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3

傻子⋯⋯林宥嘉

主唱:林宥嘉
作曲:鄭楠
填詞:鄭楠.張鵬鵬

等愛的人很多 不預設你會在乎我
難道一生的時間 都用來換 和你一個誤會
誰能真的讓誰 幸福到故事的結尾
何必那麼的慌張 有時清醒 才是錯誤的開始
我不需要 也不重要 做一個傻子多麼好
我不明白 也不需要明白 就讓我這樣到老
誰能真的讓誰 幸福到故事的結尾
何必那麼的慌張 有時清醒 才是錯誤的開始
我不需要 也不重要 做一個傻子多麼好
我不明白 也不需要明白 就讓我這樣就很好
没什麼緊要 只需要你輕輕一個擁抱
就算不留下什麼也無所謂
就算留下了什麼也都珍貴 珍貴 珍貴
做傻子多麼好 我不明白 也不需要明白 
就讓我這樣到老 這樣到老

買回這張唱片,不知覺地loop著這首不停,他的歌聲與旋律纏在一起,散發出一種懾人的魔力。

書籍設計,不止設計

當書籍設計師已兩年多的日子,造/趕書展書已踏進第三個年頭,雖然辛苦,但書展的到來,總有點新的看法。

THINK BIGGER

書展在上星期三正式開鑼,星期四我則去了作者講座幫手,順道聽聽其演講。講座是由我所設計的書《築覺》的作者Simon Hui主講,題為「創意與實用-香港建築的設計」,我到場順便聽聽,也得到一點啟發。

其中,Simon提到,他的老闆要求建築師們要把「建築設計」外的相關行業與事務認識多些,如機電、工程、預算、物料、清潔、地盤等,把一切融會貫通,這樣建築設計師才能把整個建築項目想大一點、闊一點、廣一點,更有效運用資源,顧己及人,省時高效地完成項目。他舉出以下兩個很好的例子。

老闆曾問他們,在北京的一個酒店工程項目,你用選用銅線或鋁線作為電線的原料呢?他心想,我只負責建築設計,不是機電專門,但也答了用銅線,因為做出來的電線能幼一點及其他的原因。他老闆則說,你知不知現在銅在北京非常值錢,很多北京人在偷銅,轉手賣出去很快、價錢很好。有人偷地盤的銅線,不止令他們損失那幾百塊,還令他們沒有原料,拖延工程進度,每日損失三十萬。這例子指出的是,顧及大環境的重要。

另一個例子是,圓方商場的地磚選擇,要顧及清潔阿嬸的工作(即方便清潔維修)。他指出,一般地磚分為兩種:Marble Base與Epoxy Base,Marble Base成分以天然雲石為主,相對沒有Epoxy Base硬,使污漬容易清洗,但沒有鮮艷的顏色供選擇。而Epoxy Base則以化學的成分居多,非常堅硬,不易清洗,但顏色較鮮艷多選擇。最後,地鐵方面因為顧及清潔維修的便利,也代表較低廉的清潔開支,選了Marble Base的地磚;這則放棄了原來鮮艷的色彩設計。

我非常認同這「把行業周邊事物融會貫通」的理論,我也在學習當中。因此,在書籍設計上,我不但專注書籍設計美學與概念上的運用,還觀察與聽取相關行業對設計的意見,務求造出更令大眾滿意的書本。

編輯、印刷、市場營銷、書店門市,這四個圍繞著書籍設計的領域對我們非常重要,而作者是源頭上的合作者,讀者則是買我們商品的顧客,每個範疇也應仔細了解。作為書籍設計師,我們絕不能只專注創作、忽視相關人士的意見。

出版業就像一條食物鏈,緊緊相連相扣,只要其中一環崩塌,所謂唇亡齒寒,大家也不能獨善其身。

細字迷思

自己作為Designer,知道我們比較自以為是,比較堅持與霸道,覺得旁人不懂設計,也覺得自己是專業,所以也出現很多盲點,其中一樣普遍通病是「細字迷思」。我自問,我不太有這種細字病,我心裡沒有「Small is beautiful」的格言。而我覺得,作為書籍設計師,更加不能夠有此一美學規範印於腦中,我們真的要有「同理心」,體諒讀者的便利與需要。我們造很多書也沒有年齡規範的Target Audience,而很多本土文化題材也有很多年紀較大的讀者在閱讀,所以選擇字型大小時,我們更加要顧及他們雙眼看得累不累,這是很重要的。

