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binding' Category

【BJ/KR】書籍設計研究之旅_05——法式精裝篇

在敬人書籍設計研究班,其中一課邀請了鐘雨老師來指導我們手工製書工作坊——法式精裝本裝幀法。這種風格在平裝樣式上吸收了精裝書封面較硬的特質,形成一種「軟」精裝的形態,既流露出古代書卷氣息,又能達到精裝本的收藏品質。

鐘雨老師曾經是呂老師的學生與員工,亦曾在法國巴黎學習造書,對手工書抱有無限的熱情與深入的研究。這次的「法式精裝」實在是太複雜了!連我這樣有些微裝訂經驗的人,也覺得不容易。我們要從一頁頁紙張裝訂成冊,經過了鎖線、洗背、環襯、上膠等十幾道工序。其中的步驟是何等繁複,所用到的大型工具是何其多。單單是鐘雨老師的示範教學已花了兩堂共6小時,我們自己親身上陣就再花6-8小時、甚至10小時,大家也很難得地花這麼多時間、專心一致的去完成一本手工書。雖然很累,但很有滿足感呢!

雖然這次學習的是裝訂技巧,然而呂老師亦細心地預備了印好的書芯給我們,文本是《查理十字街84號》(84, Charing Cross Road )的故事。因此除了外殼是法式精裝外,內裡也是充滿內涵、動人的故事,讓人能真正閱讀的一本書。

相片提供:曦成、敬人紙語阿滿

Advertisements

28/2又開班教精裝製本!未參加過既嚟啦喂~!

book-Banner365x245_vvv

以雙手造書——精裝本裝幀法

三聯書店與 Open Quote 共同推出的全新「開方講堂」,旨在通過系統的講授,輔以多媒體表述、實地考察及親身體驗等互動形式,以提升學員的藝術鑑賞力、流行文化的敏感度、香港歷史文化的認知,及對生活品質與創意的追求。

Open Quote是集自家原創設計、世界各地文創產品、書籍唱片及展覽活動於一身的多元平台,坐落於中環PMQ元創方S401室。

課堂資料:

日期_ 2pm – 6:30pm, 28/2/2015 (六)

地點_ Open Quote(元創方,中環鴨巴甸街35號A座S401室)

講者_ 陳曦成先生

費用_ $400 (含材料費)

主辦單位_ JP x Open Quote

查詢電話_ 2548-3199 (Open Quote)

查詢電郵_ jptour@jointpublishing.com 名額_ 12 (額滿即止)

內容簡介:

當書籍藝術家開始造一本書的時候,基本上要考慮三個層次:意念層(Conceptual Level)、視覺層(Visual Level)與物理觸覺層(Physical Level)。美國書籍藝術家 Kith A. Smith 說 Book-as-experience,書籍確能帶給我們深刻的感官經驗。如果以這個書的物理觸覺層切入,可以從書的形態理解到一個怎樣的世界呢?

想要明白「書」是怎麼一回事,必須親手裁剪紙張(Cut)、摺疊(Fold)、打孔縫綴(Bind),有了這樣的親身體驗,才會明白一本書是如何製成的,也會知曉書是有厚度的一個立體,絕不止是平面設計。要是你喜歡書,Book-Binding(裝訂)會讓你對書籍設計有更多的發現。不同的裝釘方法和對細節的處理,也能給人發揮無限的想像,進行無限的探索與實驗,賦予每本書不同的面貌和性格。

此工作坊主要教授硬殼精裝書的裝訂法(Case-binding),是西方傳統的裝訂形式之一,其最早的發現可追溯至兩千年前。這種縫裝與摺疊的方式取代了前人使用的捲軸,容易製作、方便攜帶、還能記錄大量資訊。由於它讓聖經更便於攜帶,因此這種裝訂法在基督教的發展歷程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在數小時的工作坊裡,曦成會教導大家由摺紙、釘孔開始,一步一步地以雙手製作屬於自己的精裝筆記本,親身了解釘裝工藝的吸引之處。在中段,曦成將分享書籍藝術與設計作品及其見解,讓大家知道更多書籍藝術或設計的可能性。

導師簡介:

