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0

飛龍在天,潛龍勿用,警喻香港設計淪陷


裝身後


裝身前

我不懂得人情世固,也不知會否得罪人。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只是以設計師的個人情感與眼光出發,由衷地說一段真心實話。

我並非設計大師,更往遑論品牌專家,只能以80後創作人自居,說的也是天真爛漫的牙語;要聽專業意見的話,請重金禮聘品牌醫師 Tommy Li 為香港把脈,兼對症下藥。

城市品牌
所謂的「品牌設定」、「Corporate Identity」、「Branding」、「Visual Identity」,並不只是標誌設計或文具設計或包裝設計,而是一間公司/一個組織/一座都市的整體富策略性的長遠計劃,企圖建立一身穩健,紮根於每個顧客心中的美好形象。「品牌設定」是一只總體綜合了「Tangible」的公司實質工作表現與「Intangible」的核心價值與文化底蘊的視覺表現。「形象標誌設計」與其字體與標語,則是整個設計內最清楚的象徵符號,代表了其核心價值。標誌的形象應表現到品牌的信念、價值與文化;這才能有效地做到深入民心。

往往講的容易做的難,標誌的視覺美感與表現品牌的文化價值與否,皆是設計重點,缺一不可。個人認為,一個標誌的美醜確有客觀審美標準與時代觸角去分析解拆,絕對不是「見仁見智」,如果隨便說「見仁見智」的話,世界便不需要設計了,隨便找個 Layman 回來畫兩筆便行了;設計更不用變成學士碩士博士,學生也不用讀到做到通宵達旦頭昏腦脹了;當然亦不用花數百萬去做事前的民意及市場調查了。

嘔血標誌
前兩天,看到這個「飛龍百萬元裝身 」的新聞,其實不以為意,沒有怎樣看裝身後的飛龍,只想又是政府宣傳香港的新花樣。怎料,把那個七彩的新標誌仔細一看,愈看愈醜,愈看愈心痛,愈看愈不知設計為何物,愈看愈怒火中燒!那班政府高官、陳幼堅、及一眾有份參與的人士是否真的瘋掉了?這樣一個難看的 Logo 也能代表香港,出來見人,簡直是國際間的大笑話!

飛龍在天
據資料顯示,「香港品牌」最初是在 2001 年的「全球財富論壇」向全世界公布和亮相的。自此之後,飛龍形象標誌和「亞洲國際都會」標語就廣為宣傳,為香港的象徵。

我還記得,當年我們的討論點集中於花費數百萬港元作設計前的 Research Study,最後得出來的結論仍是紅色的小龍,是否值得花那些錢呢?討論沒有怎麼針對這個飛龍標誌的美醜,因為以設計師的眼光看來,這已算是一個不錯的 Logo Design。原本的飛龍標誌,既做到 Visually Balance、黑白空間也做得輕重得宜、亦表現了一定的活躍及節奏感,紅黃的主色調雖然不太有新意,但也代表了一貫中國香港人的顏色,香港亦在某個時期被冠以「亞洲四小龍」之一的稱譽;飛龍設計更巧妙地融合了「香港」兩字和香港的英文縮寫 HK 兩字,視覺上融和得好,沒有為做而做的感覺。這雖不能視作完全可代表香港及香港人的標誌,「核心價值」能否為之表達確是令人懷疑,但以美感角度來說,也算是一個 Visually Appealing 的 Logo,富動感兼凝聚到觀眾的視覺專注力,也具一定的小龍霸氣。

地下蛇蟲
而看見裝身後的標誌,我更覺原本的標誌漂亮;雖然之前的沒有艷壓全場,但也不是很失禮。但經 Alan Chan 裝身了的這個,Oh! My God! 我真的受不了。我不知大師今次是偶一為之的「失手」,抑或是「力不勝任」?

如果要畫龍,首先要做足功課,認知龍的身體結構,才可以開始畫,或是「改動」。龍的身體各部分集合了不同動物的特徵,由頭開始的是:鹿角、虎眼、獅鼻、牛唇、馬鬃、蛇身、魚鱗、蛋膜、及鷹爪。陳幼堅於更新標誌的活動上表示:「新飛龍標誌的線條較簡潔。」看到後,我覺得不止是簡化了,簡直是 Distort 了原來的標誌,只見一條紅頭紫尾的四不像。真的是龍?不見得。原本的馬鬃、魚鱗被有意無意地刪減了,原本曲頸昂首、須目怒張、鱗爪銳利的小飛龍,頓刻變成一條小蠕蟲。就連「香港」兩個中文字也被簡化掩沒了,只剩孤兒「HK」,雙語變單語。可憐的香港人,「望子成龍」變「望子成蟲」;為何政府總是這樣,唔做唔錯,一做就大錯特錯的呢?!

