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interview' Category

【CUP訪問】港台書話(一):如何由 A4 紙到書頁翻飛

對獨立書籍設計師陳曦成來說,月曆翻揭到七月意味工作將如雨量暴增。每星期有幾日在理大當客席講師,其他日子在觀塘家中埋首幾本新書的設計企劃。相對任職主流出版社,獨立設計師對版面設計有更大發揮空間,即要耗費更大量心力時間。在辦公室樓下初次見面時,他已說:「快要書展,在趕幾本新書,忙到癲。」

外人眼中的書籍設計,大概就是將一疊 A4 紙變成正方企理的書刊。但實際上是怎樣一回事?「香港著名書籍設計師孫浚良當年在大學教書,派給學生每人一隻碗,讓他們觀察,然後將碗狠狠摔在地板,不忍心的同學只摔成幾塊,興奮的同學摔得粉碎。孫浚良這才交代功課,要學生發揮創意將爛碗重組。他想呈現的是,重組一隻爛碗跟書籍設計同質。除了要砌得美,還要為書添加額外價值。」

「著手設計前,編輯會交託文字稿件、圖片,我要細嚼並且記低閱讀時浮出的情緒及氣氛,以「書店日常」為例,有種散漫靜謐、悠然感覺。我想將這些抽象情緒具像化,要用字體設計、字距、版面設計、圖文比例展現。還要從原稿、原圖中,抽取重要又吸引的部分做素材,如何組合這些零碎的情緒及素材,變成似碗非碗的作品,就取決於設計師的風格與創意。」

「例如「書店日常」特意增加留白位置,讓讀者可以在字裡行間消消氣,緩緩地讀。選取白色及湖水藍做主色,可以突現內容的清新舒爽。至於另一本,金庸御用插畫師李志清的畫集,曦成希望畫集如小說般高潮起伏,於是把主題暴烈與柔和的圖畫相間排列,形成時而激昂時而低迴的閱讀節奏。營造氣氛以外,更希望進一步提升閱讀體驗,於是選用裸脊的裝幀法,讀者可以 180 度翻開書頁看畫稿。」有時讀書讀得舒服稱心,可能源於書籍設計師獨有的體貼。

CUP媒體-訪問連結:
http://www.cup.com.hk/2017/07/25/book-design/

Advertisements

叱咤903《集雜志》訪問

2017年1月16日及1月23日 | 商業二台叱咤903 | 電台訪問 | 《集雜志》 | 陳曦成:書籍設計與藝術(上)(下) | 主持:急急子

從小到大也是叱咤903的聽眾,小時候喜歡聽芝See菇bi、鄭家輝、森小、艾粒,到現在我還是節目重溫的會員。今年1月時有幸被DJ急急子邀請,上了她的節目《集雜志》談談書籍設計與藝術,聊得很開心!急急子是對藝術文化抱有熱愛的DJ,很難得地每逢星期一的環節〈日常圖書館〉也會介紹不同的書籍,非常有Heart!

謝謝急急子!

【U Magazine訪問】舊紙本是知識載體&藝術舞台

text_ 顏紫茵
photo_ Brian, Ki, Paul, Ricky

舊紙本是知識載體&藝術舞台

純觀察所得的主觀感受,二手書店是這樣的——地下放滿一堆堆隨手拈來也會揚起滿室塵埃的舊書,排列很難整齊甚至有點污糟,舊的未上架新的又在地下層層疊⋯⋯看在書籍設計師陳曦成眼中,舊書自有它們的藝術面向。他是為紙本書Add Value的設計者,不時挑戰書本的可能性,給讀者另一番「閱讀」感受。對於舊書,他比任何一個書迷都多一份情感。

「舊書有一份味道。」

從美學、實用及藝術角度出發。於書籍設計師而言,舊書不只是揮之不去的腐化味,而是充滿歷史味與設計美學混合之百味。他視舊書為知識載體也是藝術,不論是封面、封底、內封、書頁版面、書角、書脊、書口,每處都見細緻。

