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展絮語

在英國 Tate Modern 美術館成立十周年紀念前夕,其總監 Nicholas Serota 接受《The Observer》訪問,記者問他如何在這崗位上屹立不倒十年之久,他毫不猶疑的答道:「走進藝術家的工作室,並看見他們新的藝術作品。我逐漸意識到,這些藝術跟20年前的同樣難以理解。藝術家總是在挑戰我們,好讓我們重新思考、重新窺視世界、重新探索自己。每次去到一個工作室或一家畫廊,我總是被挑戰,且知覺:生命從這一刻起要重新再來。」

每次從繁忙的工作、喧鬧的生活走出來,與朋友到美術館看看展覽,感覺就像久旱逢甘露,有洗滌心靈的作用。其實藝術可以很平民化,撇掉艱澀的美學理論,只要純粹用心去感受、欣賞,便能讓忙碌的都市人得到「階段性」的重生。可是,這麼有效的減壓活動,香港人好像不懂,也完全沒有嘗試的衝動。

兩地藝展文化差異

香港與倫敦,同為國際重要的經濟樞紐,「紐倫港」三城鼎立,但在藝展文化上卻差天共地。香港作為前英屬殖民地也沾染不到多少前宗主國的藝術氣息,兩地藝術展覽文化大相逕庭。

香港流行的是一種「快餐式囫圇吞嚥人氣作品」的展覽文化,市民一窩蜂的不問情由地空群而出,三個月或半年一次的盛會,如法國印象派畫展、清明上河圖展覽、LV 藝術展、剛剛去世的國畫大師吳冠中作品展等等。這些大型展覽所吸引到的觀眾是平時的十至二十陪,我曾與朋友在早上六時多到藝術館門前排隊買「清明上河圖展」的入場卷,為的只是想親眼目睹大作三分鐘。(去過的人會知道,每組人只限目視真跡三分鐘。)我們是病態藝術參與者麼?無他的,香港人就要喜愛一窩蜂的盲目跟從名氣。平日如果這些甚具派頭的展覽欠奉的話,藝術館與文化博物館等根本無人問津,只有寥寥數個藝術愛好者走走看看吧了。

倫敦則大大不同,不但擁有上百年的藝術文化傳統,對他們來說,藝術不是什麼,藝術是生活的一部份。他們推崇的是「滿地繁花開遍」的藝展文化,數之不盡的藝廊與免費展覽,總有一間在附近。倫敦的藝廊不單數量驚人,為了與同業競爭,他們會各自建立自身的特色與型格,作為品牌推廣的必然部份。實際上,每家美術館各有一套辦展規限及美學語言,刻意表現自己獨有的風格與品位,並不會一窩蜂地去展出同一時代產物或同一藝術家的作品。不同的畫廊會有所為,有所不為,嚴格挑選適合自己的藝術家與展覽。例如,立足於 Southbank 的 Hayward Gallery 就以舉辦大膽出位的展覽著稱,走年輕開放型格路線;反之,傳統美術館 Tate Britain 則會保留一貫的英式傳統,不會隨風倒向流行展品。

在倫敦看展,並不是什麼高尚而專貴的活動,而是像逛商場一樣一家大小的親子活動。每每在周末到 Tate Modern 或 V&A 這樣龐大綜合型美術館,就像進了購物商場一樣,市民一家扶老攜幼的來參觀,好不熱鬧。我心中很羨慕這些小孩子,父母在孩子這麼小的時候就帶他們來這裡玩玩,感受一下何為藝術,在充滿「美」的氛圍熏陶下,孩子也能更健康快樂地成長。這亦是很有效的親子溝通活動。

掏心觀賞法

現暫居倫敦的我,總會在周末找找自己有興趣的展覽看看,興奮獵奇之餘,也籍此抒壓解悶。

常與朋友一起參觀,有時,他們總是嚷著:「看不懂!看不懂啊!」我反問:「我們真的需要看得懂嗎?用心感受不就好了。」我曾在其他文章提過,當設計師的我們考量得太多,籌策計略謀算人心是被長期訓練出來的本領,使得我們開始喪失天生的「直覺」與「純粹感」,也像續漸失去感受驚喜的能力。假日出來看展,為何要把這樂事變成滿腦疑問的苦差呢?就不能放下腦袋,輕鬆地用眼、用心去感受作品的美之所在嗎?如果一時感受不到的話,不要緊,去看第二件、第三件,慢慢總會感應得到藝術品所帶出的訊息。