我曾經設計一本名為《京劇六講》的書,作者是九十多歲的老人家,而對京劇有興趣的也通常是上年紀的讀者,書中內文尺寸是我「認為」正常舒適的9.3pt,可是,最後作者及市場部同事也反映,字偏細了,老人閱讀困難。連作者也投訴你設計得字細,這種錯誤不可接受,亦謹記從此不能再犯。除非知道讀者群一定是年青人,否則內文字體一定不能太小。

有設計人認為,用細字好像比較好看,比較Decent、比較Elegant,我想說,這只是迷思,這是給設計不夠水準的低手開脫的理由。我們是設計師,是給人民服務的,造出來的書不為人看,只為漂亮,怎樣也講不過去。高手的設計師如孫浚良,他從來設計的書的內文字型就是比較大,也沒有人說他的設計不漂亮。

老師駡我說:「這細字根本不是給人閱讀的,只是裝飾!你是設計師來的,設計出給人閱讀的書是你的責任!」

吸塑包裝

我曾跟市場、門市、製作部的同事討論過,以他們的經驗所得,「吸塑包裝」的書普遍也會影響銷售。「吸塑包裝」就是以透明膠吸塑包了一層在書上,為了保護書不易破損。設計師常常被同事埋怨說:「你的書封面不要設計得這麼容易破爛啊!」這其實是非常實際的行銷問題——耗損。

其實,如果封面設計上有某幾種效果,的確是比較容易爛,例如封面Die-Cut、用超薄紙當書腰、有重複摺疊的護封等等。有時設計師會說,為了不扼殺創意,我們可以吸塑包裝,這樣就不易爛了。

但又衍生出另一實際問題,「吸塑包裝」後,書店要拆一本給讀者作試閱,這本試閱本通常不會賣得出,所以會作「報損書」,這是蝕了的錢,開支通常由出版社承擔,如果50間書店要求試閱本,也就報銷了50本書,未開始賣書已賠錢,這是什麼經營之道呢?!

如果不給讀者試閱,書通通被包著,也未必有讀者夠膽問店員拆一本新的來看,那就更影響銷售,沒看過裡面的內容,誰會買?我在書展站崗時,就是看到很多讀者看到膠包的書,如見沒有試閱本,就理也不理地走過,這是現實。

因此,除了必需用「吸塑包裝」的特別書外(如經摺裝、附送光碟或贈品、立體書等),其他的書盡量不要吸塑了。可能有人說扼殺創意,但我們書籍設計師就是要在這些「顧己及人」的限制下發揮創意,繼而增加銷售,傳播知識給更多人,否則,請我們回來幹嘛?!

請記著,我們不止是文化事業,我們還是生意,整個出版社,上至編輯、下至設計,也要吃飯的啊!

相似封面

我曾經設計過一個系列的書封,給同事一致劣評,鬧到阿媽都唔認得,為一次失敗經驗。

我承認這些書封未達某一美學上的標準,加上實用性也有很大問題,因此才成為污點。他們評說,顏色太相似、書名相似、書名字型又相似、連題材也相似,這很容易令讀者與店員混淆,影響陳列效率與銷售。這是設計與編輯的盲點,我們從沒有考慮到這方面。設計第一本書封時,就是沒有考慮到設計了20本後,他們的整體相似感或統一度,這是失敗能吸取的經驗。這情況類似於字體學上「Legibility」的問題,易讀性與可辨性,這些封面就是不好辨,令同事很容易搞錯,執書很困難。(我也曾經想過,他們收得人工,執書執得對是認當的,不能以此理由為藉口吧!)

但其後我再反省,設計與編輯在這系列的失敗上要負很大的責任,同事與讀者的困難是須要考慮到的。

設計系列書目應當注意的幾點:
01_ 擬訂書系的名稱
02_ 排列先後次序,規模化,擬訂每本編號
03_ 設計書系的統一風格、必有元素、但又不能太相似
04_ 書封應出現書系名稱;書脊應出現書系名稱與編號;摺翼應出現書系名稱與書名列表
05_ 絕對不能想一本造一本,要一早擬訂好系列的書數,不然其後會非常混亂,甚至迷失當初的目的

設計不是大晒!

我常常記著:「Design is the extension of art to life」設計是是生活的一部份,而當閱讀是生活不可或缺的部份時,適合的書籍設計更是不容輕視。

而我相信設計是需要學習,也有得學習的,不是有藝術天份就能成為設計師。書籍設計師更需要了解各層面的限制與需求,包括作者、讀者、編輯、零售、印刷等,再以美學概念包裝,製作出User-Friendly的耐閱商品。因此,我們更加要有「同理心」,理解作者與讀者的心情,體諒同事的狀況。

創意不是大晒的,美學也不是大晒的,出版是集體創作,面對現實下發揮創意才是王道!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第三章 | 蒼井優的三次元異想世界