東西方之知識載體——柔軟綫裝VS硬皮精裝

「明代清代已全部用綫裝書,中國人習慣捲著讀,要求柔軟性與輕身;西方書籍是硬皮,用羊皮或者牛皮造。」這是現代所稱的硬皮精裝書,「西方人覺得書入面裝著的是智慧,是厚重的,所以要小心翼翼用硬皮保護它。」讀起來會困難?「常見的現代平裝裝釘法是在書脊穿綫及黐膠水,問題是一打開就像魷魚不能攤平放;現代膠裝更不能攤平而且容易甩,可能放幾十年就散。」硬皮精裝可以平放之餘,亦便於長久使用。

舊書之五感

他喜歡收集舊書,到歐洲旅行必定五六點起身行Flea Market尋寶,「朋友多數搵舊燈舊家品,我就搵舊書,講緊不是二手書,可能是五六七八手的舊書,大部分都百年歷史以上。舊書有五感——首先望到書面設計構成第一印象;其次是味覺嗅覺,一般你會聞到油墨味,年代久遠的書你會聞到腐化味道;接著是觸覺,你摸一下書的質地,已經過了一百年,書籍各部分也有腐爛情況,哪一種材質保存得比較好呢?人手造與機械生產有甚麼不同呢?⋯⋯」他說,實體書是傳遞內容(Message)與情感(Emotion)的工具,這是閱讀每人動容之處。

用藝術角色看——書脊建築風景

作為書籍設計師,紙本書盛載的不只是知識,而是不同年代設計美學的範本,他尤愛欣賞書脊,「硬皮精裝(法式精裝)的書脊設計好立體,當幾本並列在一起時建構出建築的風景,有時因為飽歷歲月磨蝕,圓脊會變成平脊,這個外貌改變又好有趣⋯⋯單單欣賞背脊位已經是一件藝術品;其次是看紙質、書內Layout的排列與空間感,是齊頭散尾定左右拍齊?每款設計賦予的感覺也不相同。」他會將舊書設計應用到現代的Classic題材。

紙本是最長壽的載體,可保存五百年

人類進入數碼時代不算長時間,很多Digital制式已被淘汰,由卡式帶到磁碟如是,放在入面的知識會失傳,「反而紙最穩陣,紙這個材料可以保存500年,西方常用牛皮羊皮做書面,可以保存1000年。」實體書的價值在於保存性。

後記:我們還有二手書的日子

《書店日常》作者周家盈 X 設計陳曦成

逛書店是一種生活閒情;逛舊書店是一種生活閒情再on top加啲啲特殊感情/習慣,是很個人的。

你選擇買二手書的原因有很多——唔想它被送去堆填區、價錢平,又或已絕版只好買二手。當然,選擇「唔買」原因更多⋯⋯

我是會買二手教科書的一代,因為迷戀每頁空白部分上手留下的手寫字跡,非常具參考及剩餘價值(尤其對於懶寫筆記的學生如我),我與二手書的小日子停留在學生時代。至於他們,在上頁已經出過場的書籍設計師陳曦成與《書店日常》作者周家盈,他們是寫書的人、設計書籍的人,也是成長於數碼年代的紙本書End-User。

U | 會逛二手書店嗎?

周 | 寫《書店日常》時走訪過好多二手書店,我感受到書店是他們生活,可能終有一日會像活字印刷、紙媒衰落,這是文明進步到一個點時必然發生的事,但唔可以放棄書本,因為睇書是核心、是獲取知識最牢固的途徑。

陳 | 會逛書店,無論是一手好二手也好,雖然未必會搵到想搵嘅書,亦唔及上網打個書名就訂到咁快,但真心鍾意書嘅人好難唔行書店,這是生活一部分。

周 | 最近有種講法,好多網上書商都體察到實體書存在比ebook重要。

陳 | Amazon與博客來都開了第一間閱讀實體書店。

U | 會買二手書嗎?

陳 | 很少,通常去Amazon訂,我買的是設計類書籍,二手書店很少供應。

周 | 一些文學名著,像我喜歡的海明威,我在法國讀書時經常在二手書店執到寶,睇完又賣返出去;最近我進修語言學,買二手工具書是為實用,買返來又會睇到上手主人的Remarks。但如果劉克襄出新書呢,我又一定會買新喎,如果冇人買新書,又點得嚟有舊?今日的新書就是將來的舊書。

U | 作為知識載體的紙本書會被淘汰嗎?

