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book design' Category

【PMQ講座】書本的設計語言_分享後感

主題 | 書本的設計語言
Topic | The Way a Book Speaks

講者 | 陳曦成 X 麥綮桁
Speakers | Chan Hei-shing X Mak Kai-hang

時間 | 12/05/2018 (六) 15:00-17:00
Time | 12/05/2018 (SAT) 15:00 – 17:00

主辦 | PMQ元創方
Organiser|PMQ

今年5月,被PMQ邀請,我跟三聯書店的書籍設計師麥綮桁(Mak)一起出席講座,分享書籍設計心得。為了準備講座的對談環節,當然要事先認識下,於是講座前約了Mak上來我的工作室,喝喝酒、談談天,交換了一些對書籍設計的看法。年紀輕輕的Mak對造書已有自己一套的美學法則,可說是年輕有為。

我常說,若然香港有多些有志之士走入書籍設計這一行,我們的行業會更有生氣,成長會更快。試想像,當什麼風格的設計、什麼類型的書也有不同的人在專注做的時候,這便算行業百花齊放之景。我確信,設計師們要在良性競爭下,才能有更大、更廣、更深的進步。如行業沒有什麼人在做,人才凋零,市場被壟斷,設計師根本不會有「爭勝」的心去把書做得更好,只會固步自封。

因此,PMQ能辦這類型的對談講座,除了讓有興趣的市民更了解書籍設計外,設計師本身亦能透過交流,互相學習,反思與改善自身不足的地方。書籍設計師是孤獨的,如得到共同打拼的同行不時的扶持與鼓勵,相信會對整個業界起正面的作用。

Advertisements

【紙本鍊成】衝擊的版面舞蹈家——廖潔連

書籍設計師、設計教育家廖潔連女士(Esther Liu)。

廖老師在北京寫水字。

廖潔連老師與中國書籍設計師呂敬人老師合照。

廖老師在舊理大設計學院的辦公室。

呂老師繪畫廖老師點評學生作品時的肖像。

廖老師在與學生上導修課,把頁面鋪在地上,一起研究版面設計。

廖老師設計的《中國設計學報》,完全表現其書籍設計風格。

「設計需要醒覺。我常對設計師說,設計並不重要,活著才最重要。他們不懂得做人,不懂得如何活,太重自我(ego)。很多設計人視設計為人生的全部。其實若不想『迷失』,就必須要知道『設計並不重要』。如果人懂得生活,設計空間就會被充滿;但若不懂,設計就變得很辛苦。」
——書籍設計師、設計教育家廖潔連

圖、文/陳曦成

如果要深究,為何我會踏上這書籍設計之途;其實一切的起點,皆源於我最初學習設計的地方——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從白紙般的大學生,受悉心的哉培,慢慢長成一位專業的設計師。母校的敎育可說功不可沒。其中,對我影響最深的是我的啟蒙恩師廖潔連女士(Esther Liu)。

廖老師是前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副教授,亦是插畫及書籍設計兩門學問的專家,曾獲大學頒授President’s Awards for Achievement in Research and Scholarly Activities。她曾應邀擔任「世界最美的書」、「台灣金蝶獎」及「中國最美的書」等多個書籍設計大獎的評委。近年,她專注中文字體設計及雜誌設計研究,著有《中國字體設計人──一字一生》。

年輕時修讀藝術的Esther,曾於美國及加拿大留學,回港後曾當過設計總監,後進入理工執教。受九十年代美國後現代主義(Post-Modernism)的薰陶,Esther 非常強調版面設計(Layout Design)上的情感表達、圖文互動、及元素間的節奏感。正如美國知名設計師David Carson所説:「I’m a big believer in the emotion of design, and the message that’s sent before somebody begins to read, before they get the rest of the information; what is the emotional response they get.」 Esther與David Carson一樣,著重怎樣把版面設計的情感傳遞給讀者。這並不只是視覺的享受,還包含文字的情緒。

若翻開廖氏的設計美學字典,必定會找到以下的關鍵詞:流動性、節奏感、張力、留白的空間及破格的衝擊力等。富實驗精神的Esther經常把這些詞彙掛在嘴邊,作為分析版面設計的指標。

