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2

WBNB | 序章 | 月光奏鳴冊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序章 | 月光奏鳴冊

波蘭藝術家 Czerepok 曾經講過:「藝術家就是徘徊在現實與科幻之間,選擇以自己的力量去重建一些不存在或存疑的事與物。」(Artist often occupy the gray area between fact and fiction. As an artist, you are in a position to reconstruct things which did not exist, things which are not certain.)這確然讓大家重新思考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擬?而我們站在這真實與虛擬之間,可以從何選擇呢?

當這個世界的人類瘋狂地追求 Hyper Real 的快感,凡事要體驗最新的科技帶來的官能享受,浸淫於比真實世界還要真實的科幻空間的時候,我們還能分清虛幻與現實嗎?或許,真實並不重要,真假還只是一線之差;只要你相信,真實就在眼前。世上並沒有絕對的真相,只有喜好與偏愛。從來,最夢幻刺激的,並不是身外的科技,而是我們的腦袋與心靈。人類其實就是藉著觸碰外界,從而感受「驚喜」,繼而追尋更多更深的快樂。書籍藝術家與設計師,就往往能抓著最能挑起讀者思覺和感官神經的部分,加以利用及延伸發展,配合最基本的科學技藝,最後創製出一部部動人心弦的藝術作品。

不一樣的月光奏鳴曲

人家常說,外國的月亮特別大、特別圓。我曾在倫敦待過數個寒暑,我很認同這個說法。不知是否經緯方位的問題,或是外國並沒有香港的高樓多,視覺錯覺也好,心理作用也好,我確實感覺英國的月光是特別大的,還灑上一層冷豔的神彩。

月光,亦正正是很多藝術家創作靈感的泉源所在。

英國藝術家 Katie Paterson 喜愛以大自然作為她的創藝主題,她特別喜歡把大自然與科技結合,重建人們心中被遺忘已久的自然界力量。我曾經在牛津看過她的展覽「Encounters」,也同時買了她所造的 Artist’s Book《earth – moon – earth》,充滿哲學的意味。她這次的創作用了貝多芬(Beethoven)的《月光奏鳴曲》(Moonlight Sonata)作為文本,利用地球與月球兩大星體作樂器,重新演繹神秘的舞曲。究竟怎樣才能做到呢?

首先,Katie 把《月光奏鳴曲》原曲的音符翻譯作摩斯密碼(Morse Code),再把這奏鳴曲的摩斯密碼用 E.M.E(Earth-Moon-Earth)的方式把訊號發射上月球;月球再把這些訊息折射返回地球,一來一回,摩斯密碼在發射與反射之間產生變化,形成變種密碼。Katie 再將這些變種密碼重新翻譯作音符,名符其實為月光所寫的《月光奏鳴曲》從始誕生。在「Encounters」的展覽場內,一座懂自動彈奏的「鬼鋼琴」自由地演奏這經歷了千山萬水所得來的《月光奏鳴曲》。

而 Artist’s Book《earth – moon – earth》所寫的並非英文,而是一段又一段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摩斯密碼。《earth – moon – earth》全書共分為十個章節,即十段樂曲,每個章節為一個對版(Spread),左頁所載的是由地球所發射的摩斯密碼,而右頁所登的是被月球反射回來的變種密碼;再加上,內封面載的是未變身之前的《月光奏鳴曲》樂譜,內封底刊的則是變身後的樂譜。書的最後還付送了一只唱片,內裡載有被月光反射回地球的摩斯密碼的聲頻。一個又一個符號構疊成這本書。無疑,書名道出了整本書的精粹,earth – moon – earth (moonlight sonata reflected from the surface of the moon),把音符、密碼與聲頻訊息,由地球到月球再返回地球,不斷的彼此相侔、和唱呼應。這令我耳邊響起的並不是《Moonlight Sonata》,而是如蟬鳴一般的雜訊,不斷搔摸耳垂。

這本書根本就是整場「Art Show」過程的一份科學紀錄,是一種對比,也是一種天地互動的象徵。我們所要閱讀的,並不是文字,而是過程;要感受的是大自然所給的變化,再重新思考人類與地球、甚至星際之間的存在。人類在這浩翰的宇宙之中,就微小如一粒星塵。而地球與月亮的關係,除了引力牽絆之外,還有千絲萬縷解釋不到的共存因素。浪漫地把《月光奏鳴曲》發射上天,只是一種尋找星際彼鄰關係的 Metaphor,把所有音符製碼、發射、轉化、反射、墜落、最後解碼。

「Code」與「Decode」,從來就是藝者與讀者一場最好玩的心理遊戲。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 | 預告

試想像,當書不成書,書不像書的時候,我們應怎樣看待這似書非書之物呢?

