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設計偶像排行榜——孫浚良篇

美國著名時裝設計師 Marc Jacobs 曾接受《Women’s Wear Daily》的訪問時說:「我從不否認 Marin Margiela 和川久保玲對我的影響!他們啟發我,是我的設計靈感。我對此從不曾掩飾過。當下的社會,哪個設計師沒有受到過天才的影響呢?」(I’ve never denied how influenced I am by Margiela or by Rei Kawakubo, those are people that inspire my work. I don’t hide that… Everyone is influenced by Comme des Garçons and by Martin Margela. Anybody who’s aware of what life is in a contemporary world is influenced by those designers. )

說得沒錯,哪個設計師沒有受到過天才的影響呢?每個設計師也有自己的偶像,崇拜也好、目標也好,總要有某人作為自己的典範佳模。我認為這在個人的成長歷程裡佔據重要位置。以我為例,香港/上海書籍設計師孫浚良先生,一定進佔「個人設計偶像排行榜」的前幾名,雖然我仍猶疑他在我心目中的實質名次,但他對我影響之深,無容置疑。

為什麼是孫浚良呢?

如果作為設計師,或對書籍設計有興趣的人,這個名字不可不知。1975年生於上海,1984年移居香港,1997年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畢業,2003年在日本武藏野大學碩士畢業。之後他在香港及內地發展書籍設計的事業,頭銜多不勝數,獲獎無數,通曉國、粵、英、日語;曾當過很多大公司的設計顧問與創作總監,也在汕頭大學設計學院當講師。一步一步的攀,到一個地步,有雜誌曾經形容他為——「香港最紅的書籍設計師」!

最早認知孫浚良(Les Suen)這名字,應該要由2005年說起。當時,我還是大學 Year 2 的設計學生,暑假在《號外》雜誌當實習生的時候,同事阿權與同學 Casper 異口同聲的說這位「書籍設計師」很棒很厲害,一致推薦。即使當時我已經讀到 Year 2,但從來沒有聽過他的名字。阿權立即拿出當年阿 Les 被《號外》訪問的那期雜誌給我看,那篇訪談名為〈(被)書寫的身體:書籍設計師孫浚良〉,我被那篇文章深深的感動了,同時亦被他的書籍作品深深吸引。那篇訪談的內容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那時他所鋪陳的理論與所作的事,對我來說極為新奇,像從來沒有接觸過一樣。

由那時開始,我開始注意這個同樣是 POLY 出身的師兄。我曾因此請教我在 POLY 的師父 Esther Liu(她亦曾教過 Les 的),「你覺得孫浚良怎樣呢?」她反問:「你指人品,還是書籍設計?」我答:「當然是書籍設計吧。」Esther 答道:「他著重的是 Form 與 Structure,而 Layout 方面則是偏日本味的整齊設計。」她分析得很精準、一針見血。他設計書的形態的確很出色,每每嘗試打破固有的閱讀模式。

我從不否認,我的確是他的小 Fans,差不多每一篇孫浚良的訪問我都會讀,他出版每一本書我也會留意;但我沒有把這感覺變成純粹的個人崇拜;我還是比較喜愛他所造的書本、他個人的設計美學觀、及那對抗性的思考模式。

我嘗試走上書籍設計這條道路(現時還未算真正的走上),某程度上,受 Les 影響極深。

1997年,Les 在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畢業;2006年,我在同一間學院的視覺傳達設計系畢業,拉拉關係,我算是他的師弟吧。哈哈!POLY 除了出產商業設計人之外,也有出產藝術文化類型的。畢業之後,我到了一間小型 Graphic House 當平面設計師。那時,我一直有留意偶像的消息,我打探到他在天窗出版社當美術總監,當時我登上其公司網站看看,咦!他們正在招聘書籍設計師呢?!好機會!好機會!我就嘗試申請。幾天後,天窗的總編輯來電,相邀面試。我當然一口答應,還帶了一大箱 Portfolio 去,與她傾談了良久,把我作品的設計理念仔細的解釋了一遍。

