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book as experience' Category

【紙本鍊成】衝擊的版面舞蹈家——廖潔連

書籍設計師、設計教育家廖潔連女士(Esther Liu)。

廖老師在北京寫水字。

廖潔連老師與中國書籍設計師呂敬人老師合照。

廖老師在舊理大設計學院的辦公室。

呂老師繪畫廖老師點評學生作品時的肖像。

廖老師在與學生上導修課,把頁面鋪在地上,一起研究版面設計。

廖老師設計的《中國設計學報》,完全表現其書籍設計風格。

「設計需要醒覺。我常對設計師說,設計並不重要,活著才最重要。他們不懂得做人,不懂得如何活,太重自我(ego)。很多設計人視設計為人生的全部。其實若不想『迷失』,就必須要知道『設計並不重要』。如果人懂得生活,設計空間就會被充滿;但若不懂,設計就變得很辛苦。」
——書籍設計師、設計教育家廖潔連

圖、文/陳曦成

如果要深究,為何我會踏上這書籍設計之途;其實一切的起點,皆源於我最初學習設計的地方——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從白紙般的大學生,受悉心的哉培,慢慢長成一位專業的設計師。母校的敎育可說功不可沒。其中,對我影響最深的是我的啟蒙恩師廖潔連女士(Esther Liu)。

廖老師是前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副教授,亦是插畫及書籍設計兩門學問的專家,曾獲大學頒授President’s Awards for Achievement in Research and Scholarly Activities。她曾應邀擔任「世界最美的書」、「台灣金蝶獎」及「中國最美的書」等多個書籍設計大獎的評委。近年,她專注中文字體設計及雜誌設計研究,著有《中國字體設計人──一字一生》。

年輕時修讀藝術的Esther,曾於美國及加拿大留學,回港後曾當過設計總監,後進入理工執教。受九十年代美國後現代主義(Post-Modernism)的薰陶,Esther 非常強調版面設計(Layout Design)上的情感表達、圖文互動、及元素間的節奏感。正如美國知名設計師David Carson所説:「I’m a big believer in the emotion of design, and the message that’s sent before somebody begins to read, before they get the rest of the information; what is the emotional response they get.」 Esther與David Carson一樣,著重怎樣把版面設計的情感傳遞給讀者。這並不只是視覺的享受,還包含文字的情緒。

若翻開廖氏的設計美學字典,必定會找到以下的關鍵詞:流動性、節奏感、張力、留白的空間及破格的衝擊力等。富實驗精神的Esther經常把這些詞彙掛在嘴邊,作為分析版面設計的指標。

Esther善於觀察版面上的各種視覺元素,如點、線、面、文字、照片等;以它們的大小、多寡、位置、光暗、面向等去分析其互動關係。在解說的過程中,她會即場聲音演繹這些元素:「咚、咚、叮、噹、轟~~轟~~、咚、噹、嘭呀呀呀!」,藉此說明一份Layout的節奏感、張力、緊湊度與空間感。透過音效,讓學生更易分辨其節奏如何,從而明白版面上的不足之處。無獨有偶,當年老師替學院編訂的「中文字體設計」課程中,就有一個名為「傾聽漢字的聲音:聽音樂畫畫」的工作坊。她即場播放音樂,讓同學跟著音樂的節奏,用毛筆沾墨在紙上舞動,畫出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圓點,構成一幅圖畫。這種把音樂轉化成圖像的練習,簡單說明了版面設計同樣富音樂感,也同時讓學生明白節奏對構圖的重要。

她曾指出,一本書的「流動」(Flow)很重要,特別要注意頁與頁之間的連繫與互動關係。當讀者翻書時,會察覺到書的Visual Sequence是否順暢。一本書不能夠從頭到尾也很嘈很繁雜,過程中需要高低起伏、陰陽平衡的節奏力。設計師要在適當的時候,給一點停歇,給讀者一刻的寧靜,作為休息。一動一靜再一動,讀者才能讀書如聽音樂一般暢快。

