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之旅——已知與未知的交會

「『驚訝』是已知與未知的交會,當我們面對出乎意料,大感驚訝的事物時,其實說是在面對未知,是一個將已知與未知結合起來的機會。」
——Kohei Sugiura

這次的柏林之旅,不論是在未出發前先興奮,還是擺展時心底緊張發飊,抑或宣佈我得獎那一剎的夢幻,每一刻也被押在「行」或「不行」之間,一線之差,不斷感受著不同的驚訝、驚奇、驚喜。What a Surprise!

伏線
追源溯本,故事要由大概半年前說起吧。德國的《Object》藝術雜誌(正正是這次獎項主辦單位所出版的雜誌)看了我在 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 的 Show Time 網頁版面,被其中的書藝作品所吸引,邀請我把一些作品相片及資料寄給他們刊登。我當然一口答應及很快地把相片寄了給他們。可惜,由於該期雜誌內容版位有限,作品最終並沒有被刊登。這件事被不了了之,我也沒有放在心上。

或許,正因埋下這半年前的伏線,造就了這次的獲獎。

嘗試
那次之後,他們每每有新消息也會發送給我。就在今年較早的時候,我收到電郵說他們將要舉辦第五屆 Swatch Young Illustrator Award 2010,呼籲各位參加。我心想:現在也沒怎麼作畫了,不要參加吧!但仔細一看,參賽組別除了 Illustration 與 Animation 之外,還有一組是 Book Art。我注視著這一項,挑起我的興趣神經,竟有 Book Art 組別?!以我所知,以英國、甚至世界來說,專門辦給 Book Art 的藝術比賽少之又少,有規模的書藝比賽當然就更少。雖然參賽費要 €30,但機會難得,心裡就決定參加吧。而參賽作品,仍然是我引以自豪的碩士畢業作品——《月下獨酌:花、酒、月、影、我。》。

在醞釀與躲懶良久後,在差不多 Deadline 之前,我終於完成參賽用的 PDF 檔,內裡包含了書藝照片、Artist’s Statement、個人履歷等。該比賽的 Deadline 是今年的10月22日,我則在17日遞交了參賽 PDF 及費用,之後則靜靜等待。

喜訊
事情進展得奇快,過不了數天,10月20日,好消息從電話筒傳來。是次比賽的 Coordinator 兼該畫廊的 Founder,Pascal Johanssen 突然來電,說我已入圍他們的三十人提名名單,問我能否到柏林參展及參加頒獎典禮。不用考慮,一口應承了!不論怎樣,我也不能錯過再次展出自己書藝作品的難得機會!

在電話筒的另一邊,Pascal 再三強調這三十位入圍藝術家的重要性:「你不要以為三十人很多啊,整個比賽有4000人參加,你們是給嚴選出來的!」(實際上,在該比賽的官方網站裡,我是三個組別內的16位 Nominees 之一,也是 Book Art 組別裡的五強之一。)那一刻,我的心緊張得噗通噗通的亂跳,興奮感覺湧上心頭!不知說什麼了,我只問關於展覽的事情,也說會盡快發一個有所有準確尺寸的展覽圖給他,好讓他在我到之前有所準備。最後,Pascal 提醒我,他的同事會再聯絡我跟進去柏林的機票與酒店事宜,他說能包我來回機票及三晚酒店。噢!好荀啊!的確,即使最後贏不了比賽,也算賺到了!

他來電的這天,整天的心情混雜著興奮與緊張。我當然立即把好消息告訴爸媽與幾位朋友,心裡即計劃展覽要怎麼展。給爸媽說了這個好消息之餘,也叫了哥哥幫我寄那四本 Artist’s Books 回到倫敦。由於去年在香港出版了個人第一本著作,亦有一些訪問,所以把幾本書帶了回港展示了一下。之前沒想到再會用到,所以就放在香港家裡沒有管,但現時要盡快把書寄回這裡,好作準備。

準備
隨後的那天,10月22日,他們的職員 Miriam 晨早(剛剛出 Tube,還未回到公司)就來電商討機票跟酒店的安排。她說她當天會給我訂機票,亦說可以給我付一間 Double Room,問我有否同事或朋友同行。我說時間太急,我還未來得切決定與安排,我現在在街上正要回公司,我回到公司後再覆你吧。

