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愛書人書架:為書作嫁衣

Untitiled

愛書人書架:為書作嫁衣 陳曦成

編輯﹕林韻兒 美術﹕Money 文:吳世寧 圖:胡景禧、網上圖片
文章日期:2014年6月6日

【明報專訊】書本除了是帶領我們出發遠航的工具外,也是一種關乎觸感與溫度的藝術。指尖在書頁間徘徊,書脊則躺在手心間,閱讀時,鼻尖更近得嗅得紙張的香味——書本先與身體產生親密無間的互動,繼而滋養我們的心靈。這些,陳曦成都清楚知道。這個八十後書籍設計師,當念設計的同學紛紛走上廣告或商業設計之路時,他卻走到倫敦念書籍藝術,矢志為書本打造美麗的外衣。這次打開陳曦成的書架,我們把目光聚焦在各種用心的書籍設計,把書本拆開成字體、紙張、封面、書衣等基本元素,從中瞥見設計師的用心與寄望。

現職書籍設計師的陳曦成,回想當年在香港理工大學讀視覺傳達設計時,剛接觸書籍設計的感受:「我們什麼也要讀:網頁設計、動畫、插畫等,這些都是電子方面的工作,而當學習書籍設計時,我覺得書紙給我一種實質、溫暖的感覺,所以那時就喜歡上了。」後來他贏取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獎學金,到英國修讀Book Art,這兩年的經驗更把他帶到一個不可思議的書本藝術世界。原來書籍設計不止畫個好看的封面般簡單,書可以是一件由紙張構成的藝術品;書籍設計師雖然在別人文本上加以視覺創作,但設計師在紙張、字體、插畫等方面的採用決定,皆可影響甚至顛覆讀者的觀感體驗。

Irma Boom 以書雕塑

陳曦成從書架上拿出一本猶如白色磚頭的作品——美國紡織藝術家Sheila Hicks的展覽圖集,由大名鼎鼎的荷蘭書籍設計師Irma Boom所設計。Sheila Hicks以纖維、棉線等不同物料編織出層次豐富的作品,Irma Boom也特意採用一種鬆垮垮的紙張做書,而且強調書本厚度,結果書本恍如一件厚重的紡織物,呼應Sheila Hicks強調觸感的紡織藝術品。「Irma Boom很喜歡把書做成一件雕塑,強調書本厚實的質感。我喜歡的是這本書既強調質感,內文的字體和設計就做得簡潔得多,不會喧賓奪主。」

若說西方的現代主義追求簡約及功能性,東方美學更像是一種迂迴的美學,有眾多的文化符號。被陳曦成稱為「神級」的日本平面設計大師杉浦康平,就是到德國教書時意識到東西方美學風格的不同,才銳意加強設計東方特色。「這本收編了杉浦康平跟其他亞洲設計師對談的《亞洲之書.文字.設計:杉浦康平與亞洲同人的對話》是所有設計學生的must-read!」陳曦成說。

杉浦康平 設計學生must-read

現年82歲的杉浦康平是戰前出生的一代,面對已成頹垣敗瓦的社會,一直懷抱改革社會的理想。到德國擔任客席教授時,他驚訝地發現德國人對設計有明顯的對錯之分,要求黑白分明、簡潔直接;相比之下,杉浦康平認為東方設計更豐富更具情感,於是便銳意在封面設計上加入東方元素,例如直排文字、古書裝訂、畫軸形式等,他設計過的雜誌封面皆成經典,如《銀花季刊》、《傳聞的真相》、《遊》等。陳曦成說:「杉浦康平曾講過一個有趣的比喻:他認為一本雜誌的封面就像是一個人的臉孔,而臉孔往往能反映身體的健康狀,就像封面能反映書本內容一樣,所以他喜歡在封面列出密密麻麻的文字,表現書本的內容。」

