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Ruby Sparks

昨晚在百老匯電影中心看了《Ruby Sparks》,看畢讓我有點兒思考。

常常把自己對另一半的自我想像投射於她身上,控制慾與佔有慾驅使你去改變對方的行為達至你的標準,這只是自己幻想出來自以為不能違抗的天條,但對方未必完全認同。任何一方設法想綑綁著另一方,跟著你的所願所想去做,最後也只是徒然。

要根本認清一個事實是,人家是跟你不同的,大家是兩個個體,思考不一定一樣,想法不一定一致,心靈亦未必相通,各自有各自的圈子;會獨立思考的個體需要私人空間與自由空氣,控制與被控制的雙方最終也不能長久。

亦正正因為這些不一樣,才會擦出火花,這才是最好玩的。

而我最深刻的反而是男主角與前女友在派對中吵鬧的一幕:「你其實並不那麼愛我,你想我跟著你想像之中的形象走,其實你最愛的是你自己,我就成全你讓你跟自己在一起。」

講的容易,做的難,每個人也是自私的,往往當發現人家跟看己想像之中不同之時,就會胡思亂想,真的想用盡方法去改變他人,令人回心轉意又好,起死回生也罷,往往想像自己力量有多大能扭轉乾坤。可能,接受、體諒與遷就也是另一王道。

為人付出,為人改變,而不是設法改變他人,或許,這才叫愛。盡全力把自己做好,這樣你才有力量與資格去帶給身邊的人幸福。

最後讚多一句,男女主角Paul Dano與Zoe Kazan真的編演得非常出色。

熱血論 _健吾

剛剛看到以下這篇文章,雖然像是很不切實際,很ideal,但真的很想把這堅韌的信念帶到現實。現轉載分享一下。

〈熱血論〉
作者:健吾
(原文刊於 CUP月刊2012年1月號 Japan & Korea 專欄)

有說日本漫畫中有很多「熱血」情節,影響很多青少年(或是已成年的兒童)。

比方說,日前在香港大受歡迎的台灣電影導演來香港的電影院謝票。他的書常叫年輕人要熱血。在謝票的時候他說了一個故事。他說,他有一天在棒球場上,他跟自己說,如果他可以十三次把球打中,他的電影就會成功云云。

之後,他成功了,就說要感謝神,要保持熱血之類的。

在日本,熱血是一種性格。這種性格在漫畫中不可劃缺,但現實生活鮮會見到很熱血的人。因為,熱血的人,往往很容易被人取笑,如以熱血聞名於綜藝節目的網球教練松岡修造。在台灣,熱血就變成了市場賣點,把熱血變成了「做事情的方式」,從而令人家認為以小搏大,放下理智考量,放大自己堅信的「信念」,就叫「熱血」。

熱血漫畫是給「普通人」看的

在日本的熱血系漫畫,是開宗明義主打男性讀者的消費群。熱血漫畫的目標,是為完全沒有生活熱誠,沒有夢想,沒有希望的「普通人」幻想的出口。在研究大出版社集英社和《周刊少年Jump》的編輯們不諱言,他們對新作者會做出非常仔細的「溫馨提示」,對新作者提出清晰明確的「方向指引」,幾乎要所有連載作者,都需要把「熱血作品」的三個元素寫進漫畫內:努力、友情、勝利。簡言之,就是要強化一橋大學退休教授南博於《日本人論》中提出的日本人核心價值,乎合日本於戰後的社會構造改革(social re-engineering)的集體信仰:相信努力會改變人生,相信合作才可以令日本走出谷底,相信努力+合作=最終會令他們得到勝利。

所以,幾乎所有熱血或不熱血的漫畫,只要談及競爭的,都需要是相信努力和合作,才會得出頭天的。

忍者、籃球手、壽司師傅,也是一樣

比方說,在中港台及英語世界其中一部大熱作品《火影忍者~Naruto~》,主角鳴門渦卷(渦卷是一個天然現象,即是海中的「旋渦」,但也可以是白色底,粉紅色線,在平價拉麵上會看到的魚肉片)是一個被全忍村所指罵、遺棄的下級忍者。原因,是因為他的體內存有一頭擁有強大力量的怪獸。但後來因為他相信友情、相信努力,而且有一個又一個循循善誘,在體制內擁有或多或少的權力的當權者賞識,把技巧、自由和機會給他。鳴門隨著這樣的經驗,憑著自己的正能量和個人信念,努力不懈,最後成為拯救全個忍村的英雄。

也許你再看熱血漫畫《男兒當入樽》(Slam Dunk),類似的情節又會再出現。被視為笨蛋的紅髮壞學生櫻木花道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學生,為了追求心儀的女孩加入籃球部。本來由什麼都不會,經常犯規。最後得到大胖子安西教練的賞識,教他技法,悉心指導櫻木要學會跟隊友建立了信任,當中關係微妙而深厚。後來面對強敵山王工高的比賽,為了比賽勝利救球,櫻木救了一個死球,卻把腰骨撞向場邊的長檯,傷了腰骨也忍著劇痛把最後一球投進籃內,擊潰了強敵山王工高。最後櫻木卻要接受長久的物理治療,他心儀的女生也沒有因此而要跟他交往,但他最後也認為,這一切也是值得的。