還記得,當年Esther在舊設計學院的辦公室裡點評我們的作品,教我們這些視覺理論。而那裡總掛著一幅海報,上面寫著「一思在紙、一意內紙、一想外紙」——被視為她多年來一直秉持的平面設計理念。她曾解釋,「思」是物質世界的可塑性;「意」是一種內在的意念;「想」是一種展現在紙上的行為。我們先要感受這世界的所有物質元素與精神狀態,才能慢慢醞釀出一種內在的意念,再把此種思想理念外露於紙上。「在」、「內」、「外」的三種概念,正好配合「思」、「意」、「想」的三重設計層次。老師以這十二字真言總結其設計經驗,的確殊不簡單。

可敬、可畏、可愛的廖潔連老師,把三十年的光陰奉獻給設計教育,教導出業界內無數出色的設計師,是我們理大設計人永遠的榜樣。

(原載於Linepaper專欄「紙本鍊成」第五期)

Advertisements

【紙本鍊成】多重影分身的雜學家——松田行正

日本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 photo / 網頁截圖

松田行正的出版社牛若丸,名字來自日本平安時代的傳奇英雄源義經的乳名。 photo / 網頁截圖

牛若丸所出版的書籍。 photo / 網頁截圖

設計雜誌《idea》349期所製作的「松田行正專輯」。 photo / 網頁截圖

設計雜誌《idea》349期內,松田先生的出色作品。 photo / 網頁截圖

松田行正的代表作《ZERRO零:世界記號大全》。

書衣上被挖了9個圓形小孔,這些小孔是凡爾納的小說《桑道夫伯爵》裡的桑道夫伯爵用來解讀暗號的模型紙。

當讀者把書衣蓋在封面上的燙白文字,原封不動時會顯示「ZERRO 松田行正」。

若把書衣順時針轉90度,就會看到「ZARRATHUS」。

再轉90度會出現「TRRASIGNE」。

再轉90度則會顯現「ASINTOERR」。

書衣內藏著的是精心繪製的訊息文字樹。

「書籍設計者必須在充分了解內容後,用設計力,將內容貼切的表現出來。對設計者而言,這是受委託的工作,此時要忠於所託,而不是展現自己的特色的時候;但是現今仍有許多設計者做自己想要做的形式,卻和書的內容沒有關係。」
——日本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

文/陳曦成
圖/陳曦成、網上圖片

20世紀60年代,可說是日本學運最火紅的時代;同時亦是後來成為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開始接觸設計的起點。由於戰後的日本經濟迅速發展,各種後遺問題在20年後開始逐步浮現;學費飆升、社會不公、貧富懸殊、價值失喪等讓大學生極之失望與憤怒,因而發起第二次「反安保鬥爭」。為了抵制大學加費,及要求院校積極民主化等,各大學開始出現武力鬥爭。及後學園紛爭蔓延,席捲全國。最嚴峻時期,東京都內有多達55所大學遭到封鎖。

當時松田行正所就讀的中央大學法學部,就是被封鎖的大學之一。由於校園被封鎖,加上他對法律課程完全不感興趣,因此經常往高中友人就讀的東京藝術大學跑。深受著藝大的文藝氣息所薰陶,松田開始經常與藝術人士來往。他也在中大組織藝術社團、擔任戲劇美指、創作概念藝術、寫作詩歌、印製詩集等等,沉浸在文青的理想國度裡。

畢業後,松田並沒當上律師,而是繼續自學設計。那時雜誌出版業蓬勃,他深受編輯松田正剛及書籍設計師杉浦康平所製作的《遊》、《銀花》、《SD》等雜誌的影響,對編輯設計(Editorial Design)很是著迷。為了進一步掌握設計的竅門,於是他白天工作,晚上參考著前輩的作品學習,幾年下來,終於打下了成為編輯設計師的基礎。