陳曦成,書籍設計師 / 書籍藝術家。2006 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獲一級榮譽學士學位。同年,獲 YIC 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及後,到英國留學深造。2008 年獲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學院書籍藝術一等碩士學位。2009 年曾出版《英倫書藝之旅》一書。2010 年憑書籍藝術作品《月下獨酌》奪得德國 Swatch Young Illustrators Award 2010 – Book Art 大獎。回港後,曾於 2011 至 2014 年間任三聯書店書籍設計師。2014 年憑《老舍之死:口述實錄》獲「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2013」(HKDAGDA)書籍設計類優異獎。愛書,愛體驗書的好質感,更愛文化造書的過程。

報名請Click這裡!

新一年18/1繼續開班教精裝,Join啦喂!

Banner365x245_vvv

以雙手造書——精裝本裝幀法

三聯書店與 Open Quote 共同推出的全新「開方講堂」,旨在通過系統的講授,輔以多媒體表述、實地考察及親身體驗等互動形式,以提升學員的藝術鑑賞力、流行文化的敏感度、香港歷史文化的認知,及對生活品質與創意的追求。

Open Quote是集自家原創設計、世界各地文創產品、書籍唱片及展覽活動於一身的多元平台,坐落於中環PMQ元創方S401室。

課堂資料:

日期_ 2pm – 6:30pm, 18/1/2014 (日)

地點_ Open Quote(元創方,中環鴨巴甸街35號A座S401室)

講者_ 陳曦成先生

費用_ $400 (含材料費)

主辦單位_ JP x Open Quote

查詢電話_ 2548-3199 (Open Quote)

查詢電郵_ jptour@jointpublishing.com 名額_ 12 (額滿即止)

內容簡介:

當書籍藝術家開始造一本書的時候,基本上要考慮三個層次:意念層(Conceptual Level)、視覺層(Visual Level)與物理觸覺層(Physical Level)。美國書籍藝術家 Kith A. Smith  Book-as-experience,書籍確能帶給我們深刻的感官經驗。如果以這個書的物理觸覺層切入,可以從書的形態理解到一個怎樣的世界呢?

想要明白「書」是怎麼一回事,必須親手裁剪紙張(Cut)、摺疊(Fold)、打孔縫綴(Bind),有了這樣的親身體驗,才會明白一本書是如何製成的,也會知曉書是有厚度的一個立體,絕不止是平面設計。要是你喜歡書,Book-Binding(裝訂)會讓你對書籍設計有更多的發現。不同的裝釘方法和對細節的處理,也能給人發揮無限的想像,進行無限的探索與實驗,賦予每本書不同的面貌和性格。

此工作坊主要教授硬殼精裝書的裝訂法(Case-binding),是西方傳統的裝訂形式之一,其最早的發現可追溯至兩千年前。這種縫裝與摺疊的方式取代了前人使用的捲軸,容易製作、方便攜帶、還能記錄大量資訊。由於它讓聖經更便於攜帶,因此這種裝訂法在基督教的發展歷程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工作坊的首半小時,曦成將分享書籍藝術與設計作品及其見解。接下來的四小時,他會教導大家由摺紙、釘孔開始,一步一步地以雙手製作屬於自己的筆記本,親身了解釘裝工藝的吸引之處。

情人節將至,如果收到這帶有溫度的手縫筆記本作禮物,必定讓人暖意窩心。

導師簡介:

陳曦成,書籍設計師/書籍藝術家。2006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獲一級榮譽學士學位。同年,獲 YIC 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及後,到英國留學深造。2008年獲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學院書籍藝術一等碩士學位。2009年曾出版《英倫書藝之旅》一書。2010年憑書籍藝術作品《月下獨酌》奪得德國 Swatch Young Illustrators Award 2010 – Book Art 大獎。回港後,曾任三聯書店書籍設計師。2014年憑《老舍之死:口述實錄》獲「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2013」(HKDAGDA)書籍設計類優異獎。愛書,愛體驗書的好質感,更愛文化造書的過程。

報名請Click這裡!

14/12開新班!今次教精裝,唔好錯過呀~!

