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3

台灣讀者媽媽

今年2月的台北之旅,見了很多人,其中一個就是這位媽媽級的讀者。

相識應該由2009年夏天我出版了《英倫書藝之旅》後說起,事隔半年,2010年2月,當時我還在英國工作,某天在這個Blog收到阿姨的留言,說「我太愛你這本書,已在台北訂購了。你會到台北來嗎?希望有機會見到你。」

其實,當時收到讀者這樣的留言,真的很開心、很感動。第一次出書,又是這麼偏門的題材,也得到讀者這般喜愛,還要是台灣的讀者,當時心裡確實非常高興。其後,我們通了數封E-mail,各自介紹了,也算是認識了。她實際上是一位退休的國小美術老師、亦是Book Artist、也是童書作家,多重身份,在網絡上教比較女生造的Book Binding,為一網絡紅人,她的Blog友也尊稱她為「老師」。

及後我們斷斷續續也在此Blog、E-mail、Facebook聯繫,不時交換書籍設計、Book Binding的情報,她真的是非常熱情的媽媽級讀者。她不時說:「你會來台北嗎?一定要請你吃飯。」真的是非常客氣!所以,一開始未去過台灣的我就對台灣人的印象非常好了。

數年後,終於在今年2月,我有機會到台北走一趟。今次到台北,當然要記得約台灣媽媽出來見個面,吃個飯。

第一次見面,起初我還怕會沒什麼話說,但最後竟然一見面就滔滔不絕,可能我們真的在這個領域比較投契吧!她還送了我她新出版的教BookBinding的書給我,當然我也送了兩本我設計的書給她作為見面禮。真的是久違了又愉快的一頓午飯!

【台北之旅2013_Travel_Note_02】

Book Designer之殘酷悲歌

上個星期忙到爆,晚晚OT O到傻,腦汁幾乎被窄乾,本來想在blog寫寫喺台灣遇到嘅一啲人同事,但返到屋企之後就已經攰到不能,咩都唔想諗,沖涼瞓覺,聽朝又搏殺過;有時忙到weekend都要O,呢種就係現實中既designer生活,一星期五至七日,日日如是似困獸鬥嘅routine life!

我成日喺個blog呢度講design concept呀,講design theory呀,講咩大道理呀,嗰啲當然好緊要,嗰啲係思想性、理念性、創作性既理論,雖然係book designer必須既腦袋裝備,但我哋其實有更多現實要顧,先可以出版到一本實體書,唔可以齋坐係度空想。

Book designer之殘酷實況,無非係圍繞三樣嘢:錢 x 人 x 時間。

錢,就關於報價同budget,日日夜夜都諗著本書賣幾錢;貴又驚冇人買,平又冇special effect可以玩;書簿又被人話唔抵,書厚又被人話嚇親人唔敢買;封面複雜又被人話亂,簡單又被人話無design;最好係進可攻、退可守既價錢。而家啲紙又超貴,我成日話,紙斷斤斷斤秤都要錢啦,仲未計油墨錢、印刷費。成日俾人問點解咁貴?點解咁貴?唉!我都唔想㗎,又印得嗰一兩千。而家出去食個lunch都四十幾五十蚊啦!八、九十蚊一本書都俾人話貴,我哋唔駛開飯啦!

遇著啲唔識字又冇料既作者就仲慘,印又印得少,印得少自然相對貴,又擔心賣唔出;我哋仲要好似集體詐騙集團咁,又要不斷將啲冇料既內容包呀包呀包,包幾十層花紙,只希望佢唔好賣得太衰。編輯又求你救下佢,包到佢見得人;我救佢邊個嚟救我呢?我唔係請返來將一本爛書做好㗎,我係請返來將一本內容好既書設計得更好既,等佢更有added-value,等呢本書係世間更有價值地存在,等更多人識得欣賞佢,讓更好的知識傳播全世界,呢個先係book designer既使命吓麻!喂,大佬呀,我哋算係做有良心既文化事業,唔想呃讀者上當買書啦!所以,我唔該拜託跪求唔識字既作者唔好出書啦~!出版社唔係善堂,讀者亦都唔係買書當做善事既,狗屎垃圾唔該收皮!當斬少棵樹印少張紙環保啲啦喂!