陳 | 不會。被淘汰的是比較次等的資訊,這類Information會被放上網或製成App;至於書本,全部都是被編輯過被細心挑選過的資訊,一定有存在價值,舊書更加集合古今中外前人智慧,值得於民間留存。

周 | 好多複雜的思維要用書去記載,紙本仍然是最好的文字、影像及圖像的紀錄工具,而數碼資訊是汪洋大海,難以傳承。

【U Magazine Issue 565, 23.09.2016】

【點心網訪問】我是個書籍設計師

媒體_ 點心衛視/點心網
撰文_ 王抒玉Audrey
圖片_ 由被訪者提供
連結_ http://www.dimsumtv.net/blog/blog2

這篇是點心網記者Audrey採訪我後,她所寫的代入式採訪報道。雖然此報道以「我」第一人稱敍事,但文章並不是我撰寫的。

點心網訪問

【《青雲路》訪問】書籍設計的位置

撰文_ 曾志恒
攝影_ 劉宇軒(部分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Y1265.007

Y1265.0072

當你踏入書店,看到一本書時,吸引你拿起它會是書名?包裝?作者?又是甚麼促使你將它買回家呢?俗語說人靠衣裝,其實書亦需要靠包裝,作為書藉包裝,作為書藉設計師的陳曦成,認為好的書藉設計能加添讀者閱讀的樂趣,也是增加書藉銷量的好方法。曦成表示香港的書藉設計能加添閱讀的樂趣,也是增加書藉銷量的好方法。曦成表示香港的書藉設計很有發展的潛力,在出版業應佔有一個重要的位置。

不少人會認為書籍設計師的工作是設計封面,但這只是一部分,曦成說:「一本書其實有六面,設計師要思考點利用呢啲空間去傳意,設計上包含字體、字形大細、行距、紙質、選色及排版等各個方面;另外,仲要講求實際,好似文字嘅排列對於閱讀過程嘅影響好大,要考慮本書嘅讀者群主要係咩人,如果係年紀大嘅讀者,字型就唔可以太細。」

曦成是一名書藉設計師,也是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書籍設計課程的客席講師。這三年來,他曾與三聯書店(香港)、天窗出版社、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創新設計院、香港設計大使、文化葫蘆、信和藝術等不同機構合作,設計書籍,「構思設計前我會先閱讀文本,然後同編輯及作者溝通,一開始會有個製作預算,我要喺預算內盡量發揮,另外定價都會係一個考慮因素,好似一本全彩色厚二百頁嘅書,售價至少要$120或以上。」

讀大學奠下基礎

在香港理工大學修讀視覺傳達設計系期間,奠定曦成對書籍設計的熱愛,「讀書時對攝影、動畫、廣告、排版、字體設計等都有涉獵,發覺自己對中英文嘅Typography及書籍設計最有興趣。加上帶我嘅教授 Esther Liu係擅長書籍設計,我嘅Final Year Project做咗有關中文字體及書嘅設計,亦令我想成為書籍設計師。」

2006年大學畢業後,曦成獲得同年的 YIC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去了英國的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學院修讀書籍藝術,「書藉藝術係利用書本製作出藝術品,同書藉設計唔同,但有助我對書嘅美感展現有更多了解。」

2007年,修畢書籍藝術的曦成,留在倫敦做平面設計的工作,期間他寫了《英倫書藝之旅》,成為香港三聯與新鴻基舉辦「第二屆年輕作家創作比賽」的得獎作家,得到出版機會,「文本同書藉設計都由自己操刀,算係一次難得嘅實踐機會。」

自由身發揮大

2011年,曦成回港後,找到全職書籍設計師的工作,工作了 3年半,他想與更多不同的機構及作者合作,於是變成了自由工作者,「之前打工,同上司可能會各有睇法,有時要作出退讓,或者重新做過令雙方都滿意嘅作品。做咗幾年,想自己接工作,自由度會較大,搵我嘅機構都係鍾意我嘅作品,所以合作都幾順利,有更大嘅發揮空間。」

