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5

【誠品對談】台港設計視野,談裝幀之美

【誠品閱讀美學祭——裝幀設計展】
【講座】台港設計視野,談裝幀之美

日期 | 2015年3月15日(日)
時間 | 7-8:30pm
地點 | 香港誠品書店 9F Forum

主講 |
彭星凱(2014金蝶獎銀獎/銅獎得主) | 台灣
陳曦成(書籍設計師) | 香港

主持 | 毛灼然(Milkxhake設計工作室創辦人)

當日的講座完滿結束,非常高興認識Fi與Javin Mo,他們也是對設計與出版非常有心之人。台港書籍設計確實還有很多可以聊,Fi也還有很多見解沒有發表呢。我下星期出發去台灣,其中會再訪問一下空白地區Fi,敬請期待我們的訪談啊。

Eslite_Talk_01

Eslite_Talk_02

Eslite_Talk_03

Eslite_Talk_04

Eslite_Talk_05

Eslite_Talk_06

Eslite_Talk_07

Eslite_Talk_08

Eslite_Talk_09

Eslite_Talk_10

Eslite_Talk_11

Eslite_Talk_12

Eslite_Talk_13

Eslite_Talk_14

《文匯報》訪問:雕琢書本 感性設計

吉版

《文匯報》訪問:雕琢書本 感性設計

以視覺虜獲讀者芳心,將書本擺在商業桌上,看似可恥,但口口聲聲講文字無價,批評視覺行先,卻不能提升書本魅力,將紙本書逼至絕境,也並非出路。書籍設計師陳曦成說,在資訊爆炸的年代,要留住讀者的心,書本勢必愈出愈精緻,這是書籍出版的趨勢。

好的設計可以為書籍加分,但不是間間出版社都受落,因為講設計即意味著增加成本,站在老闆的角度,寧願用同一成本出三本書,也不願花大錢製作一本精緻的書。今時今日講書籍設計會否太天方夜譚?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伍麗微 攝:劉國權

曦成是本地少數專攻書籍設計的設計師。他在理工修讀視覺傳達設計,書籍設計、字體學、符號學等,樣樣都學過少少。大學時從同學口中得知孫浚良的名字,在看過他的訪問及從恩師廖潔連那裡了解其設計風格後,曦成著迷不已,並視之為偶像。為了與偶像共事,他甚至打探其工作的地方,得知他是天窗出版社的美術總監後,更遞信申請書籍設計師職位。可惜的是,孫浚良當時已離開了天窗。

後來總編知道他的想法,便為他「製造機會」,將湯禎兆的《整形日本》交給他設計,而孫浚良正正是這本書的設計總監。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與偶像合作,想當然,在既緊張又興奮的商討過程中,曦成學習了不少,更為他其後前往倫敦學習書籍藝術打下強心針。

書籍藝術

不要講香港,書籍藝術這門課程在歐美亦不普及,曦成坦言:「去之前並不是很了解書籍藝術是甚麼,只知道與mass production不同。」書籍藝術課程除了教手工、裝訂方法外,亦是一門很藝術的科目,與雕塑、繪畫等藝術形式沒有太大分別,只是載體不一樣。這個課程讓他了解到除了商業設計外,更有一種是純藝術性的書籍設計。

買書容易造書難,更何況要做一個「one man band」,自己寫、自己編、自己設計、自己印刷。「但歐美的有趣之處在於他們有一些很小的book art market,每年有很多小型書展,不同城市也有不同的art book fair,可以養到一班書籍藝術家。」

雖然不奢望香港可以如倫敦、曼徹斯特般有一個具規模的書籍藝術市場,但曦成回港投身三聯後,倒也結合倫敦所學的技巧,嘗試在書本這個載體上玩多一點。譬如2011年出版的《吃掉社會——走出廚房看世界》,作者是大學講師,以社會學角度去解構食物,本應略帶學術味的書籍,曦成倒根據每一章而繪了相應的插圖,而且Q版圖案稀釋了原本嚴肅的命題,讀者十分受落。

消化文本

好的設計的確可以為書籍加分,如同曦成所言:「你出一本書都係想賣,在這個商業模式裡,沒有書籍設計,便不能add value,如果只是印一疊A4紙、裝訂好,就叫做一本書的話,有誰會買?」好的文本值得花心思慢慢「雕琢」,就正如一個負責任的書籍設計師,在動手之前亦應該閱讀文本,再構思用甚麼方式表達,而不是流水作業般工作,自貶為一個「包裝師傅」。