Esther善於觀察版面上的各種視覺元素,如點、線、面、文字、照片等;以它們的大小、多寡、位置、光暗、面向等去分析其互動關係。在解說的過程中,她會即場聲音演繹這些元素:「咚、咚、叮、噹、轟~~轟~~、咚、噹、嘭呀呀呀!」,藉此說明一份Layout的節奏感、張力、緊湊度與空間感。透過音效,讓學生更易分辨其節奏如何,從而明白版面上的不足之處。無獨有偶,當年老師替學院編訂的「中文字體設計」課程中,就有一個名為「傾聽漢字的聲音:聽音樂畫畫」的工作坊。她即場播放音樂,讓同學跟著音樂的節奏,用毛筆沾墨在紙上舞動,畫出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圓點,構成一幅圖畫。這種把音樂轉化成圖像的練習,簡單說明了版面設計同樣富音樂感,也同時讓學生明白節奏對構圖的重要。

她曾指出,一本書的「流動」(Flow)很重要,特別要注意頁與頁之間的連繫與互動關係。當讀者翻書時,會察覺到書的Visual Sequence是否順暢。一本書不能夠從頭到尾也很嘈很繁雜,過程中需要高低起伏、陰陽平衡的節奏力。設計師要在適當的時候,給一點停歇,給讀者一刻的寧靜,作為休息。一動一靜再一動,讀者才能讀書如聽音樂一般暢快。

還記得,當年Esther在舊設計學院的辦公室裡點評我們的作品,教我們這些視覺理論。而那裡總掛著一幅海報,上面寫著「一思在紙、一意內紙、一想外紙」——被視為她多年來一直秉持的平面設計理念。她曾解釋,「思」是物質世界的可塑性;「意」是一種內在的意念;「想」是一種展現在紙上的行為。我們先要感受這世界的所有物質元素與精神狀態,才能慢慢醞釀出一種內在的意念,再把此種思想理念外露於紙上。「在」、「內」、「外」的三種概念,正好配合「思」、「意」、「想」的三重設計層次。老師以這十二字真言總結其設計經驗,的確殊不簡單。

可敬、可畏、可愛的廖潔連老師,把三十年的光陰奉獻給設計教育,教導出業界內無數出色的設計師,是我們理大設計人永遠的榜樣。

(原載於Linepaper專欄「紙本鍊成」第五期)

【紙本鍊成】多重影分身的雜學家——松田行正

日本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 photo / 網頁截圖

松田行正的出版社牛若丸,名字來自日本平安時代的傳奇英雄源義經的乳名。 photo / 網頁截圖

牛若丸所出版的書籍。 photo / 網頁截圖

設計雜誌《idea》349期所製作的「松田行正專輯」。 photo / 網頁截圖

設計雜誌《idea》349期內,松田先生的出色作品。 photo / 網頁截圖

松田行正的代表作《ZERRO零:世界記號大全》。

書衣上被挖了9個圓形小孔,這些小孔是凡爾納的小說《桑道夫伯爵》裡的桑道夫伯爵用來解讀暗號的模型紙。

當讀者把書衣蓋在封面上的燙白文字,原封不動時會顯示「ZERRO 松田行正」。

若把書衣順時針轉90度,就會看到「ZARRATHUS」。

再轉90度會出現「TRRASIGNE」。

再轉90度則會顯現「ASINTOERR」。

書衣內藏著的是精心繪製的訊息文字樹。

「書籍設計者必須在充分了解內容後,用設計力,將內容貼切的表現出來。對設計者而言,這是受委託的工作,此時要忠於所託,而不是展現自己的特色的時候;但是現今仍有許多設計者做自己想要做的形式,卻和書的內容沒有關係。」
——日本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

文/陳曦成
圖/陳曦成、網上圖片

20世紀60年代,可說是日本學運最火紅的時代;同時亦是後來成為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開始接觸設計的起點。由於戰後的日本經濟迅速發展,各種後遺問題在20年後開始逐步浮現;學費飆升、社會不公、貧富懸殊、價值失喪等讓大學生極之失望與憤怒,因而發起第二次「反安保鬥爭」。為了抵制大學加費,及要求院校積極民主化等,各大學開始出現武力鬥爭。及後學園紛爭蔓延,席捲全國。最嚴峻時期,東京都內有多達55所大學遭到封鎖。