回到公司後,我立即打電話給好友,告訴他這個消息:現在的情況是,他們可以付我的機票、酒店 Double Room,如果他能與我同行的話,唯一要付的就是他的那張機票,這我也可與他 Share。我當時真的很想他能與我同去的!但因為在那幾天之中,他有一堂 Tutorial 要上,所以他還是要考慮,說可以在午飯時間答覆我。當他 Text 過來說他可以跟我去的那一刻,我簡直從心底笑出來!Yeah!有 Friend 一齊去!對我來說,有人同行真的很重要,一個人去旅行很不自在。旅行,最重要的是隨時隨地能與人分享喜樂,一起笑、一起跳,與同伴的互動是令人享受的過程。

隨後的一星期,我積極準備。之前叫哥哥幫我寄的那些 Artist’s Books 已在10月27日安全寄到倫敦。整個星期,除了日常的設計工作外,就是把那整套五本書與五張小海報跟相架包得妥妥貼貼,放好裝好,好讓 Hand Carry 或寄倉也不會給弄壞。另外就是收拾行李、計劃一下行程、把景點與地圖印出來等等。

出發
轉眼就到上機的(前)一天(11月3日晚/11月4日凌晨),心情很緊張外,亦覺得有點兒累。

凌晨12時多,我就帶著行李到位於 London Bridge 的好友家,作最後準備及眠一眠,就要出發。我們坐凌晨4時的火車,從 London Bridge 直去 Gatwick Airport,大概一個小時車程,5時到了機場。Check In 和過了海關後,我們還有時間在機場麥記吃了一個很久沒吃的早晨全餐。大約6時半上飛機,7時起機,一個半小時的機程之後,大概9時半(柏林比倫敦快一小時)終於抵達柏林。

一下機,走出停機坪,天氣沒有非常冷,但有點風、有點雨,令我本來疲憊的身軀醒一醒,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我反而覺得沒有那麼累,一到步,旅行的感覺立即出來,毛孔也爭著呼吸這裡濕潤的空氣似的。

抵步
第一次來到柏林,感覺真的跟倫敦很不一樣,看著滿滿自己真正看不懂的文字,怪怪的陌生感覺湧現。從香港到倫敦,似曾相識的感覺比陌生感來得強烈;一旦離開英倫文化,來到德國,對我來說,這才是真正的異國。

我們首先到他們預訂好的 IBIS 酒店 Check In,然後大約中午12時到 Direktorenhaus 畫廊跟 Pascal 會面,商討展覽的細節。

畫廊
抵達那間畫廊,走進去,感覺非常棒,比我想像之中寬大很多、Hip很多、怪異很多,他們選擇的藝品吸引著我的眼球,令我無法不注視,看得出是很重視視覺震撼效果的一間畫廊。一進去,就遇到策展人 Pascal,我立即上前與他握手問好,寒暄之後,他帶我們到他們的辦公室,把我們先交給他的同事 Luis。Luis 是安排行程與 Coordinate 這一切的同事。他帶我們參觀整個畫廊一遍,地下一層是廣大的宴會廳,可辦 Ball/ Party/ Dinner 等等(今次頒獎典禮曁 Gala Dinner 就會在那裡舉行);一樓跟二樓皆是有大大小小不同房間的藝廊空間,這真的是一座不小的畫廊了!跟著 Luis 走,一邊參觀他一邊介紹在旁的工作人員與藝術家,嘩,我超驚讚那些藝術展品的質量,吸引我目不轉睛。之後我們走回了他們的辦公室,開始商量展覽的細節、製作展覽旁的資料貼紙、及明天的行程等等。Pascal 再走進來,帶我跟朋友去看我展覽的位置。

