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15th, 2012

機械獸學院

此次的旅程,一個人在東京自由地浪蕩,享受迷失於街角的眩暈。

第二天,我第一處去找的,就是坐落在澀谷車站以南的鶯谷町的這座「機械獸學校」。這讓我憶起小時候很喜歡看的日本卡通片,一班小學生主角坐在班房控制室,把整棟校舍變身機械人,與壞蛋怪物作戰。很是懷念!今天竟然成真了!

青山製圖專門學校(1號館)(Aoyama Technical College)是一所於1988年舉行的一個國際建築設計比賽的得獎作品,有87個國內外建築師參賽,最後由日本藉建築師渡邊誠贏出建成。此建築被稱為「Gundam Building」,因為它看起來就像機動戰士動畫中的高達。

由於此校舍位於澀谷區,渡邊誠曾評說道:「澀谷是一個看上去亂七八糟的街,如果是京都的話,環境會很好。設計應該跟周圍的環境協調,而澀谷的環境簡直沒有辦法。對於這種地方只能從別的方向,去思考建築到底能發揮多大的力量⋯⋯」所以這不按常理出牌的怪獸概念應運而生,避雷針、貯水槽、天線、柱子等複雜構件亂中有序地築成,像一隻龐大的機械獸在屋頂盤據著。渡邊解釋:「這些組件都是建築必備的元素,不過在各自達成任務之後,如果全都繼續恣意生長,彼此會產生摩擦,導致整體的塌毀。所以成長中的組件自動調整與他者之間的關係,也相對的自我改變。」

混亂的建築與混沌的城市在互動,產生著奇妙的和諧之美。

【東京設計之旅2012_Travel_Note_04】

南青山「Utrecht」書店

今次東京之旅,我特別去了台灣書籍及唱片設計師聶永真介紹的在南青山的「Utrecht」書店參觀。

聶永真在書中介紹時是這樣寫的:「一間專賣海內外獨立藝術刊物(Zine)的書店,在南青山離川久保玲店不遠的一棟建築二樓(有點隱蔽,一樓疑似平面停車空間),雖然書店很小,但這裡是很多藝術家跟設計師找尋靈光的秘密基地,在亞洲極負盛名,書店logo由我最愛的設計師服部一成親自操刀。」

雖然未去我也心裡有數,這將會是很「隔涉」兼很細的書店,想像應該像倫敦的「BookArtBookshop」吧!可是,這是聶永真介紹的,怎樣也想去朝聖一下,看看這世代的台灣設計奇才尋找靈光的秘密基地。

怎料,這真的很難找(兼且我自己是方向白癡吧)!我在表參道走到南青山區,照著地址找找找,那時雖然只是下午6、7點的時份,但天色已比較似夜晚10點了,黑得很,走進沒有什麼街燈的民居窄巷,穿來插去,常常覺得愈找愈不對路,但看地址號碼又好像快到,終於問了一個、兩個、三個人之後,終於給我找到了!我並沒有看到什麼川久保玲店在附近,反而是三宅一生的店在旁邊,真的,沒有廣告牌、沒有燈箱,去到那位置也不知自己到了,根本就是一個停車場吧~!原來這小書店就在這停車場的二樓,真是的,為何要這樣隱秘,真的要是介紹才可以得知這秘密書店嗎?!

我在這裡想先說說它的 Logo 設計,出自名設計師服部一成之手。而「Utrecht」解作烏特勒支,是荷蘭的一個城市。Logotype的流線狀形態很不錯,也夠Contemporary,很配合「書」的主題,驟眼看像從上向下望一排書似的,圓圓的字體底部像書脊位。大家試著仔細看這個 Logo,說像不像?我唯一的 Critique 是 Readability,這店名已經不是一個容易普通的字,而字體設計令它看上去更加難讀,我常常看到字母「W」,而不是「Ut」,這是我認為的敗筆。

此店與我原先估計的一樣,是一間很細小的 Artists’ Bookstore,比倫敦的「BookArtBookshop」還小,但藏書算是有點兒特別,確實收集了頗多 Zines 與 Artists’ books。我要聲明,我對獨立Zines的興趣其實不是想像中大,我很怕一本 Zine 影了很多 Snap Shot,編排了放在一起,Bind了,就賣個£10/1000Yen。我在倫敦看得多的是。這是我個人不太好的觀感吧,但這書刊 Indie 界就是有很多這樣的出版物。

我期望更多一點,作為獨立 Zine/ Artists’ Books,因為沒太大的商業考量與成本計算,您應該可以做得更多、更特別、更不一樣的書籍吧!您本身已很貴了,我寧願您再賣貴一點:請您的紙材再好一點、請您的製作再精美一點、請您印刷得再好一點、請您的Binding再特別一點、您的摺法Cut法再獨到一點、影相寫文字再自我一點,可以嗎?