當時松田行正所就讀的中央大學法學部,就是被封鎖的大學之一。由於校園被封鎖,加上他對法律課程完全不感興趣,因此經常往高中友人就讀的東京藝術大學跑。深受著藝大的文藝氣息所薰陶,松田開始經常與藝術人士來往。他也在中大組織藝術社團、擔任戲劇美指、創作概念藝術、寫作詩歌、印製詩集等等,沉浸在文青的理想國度裡。

畢業後,松田並沒當上律師,而是繼續自學設計。那時雜誌出版業蓬勃,他深受編輯松田正剛及書籍設計師杉浦康平所製作的《遊》、《銀花》、《SD》等雜誌的影響,對編輯設計(Editorial Design)很是著迷。為了進一步掌握設計的竅門,於是他白天工作,晚上參考著前輩的作品學習,幾年下來,終於打下了成為編輯設計師的基礎。

在1980年代中期,松田開始嶄露頭角,不但成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還開始經營牛若丸出版社。以日本平安時代的傳奇英雄源義經的乳名「牛若丸」來命名他的出版社,目的是借用戰神的「精準」及「速度」兩大特點,作為公司出版的訓誡;旨在做出「在書櫃或桌上都具有存在意義及具有說話形式的書籍設計」。綜觀日本裝幀界,松田行正先生的確是一個學識淵博、才華洋溢的雜學家;不但是頂尖的書籍設計師,還身兼作家、編輯、出版人於一身,能把獨特的主題構想,由內至外的完美呈現。他的著作更涉獵電影、符號學、色彩學、歷史、地理、思想等多方面的題材,研學範圍非常廣范。2011年,日本殿堂級設計雜誌《idea》,特別製作「松田行正專輯」,回顧其二十多年的作品。

我買過松田先生的幾本出色作品,其中讓我感到最驚喜有趣的是《ZERRO零:世界記號大全》。台灣版是一部精緻的硬皮小書,全書連書口被塗上滿滿的黃色,搶眼非常!這是松田先生從世界各處文獻紀錄所搜集回來的121種記號、暗號、符號、文字、密碼、圖案、文字等,帶領讀者走進偉大的符號世界,探索鮮為人知的人類文明。書名「ZERRO」有兩個「R」,意思是從「零」(ZERO)出發,逐漸偏離(ERR/ERROR)溝通和文法的秩序,形成這些符號譜系。我每翻一頁,都驚嘆著人類為什麼能創製出這麼多複雜而有趣的符號,當中有武則天新創的文字、共濟會暗號、摩斯密碼、鍊金術記號等,匯集成這不可思議的大全。

書籍設計方面也充份表現了松田先生的巧思與想像力,他像推理小說偵探一樣,在每處秘密地設下暗號。在書的後記裡,把迷底逐一揭開。書衣上被挖了9個圓形小孔,這些小孔是凡爾納的小說《桑道夫伯爵》裡的桑道夫伯爵用來解讀暗號的模型紙。而小孔的排列方式則來自杜象的《新娘,甚至被光棍們剝光了衣服=通稱大玻璃》中的「九個射擊的痕跡」。當讀者把書衣蓋在封面上的燙白文字,原封不動時會顯示「ZERRO 松田行正」。若把書衣順時針轉90度,就會看到「ZARRATHUS」;再轉90度會出現「TRRASIGNE」;再轉90度則會顯現「ASINTOERR」。這36個字母去掉作者名,就會變成ZERRO,ZARRATHUSTRRA,SIGNE,A SIN TO ERR。

除了ZERO外,其他三組詞是什麼意思呢?首先,「ZARRATHUSTRRA」減掉R,為「ZARATHUSTRA」,是瑣羅亞斯德的德文,瑣羅亞斯德是波斯瑣羅亞斯德教的創始人。該教建基於善惡、光暗的二元論,信奉至高善神Ahura Mazda。Ahura是神,Mazda是智慧的意思。第二,「SIGNE」在法文裡解作「記號」。第三,「A SIN TO ERR」是「犯錯之罪」的意思。而再減掉R,變成「ASINTOER」,是二戰時德國共產黨員克勞森所創的暗號系統,以0至7替換ASINTOER這7個字母,非常複雜。

封面字體,也是經過松田先生仔細研究過才選上的。這5組詞實為5種語言:作者名是日文、ZERO源自意大利文、ZARATHUSTRA為德文、SIGNE為法文、A SIN TO ERR為英文。他因而選了各國的代表字體。「松田行正」用的是龍文堂明朝體。「ZERO」用的是意大利人Giambattista Bodoni所設計的Bodoni體。「ZARATHUSTRA」用的是德國人Paul Renner所設計的Futura體。「SIGNE」用的是法國人Claude Garamond設計的Garamond體。「A SIN TO ERR」用的是英國人Stanley Morison設計的Times New Roman體。五國語言,配五國字型,堪稱一絕!