修讀書籍藝術,讓曦成更善於利用書本的各個空間,「好似設計《老舍之死:口述實錄》時,我將老舍嘅愛好抽煙及寫作印喺書口,書首採用模仿老舍投湖前,喺湖邊凝望湖水到逐漸閉起雙眼嘅相,再回到文本,就有啲倒敘嘅感覺。另外喺《京劇六講》上,喺書角加咗京劇動作嘅連環圖,加深人對京劇嘅認識。」《老舍之死:口述實錄》讓曦成獲得「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 2013」( HKDAGDA)書籍設計類優異獎。

好的設計增加銷量

曦成認為好的書藉設計可以令一本書變得吸引,從而增加書本的銷量,「曾經設計過一本《吃掉社會:走出廚房看世界》,本書講述食物與社會學嘅關係,出版社最初評估呢本書較專業性,銷量未必太好,而我將本書遊戲化,好似將食物設計成可愛Icon,成本書以黃黑色作主調,好似芒果雪糕,甜甜地吸引讀者,最後出嚟第一版係賣晒要再版,可以話好過預期。」

2015年,曦成獲邀到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擔任客席講師,教授書籍設計課程,「設計系嘅教授搵我開班教書藉設計做選修科,我覺得係一個唔錯嘅機會,其實返嚟香港後,我一直有搞手縫記事本工作坊,同出席講座,目的係想令更多人明白咩係書藉設計,香港係有發展書藉設計嘅潛力,只係大家未了解,我希望可以藉教育,令大眾及出版社都明白書藉設計有一定嘅位置。」

編輯阿丁(格子盒工作室出版社):

「之前有留意曦成嘅作品,覺得佢設計幾靚,我搵咗佢合作設計《書店日常》,好欣賞佢將啲相變晒湖水綠色,本身啲相唔係專業攝影師影,色水唔係太靚,但經曦成一變,不但掩蓋當中嘅問題,仲增加咗小清新嘅氣息。」

【後記】外表美麗

曦成表示自己是一個愛買書的人,「去旅行時見設計靚嘅書就會買返香港,雖然搬運行李時會重好多,但有時真係忍唔住買。」其實記者也是一個愛買書的人,見封面靚就買回去,但觀察所得,外觀設計得好的小說,內容未必好看,作者應多謝用心設計書本的人,起碼吸引到記者買多一本書。

【HKDI訪問】 愛書造書 承傳文化

HKDI_HeiShing_01

HKDI_HeiShing_02

HKDI_HeiShing_03

HKDI_HeiShing_04

文字無價,說來動聽。在講求包裝的年代,利用書籍設計將文本商業化。吸引讀者購買,是否貶低了文字的價值呢? 本地書籍設計師陳曦成坦言,書本是商品,當書本被買回去閱讀,其價值才得以發揮,但書本不只是商品, 更是「文化的傳承,知識的載體。」

在大學時期,就讀視覺傳達設計的曦成,已經視當時的天窗出版社美術總監孫浚良為偶像,幾經努力後獲得以自由身的身份,為該出版社設計書籍,可惜其時孫浚良已離開天窗,但幸得總編輯為曦成穿針引線,促成他與偶像合作。總編輯將由孫浚良擔任設計總監、湯禎兆著的《整形日本》交由他設計。曦成指是次經驗令他獲益良多,「我覺得好amazing(了不起)!孫浚良的設計完全打破印刷業的routine(常規),讓我發現其實書可以有無限可能性。」

設計藝術 也可互相融和

工作不久後,曦成決心要成為一名專攻書籍設計的設計師,外人覺得他局限了自己,但他卻認為,書籍設計還有無窮無盡的探索價值。

零七年,曦成到英國進修書籍藝術碩士課程,學習用不同結構、方式和材料立體呈現「書」。「『造書』與雕塑、繪畫等藝術形式沒太大分別,都是藝術家對世界感知轉化而成的藝術品,只是載體不一樣。」 曦成從此多了一個書籍藝術家的身份,深入研究和發掘更多書的可能性。

對於被問及藝術家與書籍設計師之別,曦成認為前者的創作空間相對較大,由構思到完成過程,均一手包辦,後者則較為被動,需要配合作者、編輯及出版商的要求。

曦成曾在著作《英倫書藝之旅》提問:「設計與藝術之間的界線,真的要畫得這麼清楚嗎?」在接觸和發掘愈多後,他發現兩者雖有不同,卻可互相融和,以大眾藝術作為書的表現媒界,透過美學,將文本的主題更立體地延伸。