Banner365x245

以雙手造書——精裝本裝幀法

三聯書店與 Open Quote 共同推出的全新「開方講堂」,旨在通過系統的講授,輔以多媒體表述、實地考察及親身體驗等互動形式,以提升學員的藝術鑑賞力、流行文化的敏感度、香港歷史文化的認知,及對生活品質與創意的追求。

Open Quote是集自家原創設計、世界各地文創產品、書籍唱片及展覽活動於一身的多元平台,坐落於中環PMQ元創方S401室。

課堂資料:

日期_ 2pm – 6:30pm, 14/12/2014 (日)

地點_ Open Quote(元創方,中環鴨巴甸街35號A座S401室)

講者_ 陳曦成先生

費用_ $400 (含材料費)

主辦單位_ JP x Open Quote

查詢電話_ 2548-3199 (Open Quote)

查詢電郵_ jptour@jointpublishing.com 名額_ 12 (額滿即止)

內容簡介:

當書籍藝術家開始造一本書的時候,基本上要考慮三個層次:意念層(Conceptual Level)、視覺層(Visual Level)與物理觸覺層(Physical Level)。美國書籍藝術家 Kith A. Smith  Book-as-experience,書籍確能帶給我們深刻的感官經驗。如果以這個書的物理觸覺層切入,可以從書的形態理解到一個怎樣的世界呢?

想要明白「書」是怎麼一回事,必須親手裁剪紙張(Cut)、摺疊(Fold)、打孔縫綴(Bind),有了這樣的親身體驗,才會明白一本書是如何製成的,也會知曉書是有厚度的一個立體,絕不止是平面設計。要是你喜歡書,Book-Binding(裝訂)會讓你對書籍設計有更多的發現。不同的裝釘方法和對細節的處理,也能給人發揮無限的想像,進行無限的探索與實驗,賦予每本書不同的面貌和性格。

此工作坊主要教授硬殼精裝書的裝訂法(Case-binding),是西方傳統的裝訂形式之一,其最早的發現可追溯至兩千年前。這種縫裝與摺疊的方式取代了前人使用的捲軸,容易製作、方便攜帶、還能記錄大量資訊。由於它讓聖經更便於攜帶,因此這種裝訂法在基督教的發展歷程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工作坊的首半小時,曦成將分享書籍藝術與設計作品及其見解。接下來的四小時,他會教導大家由摺紙、釘孔開始,一步一步地以雙手製作屬於自己的筆記本,親身了解釘裝工藝的吸引之處。

臨近聖誕,這帶有溫度的手縫筆記本可作送禮之用,讓收到的人暖意窩心。

導師簡介:

陳曦成,書籍設計師/書籍藝術家。2006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獲一級榮譽學士學位。同年,獲 YIC 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及後,到英國留學深造。2008年獲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學院書籍藝術一等碩士學位。2009年曾出版《英倫書藝之旅》一書。2010年憑書籍藝術作品《月下獨酌》奪得德國 Swatch Young Illustrators Award 2010 – Book Art 大獎。回港後,曾任三聯書店書籍設計師。2014年憑《老舍之死:口述實錄》獲「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2013」(HKDAGDA)書籍設計類優異獎。愛書,愛體驗書的好質感,更愛文化造書的過程。

報名請Click這裡!

19/10再開班!還未玩過的把握機會啊~!

成成

以雙手造書 —— 製本工作坊

三聯書店與 Open Quote 共同推出的全新「開方講堂」,旨在通過系統的講授,輔以多媒體表述、實地考察及親身體驗等互動形式,以提升學員的藝術鑑賞力、流行文化的敏感度、香港歷史文化的認知,及對生活品質與創意的追求。

Open Quote是集自家原創設計、世界各地文創產品、書籍唱片及展覽活動於一身的多元平台,坐落於中環PMQ元創方S401室。

課堂資料:

日期_ 2pm – 6pm, 19/10/2014 (日)

地點_ Open Quote(元創方,中環鴨巴甸街35號A座S401室)

講者_ 陳曦成先生

費用_ $350 (含材料費)

主辦單位_ JP x Open Quote

查詢電話_ 2548-3199 (Open Quote)

查詢電郵_ jptour@jointpublishing.com 名額_ 12 (額滿即止)

內容簡介:

一片紙張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由一片片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美國書籍藝術家 Kith A. Smith 說 Book-as-experience,書籍確能帶給我們深刻的感官經驗。如果以這個書的物理觸覺層切入,可以從書的形態理解到一個怎樣的世界呢?