有點失望的是,他們既沒有設計部門,不能聘請常規設計師;更失望的是,Les 已離開他們,獨立發展了。我一心渴望進去跟 Les 學師的願望破碎了。最後,他們仍是給了我機會,當他們的 Freelance 書籍設計師(基本上他們只請 Freelance 吧)。我替他們造了第一本書後,第二本就已經有幸跟 Les 學習了。

總編知悉我對日本很有興趣,也非常想跟 Les 學習,所以把日本專家湯禎兆的作品《整形日本》交給我造,當然 Les 擔當該書的設計總監,我則是跟著從頭做到尾的書籍設計師。之後,當時的責任編輯(當時剛認識,也是我到現在的朋友)相約了 Les、我、她三人一起開一個 Casual 的設計會議。

當晚我們約了在銅鑼灣 Sogo 頂樓的 Café 見面,其實我當時真是戰戰兢兢的,第一次親身見到偶像,還要是商討書籍設計的事項,我只有硬著頭皮的去。去到後,只見責任編輯,而 Les 還未到。

我坐了一會後,Les 匆匆忙忙的趕到,說他沒有什麼時間,要趕下一場,快點傾完要散。他就坐下,首先,他竟然送我見面禮,是「東京字體協會」(TDC)香港展的場刊。由於當年 Les 亦是參展的其中一員,所以他就送了那本 Benny Au 設計的精美小場刊給我。多謝、多謝,我最喜愛收到這樣的禮物了。

跟著,他拿了《整形日本》的第一章的第一篇文章的 Layout Dummy 出來,開始說明他的設計理念。這本書名為《整形日本》,整個概念是剪裁併砌重疊再造,湯禎兆以文字整理日本的光怪陸離;Les 就以設計把這概念重新視像化。每篇文章的 Article Opener(即每篇的第一頁)重疊了多張不同的相片,而這些相片不是隨便的重疊玩 Collage,而每一張相亦會在內文之中的同一位置再出現。聽起來很複雜,簡單地說,就是 Article Opener 是每一篇文章的壓縮影像合集,每篇內文內的所有相片也會複製重疊在 Article Opener 上。這加強了 Article Opener 跟內文的互動、頁與頁之間起了呼應,再疊一塊被切成尺寸比較小、正方的 Chapter Opener(即每一章的第一頁紙),就造成層層疊上的 Layering Effect,整齊得來有錯配的效果。這樣的設計,使前後頁有了互動回聲,加上使用同一家族的字型,更能營造出紮實的書本整體感。字型方面,主體文所用的是一隻非常漂亮的宋體字,旁邊用作「日本詞彙註釋」的欄目,則用了尺寸較小的黑體字。

他解釋了他的設計之後,就把載有 InDesign File 的光碟交給我,叫我好好的跟著做,完成整本書。他特別吩咐我,要選一些質素高的相片;沒有好的話,叫責任編輯找多些好的給你選吧!我則受教的收起那光碟與 Dummy。

談完公事後,責任編輯跟 Les 開始大聊其他的一些事與八卦,Les 也問了我一些關於 POLY 的事。當時,其實我沒有怎麼插話,也沒有什麼話要說,只是默默地看著聽著他倆興奮地聊天。

我從沒想像過第一次跟 Les 見面會是這樣的,完全沒有顧忌,說話很大膽、很尖銳、很浮誇、語速很快、極級自信,表現非常真性情的一面。四年前的記憶,對話部份有點模糊了,但那態度、那姿勢、那感覺、那形象,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之中。那時的我還年少無知,與 Les 的一敍,其實對我很是震撼,心裡泛起的不止是漣漪,簡直是波濤洶湧。雖然整個 Casual Meeting 我也浮沈在詫異與驚愕之中,因為我實在估不到他們的對話是這樣的;但還好,我記得他對我說了一句鼓勵的話:「這麼年青就有機會造書,好好努力做吧!」