從《零》的例子可見,松田先生對書籍裝幀的態度嚴謹、思慮周全,能把內容完全反映在設計上。2018年,設計過數千冊書籍封面的松田行正將踏入70之齡,其臉書專頁還看到他不斷地推出新的封面設計,這種孜孜不怠的造書精神真令人敬佩。

(原載於Linepaper專欄「紙本鍊成」第七期)

等待千載,遇上好茶,造就好書

「茶,靈草,天賜。知者福,品者壽。
人遇知己,茶奉知音,即使等待百千年,又何妨。」

——陳國義

(以上攝影:陳子豐、陳曦成)

《千載之遇——陳國義與茶走過的日子》一書講述的是傳奇茶人陳國義選茶、製茶、品茶三十年的故事,由熱愛喝茶,到全身投入茶行業,一心一意投進茶香裡,不能自拔。

閱畢此書文稿後,我更感受到陳老師對茶的熱情與鍾愛,更受益於他對品茶、嚐茶的專業學問,創製自家的八八青茶餅,也鑽研出獨有的乾倉儲存之法;可見他已達與茶相通的境界。

雅緻外衣:呈現「禪茶一味」的意境

為此,我選上這幀老師在冥想的照片作為封面主視覺,以表現他「禪茶一味」的意境。「禪」是心悟:老師穿著質樸的衣服,自然地盤膝而坐,雙手輕輕繞在胸前,點頭閉眼微笑,呈現冥想的狀態。「茶」是物質的靈芽:老師的面前放素雅的茶具,靈性與感情上與茶溝通,可說是人茶合一的境界。而「一味」就是陳老師的心與茶相通相連的意思。此圖完全展現了中國禪茶精神的「正、清、和、雅」四種感覺,質樸自然、身心舒坦、斗室靜謐。我特別微調了照片的顏色,讓整體感覺更加素雅自然。

再看左上角,我特別設計了一款代表「茶」的符號,象徵「一芽二葉」加上「水滴」的形態,靈芽遇水,便成為我們所能嚐到的甘露。

書名方面,這次我特別選用了這種「明體」與「隷書」的混合設計而成的字體,筆劃富傳統隷書中國味、優雅、秀氣、空靈。我特別把筆劃的細部調整得更圓潤細膩,讓整體更自然流暢。書名更以燙亮黑的處理,令封面更精緻典雅。這次的書衣選用了富植物纖維質感的大地紙印製,讓此書散發出更天然樸素的氣息。

構圖上,我所關心的是空間分割與邊緣重疊。由於作者坐在斗室的一角,照片自然而然地被「二牆一地」分割成三份;加上照片放於封面的右方,上面與左面也留有空間,剛好形成幾塊「面」,構圖互動而有趣。而我再把書名等文字放在「面與面」之間的邊緣上,形成輕微重疊之效。這次設計想要的,恰好就是要這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巧思。

閲讀體驗:營造氛圍以進入靈草世界

翻開書本,我們以五張作者沏茶的連續圖像:置茶、沖水、換皿、沖泡、奉茶,以Flipping Motion營造氛圍,把讀者慢慢地、溫柔地領進書本的世界。這樣的閱讀體驗非常重要,作為書籍設計師,我們不能一開始便給把資訊硬塞給讀者,強迫他們囫圇吞棗,把學問強嚥下去。我們要慢慢來,細心的來,把書頁打造成舒適的空間,隨時歡迎讀者入來慢慢坐,繼而將之潛移默化。這開首的數頁,我們揀選了52g的白色和紙,如紗般的輕柔薄透,略帶紋理,兼親和的東方韻味。

整體的色彩運用上,由於作者是「八八青」茶餅的創始人,顧名思義,茶餅的特色就是黑得來帶點青綠色,所以這次用上「綠色系」作為主色調。因此,書衣、扉頁、內文也用上深淺不同的綠色作點綴。