若果想要明白「書」是怎麼一回事,必須親手裁剪紙張(Cut)、摺疊(Fold)、打孔縫綴(Bind),有了這樣的親身體驗,才會明白一本書是如何製成的,也會知曉書是有厚度的一個立體,絕不止是平面設計。要是你喜歡書,Book-Binding(裝訂)會讓你對書籍設計有更多的發現。文字、圖像、顏色、物料、紙張、書口、書角、書脊、切紙、摺疊⋯⋯不同的裝釘方法和對細節的處理,也能給予設計師發揮無限的想像,進行無限的探索與實驗,賦予每本書不同的面貌和性格。

此工作坊主要教授科普特裝訂法(Coptic stitch binding),是一種古式縫綴裝訂法。科普特人是埃及的基督徒,他們早於二世紀開始就使用此法縫製經書,裝訂法的名字由此而來。作為入門學習,此法相當不錯;只要有針、線、紙便可動手,一堂就能完成。

工作坊的首半小時,曦成將分享他的書籍藝術作品及其見解,簡介不同的釘裝方法。接下來的三個半小時,他會教導大家由摺紙、釘孔開始,一步一步地以雙手製作屬於自己的筆記本,親身了解釘裝工藝的吸引之處。

導師簡介:

陳曦成,書籍設計師/書籍藝術家。2006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獲一級榮譽學士學位。同年,獲 YIC 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及後,到英國留學深造。2008年獲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學院書籍藝術一等碩士學位。2009年曾出版《英倫書藝之旅》一書。2010年憑書籍藝術作品《月下獨酌》奪得德國 Swatch Young Illustrators Award 2010 – Book Art 大獎。回港後,曾任三聯書店書籍設計師。2014年憑《老舍之死:口述實錄》獲「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2013」(HKDAGDA)書籍設計類優異獎。愛書,愛體驗書的好質感,更愛文化造書的過程。

報名請Click這裡!

又來啦~!報名從速!31/8開班造書!

手造書_vvv

以雙手造書 —— 製本工作坊

三聯書店與 Open Quote 共同推出的全新「開方講堂」,旨在通過系統的講授,輔以多媒體表述、實地考察及親身體驗等互動形式,以提升學員的藝術鑑賞力、流行文化的敏感度、香港歷史文化的認知,及對生活品質與創意的追求。

Open Quote是集自家原創設計、世界各地文創產品、書籍唱片及展覽活動於一身的多元平台,坐落於中環PMQ元創方S401室。

課堂資料:
日期_ 2pm – 6pm, 31/8/2014 (日)
地點_ Open Quote(元創方,中環鴨巴甸街35號A座S401室)
講者_ 陳曦成先生
費用_ $350 (含材料費)
主辦單位_ JP x Open Quote
查詢電話_ 2138-7857 / 2548-3199 (Open Quote)
查詢電郵_ jptour@jointpublishing.com
名額_ 12 (額滿即止)

內容簡介:
一片紙張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由一片片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美國書籍藝術家 Kith A. Smith 說 Book-as-experience,書籍確能帶給我們深刻的感官經驗。如果以這個書的物理觸覺層切入,可以從書的形態理解到一個怎樣的世界呢?