英國著名紙藝立體書(Pop-Up Book)藝術家Paul Johnson曾形容他如何享受立體書的心情:「I show my actual work… to demonstrate physically how my pop-up books open three-dimensionally and then close down flat again. There is something magical about that transformation. It was what first attracted me to the pop-up genre over twenty years ago.」就是他曾經目睹過書頁躍然彈起的神奇瞬間,被深深迷倒後,才會花二十年的心力去鑽研紙藝立體書,最後成為他永不倦怠的終生職業。

紙藝立體書的迷人之處,並不取決於Paper Engineering技術有多高超、製作有多複雜,更重要的是藝術家的創意思維以及他發揮於「無縫細節」上的小聰明。當讀者打開書,發出驚嘆的「嘩~!」聲之際,其實包含著他們對創作人的認同與讚賞。

闖進少女幻想國度

2010年中,日本新生代女星蒼井優在東京渋谷PARCO FACTORY舉辦了3D個展「うそっ。」(謊言),其團隊以展覽內容為籃本,製作出該展縮影版的立體攝影集,在展場同步販售。這部《うそっ。》有別於一般兒童繪本立體書或其他女星寫真集,它結合了藝能、時尚、攝影、紙藝四大領域,是一本前所未見的立體寫真書。我第一次看到便愛不釋手。服裝、造型、化妝、攝影、美術設計等工作皆為時尚雜誌《裝苑》的幕後精英所包辦,再加上知名紙藝工程師Hiroshi Sakurai負責Pop-Up技術支援及製作,共同打造這謊言世界內的美麗小優。

現年27歲的蒼井優,曾被日本媒體形容她具備「自然且具透明感的演技,讓她以電影演員的身份閃閃發亮」,因而被冠以「透明系女優」之稱。而《藝能新聞》則說她「比長澤雅美性感,比澤尻繪里香清純」,證明她較同齡女星受注目。小優極富觀眾緣,既擁有清純的外表,又能演活多種類型的角色,所以一出道便鶴立於眾多新人之上,可說是日本最具潛質的女優之一。

此書用了小優的real-size頭像作封面,裁剪出她的側臉輪廓,封面、底分別為兩邊臉龐。書名《うそっ。》富有雙重意思,既可譯作「謊言」,又可化作語氣詞「不會吧?!」,貫徹整體幽默的風格。當我們仔細欣賞封面時,會發現小優臉頰上長有點點淡淡的雀斑,讓她顯得更靦腆動人,展現那自然的瑕疵美。選用頭部作封面,讓讀者打開書像打開她的大腦一樣,從而走進她腦內的幻想世界,觸碰她的奇思異想。

一打開小優的臉頰,一頁一頁不同的造型立即蹦跳出來,共六組精心設計的立體場景(即六個對版),每組也讓人驚嘆不已。它們分別是:天鵝湖、被古怪鞋子壓著的小優、七彩牽絆小屋、黃藍間條造型沙龍、糖霜蛋糕公主,以及夢幻氣泡。她就像英國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愛麗絲,闖進驚險的夢幻世界,而湊巧小優在電影《花與愛麗絲》中也飾演愛麗絲一角,與這本書所表現的不謀而合。

其中,「天鵝湖」的場景裡,蒼井優飄逸地懸在巨大的白天鵝嘴下,設計師使用燙銀營造湖水的鏡面效果,銀色的湖水映照出小優的倒照,優美如詩。在最後一組的場景中,小優身處蘋果森林中,用吸管吹出以透明塑膠片拼出的球形肥皂泡,內裡藏著一群可愛的小動物,包括松鼠、黑貓、大麋鹿、斑點鹿、綿羊等,小優也化身小白鹿,置身在動物群中,優雅地坐著。透明泡泡的裡面燙上彩金,因而閃閃發亮,增強那夢幻效果。

此書整體的美術設計非常值得學習,無論是造型設計、色彩配搭、物料運用、紙藝工程、無一不令人折服;既繽紛甜美,又時尚浪漫,加上小優俏皮可愛的表情,秒殺一眾少男少女。

除了漂亮的立體畫外,想不到那區區數句內文也在玩弄文字戲法。當中的「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一句,只要發音時停頓位置不同,便能讀出不同的意思。如讀作:「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う(停)そ。」,解作「嗯,是呀是呀是呀是呀是呀是呀是呀。」;如讀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停)うそ。」,意思則是「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講大話。」原來這不起眼的幾句也花了如此心思,的確好玩!

閱畢全書,就像吃完一塊草莓蛋糕,齒頰還殘留著一份甜味。

〔此欄目於「主場新聞」網站同步連載。〕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July 2013
S M T W T F S
« Jun   Aug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123,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