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3

參見偶像——聶永真

聶永真_我

2013年1月2日,我跟台灣朋友在 Facebook 的對話。

「喂,不如今次去拜訪聶永真丫!」
「What? 你是說看他的展還是拜訪他本人?How?」
「拜訪他本人呀!」「等我約約看。」

1月16日,我真的在 Facebook 留言給聶永真,說了我是他讀者與設計支持者,也說了我是書籍設計師,想寄些我設計的書予他過目,亦想來台灣拜訪他。就在隔天,他非常迅速地,回覆了我。

其實,我完全沒有想過他會回覆的,或想像是會被婉拒的,完全沒有想像他會答應。嘩!我真的興奮到跳起!想像能夠與偶像見面,還要一起吃飯,實在令人太驚喜了!

2月1日(在飛去台灣的前一天晚上),老闆(剛巧她跟幾個同事在台北工幹)Text過來,說她約了聶永真與另一設計師林小乙明天在好丘cafe見面,問我去不去。噢,我心想:「見兩次嗎?還是這次見完,晚飯就泡湯了?!」雖然有點倉促,在下飛機當天就過去,但我還是答應了。
 
2月2日,我剛剛下飛機,去了酒店,先跟台灣朋友碰個面,就匆忙趕過去他們匯面的地方。他們約了在好丘cafe的一間包廂裡聚會,一張圓桌,有聶永真、林小乙、代為穿針引線的台灣編輯,加上老闆、三位同事、及我,總共8個人。整個聚會我就感覺氣氛怪怪的,很是尷尬,就是老闆不斷在問,不斷在說;他倆也像是比較含蓄內斂的人,不知是否陌生的關係,說話並不多,一句起兩句止,並沒有多言。待老闆趕飛機走了後,氣氛好像緩和了點兒,我們也閒聊了一些,工作情況台灣香港隨便什麼的。我由於多人與陌生的關係,真的說不了什麼,並沒有認真的跟聶永真談到什麼。到完結的時候,我認真的問他,我們之後還能吃飯嗎?他說:「不是說好了的嗎?」我放下心頭大石,幸運地還能多見一次。這次真是什麼也沒聊到呢。

2月6日,聶永真帶了我去一間叫Kiki的川/台菜餐廳吃飯,他也怕我迷路,特別相約在忠孝敦化站與國父紀念館站之間的Cafe外等好,他再帶我一起過去。

「見到你,其實我好緊張啊!」
「看不出來啊。」
「因為你是我這幾年其中一個偶像!」

我也跟他說,除了你之外,杉浦康平與孫浚良,也是我書籍設計上的偶像。我們也聊了一下Les,說我跟他也做過一下子書,聶也說他有Les微博;我跟他說,如果你們認識的話,一定會很投契。

我們還交換了見面禮,上一次在Cafe見面時我送了書,今次就帶了香港獨有的XO醬給他,希望他喜愛吧。而我則收到他兩份禮物:「Irregular Life」筆記本,及台灣版《The Big Issue》雜誌(那期封面是林宥嘉,由他操刀設計)。不規則筆記本是他2010年跟誠品合作設計的限量商品,他說這本是印刷廠裡有裁切瑕疵的掉棄版,他留起來用作送人。不規則的摺疊、不同的紙張、不規則的裁切;配合封面文案寫道:「i’m somehow out of step with regular life.」不知怎的,我就覺得這是他真實的心聲。

我非常開心收到此筆記本呢!還像小粉絲一樣跟他要簽名留念。他寫的時候,凝視著我停頓了一陣子,我還以為他想到什麼寫給我。哈,搞笑,最後他只寫了「加油!」兩字,而我已很滿足了。

雖然我倆沒有一見如固,也沒有滔滔不絕,整頓飯我都既緊張又開心地吃,說了想說的話,又收到偶像送的禮,感覺他人真好,這算是此次台北之旅最大的收獲了!

「其實我還是在做我自己喜愛的東西,追求理想,開心做設計。」聶永真從容地說,我深刻地記著。

【台北之旅2013_Travel_Note_03】

Advertisements

Lost in Editorial

最近在看從台灣買回來的兩本書,一本是日本出版社幻冬舍的編輯兼創辦人見城徹的《編輯這種病——記那些折磨過我的大牌作家們》,而另一本是楊玲的台灣出版社行銷指南《為什麼書賣這麼貴》,兩本也很值得書藉設計師一讀的書。我超享受讀這兩本書呢!

我發覺我當了Book Designer這麼一段時間,仍然對出版、印刷、行銷等認識得不夠,總是一知半解、模糊不清。因此一有機會就詢問相關同事關於編輯、市場行銷、印刷製作等方面的實況,虛心學習。知悉各部門(包括印刷廠)的流程、運作與估價等對書籍設計有極大幫助。

且先看看我節錄了見城先生的文章,若你是業內的行銷大員的話,一定會看得很爽!超正!