畫龍點睛
中國歷史上,南北朝時期的張僧繇是最富傳奇色彩的畫龍專家。傳說中,張僧繇在金陵安樂寺畫了四條白龍,畫完後,卻不給龍點眼睛,說點了眼睛,龍就會飛走。但身邊人卻迫著他點。結果,剛點完睛,龍就破壁飛天而去了。這傳說證明龍睛對整條龍的重要性,足以令整幅龍像變得活靈活現。

可是,這條裝身後的飛蟲,不單沒有「畫龍點睛」,那三條彩帶更是「畫蛇添足」,讓整個品牌增添不協調的感覺。

所謂「畫龍要點睛」,這條飛龍的虎眼有沒有神至為關鍵!在比較新舊品牌的標誌之後,你會發現,舊飛龍原來擁有的銳利的目光,在新設計之下,卻變成「一個圓點」,無神無彩,眼光沒有方向,剩下空洞無一物的眼神,這就是他們想表現的夢幻香江了嗎?這樣的一條神情呆滯,霸氣不再的小蠕蟲,能夠代表香港嗎?

官方說明的三條彩帶喻意深重,是獅子山下的香港精神:「由飛龍延伸出來的藍、綠彩帶,分別代表藍天綠地和可持續發展的環境;紅色彩帶則勾劃出獅子山山脊線,象徵香港人『我做得到』的拼搏精神。彩帶飄逸靈動,代表香港人應變靈活。而繽紛的色彩則代表這個城市多元化、富活力。」我不理你的是獅子山、富士山、還是畢架山,這些只是「假、大、空」的虛辭,沒有實質的內容 Backup。視覺上,這更是不協調、沒美感的三條「娘爆」的仙女絲帶,根本與飛龍一點關係也沒有,畫蛇添百足,令人唏噓慨嘆!

漸變著迷
我總不明白,政府的設計師為何那麼喜愛於設計用「漸變色」?神話飄邈、仙女散花,那麼就是美的了嗎?高手做得好的就是「詩意美」,低手做得爛的就是「Cheap」!

這個不倫不類的標誌設計所用的漸變色與七彩繽紛的顏色,看上去,就是「Extremely Cheap」!七彩斑斕炒雜碎,人家接收得到你的訊息嗎?我猜,十個有九個不知為何物。加上不適當的漸變色,形成像七、八十年代農曆新年的舞龍標誌。

大師詭譎
大師、達人、名家、巨匠、教父、教母、女皇,通常也是給德高望重,享負盛名,奪獎無數,能令大公司起死回生的設計師的美譽。

經過這次「更新形象標誌」事件,令我非常懷疑什麼叫「大師」?我想,這是值得我們反思的現象。

上了神檯,就以為世界為你而轉動嗎?求其設計什麼也有人 Buy,真的自以為是魔法師,能令每個品牌起死回生嗎?

把這個飛龍標誌改到不倫不類,究竟是大師年華不再?江郎才盡?力不從心?還是身心俱疲,只剩下一張利嘴,只懂「講就天下無敵」、「吹水唔抹嘴」呢?

我不是大師,我不曉得。但我只想問一句,用了一個多月更新設計的這個標誌,那140萬你自問收得心安理得嗎?可能你的簽名也值140萬,但香港人那些是血汗錢,每分每毫爭回來也有血有淚,請不要這樣不負責任。這樣 HEA 做的設計,比更改之前的 Logo 還要差,為何要給你做呢?問心,如果大師自問學藝未精,全力已付也只能做到「咁既衰樣」,我沒話可說。但如果是 HEA 做混飯吃的,你怎麼教育我們下一代的設計人呢?你真的想帶頭拖垮香港設計業嗎?

「構思都是市場導向,創作的靈感全是來自客戶本身的定位(Positioning)。客戶若不清楚本身的定位,我們便要懂得發問——針對什麼顧客,什麼市場,顧客的心態和消費行為是怎樣,市場調查的分析資料顯示什麼等等。」這是 Alan Chan 於多年前的一個訪問說的。但似乎政府及他本人也未能掌握香港的實質定位,只能含糊其詞的蒙混過去。什麼五種核心價值,什麼五種特質,藍綠橙青紫,加紅黃;彩虹七色全用了,所謂的 Core Value 全給放進一大窩,煮呀煮,煮呀煮,最後,食不知味,只有「齋吹」的虛空。

最後,送給你們林夕寫給謝霆鋒的《潛龍勿用》的一段歌詞:

「給你精細的血管 給你精美的五官
偏要給你給你一顆心躍動
給你一柄手槍 給你一發子彈
不等於要放進誰的胸
給你一對手 偏要給你擁啊擁
所以抵你抵你歇斯底里
誓要人人樂用 有用無用你懂不懂」

你懂不懂?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March 2010
S M T W T F 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156,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