Pascal 選了二樓的一間房的一個位置給我,是在一個暖爐上面的空位,我第一眼看到的時候其實嚇了一跳,他們本來建議我把書架安在暖爐上,再在上面擺放作品。我立即辯解,我的作品並沒有可能這麼擺放,視覺上,那個在下面的大暖爐完全污損了我的作品所帶給觀眾的視覺享受。你作為策展人,你應該很清楚這會破壞整件藝術作品的氛圍。我反建議,可以用四塊木板給那個暖爐圍住,造成一個白色的「高身書架」,而我的書本就放置其上,再掛上其他 Typographic Poster Frames。最後,Pascal 接受了我的建議,但技術人員圍板與上白色漆油需時,他叫我明早再回去準備擺放。及後,我與 Luis 交代完展覽旁的貼紙資料之後,我們就可以走,今天自由了。才下午二時多,Yeah!第一日旅遊玩樂的時間比想像中多!

建築
下著雨、刮著風,我們從畫廊走回我們未來幾日會常到的一個大車站 Alexanderplatz,那裡近著柏林最著名的兩個景點電視塔與紅色市政廳,我們幾乎每次經過也會拍一拍照的。 走過那座紅色市政廳的時候,看著大門刻著的德文,我跟好友說:「我真的從來沒有想像過我會來到德國的,我中學時期很喜愛歷史課,中外歷史也很有興趣,當然德國的是少不了。還記得當年那個長得像孖寶兄弟的西史老師簡直是德國迷,他妄想著如果德國戰勝二次大戰,我們就會活在德國的統治下。我現在真的來到德國了!感覺很神奇很難想像啊!」

我還記得,我們在那兒的大馬路留了很久,拍了很多照,我們也很驚訝,柏林的地方真的很大很廣!行人路、馬路、廣場、公園,全部也很寬廣闊大,比倫敦的還要闊很多呢。我在想,是否每個在大陸(Continent)裡的國家的首都城市也是這樣的呢?以我的經驗,在歐洲大陸的巴黎、柏林的路是多麼寬廣;在亞洲大陸的北京的所有東西也是大到不能;像這些地方的人也想表現自己作為大國的寬宏大量似的。反觀倫敦、東京這些島國上的首都,雖然也比香港的大,但也總給你「小的、狹隘的」感覺。

走著走著,我們在 Alexanderplatz 車站附近吃了德國出名的熱狗(那販賣的檔口很奇特喲!)之後,我們決定今日去參觀建築在國際上很有名的猶太博物館。在大同的思維下,這世界知名的猶太博物館就建在德國的首都柏林,細說德國與猶太人兩千年來千絲萬縷的關係。德國人就是很有心地容得下猶太博物館與猶太紀念碑;我在想,難道有一天,日本東京都內也能建一座中華博物院與南京大屠殺紀念碑嗎?

我們乘車到博物館附近的車站,一路走過去,發覺這地區人煙稀少,加上天陰陰、雨濛濛,讓我想起浦沢直樹的漫畫《MONSTER》,德國就像他描述的那樣陰冷。風雨開始大的時候,我們終於走到博物館處,付了學生入場費的 €3.50,就靜靜的進去參觀。傳統的前門建築與旁邊的 Zigzag Modern 主大樓結合。整座建築與內裡的室內設計也非常讓人驚訝,好像從不同的角度拍它也能展現不同的美感一樣。

整個博物館真的極大無比,也像迷宮一樣的穿插,很多角落讓人驚嘆而感動,但最讓我驚讚駐足的有三個部份,第一個是名為「Holocaust Tower」的黑暗密室、第二個是「The Garden of Exile」、最後的是由 Basement 向上直穿插幾個館子的通天階梯。

首先,Holocaust Tower 基本上是一個被封閉的黑暗密室,只有在高崇的角度有一絲微光滲下來。身處這寧靜到沒有一點聲音的漆黑房間,讓你感受憂敝恐懼,靜待死亡的一剎。這是一種對大屠殺的追念。

而 The Garden of Exile 則是座擁49條柱的正方形花園。我身處其中,感受到一份講不出是什麼的壓迫感!正正方方的花園,又是排得過分整齊的石柱群,腳下是高低起伏而有點難走的石筍地,抬頭望到是些種在柱上的樹叢,加上陰天細雨,整個 Scenario 令人有點悲涼與不安。Garden of Exile,改名改得沒有錯,就是一種被放逐的感覺。