台灣書籍設計師聶永真便曾說過,書籍設計其實是「感性包裝」,帶有設計師的情感,不只是工業生產裡的一環。而曦成則將之視為是一個視覺化、實體化的過程,「書籍設計師是看了文本,和作者、編輯溝通好,消化了文本,抽出最重要或最有趣的地方,將它視覺化或實體化,以個人的美學觀點、美感取向做出相應的設計。」就像他做蘇美智的《我們的同志孩子》一書時,他意識到坊間已有太多類近書籍,「同志題材早已做到爛,做得不好會很怪雞。」最後他從符號入手,以「交叉」、「箭嘴」、「圓圈」來反映主題,並在書頁裡加一條小彩虹,極為簡潔的設計加上蘇美智的文字功力,反應不俗。

互相學習

書籍設計涵蓋很多細節,又形式又結構又layout,哪張圖放哪個位,如何搭配文字等,非常繁瑣。一本書的成型牽涉到作者、編輯、設計師三個角色,狗咬狗骨是常見之事。專攻不同,看事物的角度也不一樣,編輯往往從文字出發,對邊段文字配邊張圖有根深柢固的想法,但設計師卻注重視覺效果,認為圖片與文字的配搭可以更豐富。在設計《 築覺-閱讀香港建築》一書時,曦成與編輯經常爭執,「編輯覺得這張圖片要放在這段文字後面,讀者會看得比較清楚,但我覺得圖片放在上面,讀者並不會看不見啊。」為此,他最近更報讀編輯課程,了解編輯思維,而他認為編輯也應該多讀一些設計相關的書籍,了解設計師的想法,減少火星撞地球的機會。

去年年中,他辭去三聯的工作,成為獨立設計師,一半時間做書籍設計,一半時間做教育推廣工作,教授書籍裝訂。「讓大家多了解書的構造,當然用電腦看是需要的,但很難知道真實狀況,就像書設計好要拼版、印刷、切割,如果設計師不知道流程,如何做出實質的東西,並感動到讀者?」

急起直追

兩岸三地,又以台灣書籍設計走得最前,但曦成說,台灣的成功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經過時間浸淫,才有今天讓人欣羡的局面。「台灣十多年前也不是做得很好,但聶永真、王志弘等設計師冒起,開始帶動書籍設計行業,當這兩個設計師得到尊重、再加上出版社發現由他們兩個設計的書都很好賣時,便思考是否要重視書籍設計。」整體質素開始提升時,眼見一間間出版社開始轉型、開始現代化時,就連聯經、九歌這些傳統出版社也開始蛻變,「或許香港亦可循這個方向走。」

下一次執起書,不妨留意一下設計師的名字。

【果籽訪問】【文化籽】為書本作嫁衣裳

果籽訪問_s

記者:王秋婷 | 攝影:鄧鴻欣、徐振國 | 編輯:黃子卓 | 美術:黃創泰

【文化籽:字裏凡間】

看書,說為了怡情養性,多動聽。若說因為書封好看而買書,會否很失禮?談包裝、論造工、講紙質,有人認為一旦把書設計與成本掛鈎,書就變了商品,甚至貶值。跟本地書籍設計師胡卓斌(Renatus)和陳曦成談書設計,他們齊聲為書平反,坦言書是商品,但書只有被買回去,才能真正發揮價值,「以設計增加讀者購買欲,是完成基本責任;把書的內容和精神呈現,是種昇華。」

設計像調味料,為書籍提鮮帶味,畫龍點睛。好的裝幀技術讓經典流芳百世;好的封面設計,讓書這個文化傳承的載體更顯尊貴。然而,在電子書和網絡文化熾熱、出版資源短缺的今天,談書籍設計,是否只是鏡花水月?