進入內文,此書共分四章:分別是〈初遇〉、〈相遇〉、〈機遇〉、〈知遇〉。每章的扉頁,我皆以優雅的階、隸書,配合沏茶的單線插圖,有序地鋪陳在白色和紙上,展現清雅的氣質。章扉下的內文首頁的邊緣上,有用茶染過的痕跡,兩頁相疊而生趣。由於此次的目標讀者(Target Reader)的年齡層較大,因此我與編輯特別為他們度身訂造了版式。編輯設計上,宋體內文定為較大的10pt,字距行距較疏,讓年長的讀者看起書來較舒泰;而天頭地腳空位較闊,也讓他們的眼睛能有足夠的空間休息。

此次,書雖設計得簡約靜謐,可「簡約」並非「簡單」的近義詞,而是我們把每個細節處理得一絲不苟、恰到好處的意思。遇上此書,一期一會,把它造好,珍惜當下難以重來的時光。

【後記:設計中的小風波】

設計這本書其實並不是一帆風順的,製作過程中也出了一點小風波,讓我捏一把汗。話說,一開始我給書衣挑的,並不是現在所用的大地紙,而是大德竹尾的TELA粗紋紙。因為我喜歡它像茶包般的粗糙纖維質感,很配合我們這本以茶為主題的書。怎料,封面的打稿(Colour-Proof)回來後,那個稿讓我嚇一跳。我說喜歡那種紙的纖維,就像一絲一絲竹絲般;可是,正因它的纖維太突出,讓封面上的照片印得很模糊,深色衣服印得嚴重不均勻,一深一淺的。不單衣服,作者的臉印得好不好也很重要,雖然沒有很差,但就是一條一條很粗的纖維在臉上。看到的第一眼,嚇死我了!我心想:「這樣的效果作者怎麼會接受得了?!」說實話,我跟編輯也接受不了。

這次,我們是在書將近送出去印刷之前,才拿封面去打稿。在出版流程中,這時間點算是很晚。那時,如果出版社或印廠已經把書衣的紙訂好,我就死定了!

那天編輯拿打稿來已經是晚上,在看到後我一直毛躁不安;而接受不了的話就要想辦法解決。跟著的幾小時我一直跟編輯想不同的方案:不同的情景,我們要有不同的對策。

最重要的是,第二天早上詢問印廠訂了書衣紙沒有。如果還未訂,換批紙就可以了。如果訂了的話,送來沒有?如果未送的話,可否退?可否換?如果可換的話,要問自己換什麼(選好)?如果不可以換的話,我們又可以怎麼辦?我們把問題與可行的對策通通想了一遍。

我想,最後一著,真的什麼也不行的話,為了封面的質素,我只好自己硬啃了那批紙吧。我認為一定要換,沒有勉強接受的餘地。那天漫漫長夜多難熬,一直一直想這件事。

幸而,隔天早上編輯來電,印廠還未訂紙。呼~呼~!我才鬆一口氣,放下心頭大石。立刻換掉那批紙!

我自己老貓燒鬚所犯的錯誤,害編輯大人一起受驚、一起想辦法;實在非常感謝他!也奉勸各位設計師,若案子有預算、有時間的話,一定要早一點打稿(雙手合十)!

人情味濃——招牌下的老店故事

街坊老店見證本地整個時代富特質的民間面孔,抓著充滿人情味的內涵。
——吳文正

《街坊老店II——金漆招牌》是近年較為滿意的書籍設計作品,歷時三年時間製作,可說是作者吳文正與我合力完成的嘔心瀝血之作。

此書主要分為兩卷。卷一為「圖文集」:從老店的美學角度出發,作深入的剖析及研究,包括闡述店舖招牌的歷史、分析其書法字體及款式設計、解構傳統店舖的裝潢、佈局、及營商策略等,讓讀者對老店美學有更深入的了解。卷二則為「攝影集」:作者不但是本土文化研究者,更是本地著名的攝影師。他多年來遊走於大街小巷,一直致力以紀實的手法拍攝香港的老店;除影像外,他還記下不少店主和居民的口述經歷,藉此道出老店耐人尋味的故事。