總建築師 Daniel Libeskind 在 The Garden of Exile 的註釋說:「One feels a little bit sick walking through it. But it is accurate, because that is what perfect order feels like when you leave the history of Berlin.」。

最後,通天階梯是通向不同樓層的主要通道。抬頭向上望,看到一條又一條不規則狀的混凝土樑支撐住半空。這一方面為的是結構承托,另一方面也實踐了Daniel Libeskind 的 Deconstruction。樓梯很長很窄,日光從小窗口透射進來,其中的光源形狀像一個十字架。這真是有點迷幻!長長的整潔樓梯、空中穿插一條條解構式的石樑、上面亦透出聖靈般的神光,我正在一步一步地踏上這天國的階梯嗎?

這座建築,簡直結合了多種感覺,又 Clean、又 Modern、又 Surreal、不但很重 Futurist 味、同時亦很重 Deconstruction 味,多重觀感重疊砌起。對我來說,這絕對是出色的設計!

兩個多三小時遊走在「迷」之中,花費 €3.50 實在太抵了,單看這建築已值回票價了。

盛饌
那天的晚上,由於這附近沒甚人煙,我們找了好幾間也找不同可以好好用餐的地方,經歷了昨晚到今天整天的活動,我們已經有冷又濕又累又餓了。好不容易找到一間像樣點的餐廳,價錢亦是比較高價的那種,我們就走進去,很豪奢地點菜。由於我們已經很餓了,就吃好一點暖一點吧。我們就像正常西餐一樣點了湯、頭盤、跟主菜。

我跟他從來沒有試過這樣正式這樣高價的吃過一餐(除了之後 Gala Dinner 那晚外)。哈哈!我還記得,三年前我們初認識的時候,因為大家也很慳,所以我常到他家一起煮飯吃的。很記得有一次,我們不想在家煮了,就想出去吃,哪吃什麼好呢?不知為何,難得出去吃一餐,我們竟也只是選擇旁邊的快餐 Burger King 來吃。到現在,我們又竟然豪邁到在柏林吃貴 Burger King 十倍八倍的西餐,哈,我們真的變了。

這餐貴歸貴,但真的很好吃,那湯很濃、那頭盤很鮮、那羊跟鴨也很嫩很入味。除了我不喜愛那硬如石頭的法國麵包外,整頓飯也吃得很飽很暖很滿足。

次日
第二天,我們在酒店吃過早餐 Buffet 後,10時就再回到畫廊,準備佈置我的那部份,如果快手的話,我們擺好後還能到外面繼續遊玩,晚上6時半才再回來參加頒獎典禮曁 Grand Gala Dinner。

去到看到那個「高身書架」已經造好,也上了白漆,油漆並未乾,也還有點點碎碎的瑕疵。我走去問 Pascal,他說會問好再跟我說。但奇怪地,我們等了又等,他也沒有回來跟我說什麼。之後我又再走去問他,他說要我問另一個上漆工人,但我找了好幾篇也找不到他。我心想,為何這裡的人也好像沒什麼交帶?!也不知人去哪了!終於被我在樓梯遇到他,帶他回那間房,問他油漆會什麼時候乾呀?他說他再等這些乾後,他下午1時會再上一層,再等它乾透,那我說我們下午3時再回來好了。

我們在那裡白白浪費了個多兩個小時,算吧,走,出去玩!

圍牆
我們趁著這幾小時的空檔,就去了柏林圍牆。大家都知道,二次大戰後,德國戰敗下,被盟軍佔領,柏林被分割成四個部份,英美法穌各佔一塊。後因穌聯與西方國家冷戰,造成東西德及東西柏林的分裂景象。來到柏林,當然不得不來參觀。車程沒有很久,我們就來到柏林圍牆附近、人多熱鬧但比較老舊的地區。

很快就走到圍牆的遺址,圍牆的厚度與高度比我想像中的要薄及矮。這樣的高度真的能夠防範人民從東柏林逃去西柏林嗎?我有點疑惑。目前這一小段帶有塗鴉的圍牆保留作為藝術品展示、紀念和歷史見證,被命名為「Berliner Mauer East Side Gallery」。據說,其他剩下的柏林圍牆遺迹已經很少了。

