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4

超萌圓仔~!

上星期剛從台灣回來,去左台北動物園探圓仔,超得意呢~!

書籍設計背後的故事

「我們所追求的不是為藝術而藝術,而在於書所應帶來的閱讀的愜意。」
——德國圖書藝術基金會前主席烏塔·施奈德(Uta Schneider)

為慶祝香港三聯書店成立65周年,我們於2013年12月15日假香港城市大學舉辦的「兩岸三地書籍設計講座及論壇――書籍設計背後的故事」已經完滿結束,登記參加者有二百五十人,來自業界的超過一半,其餘多是就讀設計的學生。當日特別邀請了八位來自兩岸三地的書籍設計師擔任講者,並由策劃者廖潔連女士與三聯書店副總編輯李安女士任主持,透過是次活動,讓我們分享了寶貴的經驗及書籍設計背後的理念。

朱贏椿 一本書的氣息

第一位講者是朱贏椿先生,他是南京師範大學書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南京書衣坊工作室設計總監。他這次帶給我們的是「一本書的氣息」。聽他的分享、看他的設計,我們會知道,他是很懂得生活的一個人。他嘗試融入生活,感受身邊的一切,享受慢活,享受大自然;玩玩螞蟻,養養蝸牛,種種瓜菜,不接商業設計,不止不能趕時間趕交貨,還要無限時間自由創作,造自己認為對社會、對眾生有價值的書,為每本書注入更多的愛,也令每本書更有生命力,所以他能設計出《不哭》、《蝸牛慢吞吞》、《蟻囈》、《一個一個人》等出色的作品。他的設計往往能感動人心,學習他的生活態度,嘗試放下設計,或許,我們能設計更多。

楊林青 編輯 X 設計

第二位講者是來自北京、曾經留學法國的楊林青先生,他跟我們講解的是「編輯 X 設計」。首先,他非常冷靜、理性、學術地分析了編輯與設計各自的定位。而來到這個新時代,我們再不能因循守舊,單向性地做自己的工作,相反,要跳出框框,解釋設計師怎樣負起一部份編輯的工作。楊先生特別舉了其策劃西方字體設計書《Helvetica》作例子,說明「編輯 X 設計」的重要。起初,他就是意識到中國設計學院、業界與市場裡,缺乏深入研究西方字體設計的書籍,因而想買版權回來做,再配合中國閱讀方式把此書重新編撰及設計。從西方的字體與書籍排版的經驗中,怎樣去啟發我們中文漢字排版作進一步的思考與運用呢?這很值得我們深思。

馬仕睿 typo_d的出版品牌設計

第三位講者是北京typo_d工作室的設計師馬仕睿先生,他跟我們分享其公司的出版品牌設計。他曾經做過很多暢銷的出版品牌,比較為人熟悉的是中國出版社磨鐵旗下的文治,及文治的《知日》雜誌(現轉與中信合作)。馬先生對內地出版品那種約定俗成規律非常疑惑,所以往往心中提出要求與想法,如要求豎排、小開本、露脊裝等等。另外,他也分享了他作為《知日》雜誌的設計總監,怎樣與其編輯團隊一同打造這本小眾市場的暢銷雜誌的經過,每期以長篇幅、深入地撰寫主題特集,與富特色的版式設計,吸引了這小眾市場裡最多的讀者。設計與行銷的關係絕對密不可分。

聶永真 Behind the Cover — 感覺的設計

第四位講者是台灣首位AGI(國際平面設計聯盟)會員的聶永真先生,他專職書籍與唱片設計。他跟我們分享了「感覺的設計」。他覺得書籍與唱片設計是一種「包裝感性」的設計工作,很多時是設計師主觀與美感經驗下的產物。聶先生認為,每個設計師也有自己比較擅長與偏好的類型,他個人是文學類的書籍;他比較沒有辦法把彩妝書、童書之類的做得同樣地好。更重要的是,他分享了一個封面設計的小秘技:每次他看完書名與內容之後,第一時間想像到的相對應圖像,就馬上刪掉。因為當他能想到的時候,代表其他人也能想到,所以不會採用 。之後他才想其他比較抽象的視覺元素去表達那意境。這會讓他的設計跟他人的不一樣。或許,這就是為何他的書長有他獨特表情的原因吧。