台灣 BBDO 黃禾廣告的營運董事何清輝曾在金蝶獎評審時說:「不像書的書,卻充滿了誘惑力,像看到異性一樣心動,想翻閱裡面玩什麼把戲。」就是對這些「似書非書之物」有好奇妙想,才會想寫寫兼品評這些書,再衍生出這個專欄企劃。

「書」這個詞彙,大概可以分三種不同的義意及理解:一為書的「文本」(Text),二為書作為「物體」(Object)本身;三則是被指制度化後的模式複合技術,簡單地說,亦即「書籍印刷與出版」。如果我們想要探索書與世界之間的關係,我們必須清楚理解書在各種不同環境之下的角色扮演。

原本想在雜誌寫的專欄,命名為 {When a book is not a book},但始終沒有毅力信心定期寫作,對我來說,寫作是很需要 Mood 的,不能像工作一般輸出。我總覺得還是 Post 在自己的 Blog 好了,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想什麼時候寫就寫,比較自由,沒有束縛,也沒有壓力。因此,以後這個新欄目,每篇文章會講述一本「怪雞」書與其背後的創作理念,牽領各位踏進書本的異想國度,開啟從未如此驚喜的五感之旅。我會以個人美學觀點作基礎,用多角度剖析每本書;從創作意念出發,探討由內至外的整體藝術創造,讓讀者進一步了解書籍設計師與藝術家的思考模式。

選材方面,造型上不像書、理念上不像書、設計上不像書、物料上不像書、裝訂上不像書,通通皆可;只要能給我與眾不同的感覺,便能成為我的點評作品之一。

所以,這個欄目,旨在探討書作為人類生活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之外,尋求更深度的藝術層次。我期望推倒書本在人們心目中的固有型態,把既有觀念拉闊,從而建立一套對書籍比較廣闊的概念與價值觀。第一步想做到的,則是讓讀者有一絲一點眼界開闊,心中驚嘆謂:「原來書也可以是這樣的!」,便已足夠。

書,不只用來讀,還能讓您夢想無限!

書封上的漢字設計

越會X你的朋友越要珍惜

星期五晚,心總是很不想回家,晚飯又覺得喝不夠,膽粗粗的再約朋友去喝酒,方向白癡的我又迷了一陣路才到 Meet Up 的地點。近來,與此朋友的話題好像越來越少,隔閡越來越高,好像越來越聊不下去⋯⋯ 我也不知自己說話是否越來越白癡?!

一邊睇波,我一邊硬擠一點點話題出來聊一陣、之後靜一陣,氣氛有點怪,明明我約出來又沒什麼說似的⋯⋯ 到第一場波差不多完之前,講到某事燃起導火線,朋友終於忍唔住,要爆了,認真地、狠狠地教訓了我一頓,把我性格上、做人態度上、與人相處的缺點通通數落了一篇。我想他應該忍了很久吧⋯⋯ 我們認識應該一年多,到比較相熟也只是這半年間的事,可能最初就是feel到可以夾得來,也一起吃飯多了,所以我視他為新近最能交心吹水的一個。爆的當刻,像機關槍般連槍掃射,第一第二第三的數,Whatsapp 對話加上實際例子地講,我呆呆地聽,心裡不hurt不痛就是騙人的,但同時,能聽到真心說話又會開心,這可能是這些年來出自朋友最狠最真實的批評了!所有對對方的不滿收埋收埋還算得上是朋友嗎?可能正如他所說,「越會X你的朋友越要珍惜!」

Thank You Mate!我自知待人處事上或性格上有許多缺點,得你鬧醒我才更認識自己,我會好好discipline自己,嘗試改變(確實不是那麼容易做到)。最重要的是,我的人生很需要 get back on the right track。

有咩睇我唔順眼,請出聲提點!

SINO ART ANNUAL BOOK 2011

[Special Thanks_ Photography by Boniface Leung]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June 2012
S M T W T F S
« May   Jul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121,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