在1980年代中期,松田開始嶄露頭角,不但成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還開始經營牛若丸出版社。以日本平安時代的傳奇英雄源義經的乳名「牛若丸」來命名他的出版社,目的是借用戰神的「精準」及「速度」兩大特點,作為公司出版的訓誡;旨在做出「在書櫃或桌上都具有存在意義及具有說話形式的書籍設計」。綜觀日本裝幀界,松田行正先生的確是一個學識淵博、才華洋溢的雜學家;不但是頂尖的書籍設計師,還身兼作家、編輯、出版人於一身,能把獨特的主題構想,由內至外的完美呈現。他的著作更涉獵電影、符號學、色彩學、歷史、地理、思想等多方面的題材,研學範圍非常廣范。2011年,日本殿堂級設計雜誌《idea》,特別製作「松田行正專輯」,回顧其二十多年的作品。

我買過松田先生的幾本出色作品,其中讓我感到最驚喜有趣的是《ZERRO零:世界記號大全》。台灣版是一部精緻的硬皮小書,全書連書口被塗上滿滿的黃色,搶眼非常!這是松田先生從世界各處文獻紀錄所搜集回來的121種記號、暗號、符號、文字、密碼、圖案、文字等,帶領讀者走進偉大的符號世界,探索鮮為人知的人類文明。書名「ZERRO」有兩個「R」,意思是從「零」(ZERO)出發,逐漸偏離(ERR/ERROR)溝通和文法的秩序,形成這些符號譜系。我每翻一頁,都驚嘆著人類為什麼能創製出這麼多複雜而有趣的符號,當中有武則天新創的文字、共濟會暗號、摩斯密碼、鍊金術記號等,匯集成這不可思議的大全。

書籍設計方面也充份表現了松田先生的巧思與想像力,他像推理小說偵探一樣,在每處秘密地設下暗號。在書的後記裡,把迷底逐一揭開。書衣上被挖了9個圓形小孔,這些小孔是凡爾納的小說《桑道夫伯爵》裡的桑道夫伯爵用來解讀暗號的模型紙。而小孔的排列方式則來自杜象的《新娘,甚至被光棍們剝光了衣服=通稱大玻璃》中的「九個射擊的痕跡」。當讀者把書衣蓋在封面上的燙白文字,原封不動時會顯示「ZERRO 松田行正」。若把書衣順時針轉90度,就會看到「ZARRATHUS」;再轉90度會出現「TRRASIGNE」;再轉90度則會顯現「ASINTOERR」。這36個字母去掉作者名,就會變成ZERRO,ZARRATHUSTRRA,SIGNE,A SIN TO ERR。

除了ZERO外,其他三組詞是什麼意思呢?首先,「ZARRATHUSTRRA」減掉R,為「ZARATHUSTRA」,是瑣羅亞斯德的德文,瑣羅亞斯德是波斯瑣羅亞斯德教的創始人。該教建基於善惡、光暗的二元論,信奉至高善神Ahura Mazda。Ahura是神,Mazda是智慧的意思。第二,「SIGNE」在法文裡解作「記號」。第三,「A SIN TO ERR」是「犯錯之罪」的意思。而再減掉R,變成「ASINTOER」,是二戰時德國共產黨員克勞森所創的暗號系統,以0至7替換ASINTOER這7個字母,非常複雜。

封面字體,也是經過松田先生仔細研究過才選上的。這5組詞實為5種語言:作者名是日文、ZERO源自意大利文、ZARATHUSTRA為德文、SIGNE為法文、A SIN TO ERR為英文。他因而選了各國的代表字體。「松田行正」用的是龍文堂明朝體。「ZERO」用的是意大利人Giambattista Bodoni所設計的Bodoni體。「ZARATHUSTRA」用的是德國人Paul Renner所設計的Futura體。「SIGNE」用的是法國人Claude Garamond設計的Garamond體。「A SIN TO ERR」用的是英國人Stanley Morison設計的Times New Roman體。五國語言,配五國字型,堪稱一絕!

