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2

一個槓掉「民國」的慶典——「後民國—沒人共和國」

[轉載自台灣《cacao》雜誌]
Text/ Sin Sin Kuo

猶記得民國百年也就是去年的事,台灣島上大肆熱鬧宣揚、高高掛起夢想的旗幟;唯獨一個展覽「後民國—沒人共和國」歷經波折,終於排除萬難在高雄市立美術館展演。策展人吳達坤剛接過2011年台新藝術獎之評審特別獎。在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下,「後民國」撕毀了建國百年的催眠標語,杜攥一個重製國度。集合三個世代共22組作品(24位藝術家),企圖以藝術釐清一個你與我,我們共同生活在島上的混亂自問,用一種氛圍、一個質疑的眼神。這場歡誕的偽裝。民國,你的後民國。

我們在美國費城的一家Hostel準備護照登入房。
「你們來自China」
「不是,我們是Taiwan」
「但是護照上印著Republic of China?」
「也有標註Taiwan呀!」

在我們的說明與堅持下,我們登記薄上以Taiwan為身分,驕傲的鍵入電腦檔案內。過了20分鐘後,櫃檯先生跑來跟我們說他在網路搜尋查到「Repubic of China」的成立典故,它來自於1945年國共戰爭後⋯,我們只能回答「好像是這樣的」,之後便是寂靜的尷尬,我們心裡知道外國人還想接著問什麼?這是一個既複雜又簡單的委屈。曖昧真讓人受盡委屈。

「後民國」的展覽在「「民國」歡度百年的假象中,反擊著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權力涉入。策展人吳達坤認為藝術展覽,某時候是要有教育責任的義務。台灣人不是沒有「國家認同」,而是沒有真實的「國家認同」;台灣人也不是沒有共識,而是沒有足以牽動共同體向前邁進的共識。偽裝的「後民國」夾帶著審視與召喚。歷史的交替與再生在這個世代已明顯可以識別,如果可以識別,那就可以改變。達坤聊到無論哪種亟待宣泄的情緒,都不是靠幾個展覽觸發的,人們不能要求藝術作它做不到的事,人民才能改變世界。

22組作品在「後民國」涉及過去歷史、當下發生與未來想像的實境與虛境交錯而成。三個世代共24位藝術創作者,像是一群例外的譯者,翻譯著各自成長經驗中,真實反映島上生活的「否定」與「確認」下的糾結。翻譯過程中,我們在各作品中能發現諸多「偽證」與「雙重思想」。那是「民國」不願意坦白的闡述。在這裡,「後民國」成為超現實的場域,無不考問著島民究竟處於什麼狀態。

達坤一開始便聊到「後民國」展覽一部分的發想來自於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於1984年所寫的《一九八四》。書中提到極權主義的成真,思想受到限制、自由成為口號,更別說生活與人性貧乏墮落到一個是非不分的極惡深淵,諷刺著世界許多抱著老大哥(big brother)姿態的權力者。我想著書中想逃脫狀態的主角溫斯頓說的:「千篇一律的時代,孤獨的時代,老大哥的時代,雙重思想的時代,向未來,向過去,向一個思想自由、人們各不相同,但不孤獨生活的時代——向一個真理存在,做過的事不能抹掉的時代致敬!」

「後民國—沒人共和國」你出賣了我,我出賣了你。

Advertisements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November 2012
S M T W T F S
« Oct   Dec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127,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