那些塗鴉真得漂亮得來很有型格,當然不少得我們一邊欣賞一邊拍照留念。看畢之後,我們也餓了,就到附近的車站醫肚。

擺展
下午4時左右,我們回到那個畫廊,準備快手快腳擺好這展覽。

我首先去跟 Pascal 說那「高身書架」已差不多乾透了,我可以開始佈置了。但由於我有五個相架要上牆,問可否借人幫忙一下。他回我說,你先放了你的書吧,我還未決定是否讓你放那些小海報。我心裡一沉,想回話,但也先吞下去,答應先擺放好那些書,再看看怎樣。我其實心裡很驚訝為何不讓我放那些海報,不是一早說好了五本書跟五張海報的嗎?為何一下子可以變的?那我這麼辛苦運那些相架過來幹嘛?!

我回去與朋友先整理好那五本書,拆開包裝,再慢慢把每本書擺好他們最動人的姿勢,每本書之間的空位也要考量。把《花之書》拿出來的時候,因為放在攻瑰花茶裡久了,很多一點一點的花蕾倒刺勾在其線與紙之間,朋友幫我小心翼翼一粒一粒的除掉,一定要很小心,弄不好會壞掉那線與牛油紙的。把書放好之後,感覺實在太清寡了。本來,五本書與五張海報,根本是十為一體,實不可分的!

我急趕的叫 Pascal 來看,心裡一直盤算著怎樣說服他讓我放上餘下的海報。叫了他過來,有點氣急敗壞的說:「這五張海報確是這份 Art Piece 裡很重要的部份,因為每本書也與每張字體海報有互動,兩者實在缺一不可。」他聽過後,竟又出奇爽快地答應了。他想轉身就走之際,我問:「那⋯那⋯因為我沒有掛鉤之類或上牆的工具,可否借些工具或人幫我呢?」他轉身找了找,說現在大家也很忙,忽然看到走廊某處有鐵釘跟鎚子,就給我用那些吧。他就急步離開了。因為我的畫架的鉤處有點特別,普通的鐵釘根本掛不住。我之後再下去問 Miriam 有無可能借到合適的掛鉤,她說她沒有,而整個場地的工具也是共用的,所以叫我周圍找找看。我就續間續間房的看看找找問問,期望有些工人可以幫忙,沒有,他們也沒有。沒有合適的掛鉤與工具,我心裡確實有點緊張,時間不多了。我想起這裡附近有一間雜貨店,說不定那裡會有,我就叫朋友跟我一起出去找找。走到地下那層,我忽想,我沒有找過這一層的人,說不定他們會有。我悄悄地走進一間工具房,問我想要的掛鉤,雖然沒有很像樣的,但也給我借到我覺得可行的一種彎身鐵釘。我就跟朋友走回去,試試看。

我們比了一下,這種釘應該可行。我們就開始在牆上量尺寸、用黑線量水平,朋友心算很快,算了畫了刻度,再量位上釘。第一個畫架上牆,接住二、三、四個也上牆⋯⋯做著做著,以為就快可以完成之際,倒霉的事又來了,其中一個要上釘的牆裡面忽然特別地硬,我們用盡所有辦法也上不了那兩顆釘子。怎麼辦好呢?釘子一定要上這個位置的,別無其他選擇了。我心裡開始發飊,怎辦!

其實在那時候,我的腦袋已經轉得很慢了,甚至一片空白,很多事情也反應不來,開始逐漸喪失英語能力、算術能力、幹勁等等⋯⋯Everything is in lost!我跟友人又再下去那個工具房,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工具可以再借用。那時,我實在再不知怎樣解釋跟他們說要怎樣幫忙了。在最危急的關頭,幸好有友人在,他確是我最好的幫手!他就替我跟他們說了,嘗試解釋我們的困難。之後有個很友善的工人哥哥跟我們上去,用電鑽幫我們鑽了一粒釘,就這樣,最後的問題終於解決。我們微調畫架與書本的擺位,清理所有的灰塵與垃圾之後,佈置終於完成。