從《零》的例子可見,松田先生對書籍裝幀的態度嚴謹、思慮周全,能把內容完全反映在設計上。2018年,設計過數千冊書籍封面的松田行正將踏入70之齡,其臉書專頁還看到他不斷地推出新的封面設計,這種孜孜不怠的造書精神真令人敬佩。

(原載於Linepaper專欄「紙本鍊成」第七期)

“Feel the Book” Talk@Camberwell

Artist Talk: Feel the Book
Book Artist: Hei Shing Chan
Venue: Postgraduate Seminar Room Wilson Road, 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s, 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
Date: 26th May 2010
Time: 11am
Class: MA Book Arts 2009/10

The talk I gave to the MA Book Arts class at 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s is finally finished.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Susan Johanknecht’s Invitation!!

周三終於完成了在 Camberwell 的講座,這講座真的讓我很累很累,花了整個周末的時間製作以下這個 pdf;又因為太多書想帶去給學生欣賞,所以勞動到帶了一個小行李箱載書回去,擔擔抬抬去離我住處很遠的 Elephant & Castle/ Camberwell 地區。我又常對自己 Presentation 沒有多大信心,英文又不是太流暢,有點兒「演講前焦慮症」,搞到自己有點緊張。身心也確實有點疲倦。

最後,幸運地,沒有看講辭,亦沒有「發台瘟」,更沒有 Dead Air,順利完成一個多小時的分享。雖然不算完美,但至少我自己覺得說得沒有怎樣失準,這樣已經足夠了。完成後,有一種 Released 的感覺,身很累、背很痛。現場學生反應也很正面,也是一貫驚嘆怎麼能在一年之內造成這麼多本書。其實,我想,不斷造書是很自然不過的事,當你迷戀一樣東西,你就會不斷不斷做,追求、尋找、探索得更多,所有周圍關事的也想知想理想要,擁有無窮無盡的 Desire。

而在分享以後,在那短短的 Q&A 時段,由於我是設計出身的關係,我被她們問及的也是圍繞 Book Arts & Book Design 關係的話題。
「你視這個課程為 Book Design 還是 Book Arts 呢?」
「當你造書的時候,你怎樣平衡 Art & Design 的比重呢?」
「你有否試過不以一位設計人的身份,忘記以前設計所學,去造一本書呢?」等等。

Book Arts 與 Book Design 確是有分別,但我並不想對他們定下一個明顯的界線。這兩個學科、這兩個行業相輔相成徑步而走,時不時作出交流,絕不能只重唯一而視另一為無物,把他們在你心中並存才能讓這世界更廣闊。而作為一個設計人,即使你可以忘記與放棄自己的身份,你亦不能夠忘記你之前的所知所學,因為你的 Sense 與 Skill 與 Spirit 已不知不覺地入了你的骨與血,你並沒有辦法把它們抽乾拔掉,除非死掉吧。

昨天,MA Book Arts Course Leader Susan 在電郵內寫了一句這樣的 Comment:「It was beautifully prepared and so well structured, moving between digital images and actual books.」

多謝 Susan 邀請今次的演說,讓我學到更多。

鳳凰泣血

今年十月,與韓國友人去了參觀一年一度的 London Art Book Fair,今年這個倫敦最大的書藉藝術書展的名稱、性質與方向也有一點點的改變。今年的展覽場地由往年的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ICA) 搬到 Whitechapel Gallery,名稱亦由「London Artists’ Book Fair」改為「London Art Book Fair」,展出的書籍範疇已被擴大,不只限於 Arstist’s book,而所有關於藝術的書籍也包括在內。所以,今年增加了很多商業藝術與設計書籍的出版商參與其中,如 Phaidon、Thames & Hudson、Tate Publishing、Black Dog Publishing等等,使這個原本很藝術、實驗性質較強、也比較小眾的書展增添了其商業元素。

場內,也遇到不少熟口熟面的 Book Artist,其中當然有在碩士時曾給我 Workshop 的 Helen Douglas,她跟我說,主辦單位今年的方向有變,不想太多不似「書」的 Book Objects 出現,限制和拒絕了一些 Book Artists 的參與。大會的目的大概是想把這個全倫敦最大的 Artists’ Book Fair 商業化、大眾化吧了。