此書的結構設計較為獨特,卷一(圖文集)與卷二(攝影集)以大、細書的方式呈現,加上小封面;把三者裝訂在一起,拼合成書。卷一是較細的尺寸(215mm(w) x 200mm(h)),偏正方形。硬皮封面上印有戰後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街景照,由此可見招牌林立,反映出當時的都市美學。卷二是較大的尺寸(270mm(w) x 215mm(h)),長方橫度,硬皮封面則以棗紅色花紋紙包裹,再印上銀色的文案詞。而疊在卷一上的小硬皮封面(160mm(w) x 140mm(h))則用黑色花紋紙燙金的書名大字,呼應著主題「金漆招牌」的傳統概念。設計上形成重疊交錯的層次,仿似香港街道上招牌高低錯落的感覺。黑色的小封面、金色的書名、卷一的舊照片、卷二的棗紅色封面、銀色的文案詞,所有的設計元素配在一起,混搭成錯落的趣味、重疊的美感。

這次我用上以往從未嘗試的手法去建構書本的身體,尋求結構與裝訂上的突破。在這三年間,我跟作者進行了多番深入的討論,不斷嘗試新的設計與形式,反覆驗證,再推倒重來。最重要的是把既有的文本訊息敲碎,用心思考如何將之重組,讓不同的章節互動緊扣在一起。最後得出這樣的結果,造成現在大家也滿意的樣子。

內文版面設計上,兩卷的尺寸雖然不一樣,但兩部份同樣分成4-Column Grid System,文字與圖像按需要排列及變化。除了網格系統讓版面設計鬆緊有序外,版面上有規限的變化也加強了圖文的對比力及節奏感。由於卷一的文章的字量、圖量的變化很大,資訊比較不平均,因此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去做版面設計,每一雙版(Spread)也為其內容度身訂造。頁面上所有的點、線、面、格、裝飾元素,加上宋、階字型,皆經過精心挑選與處理,以營造版面上傳統的美感。此外,卷一內更有兩張長長的拉頁,其中一張詳細描述不同年代招牌,把招牌演變歷史逐一呈現;另一張則是都市夜裡霓虹招牌的展示台,分析它們的象徵意義與特色。相對卷一,卷二「攝影集」較容易處理。雙版上,基本上一邊是老店與店主的合照,另一邊是口述故事的文本。大題用上尺寸超大、兼且剛勁有力的特粗明體字,而內文則是較細的字型,形成強烈對比,配合留白的空間,展現出當代的版面設計感。

為了讓讀者感受不同的質感,三塊硬皮封面用了三種紙,內文也用了三款紙,共6種。卷一的照片封面用的是白堅紙130g,富紋理的質感讓舊照片更顯出昔日的情懷。卷二封面是用了棗紅色的The Tube 120g,平滑細膩。小黑封面用的則是黑色娟紋紙118g,展現紳士般的氣派。至於內文紙方面,卷一內文主要用的是Enso Classic 70g小說紙,以表現昔日的樸素粗糙感。卷一內的兩張拉頁則用上Graffiti 150g輕塗紙,其特別的表面處理使油墨的顏色鎖在紙面上,讓圖像更亮麗動人(尤其是黑底配霓虹招牌那部份)。卷二用了Artouch 120g輕塗紙,具有如絲絨般的纖柔觸感,特啞的表面能凝著油墨,讓黑白照片呈現出典雅的啞面效果。

用心的寫作、交心的攝影、傾心的設計,結合成這本難能可貴的書。無論是招牌的歷史、商舖的舊事、還是老店的故事,皆是珍貴的本土文化記憶,值得我們一一保存,並一代一代的承傳下去。

“Hong Kong Old Shop II” is a well-designed book about the stories of old shops in Hong Kong.

This book is mainly divided into two parts. The first part attempts an analysis through the aesthetics of old shops, including former and present incarnations of store signs, décor and layout, with emphasis on business strategies and social issues. The second part is centred around photographs. The author is a local famous photographer, who has been wandering through the streets for many years. Every picture in this book is filled with loving details, reflecting a century’s worth of stories about local old shops.

The structure of the book is very special. The large book title “Hong Kong Old Shop II” is gold-foil-stamped on a pretty small-size black hard cover. It echoes with the traditional concept of “Golden Paint Sign”. The first part is in a comparatively square size with an beautiful old street image on a hard cover. In addition, the second part is a large horizontal size with a dark red cover. In total, there are three covers/ parts bound together. The layering and overlapping structure resembles the feeling of of different signboards on the streets of Hong Kong. It reflects a kind of messy beauty of Hong Kong.