揀男女朋友看外表,買書看封面也無可厚非,誠邀已投身書籍設計行業多年的Renatus介紹幾本喜歡的書設計,他以啟蒙設計生涯的書籍談起。一式三本風格類近內地雜誌《Vision》的旅遊書,以風景相作封面簡約清新,「作者去了利物浦、愛丁堡等地方,以文學、攝影藝術呈現不同地方的風情面貌,與一般玩樂旅遊書不同。」單看封面,不覺有特別設計可言,較吸睛的是背景中央的空白方格,何以Renatus把它說成啟蒙他的書?「書封面相片上有個不同size的空白方格,開始看時不知就裏;讀到最後,才發現封面那剪了出來的那片風景在尾頁,設計表達了作者想把拍攝回來的風景剪出送給讀者的心思。」第一次看見這書時Renatus仍然在學,他從簡潔而曼妙的設計中明白,書籍設計不止講求型格和美感,而是種誘發好奇心的「導賞」,「封面不用講太多,只需提出問題,就能吸引你解謎般讀下去。」

Renatus愛日本古書,神保町的書店尋寶之旅讓他流連忘返。日本近代書籍結合了中、日和西洋的形式和技術,明治維新後,日本製書業融入西方裝幀技術,包括以進口布料作書背的「南京裝幀」,以及用木版、石版、銅版畫作作封面和插圖的活版印刷技術。讓Renatus愛不釋手的其中一本於一九二七年出版的古書,便是明治時期著名畫家、詩人和裝幀師竹久夢二的詩畫集。「我認為日本是全世界書籍製作做得最好的國家。上世紀二十年代,它們的造工、用紙、用墨技術水準已很高。竹久於內頁運用了不同材質紙張,例如以米黃洋葱紙作詩與畫分隔,封面以外,書盒、蝴蝶頁、書背、內文排版等,皆一絲不苟。」

◎ 胡卓斌 Renatus
香港平面及書籍設計師
二○一一年成立EDITED設計工作室

● Renatus在日本神保町尋到畫家、詩人和裝幀師竹久夢二於一九二七年出版的詩畫集。日本近百年前的裝幀工藝已很高超,由書盒、封面、書脊,至內頁用紙、用墨、插圖,也製作得一絲不苟,認真對待書籍設計的態度,值得今人借鑑。

● 集世界文學名作的《胞子文學名作選》,設計師祖父江慎就不同篇章需要,以不同方式,包括用紙、字體、圖像等設計每篇作品的章節,巧妙設計讓Renatus反思內文設計是否有更大創作空間。

● 書籍置放在書架,長期以書脊示人,Renatus認為書脊是書的第二封面,要有吸引的設計才能吸引別人取而觀之。上世紀二十年代的日本書籍,着重書脊設計,以燙金印上書名,尤其吸睛。

● 書封有由小至大的空格,初看讓人莫名其妙,直至翻到尾頁,看到剪了出來的風景在尾頁,象徵把書看完便能把失落的風景補白的巧思。

● 竹久夢二詩畫集藏有多幅美麗的和風美人圖,畫與詩之間以輕薄的洋葱紙相隔。

書架上吸睛 書脊設計趨重要

一般人看書設計多只留意封面,設計師則注重細節,Renatus認為書脊也是書的封面,而且曝光率更高,不容忽視。「竹久詩畫集的書脊以燙金印上書名,放在書架上特別吸睛。現時每年有幾千至幾萬本新書上架,能在書店平放書籍,讓讀者對書封一目了然的機會不多,大部份人只能看到置放書架上的書脊,它的設計便變得重要。」Renatus指祖父江慎、杉浦康平等近代書設計師,加入新創作元素之餘,同時堅持承襲傳統日本技藝,「人人認為書只能這樣設計,卻不勇於打破常規,香港書籍製作技術落後別人近百年,實應以日本的技術和態度作借鑑。」

訪問中,Renatus多次提到書設計師的定位和角色,他以著名書籍設計師陸智昌為法國作家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作品系列設計的書為例子,指出簡單的書設計已能表現作家性格特徵,「書封強烈顏色表現作者的孤獨與情緒;書名和杜拉斯的簽名、高雅的書封布質,寧靜神秘的氛圍令人對書感到興趣。」Renatus把陸智昌「潤物無聲」的造書原則牢記在心,滋潤世界但毋須刻意,「裝幀是為書作嫁衣裳,以設計帶讀者接觸本來沒機會得到的經驗和知識,便是我們的成功。」

設計蘊藏巧思 鋪墊閱讀情緒

修讀書籍藝術的另一位本地書籍設計師陳曦成,認為書設計跟書藝術雖然不同,但偶爾打破傳統,以Pop Art作為書籍表現媒界亦未嘗不可。「書不是平面設計,而是立體的,書設計應裏應外合,由書內頁排版到書封面的考量,設計也應一脈相承。」