若果想要明白「書」是怎麼一回事,必須親手裁剪紙張(Cut)、摺疊(Fold)、打孔縫綴(Bind),有了這樣的親身體驗,才會明白一本書是如何製成的,也會知曉書是有厚度的一個立體,絕不止是平面設計。要是你喜歡書,Book-Binding(裝訂)會讓你對書籍設計有更多的發現。文字、圖像、顏色、物料、紙張、書口、書角、書脊、切紙、摺疊⋯⋯不同的裝釘方法和對細節的處理,也能給予設計師發揮無限的想像,進行無限的探索與實驗,賦予每本書不同的面貌和性格。

此工作坊主要教授科普特裝訂法(Coptic stitch binding),是一種古式縫綴裝訂法。科普特人是埃及的基督徒,他們早於二世紀開始就使用此法縫製經書,裝訂法的名字由此而來。作為入門學習,此法相當不錯;只要有針、線、紙便可動手,一堂就能完成。

工作坊的首半小時,曦成將分享他的書籍藝術作品及其見解,簡介不同的釘裝方法。接下來的三個半小時,他會教導大家由摺紙、釘孔開始,一步一步地以雙手製作屬於自己的筆記本,親身了解釘裝工藝的吸引之處。

導師簡介:
陳曦成,書籍設計師/書籍藝術家。2006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獲一級榮譽學士學位。同年,獲 YIC 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及後,到英國留學深造。2008年獲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學院書籍藝術一等碩士學位。2009年曾出版《英倫書藝之旅》一書。2010年憑書籍藝術作品《月下獨酌》奪得德國 Swatch Young Illustrators Award 2010 – Book Art 大獎。回港後,曾任三聯書店書籍設計師。2014年憑《老舍之死:口述實錄》獲「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2013」(HKDAGDA)書籍設計類優異獎。愛書,愛體驗書的好質感,更愛文化造書的過程。

 

報名請Click這裡!

蝶舞裝幀

「開合的書頁仿佛展翅飛舞的蝴蝶。」   

蝴蝶裝的出現,表明中國古代書籍裝幀向成熟階段的發展走出極為重要的一步,在中國書籍裝幀史上佔有極重要的地位,對後世以至現代的書籍裝幀影響很大。我們一般指的宋版書就是蝴蝶裝書,它是歷史上輝煌的一頁。

蝴蝶裝書的形成
蝴蝶裝是中國第一種完全離開卷軸理念的裝訂方式。蝴蝶裝書出現在經折裝書之後,經折裝書由於是連續的正反折疊而成,在長久的翻閱過程中,折縫處非常容易斷裂,也很容易受到磨損,斷裂之後就出現了一頁一頁,這卻給了人們啟示,加上經折裝的種種不便,促使人們尋找新的裝幀形態。

雖然經摺裝與旋風裝皆有冊頁形態的特點,但它們仍受卷軸的強烈影響,並有很多共同功能。相對地,蝴蝶裝設法擺脫這種裝訂的傳統,開始了中文書的一個新方向。

蝴蝶裝書的製作
蝴蝶裝最重要的創新思維是摺頁的發展。雕版印刷的頁子一張一張印好後,先將每一印刷頁向內對摺,版心向內,單口在外,使有字的紙面對折起來,頁子是單面印刷,然後將每一書頁背面的中縫粘在一張裡背紙上,粘齊,再用一張硬厚整紙對摺粘於書脊,作為封面和封底,再把上下左三邊裁齊,一本蝴蝶裝書就算完成。書頁打開後向兩邊張開,仿佛展翅飛翔的蝴蝶,所以稱這種裝幀形態的書為蝴蝶裝書。

印刷與蝴蝶裝的關係
隋末、唐初,雕版印刷術的發明很難應用在卷軸裝和經折裝書的印刷上。因為這兩種書籍的裝幀形態形式太長,都不是很合適的。雕版印刷是一頁一頁的,同時可印多冊。加上,蝴蝶裝書頁需要向內對摺,這意味著一個雕板可緣印刷連續兩版。所以,蝴蝶裝書是隨著雕版印刷技術的發明而產生的。而蝴蝶裝書出現的時間,雕版印刷術已到了一個成熟的階段。因此,印刷與蝴蝶裝的這種特殊關係使這種裝訂方法存活多時,最後更發展出其他書籍裝訂型式。

優點:
(一)這簡單而緊湊的設計,意味著蝴蝶裝書可以盛載更大容量的文字。

(二)卷軸裝與經折裝的書的紙都太長,這樣的書很難翻閱、攜帶與保存,而且容易磨損斷裂。相對而言,蝴蝶裝書更易攜帶與保存。對於佛教徒來說,因為他們喜歡隨身攜帶經典背頌,所以容易攜帶的蝴蝶裝書對他們更為重要。