精心設計 提升文本價值

曦成認為「做靚本書」是設計師的基本責任,「但更重要的是,要透過書籍設計為文本add value(提升價值)。」 曦成習慣先消化整本書的文字,然後萃取最重要的部份,再構思最合適的方式表達,而非單單為書籍「包裝扮靚」。

榮獲HKDA「環球設計大獎2013」優異獎的《老舍之死:口述實錄》是曦成設計過最滿意的商業作品。此書透過訪問老舍身邊的人,口述老舍於太平湖自盡一事,從而探索其心路歷程。作品以黑白灰作主調,並透過視覺歷程帶領讀者進入老舍一生的傷感情懷,「書的首頁是太平湖的黑白照,湖的景象在接下來的三個對版逐頁收窄,將老舍由眼望太平湖到逐漸閉眼,至跳進湖中的過程影像,呈現在讀者眼前;續以相片鋪陳出他臨終前大量flashback(回閃影像),包括出生、結婚、生兒育女、與藝文好友相聚等;繼而一片嫣紅,代表死亡, 然後才進入十五萬字的訪談。」

以身作則 推動書籍設計

曦成在籌備《台北書藝之旅》的過程中,專訪了多位台灣的書籍設計和書藝達人。他坦言,香港書籍設計的美感質素比台灣的落後,加上書籍設計在本港相對「較難搵食」,未必吸引到精英入行,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因此激發起曦成的使命感,盼望一點一滴改變現況。「首先當然要做好自己,提升自己的設計質素,最重要是鍾意,鍾意就自然做得好,做得好就自然『搵到食』啦!」

另外,曦成也花一半時間做教育推廣的工作,透過教學與講座,讓更多人了解書籍設計和書籍藝術。曦成在香港各大院校教授書籍設計課程和書籍裝訂工作坊,學生作品時常為他帶來驚喜,「當中不乏一些奇形怪狀的設計,不斷刺激大家的思維。」他享受教學的過程,「因為這不單是技巧與知識傳授,更是與學生共同探索書的價值的好機會。」

在網絡發達、資訊爆炸的年代,電子書發展熾熱,然而實體書仍能屹立不倒,因為書本並非單一的平面,而是實在、立體、有深度的載體,可以釋放無限想像、無限可能性。

Book Design Intelligence in Cultural Inheritance

Words are priceless. How true is this from the reality? We live in an era that outer-beauty always comes first. There is no exception when it comes to books. Using book design to attract consumers is said to be a commercialisation of books. Does this degrade the value of words? Local book designer Chan Hei-shing believes the value of words can only be recognised when a book, as a commodity for sale, was read. However, he uttered, “a book is not only a commodity but cultural inheritance and a medium for knowledge.”

Hei-shing, majored in Visual Communication Design at university, has always been regarding Les Suen as his idol. Knowing his idol was the Art Director of Enrich Culture, Hei-shing was dying for a job at the same company and succeeded at last as a freelance book designer for it. Unfortunately, by the time he got in, Les had left the company. The editor-in-chief had been very helpful to give him a chance to design a book called “Shaping Japan” by Tong Ching-siu of which Les was the design director. Hei-shing said he had learnt a lot from the experience, “This is so amazing! Les Suen’s design is a breakthrough from routine and this inspired me that books can have boundless possibilities.”

Integrating book art into design

Shortly after he started working, Hei-shing decided to become a designer specialising in book design. “People thought I have limited myself too soon but I believe that book design is an area which can be explored endlessly.” Hei-shing went all the way to the UK in 2007 for a master programme in book art in which he learnt to use different structures, forms and materials to make books. “There is no difference between books and other art forms such as sculptures and paintings. They are all art pieces created through the sensational experiences of artists. The only difference is the medium.” He has gradually become a book artist and continued to deepen his understanding of book art so as to unearth every possibility. The most common question that goes to Hei-shing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his two identities. He thinks that book artists have more room for creative ideas as they can involve in the creation process from brainstorming ideas to crafting the actual pieces. Book designers, however, may not enjoy this freedom as they are bounded by the content of books and need to take care of requests from authors, editors and publishers.