我承認我是很著重 Book Form 的人,也是有要求、挑剔的讀者吧。當然,不理怎樣做,做得好的 Zine 一樣吸引到我、inspire 到我。所以,我在此店也買了兩本書。

[地址:東京都港区南青山5-3-8 パレスミユキ 2F]
(想去的朋友請注意:旁邊有一間三宅一生ISSEY MIYAKE店(如上圖),記著入口是一個停車場,看到「停車場」物體就證明找對了!)

【東京設計之旅2012_Travel_Note_03】

遲開的向日葵

在日劇《遲開的向日葵》,丈太郎與弘樹曾經在神社前,有這段對話:

丈太郎:「四號投手松本弘樹,球衣號碼1號…縣大賽的決賽,很激烈吧!擊球隊員一分未得,成了投手之戰,用直線球進攻、進攻、再進攻,多次讓對手三振出局。聽說全鎮的人,都在現場或電視上看了比賽…」

弘樹:「夠了,別再提這件事了。」

丈太郎:「我很羨慕你,我從來沒有全身心投入地做過任何事,也沒有值得被人誇讚的、擅長的東西,我真的覺得你很厲害!」

弘樹:「都是過去的事了。」

丈太郎:「別這麼說啊,你看我,生命之花還一次都沒開過呢!」

弘樹:「還沒?」

丈太郎:「還沒。」

弘樹:「你是覺得接下來還會開花嗎?…不是吧?!」

丈太郎:「我是這麼認為的。」

弘樹:「只是想這麼認為而已吧!」

丈太郎:「我真心這麼認為的。」

弘樹:「你都幾歲了?」

丈太郎:「這和年紀沒關係!」

在今次東京之旅的第二天,我路過澀谷車站看到這套日劇的廣告,我即刻拍下來。這正是我今季追看的其中一套很喜愛的日劇——《遲開的向日葵》。

這是圍繞著我們這些30歲前後年輕人的故事,日本把這個世代出生的人稱為「Lost Generation」,就是生活在就職冰河期的年輕人。
「不是不想工作,而是無處可去。」
「對將來以及這個社會無法抱有任何期望。」
「找不到自己的歸宿。」
跟上世代的人不同,在同一年齡,時代差異的前提下,我們好像再怎麼努力,怎樣找也找不到向上爬的階梯。我們的終極人生目標是什麼?買一層供一輩子也供不完的樓?然後結婚?生仔?再用數百萬養一個未知將來的孩子?未必全然如是。

故事簡介稱,劇中以小平丈太郎(生田斗真飾)為首的7名年輕男女,背負著現代年輕人的一系列難題,帶著對未來的迷惘和對夢想的不安,來到了被稱作「最後的清泉」的高知縣.四萬十川,在這片山青水綠的自然聖地,他們的夢想、希望、痛楚、秘密相互碰撞,在一次次徬徨和掙扎中慢慢翻新著幾近迷失的人生,催生著一朵朵遲開的向日葵。

朋友看了相片,覺得女主角長得像候佩岑,但女主角真木陽子在劇中的樣子根本跟這廣告板上差很遠。其實我之前並沒有看過她的戲,哈哈,網上稱她為「巨乳女星」,嘩,真的幾厲害,劇中真的看不出;但我只覺她配上生田斗真,顯得有點老。

這套劇跟之前的《Last Friends》與《無法坦誠相對》其實都要講現世代年輕人的故事,但前兩者的題材與劇情也比較敏感與陰暗,《遲》劇的主題與劇情則相對地正面與陽光多了!而四萬十川的景色真的非常漂亮呢,果然「最後的清泉」之謂名不虛傳!

【東京設計之旅2012_Travel_Note_02】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December 2012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55,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