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題設計 灌「書」生命

星島訪問_11dec14

書本是刊載文字的載體,除了文字,可有想過,書籍的設計也是書本內容的一部分?書籍設計有時不甚起眼,卻不動聲色地影響著文本的易讀性,以致讀者對它的觀感。一本書籍得以面世,除了是作者與編輯的努力成果,設計師也功不可沒。然而,書籍設計所為何事,普遍讀者或許不甚了解。

文:潘曉彤 圖:蔡建新、受訪者、出版社提供

書籍設計是創作媒介

看似平白無奇的純文字書,印刷前的製作步驟亦非把文稿複直接製拼貼,當中其實花上一定設計心思。現職Freelance書籍設計師的陳曦成,曾為多本書籍擔任設計。屢憑作品勇奪設計獎項的他指,每本書單單是文字部分已有許多細節須處理,「首先要設定與主題及內容相符的字型和大小,以及字與字、行與行之間的統一距離,計算書頁是否合乎預算,太薄讀者或感覺不划算,太厚又可能使他們感覺沉重。」他續說,一般讀者或許沒有留意,但文字的排列其實對於閱讀過程影響極深,所以設計師對文字運用的感知度非常重要。此外,封面設計也是重要一環,因為書封給予讀者關鍵的第一印象,「設計師往往會在構思前先閱讀文本,與編輯甚或作者溝通,抽取最書中最核心部分,把它化作視覺元素放到封面。即使是一本很悶的書,我們也要想辦法找出有趣部分,使它某程度上予人愉悅感。」

上述元素是許多設計師着力發揮的側重點,本科在香港理工大學修讀視覺傳達設計的陳曦成,後來到外地深造書籍藝術時眼界大開,「書籍設計並不只限於平面設計,香港的書籍設計師經常自我規限在字體創作和排列、圖文比例等層面上,忽略了書籍作為立體的事實。」書籍設計是實務工作,往往牽涉商業考慮,書籍藝術則是以書籍作為藝術媒介,如同畫紙和雕塑等,讓藝術家藉此表達他們對世界的感知,兩者雖有所不同,卻有所交疊,「書籍所以可作為創作媒介,除因它與歷史悠久的人類文明發展有關,它綫性的閱讀時序,加上集書封、頁面、質料、書脊及書邊等豐富元素於一身,這使我在思量如何為書籍加添新意時有更多想法。」一邊翻揭書頁,陳曦成一邊解釋閱讀時序如何影響設計師的判斷,「我在理大的恩師Esther Liu喜以『聲音』說明版式設計的節奏,她的理念經常提醒我設計時要注意內容章節之間須加入適當的起伏節奏,以及適時的停頓、間斷。」

保守市場局限創意

香港的書籍設計偏向保守,曾在連鎖書店集團擔任書籍設計師的陳曦成指,書籍設計要靠多方協作完成,「香港大型出版社一般有自家的設計和排版團隊,也可能因為文本特別出色或資金較充裕而另外聘請獨立設計師兼任設計及排版。不管交由何方設計,編輯在整個程序也充當着重要的角色,他是作者與設計師之間的橋樑,經過來回溝通和試版,平衡兩者想法同時,也須以其專業的眼光確保書籍的易讀性。」他認為資金預算以外,易讀性是出版社最大的考慮,「有時候他們寧可平白地把文字和圖片整齊呈現。」

對於人才培訓,他指本地與國外也甚少專門的書籍設計課程,本地視覺傳達設計課程教授內容相當廣泛,「學院訓練不太着重教授軟件的使用技巧,而是培養我們的設計概念以及發掘適用的研究方法,着重概念多於技術,設計概念審美觀對任何類型的設計工作都很重要。」他補充,香港現時的大型設計獎項有限,寄望業界能給予設計師更多鼓勵,也希望廣大讀者能納有創意的設計,使行業發展更多元。

作品導賞

《老舍之死 口述實錄》
作者:傅光明、鄭實

此書講述老舍在文化大革命裏被批鬥後投湖自盡所引發的死亡之謎。書首以其自盡之湖北京太平湖的圖片作始,帶領讀者以平靜、黯然的情緒進入閱讀。接連幾頁,模仿老舍投湖前在湖邊凝望湖水的視角,以及投河前漸閉雙目的情境(圖1、2、3),一頁一頁按時序推進。緊接其後是多頁他生前照片(圖C),排放零散,模仿老舍死前腦海不斷閃回畢生回憶的畫面,並以生前紅衞兵到孔廟把戲服燒掉的情境作結。在象徵死亡的兩整版紅頁之後,正式進入訪談錄的部分。另外,書邊的兩面呈現了兩個老舍:一個在抽煙(圖B),一個在寫作(圖A),設計師以此表現老舍的生活趣味。

《棟方志功──美術與人生》
作者:海上雅臣

棟方志功是日本有名的板畫家,此書記述其生平及創作歷程。書封以大地紙製作,配合露脊設計,模仿板畫的粗糙感。棟方志功以梵高為偶像,了解到梵高喜畫向日葵,設計師以黃色作為封面顏色,加上棟方志功長年受眼疾困擾,須靠鮮艷的顏色帶來視覺刺激,因此黃色具有標誌性。設計師同時也參考了棟方不同時期的簽名,最終採用風格較突出者作為書名字體。

《京劇六講》
作者:孔在齊

設計師以中式設計包裝此書,以微透紙張製作書套,書首是作者提供的珍貴圖片,這部分以宋版書的綫裝折法裝幀,甚具中國色彩。書頁左下方設置了翻頁動畫,快速翻頁可看到起霸、趟馬和水袖三套京劇基本動作。

延伸閱讀

《Sheila Hicks: Weaving as Metaphor》

國際知名書籍設計師Irma Boom為編織藝術家Sheila Hicks設計個人作品集,貫徹呈現書籍作為物體(Object)的設計原則,考慮到作品性質,她想盡辦
法造出與布屑相似的絨毛書邊,恍如一件雕塑品。內文版式則設計簡約,希望書籍能吸引更廣大讀者群。其中就封面顏色,出版社與Irma展開一段長時間的拉鋸角力,最終Irma如願以償,以簡潔的白色作為封面。

《全宇宙誌》

這本書記述當年最新的天文觀與宇宙論,書籍設計大師杉浦康平以全黑紙白字的形式,精準地編排版面設計,在跨頁上四角領域能劃分出不同主題內容,把主題理念用科學手段融入書籍設計製作中。書邊兩面更呈現仙女座星雲,及Flamsteed星座圖,非常美觀。

【原文章於2014年12月11日刊載《星島日報》副刊】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點題設計 灌「書」生命”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December 2014
S M T W T F S
« Nov   Jan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122,751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