In one of Hei-shing’s books “POPUP LONDON: exploring the secret of Book Arts” published in 2009, he mentioned his doubt, “Do we have to draw a clear line between design and art?” As he explores more, he realises book art can be integrated into book design even if there are fundamental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wo. Through aesthetic presentation, the book content can be solidly developed and emphasised by pop art, the new medium.

Design to add value

It is a basic responsibility of a book designer to “make books beautiful”. “Yet, most importantly, a book designer should add value to the content.” Hei-shing has developed a habit to digest all the words of a book, extract the essence and find the most suitable way to present the book content. He does more than an ordinary packaging task, which is making the books “pretty”.

Among all his commercial works, The Death of Lao She, awarded Merit (book) in HKDA Global Design Awards in 2013, is Hei-shing’s favourite. It is a book that records the oral history about Lao’s suicide at Taiping Lake, reported by people surrounding him. Through the series of interviews, Lao’s mentality of his last stage of life is explored.

Black, white and grey are used as the main colour tone. Through sequence of paper, he leads readers to the Lao’s sentimental life. “Turning into the first page, it shows a black and white photo of Taiping Lake where Lao committed suicide. By shrinking the pictures of the Lake in the next three folds, visual images from Lao’s perspective of approaching the Lake from closing his eyes to actually jumping in are shown. This is further comprehended by other photos of the famous writer, flashing back his life including birth, marriage, his children and moments with his friends. This introduction is concluded with a red double page spread and the content of interviews follows.”

Role model in promoting book design

During the preparation of “BOOK ARTS TAIPEI”, Hei-shing interviewed many Taiwanese book designers and book artists. He admitted that compared to Taiwan, Hong Kong’s book design is lagging behind. Worse still, potential elites are not attracted to the industry due to the low pay, which developed a vicious cycle. This stimulates Hei-shing’s sense of mission to improve the current situation as he said, “It all starts from myself which I always enhance my own designs. This shows how much I love the industry and when you love what you are doing, you will do a great job.”

Apart from that, Hei-shing also spends half of his time on educating people about book design and book art though lectures and talks. He teaches book design courses and book binding workshops in various local education institutes. The works from his students often surprise him as he said, “Among those, there are unconventional designs that provoke your thought.” He enjoys teaching as he believes it is not only about passing on skills and knowledge but also a good opportunity to explore the value of books with students.

_ Hong Kong Design Institute Interview

書,應該有無限可能

免費雜誌《讀書好》2015年12月號的訪問
文:蕭家怡

12291127_10153730054611800_4156968396209545406_o

讀書好_interview

書與型

在這次專題以前,我們不妨老實問自己一個題題:
我們看書時,在意的是甚麼?
你的答案可能是內容、作者、書的流行程度等,
但除此以外,還有其他嗎?

先不要急著回答,讓我們再問一下,假如第一條的答案是這些,
那麼,我們為何要堅持拿著一本紙本書呢?

假如你未找到答案,不妨帶著這個問號,
一起看看何浩和陳曦成這兩位書籍設計師的分享,
或許,能為你帶來一點啟發。

讀書,為了⋯⋯

「愛書的人,始終是喜歡看實體書,因為比較有書味」「電子書無疑是方便,而且省位置,但假若真有選擇,還是會選紙本書」以上說話,相信你和我都聽過不少,特別是在寸金尺土的香港地,人人都要左計右算,才能覓得片瓦遮頭,幾尺丁方時,任你如何愛書,有時也得狠下心來,也正因如此,搬遷忍痛放售書、租用迷你倉放書等事,才會不絕於耳。

然而,這種對書的「執著」,恰恰才是問題的弔詭之處:既然電子書能夠解決資訊和貯藏的問題,何以我們依舊放下紙本書呢?而網絡零售龍頭亞馬遜(Amazon)近來在西雅圖開設的實體書店,這個被認定為走「回頭路」的做法,似乎又令問題變得更複雜;當然,有人認為此舉並不是因為要賣書,只是希望借用科技,更進一步地入侵消費者的私人世界,豐富大數據,這是後話。但若回到電子書能否取代紙本書這命題上,我想,答案的關鍵在於紙本書這命題上,我想,答案的關鍵在於紙本書的閱讀時所能帶來的感覺——視覺、觸覺、聽覺、嗅覺以及味覺——而這些,正是書籍設計的功用。