我說過不止一次,《David Carson: 2nd Sight》一書中提過,三百年前,Baruch Spinoza 提出三種吸取知識(Knowledge)的方法:第一種是基於想像或意見(Imagination or Opinions);第二種是基於原因(Reason);第三種就是基於直覺(Intuition)。他認為第三種方法是最高層次的,運用天生純粹的直覺愈多的人,會愈接近神。

而且,我相信,除了用腦,我們確能運用「心」去感應世界。生物學上有研究指出,人類有一部份關於情感的記憶其實不是存放於大腦,而是存放於心臟的。對此,中國人早有先見之明,知曉心臟有少許大腦的功能,古人因而滲了許多「心」的暗示於中國語文裡,所以我們有很多跟思考、情感、記憶相關的詞彙。

因此,請盡量用心的力量與天賦的直覺,去感受每件藝術作品散發出來的暖意吧。

夢遊世界盡處的仙境

說著感受藝術,前陣子有一段棒極的經驗,就是到了 Hayward Gallery 參觀「Ernesto Neto: The Edges of the World」展覽。我看著小朋友們在那裡奔來跑去,碰這摸那,莫名的興奮跳脫。我終於明白,藝術的力量之大,能讓人得到真正的快樂。

Ernesto Neto 是巴西著名的建築藝術家,它的作品散發出巴西國家文化的熱情與澎湃,也吸引著觀眾去享受這個視、聽、味、嗅、觸五感共生的夢幻國度。於我看來,他的建築裝置作品,像巨型蜘蛛似的節肢類動物,只有皮膚和骨骼組成的結構,沒有筋脈肌肉。Neto 用砌模型似的木塊作骨架,加上一層又一層色彩鮮麗又半透明的紗絹作嫩膚,建構出會呼吸、活生生的迷離樂園。當參觀者走進藝廊就是走進這些生物的身體內,我們成為展品的一部份,與它融為一體。

一進去,紗絹所用的紅、橙、黃、綠、粉紅、粉紫等鮮艷顏色已經吸引了我的眼球,有如置身童話世界。周圍走走看看,摸摸這樣,碰碰那樣,所有東西也很新奇。在這邊廂,我們可以進去一隻紅色水母狀的生物體來玩打鼓遊戲。另一邊廂,我們則可以脫鞋踏入心肌血管的隧道探險。

Neto 在離地半米鋪了七彩半透明紗絹,因紗布的韌力與彈性,一踩下去腳板就會到地,所以第一下竟有踏空的感覺,讓心裡怯了一下。摸著隧道壁遊走,會看見在皮膚的肌理縫隙內藏了不同的香草,芬芳撲鼻。另外還有一個一個實甸甸的東西垂吊下來,原來是內裡藏有大量胡椒粉末的喉嚨吊鐘,觀眾會不自覺伸手去摸一摸,感覺怪怪的;搖一搖,它會散下一點點胡椒粉;嗅一嗅,味道濃郁。再進去中間的位置,就提供有很軟棉棉的梳化,讓人舒泰地躺下來享受這空間。

展覽還延伸至外面的陽台,提供特製予參觀者游泳戲水的展品,簡直超乎想像匪夷所思,您可曾試過在人家的藝術品裡戲水呢?Ernesto Neto 與 Hayward Gallery 的敢作敢為,震撼了觀眾的思維。

無論是一家大小、雙雙對對的情侶、或是三五知己良朋,大家都玩得很開心投入,完全陶醉於這巨大生物的體內。這就像展覽場刊的簡介般說:「Incorporating spaces both for contemplation and play, The Edges of the World invites us to move freely through and around it; to explore and wonder, to relax and be energised, to think, to dream and to have fun.」這絕對是新一代參與玩樂型藝術展覽的全新體驗。

作為設計師,工作量大,不斷輸出,而吸收新事物的機會則愈來愈少,常有腦袋被掏空、創意被搾乾的難受感。能參觀一個好的展覽,可使心情放鬆,享受不一樣的滿足。心靈給清泉澆灑過後,自然而然地感覺煥然一新,不需強求,也能靈感無限。

(寫於2010年9月,發稿予雜誌試刊)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藝展絮語”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April 2011
S M T W T F S
« Mar   Aug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124,387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