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2

Great DJ _The Ting Tings

Fed up with your indigestion
You swallow words one by one
Folks got high at a quarter to five
Don’t you feel you’re growing up undone?

Nothing but the local DJ
You said, he had some songs to play
What went down from his fooling around
Gave hope and a brand new day

Imagine all the girls, ah, ah, ah, ah, ah, ah, ah, ah
And the boys, ah, ah, ah, ah, ah, ah, ah, ah
And the strings, ee, ee, ee, ee, ee, ee, ee, ee
And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oh

Nothing was the same again
All about where and when
Blowing our minds in a life unkind
You gotta love the BPM

When his work was all but done
Remembering how this begun
We wore his love like a hand in a glove
Then the preacher plays it all night long

Nothing but the girls, ah, ah, ah, ah, ah, ah, ah, ah
And your boys, ah, ah, ah, ah, ah, ah, ah, ah
And the strings, ee, ee, ee, ee, ee, ee, ee, ee
And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the drums

Nothing was the same again

Advertisements

屎坑橋

我發覺,原來,我最能胡思亂想同時能思考出許多設計概念、好橋、零碎點子的地方,不是什麼圖書館、公司或咖啡店,而是家裡或公司最小而密閉的空間——廁所。無論是如廁開大開細、洗澡、或刷牙洗臉,我總是在胡思亂想,當然不止是設計上的,還有人生及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而其中最上心的設計項目,多數會在這段最放鬆的時間想到,而且腦袋會不自覺地想到很多很多,繼而分析、轉化、組織,從而總結出一條可行的橋。想到後,我還會下意識地在腦中撰寫電郵,整理怎樣跟老闆或客戶講解。之後回想,也覺得這是多麼神奇的事呢。

廁所,是我此生用之不竭的靈感泉源。(自己講完都想嘔呢!)

Music-Man II

「我從來沒想過 我會這樣做 從來沒愛過 所以愛錯
我從哪裡起飛 從哪裡降落 多少不能原諒的錯卻不能重來過~」
——王力宏《愛錯》

週六晚去了看王力宏「Music-Man II 火力全開世界巡迴演唱會香港站」,再一次被他的音樂感動。

對上一次看他的演唱會是六年前,2006年,那次的演唱會非常之有感染力,我記得在開這Blog之初,還特別寫了一篇Blog文名為〈從 Leehom 得到啟發〉,讚揚這個十八般武藝的音樂全才!六年後的今天,Leehom的演唱會同樣精彩,同樣感動。雖然我再沒有在此討論 Contemporary Chinese Music 與 Contemporary Chinese Design 的可能性,但至少王力宏的歌聲,能舒緩一下心靈的煩悶,觸動人心,這樣已使人滿足了。

Photo taken by Yanchap.

9月號《art plus》訪問 | 為書作嫁衣裳

「9月號的 art plus 出版了,今次的 Feature 是「書相」,簡言之就是書籍裝幀。今次請來台灣書籍設計師/藝術家黃子欽、香港年輕書籍設計師/藝術家陳曦成做訪問,另外也有香港文學作家飲江大談文學作品如何籍著書籍裝幀得以「重生」,香港插畫家 Tong Chan 的插圖讓讀者可跟著圖示,step by step 做手工書。」
——《art plus》Facebook

為書作嫁衣裳
陳曦成

文/ Samwai Lam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書就是⋯⋯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陳曦成

以此為題著實有點鋌而走險,原句「為他人作嫁衣裳」出自唐代秦韜玉的《貧女》詩,現今比喻徒然為他人辛苦。不過,陳曦成的確用了此句形容自己作為書籍設計師的工作,但臉上毫無不悅,或者不甘之意,他說起此話時,反而滿有朝氣熱誠,非常誠懇。我猜,在曦成的眼中,「為書(他人)作嫁衣裳」道出了書籍設計之於書本身的價值,書籍設計師花的心機和力氣當然不是徒然和白費,反而增加了書的價值,它未必是主角,但沒有它,書定會黯然失色不少,就像電視劇總有配角點綴,設計是讓文本更為人注意。

藝術與設計

討論書籍設計,不如先釐清一些概念。記得在曦成兼顧書寫和設計的著作《英倫書藝之旅》開首就提出Book Design和Book Art的分別,前者是指以書作為「一個全方位、立體的思考與創作行為」,而後者是「藝術家把書作為主要媒介的藝術創作」。換句話說,Book Design的製成品有文字,亦可能有圖,而Book Art的,可以是無字也無圖,而它本身的造型就是件藝術品。Book Design和Book Art有扳纏不清的關係,雖則老套,但確實內含道理,尤其對於像曦成這樣,兩邊也參一腳的愛書人來說。「選擇接觸Book Design和Book Art是受Esther Liu影響。她是我在書籍設計方面的啟蒙老師,Book Design、Illustration 和Typography也做得很出色,而我的畢業作品就做了Book Design。所以去英國時決定相關科目。無論是讀書還是工作,在香港造書最重要是精雕細琢設計layout。但英國修讀的造書課程,則著重書的結構和物料,可能與英國重視傳統工匠有關。」他繼續說,「初初到英國學習Book Art時,少不免會用上做設計的角度。設計師通常要跟別人合作,要計算,也要滿足客人要求。但做Book Art是自己控制大局,完全跟據自己的美學品味和個人情感。」曦成表示,Book Art 與Book Design 在定義上雖然有根本性的分別,但將做Book Art 的態度運用在Book Design上,著實並無不妥。「譬如,當我做書籍設計時,會著重於書籍感官的呈現。」他談到的,也延伸至杉浦康平的「書籍五感論。」書不限於視覺之美,還要顧及讀者在聽覺、觸覺、味覺和嗅覺的感官。明顯地,曦成重視的書籍感官是現時數位時代的電子書無法取替的。