聶永真 又怪雞又甜美

若杉浦康平是書籍設計的神級人物,那台灣設計師聶永真可算是書籍設計界的流行偶像了。才三十多歲的聶永真,是陳曦成近期欣賞的設計師,他設計過五月天、周杰倫等天團、天王的專輯封面,也設計過不少小說、散文集的封面。陳曦成一邊翻看他的設計作品集一邊說:「他的作品風格有時怪雞、有時甜美,反正就是無拘無束、不受限制。」小說集《愛情沒那麼美好》的紫色硬盒以一張黑白寶麗來照片為封面,裏面可抽出的白色書本則以燙金的愛神邱比特為封面。兩個封面一深一淺、一夢幻一現實,帶來使人感受深刻的對比。陳曦成早前大膽地在Facebook向聶永真表示欣賞,結果兩人在台灣相識並碰面!最使陳曦成感受深刻的,是聶永真談及自己的創作方法:「當我(聶永真)開始設計時,通常會放棄第一個在我腦海中浮現的念頭;因為首先想到的,一般人也一定想到。」

朱贏椿 令文字也「哭」了

聶永真設計的書籍大膽,甚至怪雞,而南京設計師朱贏椿則以「溫情」著名,他講求「慢設計」,設計一本書往往費盡心思,花上一年半載的時間。陳曦成特別欣賞他為申賦漁的《不哭》所設計的書本。作者申賦漁四出採訪生活貧困的孩子,寫成許多使人心酸難過的故事,但他找了許多出版社也碰門釘;朱贏椿讀過此書後,大為感動,於是四出幫作者張羅出版事宜,並幫他設計書本。「朱贏椿請紙廠捐出他們棄掉的廢紙,所以這本書的不同章節用上不同廢紙,造就一種很原始的感覺。因為這本書講的是許多不幸兒童的悲慘故事,他在封面書邊包上一塊紗布,使書看起來就像一個傷口一樣。」陳曦成說。而且為了呼應「哭」這個主題,朱贏椿把許多張印上「哭」字的紙放在地上,讓它們被雨水打濕,所以書中封面、章節的字體都像被淚水融化一樣。書籍設計師在每個細節上都有思索衡量過,到最後,才生成一本這樣負載情感的書本——誰說書不過是一本把紙張都釘在一起的物件?

美的書籍設計固然可以為書本加上眩目的外衣,更新讀者的觸感體驗;但書的外在與內在,又該如何配合互動?陳曦成認為,一本書最重要的是文本本身:「好的書籍設計師必須差不多看完整本書,清楚了解這本書的內容和感覺,才選擇一個與之配合的設計。」他想了一會,再說:「書籍設計不應是炫耀,應該配合文本,但又要好玩,運用創意。」

★ 陳曦成Profile

陳曦成,八十後書籍設計師。畢業於理大視覺傳達設計系,同年獲YIC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赴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爾藝術學院修讀書籍藝術碩士。著有《英倫書藝之旅》。

★ 陳曦成作品

雌雄同體的書

陳曦成幾年前往英國修讀Book Art,方了解到原來書本可以是藝術品,只不過運用了一本書的形式去呈現。在Book Art的範疇裏,藝術家可同時是作者、編輯、設計師、校對……他去年參加在布魯塞爾舉辦的Design September展覽,展出了一本叫作《友達之詩》的Book Art作品。「友達之詩」是日本變性歌手中村中的一首情歌,講述自己因患上性別認同障礙所陷入的一段苦戀故事。陳曦成大受感動,於是以此為名,製作了一本雌雄同體的書,探討性別議題:「我用燙上黑色字體的硬皮來做封面,造出硬朗、男性化工業味重的感覺。但打開書本,則是一個女性,你會看見一個陰道——每張紙都是我親手剪裁的,陰道周邊則用水彩畫上紅色,表達一種難以言喻的痛苦感覺。」

★ 書櫃冷知識

書也選美

書籍也有選美比賽。自1963年起,德國萊比錫每年也會舉辦「世界上最美的書」比賽,從來自世界上三十五個國家的參賽書本中,選出十幾本最美麗的書本並頒發金、銀、銅等獎項。在今年榮獲金獎的書籍是德國超現實主義藝術家Meret Oppenheim的自傳Worte nicht in giftige Buchstaben einwickeln,由Lisa Wegner及Martina Corgnati所設計。評審稱此書聰明地羅列了Meret Oppenheim零碎的信件、日記等資料,吸引讀者閱讀;而內頁的顏色、用紙也具多樣變化,是一本豐富厚重的作品。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明報》愛書人書架:為書作嫁衣”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June 2014
S M T W T F S
« May   Jul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122,920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