我只是跟他造過一本書、跟他見過一次面、通過一次電話,他對我在書籍設計上的影響已經很深遠了。雖然他不是捉住我的手在 Mouse 上移動的那種指導,而是那次造書的經驗,讓我從中得到很多啟發、偷到很多師。所以話,知識可能要靠讀書;但手藝卻要靠工作,從師父或 Senior,一點一點的累積,時時刻刻的苦練回來的。那個書度、那種字體、那樣的微調、那寸字距行距、那塊 Margin 位、那粒點、那條線、那張相片,加起來,怎樣能做到如此乾淨俐落漂漂亮亮呢?就是要從天才身上學習這些視覺元素的運用。

這些不能玩很多的圖文書,擁有一個 Concept (一個特別之處)貫穿整本書就已經很足夠,其他的版面做得整齊俐落、易讀易看,這就已經是出版社與讀者想看的書籍了。作為書籍設計師,有時候,我們並不能過分地奢求給我們發揮創意的機會。可是,這本書到最後的印刷步驟出了差錯,之前說可以做切細那 Chapter Opener 的印刷廠,突然說不能做。Les 當然有與該廠、及總編爭辯爭取用回原本的設計。最終不果,Les 就憤然刪去他在版權頁作為設計總監的名字。我明白的,沒了那重要的被切割的 Chapter Opener,最有趣的重疊效果看不到,也不是他的設計了,也不想再留下名字。雖然,這樣的結果有點可惜,但在過程裡,我真的學懂很多,不止是設計上,還有其他工作技巧上、面對編輯面對印刷廠的 Negotiation 與 Bargaining Power 的重要。

2003年,獲得香港日本文化協會獎學金而到日本深造的 Les,取得東京武藏野美術大學大學院視覺傳達系碩士學位;2008年,獲得 YIC 青年設計才俊大獎及獎學金而到英國深造的我,取得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學院書籍藝術一等碩士學位。我本來也像 Les 一樣,想到日本讀書,可是,最後我選擇了比較容易的英國。在我畢業前,Les 曾透過朋友(是之前那位責任編輯),探問我有否興趣上上海幫手,我當然很有興趣。當時,他正擔任上海麥肯光明廣告有限公司 M LAB. 總經理,該公司就是設立了這個新部門給他,以資源支持他作實驗性質的書刊;當然,發揮創意之餘,他也得接一些廣告,及替公司作品牌宣傳,以求建立美好的形象。可惜,在我畢業後不久,他也離開該公司了。

在他還擔任 M LAB. 總經理時,他曾造過一本名為《M LAB. ISSUE NO.1 MOLECULE》的書。本來,兩年前,當它出版的時候,我看相片與看「豆瓣」網站的書評文章,講到天花龍鳳;而在2009年,Les 更憑此書獲得「東京字體協會 TDC Prize」,的確很想看看實物是怎麼樣,摸摸翻翻。今年(2010)夏天,我回港時,順道相約朋友(無錯,仍是那位責任編輯)出來吃飯,她送上這本我期待已久的書,我雙眼發光地收下。可是,我一打開,就已感覺不妥了。

BOOM!不是炸彈,但是像炸彈一樣震撼的失望在我的心裡炸開!為何會造成這樣的呢?我不明白,我實在不明白。兩年的期待、兩年的想像,最後,打開那個像抽屜的書盒,把它拿在手上,才發覺,這與我所認識的 Les Suen 所造的書的質量,可謂大相徑庭。

整本書的 Form/ Format/ Binding 都沒有很大問題,這些也都秉承他一貫「錯體閱讀」的風格與玩法,形體上刻意地脫離傳統書的型態。結構上,它的編排是跳脫線性、違反一般閱讀邏輯的;意想不到的訂裝與摺疊手法,讓讀者感覺這方面的特別。但看 Les 的設計史,他也並非初次嘗試這種書的 Format;在《藴——路易13當代明家籍》的設計上,他也作過類似的嘗試。這是他一貫對抗印刷建制及抵制系統的思維;這方面我完全沒有意見,反而這是我很欣賞的地方。他的意識就是一直要反問:難道我們只能這樣閱讀嗎?