就算是不熱血的飲食漫畫,也有類同的取向。寺澤大介的《將太的壽司》,大家記得是什麼嗎?將太是北海道一家小壽司店的長子,父親的店雖在北海道,歷史不算長久,但為了做好的壽司,全心全意全靈的打理一家小店。後來受到高中同學的大集團「笹壽司」的收購。將太的父親拒絕商業霸權,卻被供貨商拒絕供貨,「笹壽司」更派人去打擾將太家的壽司店。後來,將太在一場比賽中被他的師父賞識,一個人到東京的壽司店學藝。當中認識了很多好朋友,當中有「百目阿辰」之稱的天才少年揀魚王把他所知道的知識沒條件的傾囊相贈,原因因為「識英雄重英雄」。最後就成為了日本最強的壽司王。

成功?不外乎是伯樂的加持

以上三個例子,主角在幹一番事業,成為球場、壽司料理台或是忍村的英雄之前,都有一個相信他們,而他們又相信的有權力人士,於建制內幫他們一把,才可以令他們成功的。所以,熱血系漫畫中,所謂主角可以憑努力+友情=成功的程式,只不過是一種包裝。把主角的努力放大,把友情的價值提高,從而令人覺得人有能力改變社會,拯救世界。

你一路讀,發現主角一路走來,有貴人,有伯樂,往往跟主角自身有否努力,同樣重要。

什麼是熱血?沒有人曾經為「熱血」這兩字於日本流行文化產物中衍生的意義作權威性的定調,但肯定的是,熱血是一種市場上成功的包裝。

熱血,就是青春,就是將來會成功?就像有些在網上熱議政事的人,都在談什麼「熱血政治」。他們讀漫畫可能讀不少。熱血的人成功,不是因為他們衝動,不加思索,或是一股腦兒栽頭去做他們相信的事,而是……他們剛好在那個建構的世界的制度下,被作者和讀者挑選成為成功的人而已。

書藝分享雜談

昨晚剛剛去完YMCA 的「自發作」活動作書籍設計與藝術的分享。昨晚最開心是碰到本土藝術家白雙全,很喜歡他的藝術創作,極喜愛他的黑色幽默感。而上兩個星期,亦出席了林奕華在港大的通識課「我是一本打開的書」,與他作對談,我發覺他真的很博學、很有才。

無意中能認識這些勁人是緣分,聽著他們的故事與口才、看著他們的演說、感受著他們散發出來的才氣與自信,實在使我獲益良多。世界很大,心中有道聲音,叫我不要再藏匿在狹隘的縫隙裡。

回想從英國回來的這一年多的時間,這類的分享已經做了不少,雖然口齒不清的我,表達能力不怎麼好,又害羞,所做的創作在行內也談不上最出色⋯⋯但我從來抱著一道信念:其實「書籍設計與藝術」的行頭已經這麼窄,需要有心人不斷推廣宣傳,介紹更多關於書的好東西給我們的年青人,培養他們的美學思維與對造書的興趣,鼓勵更多新血入行。我覺得,這是我們造書人的使命,提昇質素與競爭力,朝著台灣、以至日本的方向進發。

所以,我講得不怎麼好都要講,只要關書事的活動,邀得我的我也幾乎去,不想錯失任何機會去宣揚我的理念。

但是,現在講的時候,有比較多重複的內容了,書籍設計是我投放得比較多時間與精神心機的工作,我不怕沒有新東西;只是在書藝方面,我要好好造新Artwork了,不能不斷重複講同樣的悶東西呢!

講座 X 對談 X 訪問 X 工作坊
以下整理一下從去年回來後所參與的這類活動:

★ 2011年4月26日 | 文滙報 | 訪問 |〈遇上平面設計師 原來設計從不平面〉| 記者:曾家輝

★ 2011年10月30日及11月6日 | 新城財經台 | 訪問 |《愛書才會贏》 | 主持:陳美思

★ 2012年3月9日 |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 書籍設計與藝術講座 | 導師:Sylvia To

★ 2012年3月26日 | 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 | BA (Hons) in Design (VC) | 書籍設計課 | 書籍設計與藝術講座 | 導師:Esther Liu

★ 2012年3月30日 |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 工作坊 | Book-Binding Workshop