其實我知我哋做出版既先最有責任把關,將垃圾把著唔好俾佢獻世,但世界唔知點解就係咁瘋癲,唔識寫嘢既人照樣俾人體諒可以出書,我真係唔能夠理解。

我之前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話book designer同editor係兩個世界既人,雖然我哋係互補的拍檔,但又係最矛盾的兩個職業。我哋之間始終有對美學上理念上差距,爭辯同討論係在所難免既。我雖然算不上大師級的book designer,也出過較差既設計,設計路上污點好多,有很大進步空間;但,某程度上,我喺設計時有自己一套對美感既高要求,那不是一時三刻既「見人見智」,而是長年累月train出來的visual sense,咩嘢係靚,咩嘢係醜,應該有專業上既考量同判斷,唔係路人ABCD既意見都要接受既。雖然我承認我喺設計上係比較霸道同獨斷,但呢樣嘢應該唔係錯吓麻,我係designer,我哋無art director,你哋唔信我既專業應該信邊個呢?我唔係囂張到唔take人哋意見,要企硬唔改,我信越改越好既,好多時我都虛心再試既,但我有我既底線同美學理念,有啲嘢係不容過界既,當你哋suggest嘅唔比我現有嘅更好既時候,我會嘗試搵第三個更好既apprach,請唔好「圍嘔」「迫宮」,將唔一定啱既美學理念加諸係一個designer身上。一本書出到來醜,第一個讀者會blame邊個?第一個當然係作者,第二個就係book designer或出版社。每一本書我都要揹起責任同後果,我係落真名㗎,我都唔想做臭晒個「哚」㗎~!

時間,趕出書趕deadline就係梗局嚟㗎啦,唔好話book design,做design有邊個係唔忙唔OT既呢?!唔駛你通宵已經算萬幸,仲有咩可以呻可以怨呢!有時真係壓力好大,又驚meet唔到deadline,本書出唔到,但又唔夠時間做得好,所以就不斷OT,O到一星期7日都係度做,但越做就越冇精神冇心機冇創意,所以又再越做越「行貨」,越做越差,越做越妥協遷就,最後係一個步向毀滅既cycle,得不償失。偶爾失手做到差既作品出嚟,又要俾人嘲笑話「幫你做個你最差book design嘅排行榜」。

Book Designer,書籍裝幀設計師,名字好似好好聽,但係咪真係可以好有創意地生存,一切還是「depends」~!

《metropop》訪問 | 視覺說書藝術

cover_large

MetroPop_345

文:Summer Ho
[摘自《metropop》Issue 345「Lifestyle design」專題]

科技進步令很多原來實體的事物都變得虛擬。現時愈來愈多人以電子書取代實體書,但其實看一本書,除了看內容,實體書獨有的設計和手感,都為閱讀帶來更深刻而重要的體驗,好的書籍設計,更可加深甚至昇華當中的閱讀內涵。

書不是平面
書籍設計是冷門職業,大部分人對書籍設計的理解就只流於封面設計,但三聯書店的書籍設計師陳曦成強調,書籍設計不應被視為單純的平面設計。「書是立體的,不是平面的。除了封面,還有內頁的layout、字型、顏色,以及書的形狀、大小、長、闊、高、書封、紙質等,透過這些元素(空間)都可發揮創意,因應內容營造出書本應要表達的節奏(rhythm)和編排。」

陳㬢成以自己設計的《老舍之死.口述實錄》一書為例,老舍於文化大革命時被批鬥後投湖自盡,於是陳把老舍死前坐望太平湖的想像,變成書中一系列視覺影像作「序」:首先是平靜湖面,愈揭下湖面愈是收窄,直至消失,那就像漸漸閉上眼睛的老舍。隨後版面是老舍生前的生活照,最後以兩頁鮮紅象徵他生命結束。讀者經過連串的「視覺歷程」(sequence of paper)後才正式翻閱書本的目錄和文字,會對書本的主旨更深刻。

Book Art v.s Design
曾赴英國研讀book art的陳曦成,創作多本別出心裁的手作藝術書,形態天馬行空,概念性強,甚至可以沒有內容。他指:「這是book art,藝術創作的一種,這類書很個人化,作者同時是設計師、印刷商、編輯,所有東西都由自己控制,思想可以自由開放。至於書本設計(book design),則較為商業化、大眾化,亦需要不同單位合作才能產生一本書。」雖然比起自製書,商業化的書籍設計有著不少的限制,但陳認為如何在限制下發揮創意,才是書本設計充滿挑戰的好玩之處。他深信好的設計不應只限於給少眾「觀賞」的藝術書,即使是給大眾閱讀的平民書,同樣可以有好設計、好質素。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March 2013
S M T W T F S
« Feb   Apr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123,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