以下的文章部分節錄自《出版迷失論》序文(出自《編輯這種病——記那些折磨過我的大牌作家們》)
文:見城徹

倘若我現在計畫出版一本書,菊三十二開精裝本的單行本,因為我對它很有信心,初版即決定印一萬本,結果六個月後,退書總共退回了四千八百本⋯⋯

這種事情屢見不鮮。然而,編輯們看到這樣的數字,真的會感受到退書的嚴重性嗎?我甚至懷疑到底有多少編輯會認真地面對自己的提案最後竟演變成排山倒海般的退書?而且愈是大出版社,這種情形愈多。

退書四千八百本是多麼嚴峻的事實!它背後還牽涉到公司已經支付的印刷費、製書費、版稅、裝訂費、校正費、宣傳費、倉儲費,還有編輯的薪水⋯⋯

賠錢。

這就是自己企畫出版所必須面對的殘酷事實,容不得你找任何藉口推卸。

在賠錢這個嚴酷現實的前提下,無論是編輯提案時撰寫的出版目的,抑或出版後銷售成績欠佳的各種藉口,終究只是美麗的托辭。

像「對文化頗有貢獻」、「要開拓新市場」、「內容精彩」、「良書問世」、「這本書為書市掀起波瀾」、「這本書出版意義甚大」、「多出版好書」⋯⋯等,這些都是編輯們偏愛的藉口。但對讀者來說,賣不出去的書,就只是無用的商品而已。倘若這些藉口能讓書在銷售上達到損益兩平,還情有可原,否則就只是胡說八道而已。

總之,世上有太多編輯自恃甚高(其實何謂高水準根本沒有標準可言)。

我離開角川書店成立幻冬舍後,每次有人訪問我,我便痛切地覺得,那些對「出版社等於編輯」深信不疑的人,實在有夠愚蠢!

倘若不能跳脫世上這個「出版社等於編輯」的刻板印象,就無法徹底摧毀那些愚蠢編輯對出版的迷失。

白紙黑字的銷售數字才是鐵一般的事實,其他都只是幻想。這樣的金科玉律,那些蠢蛋卻無法理解。

讀到這篇文章真的是大快人心,講得如此一針見血,但終究有多少出版社與編輯明白這樣的道理呢?雖然世上有否「叫好不叫座」的情況還有待商確,但見城先生一語道破的是「對讀者來說,賣不出去的書,就只是無用的商品而已」,說得沒錯,無人問津的書,即使再好,也只是等切的一堆廢紙,我們自己曲高卧寡地說好有屁用呢!

其實,我愈來愈疑惑,我們究竟需要的是有何種裝備與經驗的編輯呢?編輯們的野心與鬥志去了哪兒?我們就不能出版「叫好又叫座」的書了嗎?作為編輯最親密的戰友,我也有點兒迷失,好想清楚了解「編輯」這種生物啊。

溢出愛的內斂設計

《我們的同志孩子》作者蘇美智以記者身份,2010年底開始參與列席香港小童群益會「性向無限計劃」家長組的聚會,聆聽同志家長、同志義工、及三位社工的討論與分享,最後把不同家庭同志向家長「出櫃」的故事、被反對者的訪問、專業人士的意見等篇章,整理成書。整個計劃由她開始參與聚會到出版成書,籌劃、訪問、整理、寫作經歷了一年半有多的時間,該會、社工們、義工們與她本人也很有心地想為這一社會議題/家庭親子實況作深入的了解與探討,好讓更多爸爸媽媽與子女懂得怎樣去處理同樣的問題。這一篇篇講述「親情」與「愛」的真實故事,有些讀起來溫暖、窩心,有些則教人揪心地疼,作者文筆優秀外,也客觀地把一從前禁忌性議題真實地呈現,是近年難得的話題性佳作。

題材挑戰設計思考
此書的主題圍繞著「同性戀」與「親情」之間的矛盾,香港出版業界確是少有,而能在我們這些左派中資的出版社出版就更是難能可貴。當初聽到能為這樣富話題性與Edgy題材的書做設計,我是很有期望、很想把它做好的。而事實上,這的確是項挑戰。「同性戀」這個題材真的很「蝦人做」,做得好可以很搶眼奪目,做得不好就反而會變得妖冶怪誕,不倫不類,甚至能毀了這麼一本好書。因此,「拿捏得宜」對此書非常重要。

我閱讀完所有文章之後,我確實覺得很感動,很溫暖,很被愛觸動。我認為此書講的主要是親子關係,而「同志身份」則為觸發這親子情仇的導火線。嘗試了很多版式後,我終於找到對的方向與感覺,我決定把重心放在「親情」、「父母子女的愛」的身上,把內文版式溫婉平實地展現,不玩弄版面設計上的花巧,賣的是家人對同志子女付出的愛與關懷。而我則把「同性戀」的Elements收得很內斂,把它壓得很低,用顏色與符號抽象地呈現。