黃子欽 復刻裝幀

第五位講者同樣來自台灣,是活用舊時代圖像作Photo Collage的黃子欽先生。他跟我們講解他的「復刻裝幀」,以時間、空間、與物件三個部分去闡釋復刻的精神。設計的功能是解決問題,但當紙本受到數位設計的競爭的時候,它無可避免地要發展出藝術性,甚至成為藝術品。他就是以「復刻」的方式去面對這樣的狀態。他從「歷史」出發,經過提煉,發展出具自己情感與質感的設計,再回來回應市場。他擅於把舊東西凝結、封存,回收、再用。設計往往講的是新穎與消費,但懂得懷舊與環保就更貼近生活吧。

胡卓斌 設計之前

第六為講者是香港的代表胡卓斌先生,他一直致力於品牌設計及獨立出版。他以資料搜集的角度,跟我們談談「設計之前」。他很認真、理性、兼有系統地跟我們講解了六本書的資料搜集過程、跟作者及出版社溝通的情況、書籍背後的設計意念、及其反思,作品包括:《易經講堂》、《必要的靜默》、《慢風街》、《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林嵐的藝術》、《新春糊士托.菜園藝術快抗爭》、《短衣夜行紀》。每一本也看到其特色與他個人獨有的創作軌跡。最後,他說:「做書籍設計是一種修行,給我機會面對一些我不敢面對的東西,令我成長。書籍設計師除了是為大家而做之外,也是為自己而做的。」這段話令我非常深刻與感動。

陳曦成 觸本.感藝

第七位講者是我自己(任職三聯書店的設計師),我所分享的是「觸本.感藝」,顧名思義,我們要觸摸一本書,我們才能感受設計師的「技藝」及那本書的藝術價值所在。由於我曾經在香港唸平面設計,及後再到英國諗書籍藝術(即以「書」作為主要媒介的藝術創作),因此,藉著講解我的藝術和設計作品,我想強調,書並不是一個平面、一張紙;書是一個牽及時間及空間的立體物件(Physical Object)。例如,我設計的《老舍之死.口述實錄》一書,就是把他自殺前的一幕場境搬進書裡去,嘗試將電影的手法帶進書籍設計,以表現時間的流動。而《京劇六講》則把「動」的元素放進「靜態」的書裡去,將京劇的三組基本動作製作成書角的Flip Book Animation。

吳冠曼 漢字形態與書籍

第八位講者是我們的同事、三聯深圳工作室的設計總監吳冠曼小姐,談的是「漢字形態與書籍」。由於她每天造書也在與漢字打交道,因而思考出漢字之美:一個漢字不單有故事,還是一幅漂亮的圖畫,特別是甲骨文的漢字,她舉了「屎」和「尿」兩個漢字,說屎是米的屍體,而尿則是水的屍體,十分活靈活現。我們從中更可欣賞到中國書法的筆畫、結構空間所呈現的美感,她舉了《江湖三百年》與《漢字圖解》為例,解釋她在書籍設計上怎樣運用漢字的設計。

最後,前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副教授廖潔連女士與我們分享了作為德國萊比錫「世界最美的書」評審的經驗,據她說,其審核情況富邏輯、秩序,同時亦比較人性化。德國萊比錫「世界最美的書」比賽就像書籍設計界的奧斯卡獎一樣,一般評審要花三至四日時間去審核,第一輪每人要挑選出四十本書,其後逐次篩選,因此工作量頗大。評審有七位,分別來自世界各地,包括日本、法國、英國、美國、中國內地、香港及德國。大家認真且自由地發表對每本書的意見。其中,廖老師發現兩件很有趣的事:第一,德國的評審絕不接受一點點的印刷上的瑕疵,因為他們對印刷技術與手工藝的標準定得非常高,達到極致。第二,大家不要以為外國人不懂看漢字的美之所在。相反,他們不需要明白內容,但由於他們於字體審美方面有豐富經驗,所以對字體的空間分佈與節拍非常敏銳,因而看得懂一隻漢字漂不漂亮。這是值得我們學習的。總結此次經驗,她發現,各評審並不因為擁有不同國籍與文化差異而出現爭議,反之,最終各位對一本書的感受與審美角度是會自然地、專業地達致共識的。

書籍設計是無疆界的,在同一個華文世界內,八位書籍設計師就有八種不同的思考模式、意念取向、美感經驗;我認為通過這樣的交流,以及觀摩講者帶來的實體書,可以擴闊我們對書籍設計的想像空間、思想維度,畢竟設計除了情感的投入外,還著重技藝及理性的方法論。

(原刊於聯合出版集團員工刊物《聯網》)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February 2014
S M T W T F S
« Dec   Mar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  

  • 123,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