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本鍊成】多重影分身的雜學家——松田行正

日本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 photo / 網頁截圖

松田行正的出版社牛若丸,名字來自日本平安時代的傳奇英雄源義經的乳名。 photo / 網頁截圖

牛若丸所出版的書籍。 photo / 網頁截圖

設計雜誌《idea》349期所製作的「松田行正專輯」。 photo / 網頁截圖

設計雜誌《idea》349期內,松田先生的出色作品。 photo / 網頁截圖

松田行正的代表作《ZERRO零:世界記號大全》。

書衣上被挖了9個圓形小孔,這些小孔是凡爾納的小說《桑道夫伯爵》裡的桑道夫伯爵用來解讀暗號的模型紙。

當讀者把書衣蓋在封面上的燙白文字,原封不動時會顯示「ZERRO 松田行正」。

若把書衣順時針轉90度,就會看到「ZARRATHUS」。

再轉90度會出現「TRRASIGNE」。

再轉90度則會顯現「ASINTOERR」。

書衣內藏著的是精心繪製的訊息文字樹。

「書籍設計者必須在充分了解內容後,用設計力,將內容貼切的表現出來。對設計者而言,這是受委託的工作,此時要忠於所託,而不是展現自己的特色的時候;但是現今仍有許多設計者做自己想要做的形式,卻和書的內容沒有關係。」
——日本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

文/陳曦成
圖/陳曦成、網上圖片

20世紀60年代,可說是日本學運最火紅的時代;同時亦是後來成為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開始接觸設計的起點。由於戰後的日本經濟迅速發展,各種後遺問題在20年後開始逐步浮現;學費飆升、社會不公、貧富懸殊、價值失喪等讓大學生極之失望與憤怒,因而發起第二次「反安保鬥爭」。為了抵制大學加費,及要求院校積極民主化等,各大學開始出現武力鬥爭。及後學園紛爭蔓延,席捲全國。最嚴峻時期,東京都內有多達55所大學遭到封鎖。

當時松田行正所就讀的中央大學法學部,就是被封鎖的大學之一。由於校園被封鎖,加上他對法律課程完全不感興趣,因此經常往高中友人就讀的東京藝術大學跑。深受著藝大的文藝氣息所薰陶,松田開始經常與藝術人士來往。他也在中大組織藝術社團、擔任戲劇美指、創作概念藝術、寫作詩歌、印製詩集等等,沉浸在文青的理想國度裡。

畢業後,松田並沒當上律師,而是繼續自學設計。那時雜誌出版業蓬勃,他深受編輯松田正剛及書籍設計師杉浦康平所製作的《遊》、《銀花》、《SD》等雜誌的影響,對編輯設計(Editorial Design)很是著迷。為了進一步掌握設計的竅門,於是他白天工作,晚上參考著前輩的作品學習,幾年下來,終於打下了成為編輯設計師的基礎。

在1980年代中期,松田開始嶄露頭角,不但成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還開始經營牛若丸出版社。以日本平安時代的傳奇英雄源義經的乳名「牛若丸」來命名他的出版社,目的是借用戰神的「精準」及「速度」兩大特點,作為公司出版的訓誡;旨在做出「在書櫃或桌上都具有存在意義及具有說話形式的書籍設計」。綜觀日本裝幀界,松田行正先生的確是一個學識淵博、才華洋溢的雜學家;不但是頂尖的書籍設計師,還身兼作家、編輯、出版人於一身,能把獨特的主題構想,由內至外的完美呈現。他的著作更涉獵電影、符號學、色彩學、歷史、地理、思想等多方面的題材,研學範圍非常廣范。2011年,日本殿堂級設計雜誌《idea》,特別製作「松田行正專輯」,回顧其二十多年的作品。

我買過松田先生的幾本出色作品,其中讓我感到最驚喜有趣的是《ZERRO零:世界記號大全》。台灣版是一部精緻的硬皮小書,全書連書口被塗上滿滿的黃色,搶眼非常!這是松田先生從世界各處文獻紀錄所搜集回來的121種記號、暗號、符號、文字、密碼、圖案、文字等,帶領讀者走進偉大的符號世界,探索鮮為人知的人類文明。書名「ZERRO」有兩個「R」,意思是從「零」(ZERO)出發,逐漸偏離(ERR/ERROR)溝通和文法的秩序,形成這些符號譜系。我每翻一頁,都驚嘆著人類為什麼能創製出這麼多複雜而有趣的符號,當中有武則天新創的文字、共濟會暗號、摩斯密碼、鍊金術記號等,匯集成這不可思議的大全。

書籍設計方面也充份表現了松田先生的巧思與想像力,他像推理小說偵探一樣,在每處秘密地設下暗號。在書的後記裡,把迷底逐一揭開。書衣上被挖了9個圓形小孔,這些小孔是凡爾納的小說《桑道夫伯爵》裡的桑道夫伯爵用來解讀暗號的模型紙。而小孔的排列方式則來自杜象的《新娘,甚至被光棍們剝光了衣服=通稱大玻璃》中的「九個射擊的痕跡」。當讀者把書衣蓋在封面上的燙白文字,原封不動時會顯示「ZERRO 松田行正」。若把書衣順時針轉90度,就會看到「ZARRATHUS」;再轉90度會出現「TRRASIGNE」;再轉90度則會顯現「ASINTOERR」。這36個字母去掉作者名,就會變成ZERRO,ZARRATHUSTRRA,SIGNE,A SIN TO ERR。

除了ZERO外,其他三組詞是什麼意思呢?首先,「ZARRATHUSTRRA」減掉R,為「ZARATHUSTRA」,是瑣羅亞斯德的德文,瑣羅亞斯德是波斯瑣羅亞斯德教的創始人。該教建基於善惡、光暗的二元論,信奉至高善神Ahura Mazda。Ahura是神,Mazda是智慧的意思。第二,「SIGNE」在法文裡解作「記號」。第三,「A SIN TO ERR」是「犯錯之罪」的意思。而再減掉R,變成「ASINTOER」,是二戰時德國共產黨員克勞森所創的暗號系統,以0至7替換ASINTOER這7個字母,非常複雜。

封面字體,也是經過松田先生仔細研究過才選上的。這5組詞實為5種語言:作者名是日文、ZERO源自意大利文、ZARATHUSTRA為德文、SIGNE為法文、A SIN TO ERR為英文。他因而選了各國的代表字體。「松田行正」用的是龍文堂明朝體。「ZERO」用的是意大利人Giambattista Bodoni所設計的Bodoni體。「ZARATHUSTRA」用的是德國人Paul Renner所設計的Futura體。「SIGNE」用的是法國人Claude Garamond設計的Garamond體。「A SIN TO ERR」用的是英國人Stanley Morison設計的Times New Roman體。五國語言,配五國字型,堪稱一絕!

從《零》的例子可見,松田先生對書籍裝幀的態度嚴謹、思慮周全,能把內容完全反映在設計上。2018年,設計過數千冊書籍封面的松田行正將踏入70之齡,其臉書專頁還看到他不斷地推出新的封面設計,這種孜孜不怠的造書精神真令人敬佩。

(原載於Linepaper專欄「紙本鍊成」第七期)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紙本鍊成】多重影分身的雜學家——松田行正”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August 2018
S M T W T F S
« Jul   Nov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148,996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