All the photos, typography and information graphics are assembled together with excellent editorial design. A long folded paper is inserted in the book, presenting the evolution of signboards one by one. Every part of the book is designed with lovely details.

回看射鵰處——重現武俠精神

「武」是一種搏鬥技術,「俠」是一種崇高精神。
——李志清

《回看射鵰處——李志清繪畫・金庸》是武俠小說巨匠金庸先生御用插畫家李志清先生的大型作品集。香港文化博物館於2017年成立常設的「金庸展廳」。為此,館方特別邀請李志清策劃「繪畫.金庸」展覽,專題展出與金庸小說相關的畫作。為配合展覽,本書輯錄了作者歷年最出色的作品,覆蓋範疇最多、最齊、最廣,包括小說封面插畫、漫畫、水墨畫、周邊商品及白描等。讓讀者從繪畫的角度,再一次領略武俠世界的意境!

有別於作者過往的結集,這次我嘗試以現代型格兼帶文學氣息的手法,去設計這部作品。李志清先生作為一代畫匠,以其獨特的筆法,把武俠小說人物活潑生動地呈現。我則以不同的紙材、排圖結構、及印刷效果,讓畫中各個角色躍然紙上。

在書籍設計上,我極重視讀者的閱讀體驗,這包括視覺與觸覺在內的五感享受。彈指間,書被一頁一頁的翻,讀者摸著紙、嗅著墨,感受著紙本的體感,品嘗著圖文的故事。

此文會從外至內,逐步解構此書的設計。從書衣說起,我選用了作者為日本德間書店所繪畫的《雪山飛狐》草圖為主視覺,以黑銀兩色搭配處理,在黑色花紋紙上反白印上銀色的圖像,把主角所展現的衝擊力、筆觸所呈現的灑脫感,發揮到極致!書腰上的書名則以「燙金」特效處理,呼應著「金庸」的「金」的同時,亦收畫龍點睛之效。脫下書衣,內封面用上灰卡,印有《射鵰英雄傳》的漫畫分格及擬聲詞,暗示這是關於漫畫的書,讓讀者會心一笑。內封的粗糙,對比住外衣的華麗,相映成趣。

翻開內文,首頁是一張牛油紙,置中印上作者鐵劃銀鈎式的署名。半透明紙下,隱約看到有人策馬的身影。那是作者繪畫自己在策馬奔馳的圖,我以黑紙印金去呈現,寓意作者馳騁漫畫界接近40年,由此翻開他的黃金盛世。其後兩頁是作者與金庸的簡介,及金庸的Q版人像。再翻幾頁,看到的是其工作室,配以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展現作者與武俠作品的互動與氣派。對讀者來說,這首數頁是非常關鍵的,我以不同的紙材質感、不同的印刷效果、不同的文字圖像,營造氣氛,一步步的引領讀者進入這精彩的武俠世界。

此書的設計過程跟一般書有點不一樣,一般的出版流程是作者把寫好的文字、拍好的照片交給設計師,我們才開始設計。但這次我們倒轉來做,作者方(編輯方)先給我所有的原稿與照片(而沒有寫好的內文),我先定整體的美術走向、結構及版面設計;我再反過來要求編輯給我哪些文字。比方說,第一章的內容是「封面原稿」,但我認為這如果作為此章大題太沒趣了,我就要求編輯改一個有意境的章名給我。所以最後這章叫「先聲奪人」,副題才叫「封面原稿」。好讓讀者被大題吸引之餘,也知道這章的實質內容是什麼。製作上,我可說是與編輯合作無間,經常會商量怎樣製作讓書更增值的部份。例如,我提議在第二章〈漫畫原稿〉的開頭,加入「漫畫原稿說明」的部份。因為我們把最原汁原味的漫畫原稿放進這本書中,所有稿子上的鉛筆痕、塗白、錯處、草稿也保留下來。為了讓讀者更了解這些是什麼,我就建議用這部份去仔細解釋這些漫畫用語。用什麼稿紙?什麼是塗白?用什麼鋼筆?一一仔細地告訴讀者。我認為,這本不是純圖冊,而是更具知識性與可讀性的深度讀物。