對我來說,商業不商業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質量。整個書展,我想,算是不俗的了。雖然不算驚喜不斷,但總能給我一點點的 Inspiration。這些大同小異的書展看得太多,能被某些書籍觸動到我的神經,挑起一剎的感動興奮,已經心滿意足了。

而今次更有幸再次看到中國藝術家蔡國強的作品《Danger Book: Suicide Fireworks》,我還舉起雙手四分多鐘,拍下整本書的製作過程的 Video。(他們說可以拍的,哈!)因為實在太喜歡,也與你們分享。說真的,這本書的製作過程,比起它的 Execution 還要重要。

Cai Guo-Qiang Danger Book: Suicide Fireworks Explosion date November 20. 2007
(Taken in the London Art Book Fair 2009)

以下是我在《英倫書藝之旅》中對這本自殺書的描述:

「自殺式」的書

英國 Victoria & Albert 藝術館曾經有一個名為「Blood On Paper」的書藝展覽,展出當代及近代三十九位藝術家的書籍作品,演繹在他們心目中書的意義。「Blood On Paper」這題目反映了藝術家們對書藝創作熱情如熾的承諾。

其中,中國藝術家蔡國強的作品《Danger Book: Suicide Fireworks》非常貼近展覽的主題,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書本是血肉造的,人以筆代誅、用文字作戰爭、以相機作殺人武器、圖像作威脅、甚至犧牲他人性命,所換來的,就是書。所以,每張書頁翻開來也有血有汗。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自殺式」的書。蔡國強把火藥混入墨水,以中國畫的繪畫手法畫了一些看似煙火,也像牡丹的畫於書頁上,完成全書後,再縛上火柴,連上藥引。然後,點燃⋯⋯一聲巨響之下,書爆炸了,整本書即刻焚燒,像煙花的火花不斷四方八面地飛射開去,很燦爛,但很危險。此書就像恐怖分子,自身縛上自殺式的炸藥,把書與周邊的一切炸到體無完膚,展現那自虐式的美態。被炸過、被燒過的書,加上內頁的水墨畫,有一種經歷殘破的空虛感。

蔡國強曾經說過他喜愛用火藥於藝術創作的原因:「當時所處的環境比較封閉,用火藥主要有兩個突破:一是我對所生活的那個時空感到壓抑,用火藥爆炸這種破壞性的活動,使自己獲得解放,另外是在作品上火藥爆炸產生的偶然效果,使我推翻了某種保守的造型慣性,通過爆炸的偶然性,產生對傳統文化負面壓力的突破。在國內時通過爆炸,表現了破壞與建設的雙重性。火藥本身是爆燃的,而作為易燃的畫布與油彩的爆炸後會產生奇特的畫面效果,所以它們之間是『破』與『立』的關係。」

雖然看到此書亦感受到那份痛楚,但我確實很喜歡。我想,《Danger Book: Suicide Fireworks》就像涅盤鳳凰一樣美艷,浴火洗滌令牠重新展翅高飛。

最後,節錄一段藝者的意念:「Be careful of books. Be careful with books. Be careful or one can become a weapon-wielder. Be careful or one can become the victim.」小心小心,尤其對身處辦公室的您,意義深長,令人細味。

A Book Conclusion

以書作為一段時期經驗的總結。

感官筆記02

Who made the characters of women?

Author/ Artist: Jeong-in Cha
[London: 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s, 1997]














































_這是本訴說女性的書,書表達的形態象徵了女性的陰部私處。
_書的結構就像洋蔥一樣一層一層地剝開,把女性最私隱的地方揭開給你看。
_從文字的角度解構女性在東亞社會的形象。
_文字是文化的根本,從書本與漢字看清楚我們日常口舌之中的女性。
_一個窺探女性秘道的 Book Structure。
_美中不足、可再改善之處:
這書可以更有層次。
因為現在這書只是集合了零碎的「女」字部的字,未有完整的深層次意味。
如果由外到內;或是由內到外,寫的是一首詩/完整的 phrase 的話,可能會更吸引有趣。
_書的結構分析圖:

Protected: 感官筆記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August 2018
S M T W T F S
« Jul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136,522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