我從未試過, Dress Up 了一身衣裝,不停的走來走去、走上走落,不停聽到自己對 Boots 與木地板碰撞時的叩叩聲,沒完沒了。完成整個佈置後,我身心也累到差不多虛脫了!那兩個多小時內,基本上問他們借什麼也借不到。靠人不如靠自己,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自己跟同行友人。

我曾在那時對好友說:「除了你以外,雙面膠紙就是我最好的伙伴了。」;我想,其實這話應該倒轉來說:「除了雙面膠紙以外,你就是我最好的伙伴!」

頒獎
我們佈置好展品後,Miriam 很趕急的走過來找我們,你們還在這兒幹什麼?Grand Gala Dinner 開始了,就是等你們入席啦!我們立即跟著她急步的走進大會會場。嘩!七彩閃耀、耀眼奪目、超級豪華的晚宴會場!我被分配坐在所有 Book Art 組別提名人的桌子,而好友竟被安排坐在貴賓主家席上(就是最近舞台的那張)。

一坐下我便沒有停過拍照,會場的欣喜氣氛使我暫時忘卻一身的疲憊。一開始的那個 Lazer Dance 表演,已看到我目瞪口呆,高科技配合舞蹈,視覺一絕地表現漂亮迷人!然後開始上頭盤,我也開始跟旁邊的兩位女生閒聊,坐我右手邊的是一個來自西班牙的女生,噢,她就正正是擺展擺我旁邊的那個女生。另一位女生則是在德國另一個城市過來柏林的。她們告訴我這張枱的人全是 Book Art 的,Highly Commented 及 Nominees。跟她們聊著聊著,司儀準備上台,即將頒發首個獎項,我們的那個——Book Art。

在即將頒發時,我就拿相機出來,想攝錄下整個得獎過程,不論自己得獎與否,也得拍下作記錄。我當然希望自己能贏啦,但是,面對著各國的對手,勝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當我拍到他們要宣佈得獎者名字的時候,那一剎我的腦海一片寧靜,平息靜氣地注視著司儀及頒獎嘉賓,當他宣佈:「The winner goes to… Hei Shing Chan!」時,我心想:「是我嗎?是我嗎?真的是我嗎?這麼好彩?!」;把相機遞給旁邊的 Spanish 女生繼續替我拍後,我就飛奔出去領獎。當然與之前獲獎的情況一樣,不懂言語、笑容腼腆、腦袋空白,自然地做出領獎的反射動作,然後下台。那時,我還真的有點不敢相信是自己。腦中不斷飄浮起這幾年的畫面,高低起伏,複雜的情緒混和在一起。我坐回台下,時間好像 Freeze 了一樣,我凝視著這巨大重份量的白色獎座,獨自發呆了一會。當你得到沒有預計得到的幸福的時候,你會突如奇來的不知所措。

在隨著的空檔時間,我立即拿著獎座到好友身旁拍照,與他分享喜悅。在倫敦,往往第一個告知的人就是他,今次他能參與,已經讓我很高興了。他是唯一一個明白我這幾年在幹啥的人。而《月下獨酌》這作品,他也算是看著我醞釀、思考及完成的人,兩年前他錯過了我的 Grad Show,今次終於可以給他親眼看到作品的完體,甚至參與其中了。

得獎過後,饗宴依然華麗、菜餚依然美味、表演依然令人目眩、還多了身邊人一句又一句的 Congratulation;沉醉於歡樂滿足的時光之中,人有點呆滯,有點不敢相信。哈!多呷兩啖紅酒吧。

之後陸續頒發其他三個獎項,盛宴就在掌聲歡笑聲中完結,之後 Party still goes on!嘉賓陸陸續續到走到另一邊廂去參加展覽「Opium Den」的 Private View Night!我捧住獎座,走著參觀全場,像很招搖過市,每每有人走過來祝賀。在我的作品面前拍了照後,再多陶醉一會,我們就回酒店了。

尊重
第三天,吃過早餐,我們一早就去參觀博物館島與宮殿廣場一帶。我們知道參觀博物館需時,如要參觀所有島上的博物館,至少要花上三、四天吧。我們只有最後一天,加上這幾天已經很累,實在花不起心神去參觀研究,所以我們選擇了在外圍走走看看,拍拍照,輕輕鬆鬆的散步,欣賞沿途風景與這建築群。