「我覺得紙本書籍本身有幾個體驗,一是視覺,能看;一是翻頁過程中的觸覺。閱讀根本上就是這兩個感覺。閱讀根本上就是這兩個感覺結合在一起的體驗,有些書拿起來就讓人不舒服,太大、太重或用紙太厚,都會影響讀者,當然,若然拍成照片看的話,剛剛所說的這些都是一樣,但我覺得閱讀體驗這事其實很關鍵,所以每次設計書籍時,我都會先用白紙造一本假書,把它翻動時的手感;因為書不是平面的,你選擇一張紙時,可能是根據它的顏色、手感和質地等,但訂裝在一起時就完全不同了,所以這環節一定要做,而且不只一次,而是反覆的試,這樣才能找到最佳的感覺。」中國獨立設計者,曾為艾未未、徐冰、荒木經惟、岳敏君等藝術家設計書籍的何浩這樣定義書籍設計的重點以及自己創作過程。同樣,另一位來自香港,曾負芨英國,於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學院取得書籍藝術一等碩士學位的陳曦成,亦同樣看重書籍設計的作用,更舉了一個例子,說明頂級的書籍設計反過來帶動書本的銷售。「國際知名書籍設計師Irma Boom為編織藝術家Sheila Hicks設計個人作品集,她造出了與布屑相似的絨毛書邊,內文版式則設計簡約,同時以純白作為封面;但就離不開出版社與設計師的角力,出版社極力反對純白封面,認為要以作品的相片取代,最終Irma在面臨被解僱的壓力下,依然堅持,最終如願以償,更因為這設計而令此書大受歡迎,多次再版,贏得漂亮一仗。」

兩個書籍設計師對書籍設計也有其看重與執著的地方,但有趣的是,何浩和陳曦成對於電子閱讀會為書籍設計所帶來的影響,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這一點,還待大家繼續細讀。

然而,我認為,每個在讀或沒有在讀紙本書的人,都會有自己的一個原因,相信這刻在看這段文字的你也不例外,只希望下一次,當你再拿起一本書細讀時,能好好感受蘊藏於其中的部份,屬於設計的溫度與力度。

書,應該有無限可能 陳曦成

讀:《讀書好》
陳:陳曦成

讀:由大學畢業時定位要走書籍設計這條路,到後來外國修讀書籍藝術,兩方面都有涉獵的你,其實覺得書是甚麼呢?

陳:不同時間、不同身份也有不同。作為書籍設計師時,客戶、出版社、作者的要求固然要滿足,要將當中的概念實體化、視覺化。作為一個讀者時,就會以一個休閒的角度出發,去判別作品的文學性、趣味性等;但其實設計師這身份,令我就算是在當一名讀者時,也會注重書籍的字型、用紙等。當然,內容和文字十分重要。至於書籍藝術這層面,就真的是沒有邊界的了。

讀:能否分享一下書籍設計與書籍藝術的差異。

陳:書籍藝術有小部分商業價值,但重點是藝術價值,而且認為書是「乜都得」,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跟聯合國科文組織的定義不同。在這範疇,重點在於只要製造者定義這是書,那它就是書了,這個人可能是作者、印刷商或插畫師,但就是大得可以佔據著決定權。

讀:那你又是如何平衡這兩個身份呢?

陳:其實我從來沒有把書籍藝術家這身份作為我的職業或收入來源,因為打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要走書籍設計這路,書籍藝術家這事只是有點意外地發展出來。對我來說,書籍實在有太多可能,而且可以將書籍藝術的元素和思維融入書籍設計中,所以這兩個身份其實沒有衝突的,只是書籍設計這事較傾向商業,要考慮成本、材料價錢等,這些是作為書籍設計師的我不抗拒的;而且我近年也有辦不同的工作坊去分享這些事,更覺得書籍設計、書籍藝術和書籍裝幀等,是分不開的。

讀:書籍設計分成很多不同部分,你覺得當中最重要的是甚麼?