繼續翻書,讀者會發現排版的用心,每個雙版(Spread)也是一絲不苟的Custom-Design,圖文互動,不但豐富多變,且鬆緊有序。此書的版面設計講究的是三個「力」字:1.章扉設計展現了「衝擊力」、2.頁間牽引著的是「張力」、3.正負空間(Positive & Negative Space)所運用的是「節奏力」(有黑,也要留白去反襯,才讓讀者有呼吸的空間)。

此外,紙張的運用亦不容忽視。這書用上7種紙,包括:書衣的黑色白堅紙、內封的灰卡、首頁的牛油紙、黑色花紋紙、輕塗紙、白廣告紙、及粗身米黃書紙。不同的內容盛載於不同的紙上,讓讀者享受多重手感,感受捧讀紙本之樂。為方便閱讀,裝訂用上裸背裝,令書本可以攤平180度,使讀者容易翻看每張跨版大圖。

簡而言之,此書實為視覺(插畫作品與書籍設計)、觸覺(不同紙材與印刷效果)、思覺(充滿智慧的訪談文章)的完美結合。

回看射鵰處——李志清繪畫.金庸
A Glimpse on The Condor Heroes:
Lee Chi Ching’s Artworks on Jin Yong’s Novels

2017年2月28日    初版首刷發行

編繪         李志清 LEE Chi Ching
策劃編輯.製作統籌  一方  Tony FON
責任編輯.文字整理  胡卿旋 Annie WU
書籍設計.美術編輯  陳曦成 CHAN Hei Shing (曦成製本)
攝影         張正岡 Oswald CHEUNG

(PS 這是可遇不可求的最合拍團隊呢~!)

Linepaper專欄《紙本鍊成》

2017年9月開始在網上閱讀平台Linepaper連載專欄《紙本鍊成》,每月撰寫一篇一個書籍設計師的文章。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按以下的連結到Linepaper閱讀:
陳曦成專欄《紙本鍊成》

紙本是怎樣鍊成的

「沒有伴隨傷痛的教訓根本沒甚麼意義,因為人不作任何犧牲就不能得到任何收穫。」——《鋼之鍊金術師》漫畫開首

在《鋼之鍊金術師》漫畫中,鍊金術是一種理解世界的方式;從把握事物的原理入手,再去探索世界的真理。當中最基本的原理就是「理解」、「分解」和「再鍊成」(重組)。鍊金術師在理解物件的構造之後,嘗試將其分解,再鍊成其他東西。仔細一想,這三個基本原理其實相通於「書籍設計」。書籍設計師,跟鍊金術師一樣,在做相似的事情。曲調雖異,工妙則同。

設計前,作家會寫好文本(manuscript),交給編輯與設計師。所謂「文本」,即一書之本,是一本書的靈魂。設計師得先把它讀通讀透,理解當中的核心思想與價值,從而抽取最有趣的insight,予以發揮。然後,我們與編輯會對文本作出適當的調整、篩選及取捨,解構原有的文章。哪部分要留,哪部分要刪,仔細考量,做到去蕪存菁。最後,我們須把解構了的文本重構,並著手把主題概念實體化,運用不同的設計元素與手法(如圖像、字體、顔色、紙材、印刷、裝訂等),把書本鍊出來!

因此,我把此專欄命名為「紙本鍊成」,以「鍊金術」借喻「書籍設計」,讓讀者更易理解書籍設計師的角色。這裡會每期介紹一位「書之鍊金術師」,包括:富東方氣韻的杉浦康平(日本)、風趣搞怪的祖父江慎(日本)、驚喜不斷的Irma Boom(荷蘭)、文人知書的呂敬人(中國)、後現代主義的Esther Liu(香港)、挑戰書本身體的孫浚良(香港)、專注字型設計的王志弘(台灣)等;看看他們在各自的設計路上,怎樣磨練自己,付出多少心血與時間,才能煉成一本又一本的好書。大師們也一樣,即使他們常被譽為「天才」,但背後往往付出「比常人努力百倍」的代價,才能成就今天的輝煌。

藉著淺談大師們的經歷及作品,讓我們進一步探索書籍設計的大千世界。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December 2018
S M T W T F S
« Nov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41,62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