早上11時,我們再回到畫廊。我要趁天光,給我的展品再拍一些照,也要跟 Pascal 道別,因為明天就要走了。

經過一晚的 Party 狂歡,畫廊已變得不堪示人,周圍也是垃圾與酒杯,紅酒、煙頭散落一地。我最生氣的是,究竟這些人有沒有尊重過 Artist 與 Art Piece 呢?我的那間房,一進去,我真的嚇了一跳。紅酒灑在那個純白色的「高身書架」的底部位置,旁邊玻璃滿地。我旁邊的那個藝術家的作品更慘,他擺放書的兩柱 Pillars 不見了,他的其中一本書放了在我的書架的《花之書》的位置,我的《花之書》則被放在《酒之書》的位置;而那注滿水的透明膠箱內的《酒之書》,整個箱被移開到《月之書》與《影之書》中間。我看見這個畫面,真的慘不忍睹,是一陣悲涼的感覺。你們這些人搞什麼鬼呀?

我與朋友快快手手把書的姿態還原,但我真的有點兒擔心,我走了之後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之後,我們給作品拍了很多很多照,一邊拍、一邊等 Pascal 回來。他回來後,我就下去跟他交代那些書與相架的包裝盒,因為展覽完後,他們要替我 Pack 好送回給我的。我們交代了正經事之後,我很不要臉的問他可否送我當晚的宣傳海報與其他冊子雜誌。他拿了一張海報給我時,我還問:「可否多送一張給我朋友呢?」哈哈!很貪小便宜。他還送了我上屆「Illustrative 09 展覽」的場刊與《Object》雜誌第四期的英文版。在臨走前,他問:「你接受了 Swatch TV 的訪問沒有?」我說還沒有啊。他就帶我介紹給 Swatch TV 的工作人員,說:「他是今年 Book Art 組別的 Winner,你們可以訪問他。」之後,我又接受了他們的訪問與給拍了硬照。

在那裡擾攘了兩、三個小時之後,我終於要與 Pascal 與這間 Direktorenhaus 畫廊道別了。希望下年5月會有機會再回來吧。(因為他們已邀請了我在下年5月回來參與「Illustrative 11 展覽」,當然能否再來還是未知之數。)

閒遊
離開畫廊後,我們又繼續今日閒遊的行程。我們先到聯邦總理府與柏林國會大廈一帶。

在總理府附近,我們又吃了一頓很味美的午餐。可能在這濕冷的秋冬時分,「食」變得蠻重要的。哈哈!這是很豐富的午膳,很好吃的雞排、豬排及薯菜,我實在很少吃到這麼美味的薯菜,最後還有甜點。

其中我們點了一塊黑森林蛋糕,朋友說因為看到它是真正的黑森林才選的。有假的嗎?朋友解釋說:「德國最出名的是黑森林蛋糕,黑森林其實跟普通的朱古力蛋糕不同,其特別之處是有 Cherry 的部份,這才是真正的黑森林蛋糕。」哈,是嗎?我從來不知道這樣的特色。我倆吃得滋味,為何這塊黑森林能造得如此美味的呢?入口即溶,朱古力與 Cherry 的味道配合得天衣無縫。

之後我們去了好幾個旅遊景點,如菩提樹下大街、勃蘭登堡門、巴黎廣場、波茨坦廣場、猶太紀念碑、御林廣場等等。走走看看拍拍照,一般遊客會做的指定動作,面對德國傳統建築與摩登建築互相輝映,差異對比很大,而又能和諧地共存,沒一點突兀感,讓人為之驚嘆。

德國建築的那種幾何俐落,完全的 Discipline 感,深深的打動了我。我才發覺,原來直線是可以做到這樣極致的。

紀念
黃昏時份,我們來到猶太紀念碑 Holocaust Memorial。這紀念碑群總共由2711塊全鋼筋水泥碑石建構而成,為的是掉念6百萬死於納粹主義下的猶太人。