★ 台灣《dpi》雜誌2012年5月號(157期)|《摩卡壺的城市異想》| 訪問 |〈陳曦成:輕薄紙頁的浩瀚書宇〉| 責任編輯:周彦玲

★ 2012年7月20日 | 香港書展2012——「書藉設計美學經緯」講座 | 對談 | 講者:靳埭强博士 X 陳曦成

★ 2012年9月號《art plus》 | 訪問 | 〈為書作嫁衣裳〉| 文:Samwai Lam

★ 2012年10月4日 | 香港大學通識教育課 | 「我是一本打開的書」| 對談 | 講者:林奕華 X 陳曦成 X 劉斯傑 X 洛華

★ 2012年10月20日 | YMCA |「自發作」第7屆創意DIY書展 | 書籍設計與藝術分享 | 講者:饒雙宜 X 陳曦成 X 白雙全

學習做人

中秋前夕,明月當空,通宵暢飲,酒後吐真言,又被友人教訓一頓。

他從工作、到性格、到待人處事,又一輪發炮,我確實被轟得體無完膚。雖然他在教訓前後常說一句:「這是我XXX的看法、意見,你陳曦成未必要聽,你可以做返你自己。」但每一句都已刻進腦中。好的方面想,感覺到他亦視我為朋友,才會這樣「責之切」。

如果我視他為Nobody,我真的很簡單地什麼也不會想,什麼也不會改,就那樣當廢話聽過就算;但事實並不是這樣,我就是重視他的話,整件事就更加難受。通宵後,回家很想睡而睡不著,頭很暈,但腦中不斷loop著被狠批的畫面。

慢食的無謂動作
雖然難受,但我又不得不佩服他其實是幾了解我的,他的觀察力、洞察力確實很強,平時不說不代表他沒有放在心上,所有缺點都給他記著,連我吃飯有多慢,做了多少無謂動作也留意到,其實這點連我自己都沒察覺。

煩!
我講工作或設計上的「樽頸」已經跟他講了十萬次,問一件事情又可以問十萬次,雙魚座的「死纏」特徵在我的性格上表露無遺。講得多未必有用,有時要獨自承受,獨立思考,可能只有自己才能解決。

窮得只剩下設計
我的人生,除了設計藝術外,好像沒有剩下多少東西了。思想狹隘,話題枯燥,可以說是「專」,也可以說是「窄」。他說我話題講來講去離不開Art & Design與書,不自覺地自私地講,沒有多少顧及別人的感受。

我其實自己真的沒有留意的,我從來以為對著朋友,想講什麼就什麼,我其實沒怎麼想,也沒怎麼顧忌,尤其是我覺得跟別人相熟之後。可能有時說話真的沒有經大腦,口不擇言,講錯說話,傷害了別人也不知道。

其實,私人的設計事如擺展覽、對談、講座、得獎、做了些什麼滿意之作等等,第一時間,我只會私底下與幾個比較交心的朋友分享;其實我不會跟其他人講,我有點怕給人show-off的感覺,只有我認為值得信賴又知我為人的人我才能說多一點點。

我有時可能不自覺地就當了此友為我設計圈的人,不自覺就講了很多,我以為他某程度上也喜愛的,原來都是我自以為是。擴闊興趣、擴闊圈子,不再單一化生活,或許對我真的會好一點。

無差異國外經驗
「你去完外國好像沒有去過一樣,社會經驗還是一樣差。」這是比較hurt的,但社會經驗差又確是事實,雖然體力勞動工作也試過,失業一年又失過,捱我自覺也捱得,但我還是一樣無知,common sense亦比較差。雖然不能以友人的一句話就抹掉在英國三年半的體驗,但好好警醒自己認真地做人處事對我尤其重要。不要再懞懞懂懂生活了!

(其實被數落的不止這些,下刪數小時的說話,Feeling bad過後,怎樣執行改進至為關鍵。有些事我已立刻行動回應了,其他的,我會不斷提醒自己⋯⋯)

我從來以為,本著真誠待人,至少可以得到他人的尊重;原來,這是不夠的,還要好好裝備自己,好好Discipline自己,努力學習做人。今次寫出自己的缺點,雖然難,但也好,就是要迫自己作出改變。

人夾人緣,珍惜現在所有的。

吃掉腦袋!

「天天向上」社區校園創意拓長計劃」之「跨界大創意」

吃掉腦袋!

「吃」是滿足貪婪的最直接方法,也象徵了人類最原始的佔有慾。借助吃掉別人的腦袋,達至蠶蝕、呑噬別人的靈魂與思想,再把倒模的意識強加其中,重製出傀儡兵團,達至理想國的和諧大一統。

這是一場多麼可笑的吞食大龍鳳!進化後,我們就能用屁股去思考了嗎?

Bite Your Mind!

Eating is the beeline for greed. It also signifies the possessive instinct of human beings.

What a ridiculous feast! After everyone’s spirit and mind are swallowed, they are refilled with reconstructed ideas and transformed into figureheads for the pseudo-harmony of a Utopia.

Perhaps we can finally use our buttocks to think now?

[Special Thanks: English Translation by Ling Wong]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October 2012
S M T W T F S
« Sep   Nov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121,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