陳曦成提起自己曾為三聯設計《老舍之死.口述實錄》,他從書封到內頁、書口等設計中,娓娓道出。「此書是就老舍於太平湖自盡一事的口述歷史。透過訪問老舍妻兒、冰心等作家,甚至訪問當年有份批鬥他的紅衞兵,還原老舍生平。」翻開書頁,首頁即見黑白色的太平湖,揭下去,只見湖的景象漸漸收窄,到版面全黑,下頁是充滿電影感的老舍回顧照片。「我想像他在投湖自盡前的狀態,由開眼、閉眼至跳進湖中的過程,接着是他死前flash back的影像(相片)。」以設計為讀者鋪墊好閱讀情緒,再進入十五萬字的口述歷史,就是此書設計蘊藏的巧思。

他尤其重視書口的設計,而書口通常是一般人不會花心思的地方。於他而言,書口是精髓,「我把老舍兩張相印在書口,把書口屈曲就能看見相片。利用書口的空間,營造陰沉昏暗效果。」

在大量出版、網絡發達的年代,書籍價值不比以前。當紙張已非必然的內容載體,書應以甚麼姿態走下去,是大家應該思忖的。

◎ 陳曦成
香港書籍設計師
多年來追求書籍藝術與設計融合
曾獲YIC青年設計才俊大獎等獎項

● 陳曦成認為書籍不是平面設計,應由文本出發,設計應貫徹全書。由他設計的這本十五萬字老舍口述歷史,全書充滿黑白電影感,象徵老舍傳奇一生。

● 陳曦成重視書口的設計,他把老舍兩張相印在厚厚書口上,把它屈曲方能看見相片,利用傳統設計觀念忽略的空間,以影像說故事。

● 藝術家Sheila Hicks的編織作品集,由著名荷蘭書設計師Irma Boom製作,曾獲「世上最美之書」金獎。全白封面上以作者的編織作品影像,以「擊凹」技術打印在書上;5、6cm的封口以秘密方法製作成如棉花狀的絲質效果,展現如編織品的質感。

小書店推介

酒是經過年月發酵而成的飲品,活像人與人的關係,因累積了不同的人生經歷讓每件事情的詮釋不再如原初的簡單,卻引發了更複雜的口感,可供細味。盛秋妍在她的獨立出版物《酗酒的人》便以「酒」作串連,把生命中與不同的人之間相遇、相遇中衍生出的碎片式回憶和各種情感的味道記錄下來,一筆一畫地縫成這本細密纖幼的書冊。提取出每種酒的特質,類比為生命中重要的人的性格:豪爽不羈的爺爺如啤酒;或某些人與人之間微妙得不可言說的關係,譬如雞尾酒如朋友間的調和及碰撞出新鮮和意想不到的味道等。最後的飲品,是酒的原材料「水」,是作者淡淡地自述的終篇,也讓人明白周旋於各式味道後,最重要的也就是要認識自己,雖平淡如水,卻因着平淡而能容於不同味道之內。

作者:盛秋妍
書名:《酗酒的人》
出版:自資出版

藝鵠:
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1樓

數年前曾到過倫敦一趟,被當地充滿美感的街頭藝術、歷史建築、人文風情所吸引,此後關於當地美術的展覽和著作,都會特別留意,近日出版的《去倫敦街頭上創意課》,便教人讀得津津有味。該書由一對韓國夫婦李殷伊、金哲煥撰寫,他們以外國人的眼光看倫敦創意,大概跟港人看英倫無異,難得的是,他們不是老掉牙地到畫廊博物館「上創意課」,而是在街頭邊走邊欣賞,於是在書中引以為例的,便是環保摺叠單車Brompton、赫特雨靴、盡是藝術品的有型酒店Boundary、藝術餐廳 RA等等,日常生活得不得之了,你便知道創意如何充滿倫敦街頭。怎麼了,有更加緬懷英國嗎?

作者:李殷伊、金哲煥書名:《去倫敦街頭上創意課》出版:大田出版社
作者:李殷伊、金哲煥
書名:《去倫敦街頭上創意課》
出版:大田出版社

發條貓︰
觀塘鴻圖道45號宏光工業大廈5樓C2室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May 2015
S M T W T F S
« Apr   Jul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121,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