(三)蝴蝶裝書與其他圖書類型不同,它與文本沒有強烈的聯繫。相反地,卷軸裝與經折裝的型態都主要為了當佛教經典而形成的,而旋風裝書似乎主要涉及到參考作品。蝴蝶裝書不被局限於任何特定的讀者群。實際上,這意味著這是第一本書型態可取代卷軸。

弱點:
(一)蝴蝶裝書的最大弱點也是與雕版印刷有關的;由於一個雕板印兩頁,一張紙只可以印一面,這意味著每每第二頁也是空白頁。往往連翻兩頁才能看見一頁,很不方便。

(二)因為蝴蝶裝書版心向內,無法縫繢,只能糊粘,糊粘畢竟不如線裝結實,粘不好就容易脫落。

參考:
楊永德(2006)《中國古代書籍裝幀》。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

‘The book opened and closed resembled the wings of a butterfly.’   

Butterfly binding played a pivotal role i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bookbinding. The popularity of this form of book in the Song Dynasty (AD 960- 1279) marked the end of the scroll and the beginning of the folded leaf book.

Formation of Butterfly Bound Book
Butterfly binding was the first Chinese book format to depart completely from the concept of the scroll. Butterfly binding was formed after concertina. A piece of long paper has to be folded back and forth to form a concertina/ oriental folded book. After a period of time, it is easily to break down into pieces. In addition with the disadvantage of concertina, people thought of new idea of bookbinding and book form.

Although both concertina and whirlwind bound books had characteristics of the leaf book, they were both strongly influenced by the scroll and still shared many of its features. Butterfly binding, on the other hand, managed to break away from this bookbinding tradition, starting on a new direction for the making of Chinese books.

Butterfly Bound Book Production Procedure
The most important innovation of this format wa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folded leaf. A butterfly bound book was made by folding sheets of paper in half, forming four sides each after the woodblock printing. Paste would then be applied to the folded edge of the paper, and the folded sheets would be stacked together so that the folded edges met to form the spine of the book. The shape of the leaves and the manner in which the book opened and closed resembled the wings of a butterfly, therefore the book was given this rather descriptive name.

Relationship with Printing
In the early Tang Dynasty, there was a discovery of woodblock printing. Owing to the nature of the printing block, individual leaves were much more suited to printing than the continuous roll of paper of the scroll. In addition, since the individual leaves of the butterfly format were folded in half, it meant that two consecutive pages could be printed from one block. The concept of butterfly binding was a very important development of the printing block, and it stayed at the heart of Chinese printing. By the time butterfly binding appeared, the art of wood block printing had already reached maturity. Therefore, this special relationship butterfly binding had with the printing block helped to make this format survive and eventually develop into other forms of binding.

ADVANTAGES:
(1) This simple and compact design meant that the book could hold for more text than any other format.

(2) It was much easier to carry around than either the scroll, which was an awkward shape, or the concertina, which did not hold together well. This was especially important for Buddhists who liked to keep sutras on their persons to recite as the moved from place to place.

(3) In contrast with other types of book, the butterfly format did not have a strong connection with the text it contained. Concertina and Chinese pothi formats were predominantly used by Buddhists, and whirlwind books seemed to relate mostly to reference works. Butterfly books were not restricted to any particular group of users. This meant, in effect, that it was the first book format that could replace the scroll.

WEAKNESS:
(1) The relationship with the printing block was also the greatest weakness of butterfly binding. Since the printing block printed two consecutive pages, only one side of each leaf could be printed on. This meant that every second page of the book would be blank. We have to flip for two pages in order to read one page. This is very inconvenient.

(2) The individual leaves of the butterfly format were folded in half. Paste would then be applied to the folded edge of the paper, and the folded sheets would be stacked together so that the folded edges met to form the spine of the book. Binding with paste was not as hard as stitched binding; therefore, they came apart easily.

Reference:
Chinnery, C. (n.d.), Chinese Bookbinding, (internet), IDP Education Website, Available from (Accessed on 7 February 2007)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November 2017
S M T W T F S
« Jul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127,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