文本是主旋律

「一本書最主要是文本,作者書寫的內容。」曦成形容文本猶如整本書的主旋律,而書籍設計應該由文本出發,再加以書封、書背和版面作配合,突出書的主題。先是有作者的內容,然後是大家分工合作。曦成形容一本書的誕生,是經過不同角色的分工,他自己處理設計的部份,但都是以文本為基礎,再加以發揮。每當曦成有設計書籍的機會,心裡也有一道不宣之於口的宗旨,他希望能夠給作者和讀者製造驚喜。以馮一沖的《吃掉社會》為例,我翻開有點像芒果黑森林蛋糕般甜膩的《吃掉社會》,沒想過一本講及飲食文化和社會學的書,可以這般活潑可愛。「初初我收到作者交來的照片時,心知不妙,有些照片質素不太好。之後,我決定先將每篇文章好好閱讀消化,再畫成一幅幅電腦插圖,令整本書的風格年輕起來。」

我個人更為欣賞,同樣是他作書籍設計的《老舍之死.口述實錄》,這本是由簡體轉繁體的十五萬純文字訪談錄,深入探討老舍在被批鬥後,在北京太平湖投湖自盡一事。曦成選用了灰色和全版黑白照老舍肖像照,為整本書蒙上灰灰暗暗、沉重的氛圍。最令我驚喜是此書首十六頁的「視覺歷程」(Sequence of Paper)。曦成一邊翻書,一邊解釋說,「一打開書,你便看到北京太平湖,模擬老舍在水中漫漫閉上雙目的過程,然後出現一幕幕的回憶片段,由出生、成長、結婚、組織家庭,到抱孫。」在文字開始前的最後一頁是一大片鮮艷的血紅,象徵他像迷一般的死亡。

世界太大 香港太小

記得與曦成在電郵交代訪問事項時,他主動提出帶一些書給我看,讓我親手接觸他挑選的作品。無論是為人家的書作嫁衣裳又好,是自己做的藝術書又好,他也將它們用獨立膠袋逐一包妥。我不禁問道:「你算不算是很喜歡收集和整理物品的人?」曦成笑而不語,半晌則點點頭。我問,是因為那本頗有份量的《Golden Memory》(黃金歲月)。這是他到英國進修時做的Lablog,收錄了上課時間表、課後感想、心情日記、功課和為朋友畫的素描,它最特別的地方是選用了不同的紙質(例如有Newsprint紙、牛油紙和半透明紙張……)和Typography拼貼而成。他的細心也見於「be*friend」的書籍創作計劃,曦成以自己對朋友的觀感出發,嘗試將朋友的個性和品格表達在書的造型上,無論是紙質、字型和裝訂方式也經過精挑細選。

在剛剛過去的七月,曦成與靳埭强博士在香港書展進行了場關於書籍設計的講座,我們的對話內容亦趁機談及香港。香港的設計人才確實不少,但市面上又不見得有非常多設計得別出心裁,讓讀者耳目一新的書。曦成說主要原因有三,「第一,在香港造書的成本很貴。香港人工與物價也非常貴,連紙張也不便宜,多用進口紙,來自歐美或東南亞。相比鄰近做書籍設計較好的台灣,台灣的物價和人工也較便宜,紙也是台灣本土製造的,當然是一種優勢。第二,造書本身的收入就不高,相比起平面設計的其他行業如Branding、Advertising、Website之類的,人工相對上高很多。所以,香港入行專門做書籍設計的年輕人不多,行頭很窄。第三,香港的出版社大都缺乏眼光,沒有世界視野,也沒有好的審美觀。有很多出版社根本不當Book Design是一回事。」他坦言說:「香港將書籍設計做得好的人其實不少,例如靳叔(靳埭强)、Tommy Li、SK Lam等,但現在他們大都傾向造一些關於『設計與藝術』的大部頭書,比較少造日常大家會接觸的書;又好像我一直很喜歡的書籍設計師Les Suen(孫浚良)和陸智昌也到內地發展了。」

翻看曦成設計的作品,我還是不負責任地下判斷,在工作的路途上,他是幸福的,而他的幸福,部份建基於他的努力堅持和知足。在網上看過他寫的小故事,有位前輩曾經問他,年紀輕輕就斷定自己要做造書,會否太快斷後路?「我從來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比很多人幸運的是,我很早已經知道自己想走一條怎樣的路。我一畢業就已經想專心做一個書籍設計師,我一開始就是想專心鑽研這一設計領域的。」世界太大,香港太小,到國外走一趟,回到香港繼續打拼是他一直以來的工作軌跡。在香港這個書籍小市場,我們未必要與世界看齊,堅定守著小市場,也能夠迸出火花,至少香港有像陳曦成這樣的年輕書籍設計師/書籍藝術家。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September 2012
S M T W T F S
« Aug   Oct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127,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