曾經有訪談他的文章解構過此書的理念:「《Molecule 一派絮言》……任意翻開一組書脊,內容可以重新開始新的組合,秩序/失序、主體/客體、作者/讀者……這些傳統意義上的閱讀二元關係消逝了,作者在完成文本之後並沒有離開,在作者和讀者之間,孫浚良開放了書的身體,打開了種種相遇的可能……線形閱讀在這樣的遊戲中無據可依……漫無目的地觸摸任一書頁,放棄主題的追蹤或者對結果的猜想,游離在商業與藝術、消費和文化、追問和反省之間的內容以及這一疊由你自己來重建秩序的書籍更適合無目的的漫遊。」

以上的節錄,文字寫得漂亮,我們亦因而了解到一些動機及理念。從書籍設計的外在型態看,任意的閱讀、秩序的失衡、線形閱讀的消失等等,這些也做到了,達到目的了。可是,作為設計師,最重要的美學部份(用色、排版、字體、相片質素、平面設計元素、印刷質素、後期加工效果等等),好像此次並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張力不夠,亦做得不夠仔細、不夠漂亮、不夠妥貼。視覺與觸覺也沒有達到我作為讀者所預期的效果。

內文平實的版面設計與書的外在型態完全不協調,內外並沒有連繫呼應!外面在玩大膽破壞性的 Form,我稱之為比較 Post-Modern、比較 Deconstructive 的設計手法;但內裡是他一向的日本風版面設計,是 Modern 的、整齊的、踏實的。他像完全忽略了內外的整體性,這是刻意的?還是失手呢?我不曉得,但就是內外徹底的格格不入!我不知怎說,這次的版面設計像沒有整體的概念套住,顯得毫無特色與突破。每一章(即是每個小冊)也像各自為政,整整齊齊,排得悶悶的。書的形體、文字、圖像,三者完完全全地沒有 Echo,這是讓我最失望的地方。這是孫浚良的設計嗎?

如果你對我說,他求的是混亂無章,反諷中國現今的社會現象;也太牽強了吧,而且這 Mess Up 得不夠盡、不夠徹底,不能做到像 David Carson 那樣亂中有序,散發自身的視覺張力。況且,我覺得,這次他好像根本把裡外兩邊分開了來做,硬把它倆併在一起。

加上,那金錢堆砌出來的後期加工效果,也實在太 Over 了!燙金、燙銀、曬 UV、燙膠、印貼紙等等,可惜,用了這麼多,也完全看不出配合互動的效果。只是讓人感覺有錢花不完,就用多些吧!說真的,很多相片質素其差,色調怪怪的,又好像由於暗暗的,又特別要曬 UV,提升視覺觀感。我看到某些相片、某些 Layout,以 Les 的審美眼光,根本不可能出現吧,我對此非常失望。

不吐不快,以上是我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談,並無惡意。偶像始終是偶像,即使是偶一為之的失手,我仍然期待他能再造出令人驚嘆的作品。

2009年夏天,Les 與拍檔正式成立設計工作室 BESPOKE ASSOCIATES。而他所設計的新書《世博製造》亦於近月出版。我看到該書的宣傳照,好像很美,但仍未有機會一翻書頁。

最後,孫浚良曾經斷言:「我天生就是要做書籍設計的,我的未來也將牽系與此。」我想說,你的才華與你所造的書,不但使你的生命發光發熱,還感染到無數的讀者。請繼續無悔地造書吧!

寫於2010年11月26日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書籍設計偶像排行榜——孫浚良篇”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November 2010
S M T W T F S
« Oct   Dec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 122,920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