陳:我很強調書的整體設計,所以不想說哪一部分是最重要。外國、台灣、甚理香港也常起用「書封設計師」,這當然突出了一種訊息,令人認為書封是一本書中最重要的。的確,我不否認書封的重要,特別是設計師這生物真的會為了書封而買書,但我時常強調設計的整體性,就是書封也要配合裡面的版式、用色等。而且除了封面、內文版式、圖像外,我認為書籍設計能「玩」的地方還有很多,例如我在設計《京劇六講》時,就在內頁的左下角畫上京劇的重要元素,一頁一個,利用時間和頁數間的五動,令讀者快速翻書時能感受到一種動畫的效果;又可以像《老舍之死》,書口就用上了兩張不同的照片,往不同方向屈曲時就會看到不同的東西。書籍設計不是一種平面設計,而是一個3D、一種形式的設計,電腦版面上的框架設計重要,但始終有其他元素要留意,要看整體。

讀:但其實重視封面這事,除了是業界人士的想法外,也散見於大部分讀者。你覺得這是香港的書籍設計範疇面臨的困局嗎?就是只看封面,而未到達細節的追求。

陳:我覺得這現象不只發生在香港,而是世界普遍的事。反而香港業界設計書時是整本書來考慮的,因為我們很盛行內部設計師這事,這跟台灣不同,但重視書封這事是世界各地共有的,反而我們在內文設計上會更著重,這是因為香港人不愛看字,所以出版的多是圖文書,而其他地方則以文字書為主,所以內文排版上傾向簡潔,甚至會有專門負責排版的公司。

若說香港書籍設計的困局,我反而認為香港的閱讀市場不夠大、香港人不看書才是主因。香港的出版數量其實是足夠的,但卻沒有足夠的閱讀人口去支撐,這令出版業愈來愈萎縮,老闆級的階層也不認為書籍設計是重要的,值得投放資源去做好,亦沒有相關的品味和視野去衡量這事,不過近年受台灣影響,已逐步改善,但始終未能上升到一個很好的地步。這確實是一個惡性循環:平面設計界中以出版和書籍設計為低薪,這令香港出身的設計師在選擇工作時會有所考慮,但業界人士又礙於閱讀市場小而不能出高價;其次,文壇那一池死水的狀態也有影響,以往台灣與大陸封閉時,不少文壇的代表人物都來到香港,加之資訊不如今天發達,所以出版業很繁榮,但今天這兩個因素都不復再,所有事相輔相成下,就出現了今天這景況。假如我們能有一個或一群很流行的作者,或是數個很厲害的設計師、甚或能有一個厲害的編輯時,就能拉扯、提高議價能力,向市場、高層爭取更多,不過目前仍然未運行到這一狀態,加上愈來愈少人看書,出書的人數增多而質素不一定有保證時,情況就更堪虞。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有一群熱情和有心的人,去投身這行業。

讀:出版業的惡性循環固然對書籍設計有影響,但其實你怎樣看待電子閱讀對紙本書,甚至書籍設計所帶來的衝擊?

陳:其實我完全不覺得電子書有帶來甚麼衝擊,外國可能有一點,但你看香港的大型出版社,早在千禧年時已經在做電子書的事,十年多了,依然沒甚進展,而且在這世代,電子閱讀的內容若然不免費,其實沒有人會看。紙本書尚且是實物,能拿在手,但電子書其實只是PDF,甚至花點心機,就能免費拿到,所以我不太想像到電子閱讀這事會是,或能成為甚麼影響。未來的電子書其實應該是一個app,可以有不同的內容彈出、補充,不然的話,在不太喜歡看文字書的香港人當中,可能就去看Facebook或網站就夠了,不必特意去買一份PDF。

讀:所以,你認為紙本書不會被取代?

陳:不會,至少十多二十年內都不會。假如電子書想要取代紙本書,要更有創意,紙本書的書籍設計能變化的事很多,用紙、香味、質感、燙金或銀、印刷用的墨等等,但電子書目前依然停留在一版一版的階段,在網站、app都已經發展得很多元化的今天,假如不能做到這些,根本不可能取代紙本書。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September 2017
S M T W T F S
« Jul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125,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