符號建構主概念
主題概念由三個符號包裝而成,由男(♂)女(♀)性別符號拆成三個:即 X → O。「X → O」在封面上已出現,代表了家長由不接受子女為同性戀者,到慢慢建立互信,因而最終接受此事實。

三個扉頁設計則同樣用這三個符號代表,首章是「九個家走出九條路」,講述不同家庭的「出櫃」故事,因此扉頁上用上箭咀(Directional Sign)(→),顯示什麼方向才是走對呢。

第二章是「同行:訪同志青年及社工」,講述被反對的同志及社工的經歷,所以扉頁上用了(X),表現反對與Cross-Over。

第三章是「答爸爸媽媽問」,是專業人士解答爸媽的問題,所以扉頁上用了圓圈(O),All Around 全方位地解答他們的提問。

紙張與顏色強化感染力
此書的主色調我用上比較內斂的色系,看上去暖和、樸素自然,除了深灰、深啡與芒果黃外,我特別選上一隻非常尷尬、模糊、中性的粉橙色,配合這一同志主題,低調地表現那中間游走的模糊性。再加上內文採用了粗糙偏米黃的80克鬆身小說紙,加強了溫情感,印刷後的效果與質感出奇地好,與此「親情」主題完美配合,自然加分不少。

記憶中的孩子
作者曾說:「是同志也好,不是同志也好,始終都是爸爸媽媽的孩子。」這句話觸動了我。

所以我想,無論長得有多大,在父母的心目中,子女永遠是小朋友,他們最疼惜的純潔無瑕的嬰孩。我就執著「父母記憶中的子女」這一概念,設計書封。

此書的相片其實不多,最多的是受訪者的同志孩子兒時的舊照片,這些可謂是最美、最可愛、最合用的的素材。看著一個個長得像紅蘋果可愛的臉蛋,笑起來天真爛漫,無論他們是同志與否,也永遠是爸爸媽媽心目中的小天使。我就用了這些小孩照片、加上特別設計的書名字體、配合「X → O」三個符號等,混合設計了這溫情封面。

封面用的是淡黃的厚身花紋紙,再套上牛油紙做封套(Dust Jacket),正面、底面、及內封,三面也印了不同的符號、相片與色塊,營造出重疊深淺的Layering Effects,表現時空交錯感。牛油紙也增加了整本書的輕柔度、磨沙模糊感與半透明感,拿上手觸感一流。

反思何為「好」設計
我常說,想書籍設計得很「好玩」,想帶給讀者驚喜與閱讀上的愉悅感。但,這真的是為了讀者嗎?讀者究竟真心想要些什麼呢?

《我們的同志孩子》一書出版後,讀者對封面的讚賞出乎意料地多,這令我反思讀者的口味。什麼叫「合適設計」?什麼叫「好玩設計」?什麼叫「好設計」?它們的共通點又是什麼?什麼樣的書應走什麼方向?作為設計師,我的確要好好思考與研究一套比較客觀的美學標準。

為什麼愛上京劇

「唱聽韻味,念憑口勁,做重邊式,打靠幼工。」
——作者孔在齊以這四句概括了京劇「唱做念打」的藝術水平

在《京劇六講》一書中,作者以六個篇章,帶讀者一步一步去觀賞京劇這傳統藝術之美。他從京劇嘈吵的陌生感說起,講到舞台的特色、再談演員的技藝、形式之美等等,最後講到為什麼人們會慢慢愛上京劇。作者既不講京劇歷史,也不談京劇理論,恰恰是以個人的品位與專業觀賞角度深入淺出地剖析如何欣賞京劇,這是作者以資深戲迷身份整理出來獨特而難得的心得,有別於其他談京劇的書藉,亦是其價值所在。

薄紙上的傳統舊照
本書共有65張作者提供傳統京劇的舊照片,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由於 1) 預算(如果「圖跟文走」的話,整本書可能要印四色,但此書看似沒必要印全四色,也看似不能賣很貴)、 2) 行文流暢度(「圖跟文走」的話有可能會打斷讀者閱讀時的流暢度,可能會讀下停下讀下停下,文章或會被斬碎)及 3) 每章節的照片數量問題(因為每篇文章的數量多少不平均,圖片只偏重於其中一兩篇文章,讀書時的線性Flow會不順),因此,編輯與我決定把圖像與內文分開,圖片獨立成章,把此書的首32頁專放彩色圖片,以四色印刷,讓讀者讀內文需要時,才Refer前一章的圖片。這一章的紙張用上「對摺的」輕柔的60克白廣告紙,帶出比較中式線裝書的效果,配合這中國傳統戲曲的主題。

