周 | 一些文學名著,像我喜歡的海明威,我在法國讀書時經常在二手書店執到寶,睇完又賣返出去;最近我進修語言學,買二手工具書是為實用,買返來又會睇到上手主人的Remarks。但如果劉克襄出新書呢,我又一定會買新喎,如果冇人買新書,又點得嚟有舊?今日的新書就是將來的舊書。

U | 作為知識載體的紙本書會被淘汰嗎?

陳 | 不會。被淘汰的是比較次等的資訊,這類Information會被放上網或製成App;至於書本,全部都是被編輯過被細心挑選過的資訊,一定有存在價值,舊書更加集合古今中外前人智慧,值得於民間留存。

周 | 好多複雜的思維要用書去記載,紙本仍然是最好的文字、影像及圖像的紀錄工具,而數碼資訊是汪洋大海,難以傳承。

【U Magazine Issue 565, 23.09.2016】

【點心網訪問】我是個書籍設計師

媒體_ 點心衛視/點心網
撰文_ 王抒玉Audrey
圖片_ 由被訪者提供
連結_ http://www.dimsumtv.net/blog/blog2

這篇是點心網記者Audrey採訪我後,她所寫的代入式採訪報道。雖然此報道以「我」第一人稱敍事,但文章並不是我撰寫的。

點心網訪問

【《青雲路》訪問】書籍設計的位置

撰文_ 曾志恒
攝影_ 劉宇軒(部分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Y1265.007

Y1265.0072

當你踏入書店,看到一本書時,吸引你拿起它會是書名?包裝?作者?又是甚麼促使你將它買回家呢?俗語說人靠衣裝,其實書亦需要靠包裝,作為書藉包裝,作為書藉設計師的陳曦成,認為好的書藉設計能加添讀者閱讀的樂趣,也是增加書藉銷量的好方法。曦成表示香港的書藉設計能加添閱讀的樂趣,也是增加書藉銷量的好方法。曦成表示香港的書藉設計很有發展的潛力,在出版業應佔有一個重要的位置。

不少人會認為書籍設計師的工作是設計封面,但這只是一部分,曦成說:「一本書其實有六面,設計師要思考點利用呢啲空間去傳意,設計上包含字體、字形大細、行距、紙質、選色及排版等各個方面;另外,仲要講求實際,好似文字嘅排列對於閱讀過程嘅影響好大,要考慮本書嘅讀者群主要係咩人,如果係年紀大嘅讀者,字型就唔可以太細。」

曦成是一名書藉設計師,也是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書籍設計課程的客席講師。這三年來,他曾與三聯書店(香港)、天窗出版社、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創新設計院、香港設計大使、文化葫蘆、信和藝術等不同機構合作,設計書籍,「構思設計前我會先閱讀文本,然後同編輯及作者溝通,一開始會有個製作預算,我要喺預算內盡量發揮,另外定價都會係一個考慮因素,好似一本全彩色厚二百頁嘅書,售價至少要$120或以上。」

讀大學奠下基礎

在香港理工大學修讀視覺傳達設計系期間,奠定曦成對書籍設計的熱愛,「讀書時對攝影、動畫、廣告、排版、字體設計等都有涉獵,發覺自己對中英文嘅Typography及書籍設計最有興趣。加上帶我嘅教授 Esther Liu係擅長書籍設計,我嘅Final Year Project做咗有關中文字體及書嘅設計,亦令我想成為書籍設計師。」

2006年大學畢業後,曦成獲得同年的 YIC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去了英國的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學院修讀書籍藝術,「書藉藝術係利用書本製作出藝術品,同書藉設計唔同,但有助我對書嘅美感展現有更多了解。」

2007年,修畢書籍藝術的曦成,留在倫敦做平面設計的工作,期間他寫了《英倫書藝之旅》,成為香港三聯與新鴻基舉辦「第二屆年輕作家創作比賽」的得獎作家,得到出版機會,「文本同書藉設計都由自己操刀,算係一次難得嘅實踐機會。」

自由身發揮大

2011年,曦成回港後,找到全職書籍設計師的工作,工作了 3年半,他想與更多不同的機構及作者合作,於是變成了自由工作者,「之前打工,同上司可能會各有睇法,有時要作出退讓,或者重新做過令雙方都滿意嘅作品。做咗幾年,想自己接工作,自由度會較大,搵我嘅機構都係鍾意我嘅作品,所以合作都幾順利,有更大嘅發揮空間。」

修讀書籍藝術,讓曦成更善於利用書本的各個空間,「好似設計《老舍之死:口述實錄》時,我將老舍嘅愛好抽煙及寫作印喺書口,書首採用模仿老舍投湖前,喺湖邊凝望湖水到逐漸閉起雙眼嘅相,再回到文本,就有啲倒敘嘅感覺。另外喺《京劇六講》上,喺書角加咗京劇動作嘅連環圖,加深人對京劇嘅認識。」《老舍之死:口述實錄》讓曦成獲得「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 2013」( HKDAGDA)書籍設計類優異獎。

好的設計增加銷量

曦成認為好的書藉設計可以令一本書變得吸引,從而增加書本的銷量,「曾經設計過一本《吃掉社會:走出廚房看世界》,本書講述食物與社會學嘅關係,出版社最初評估呢本書較專業性,銷量未必太好,而我將本書遊戲化,好似將食物設計成可愛Icon,成本書以黃黑色作主調,好似芒果雪糕,甜甜地吸引讀者,最後出嚟第一版係賣晒要再版,可以話好過預期。」

2015年,曦成獲邀到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擔任客席講師,教授書籍設計課程,「設計系嘅教授搵我開班教書藉設計做選修科,我覺得係一個唔錯嘅機會,其實返嚟香港後,我一直有搞手縫記事本工作坊,同出席講座,目的係想令更多人明白咩係書藉設計,香港係有發展書藉設計嘅潛力,只係大家未了解,我希望可以藉教育,令大眾及出版社都明白書藉設計有一定嘅位置。」

編輯阿丁(格子盒工作室出版社):

「之前有留意曦成嘅作品,覺得佢設計幾靚,我搵咗佢合作設計《書店日常》,好欣賞佢將啲相變晒湖水綠色,本身啲相唔係專業攝影師影,色水唔係太靚,但經曦成一變,不但掩蓋當中嘅問題,仲增加咗小清新嘅氣息。」

【後記】外表美麗

曦成表示自己是一個愛買書的人,「去旅行時見設計靚嘅書就會買返香港,雖然搬運行李時會重好多,但有時真係忍唔住買。」其實記者也是一個愛買書的人,見封面靚就買回去,但觀察所得,外觀設計得好的小說,內容未必好看,作者應多謝用心設計書本的人,起碼吸引到記者買多一本書。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June 2018
S M T W T F S
« May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134,228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