其實看到時我亦感到一點震撼,很大很廣很多很整齊啊!有時,太整齊的東西,確實會讓你感覺不安與驚恐的,好像患有強迫症一樣。不斷重複同一動作,不斷在每隔同一距離就有一座灰色碑石。據建築師 Peter Eisenman 說,石與石之間的距離(95cm)只夠一張輪椅過,或一個人過,絕不可能兩個人並排行走,意圖令每個人獨自經驗這紀念碑群及那段歷史。

碑石的尺寸大小不同,高矮不一,2711塊碑石被刻意地排列成波浪狀、高低起伏,用意在於讓人陷入危機感,意味著猶太人正被送入集中營,使人無法忘懷那段恐怖及不安的歲月。雖然是這樣,但我們與其他人在這像迷宮一樣的石碑群間,跑來走去,嘻嘻哈哈,其實沒有太大的悲哀愁緒,我只是驚嘆德國人與猶太人有這樣的氣量與勇氣在柏林建構這樣 Iconic 的建築,好讓他們共同記著這段黑暗的歷史。

啤酒
由於前兩晚吃了很豐富的晚餐,最後一晚,我們想買外賣回去酒店吃。我們就買了燒雞和德國鹹豬手,還有「啤酒」,回去一邊看電影一邊吃。

但其實,我倆也是不太喝酒的人,但想著最後一天,不如在德國買罐啤酒喝喝吧。結果在不懂德文的情況下,買了瓶包裝可愛的「啤酒」回去。一喝之下,發現蠻好飲的,但細嚐之下,我發覺有點不妥,我們應該買錯了,這不是啤酒,這應該是 Cider。不過沒所謂吧,反正就是好喝。哈,烏龍的事也發生得太多在我身上了。

那天晚上,除了收拾行李之外,還要收拾心情,明天就要回去了。

再見
11月7日,轉瞬間就過了非常愉快的三天,天未光便要出發去機場。雖然逗留的時間不長,但體驗難忘,足夠有餘了。

由我10月17日遞交作品參賽,到11月7日從柏林回去倫敦,前後不過短短三個星期,事情就像煙火般啪啦啪啦的爆發,短時間內發放無限驚喜。這些種種深深地刻在我心裡,記憶可能會隨時間消逝,但感覺,是永遠的。

柏林,再見了!

Advertisements

7 Responses to “柏林之旅——已知與未知的交會”


  1. 1 Ling November 21, 2010 at 1:59 pm

    =_=” so long to read////

  2. 2 hei shing November 21, 2010 at 2:03 pm

    Haha!
    基本上係寫俾自己睇既。

  3. 3 soso November 23, 2010 at 3:47 am

    Hei Shing, 真係多謝你咁有心機打番成個行程出來。仲要係中文, GREAT!

    參賽費要 €30 <–都幾貴架WOR, 不過都係值得架, 因為佢包你機票同住宿, 最重要既係你WIN 左AR MA。

    我睇完你篇野真係睇到眼濕濕, 好感動…… 你的努力沒有白費.我們也看見了你的成就。有朋友在身邊真係一件很好的事, 快樂與否也有人與你分享~~ 😀 好好珍貴你的好朋友AR ^^

    你要加油啊!!! I AM PROUD OF YOU!!!! 😀
    很開心AR ^^

    我仲未儲夠$$ 去探你… ….如果我去探你, 你記得又請我食餐貴過BURGER KING 10 倍既DINNER WOR, 哈哈~~

  4. 4 hei shing November 23, 2010 at 11:46 am

    So So!
    過來啦過來啦!一定請你食大餐,就算唔過來,我返香港一定請你!

  5. 5 王淑芬 November 25, 2010 at 8:48 am

    好像跟著你去了一趟柏林,寫的好仔細好精采。
    找機會來台北吧,換我好好請你,絕對不會讓你只吃BURGER KING 的,haha~

  6. 6 Yanchap@You Make Me Sick November 27, 2010 at 4:39 pm

    多 d 相。

  7. 7 hei shing December 8, 2010 at 4:51 pm

    上我 Facebook,柏林的相不斷 Upload 緊上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November 2010
S M T W T F S
« Oct   Dec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 127,404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