書角上的跳脫動畫
由於此書的主題是京劇,是一項會動的表演藝術,文字與圖像也是「靜態」,雖然讀者閱讀時會有自己的想像,但始終很靜。因此,我就想把「動」的元素加入書中。藉著「翻書」此一動作,即以紙張演繹「時間的流動」,我們可以使影像動起來,製作Flip Book Animation。

我與編輯商量,把幾個京劇的基本動作找出來,再參考網上這此動作的影片,我就用紙筆把這些動作續格續格的畫出來。因為我喜歡那手繪的粗幼筆觸線條,所以我選擇不用電腦畫,用手畫,再把每格動作放於每雙頁(Spread)的左下角,連續Flip起來就出現會動的連環圖。

這Flip Book Animation交代了京劇的三組基本動作,分別是:1) 起霸(京劇武將出場時的步法)、2) 趟馬(演員上馬時的動作)、以及 3) 水袖(旦角揮舞衣袖的動作)。最後也不往我花了這麼多精神時間來畫,Flip起來的效果很不錯呢。

書封上的迷漫剪影
今次的書封設計,我用上了京劇剪影圖像,加上迷漫瑰麗的藍色墨水與紅色的煙,及「唱做念打」的文案詞作Typography,以比較Graphical和抽象的手法去表現京劇的美感,營造不老土,但又富傳統中國戲曲的感覺。書名「京劇六講」的字體設計,我則用上「姚體」去改造,仔細琢磨了它的筆劃,令每點每畫也Sharp Cut了,表現京劇那種尖銳利落的感覺,有點像插在戲服上那些小旗及京劇演員轉身走位那種「型格美感」。封面用紙上,為配合圖片章節,我同樣用上一張60克的白廣告紙摺出來封套(Jacket),這種紙透出淡淡的米黃色,充份表現中式書的輕柔與質感。

文本的主色調
前面圖片部份的主色調為棗紅色+彩色照片,而後面內文部份的主色調則為寶藍色+黑字文字,紅藍雙色交錯對比營造中國傳統感覺。我今次沒有用Symbolic Meaning及符號學等的選色方法,反而在讀完文本後,再選我自覺合適的顏色,我就選了寶藍色,原因是京劇讓我聯想到「青花瓷」,兩者同樣作為傳統藝術的連結。

出版後的善意批評
很多時,書籍出版後,設計會受到很多正、負評價,此書亦不例外。有建設性的善意評論往往讓我日後做得更好,我每次也反省,期望下次能改善。

第一,顏色問題:
有人認為內文部份不應該以藍色為主色調,原因是藍白配會聯想到「死人藍」,挑起傳統忌諱。

可是,我所用的是既深且鮮的寶藍色,而中國傳統的「死人藍」是帶紫色的,所以我所用的不是「死人藍」。為了此事,我事後特別有再問編輯的意見,他說,其實很難說某一隻顏色最能代表京劇(因為書中有提過「京劇服裝分為紅、黃、綠、白、黑五上色和紫、藍、粉、湖藍、古銅或秋香五下色,一共十個顏色),所以他沒有阻止我用藍色。如果是戲服的話,小生用藍色為多,例如周瑜就是穿籃色配白色的。加上最重要的是,作者是京劇研究專家,如果藍色是京劇的大忌的話,他絕對會出聲,不會讓我們出錯的。

第二,封面文案問題:
有人覺得封面的文案詞的字體太細,而這京劇題材的Target Audience應是中、老年人,看時會感到吃力。

封面上的字體大小某程度上是一個迷思,我認為這是比例、美感、配合的問題,可讀性與美學吸引力的平衡。為配合剪影Grpaphics與書名,文案詞在封面上不會喧賓奪主,讓整個封面正、負面空間建構得宜,我考慮過後,認為這是最合適的文案字體尺寸。但我下次會再考慮多點可讀程度,可改善的。

第三,內文字體問題:
跟以上第二個問題一樣,因為讀者多為中、老年人,此次用9.3pt的內文字體或者真的讓他們讀時感困難。

這次有三人提出此問題,包括八十多歲的作者本人,所以我下次造同類型的書的時候,一定會多加留意的。雖然9pt至9.5pt是一般讀者可接受容易閱讀的字體尺寸,但這類書或應加大一點吧。

另外,設計師亦要考慮另一現實,那就是字體大了,所用的紙張與頁數也多了,書價也自然會貴了,會否因為這樣而少了人買書呢?所以,設計師應好好考慮各方面的平衡才作出選擇和決定。

不論怎樣,我滿意此書的設計,算是有點兒驚喜與突破;也接受批評,我相信越思考磨練,下次會做得更好。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April 2013
S M T W T F S
« Mar   May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 125,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