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0



蝶舞於琉璃箱

我經常思考究竟怎樣才可以把「書籍藝術/設計」作品展覽得好一點。這是很難的一件事,因為書籍不同於普通的藝術作品如裝置、油畫、相片等,書籍作品與觀眾的關係是複雜的。因為書與人的關係一定要 Involvement,不太可能只把書本的封面展出就能完全表達書本的意念、內容與特色。以主觀意願看,書最好能給人觸摸、翻閱與細讀吧。因為這樣,書才能透過「五感」充分表達想傳遞的訊息,與讀者作零距離的溝通。在倫敦看過很多書籍藝術的展覽與書展,他們大概會用三種方式去展示他們的作品。

其一,如 V&A 美術館曾經展出一個名為「Blood on Paper」的書籍藝術展覽,展品非常珍貴,本本書也是出自大師之手的古董,動輒上千萬元,亦應已買了重保險。所以,這些珍貴的書被專業人士打開了最有代表性的一頁,放進玻璃櫃中作展覽,我們只能「眼看手勿動」地觀看這些書。這是無可厚非的,如果這些古董給破壞了,後果不堪設想。

其二,一些書籍藝術或設計展覽,為了增加觀眾的參與度,而又想防止展品失竊或被破壞,我所曾經見過的,則是把展品放於透明膠箱內,左右兩邊開了口,加插了兩隻手術手套,讀者可以隔著膠箱與手套翻弄書本,增加了展覽的互動性,觀眾亦能更加了解這些書。相似的書展,如果擺放較貴重的書籍展品,他們就會提供帶著手套的專人在則,翻弄翻閱整本書給觀眾看,這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但辦展的成本費用當然相對地增加。

其三,有些展覽或書展的展品並不是太貴重或發行量相對多的,他們可採取的展出手法則是放一本進透明箱,也有一本 Display Version 放出來給人任揭,這樣,讀者就可完全感受書本的質感,同時你想怎樣看就怎樣看,基本上是讀者作主導的展覽。還有,在主要展場以外,再劃分一些空間出來,佈置一間「閱讀室」,給觀眾坐下,慢慢安靜地細讀書本的內容,讓他們仔細了解一本書的一切。這才是書籍展覽的真諦。

上圖展品:
Richard Tuttle
NOT THE POINT
2009 London UK
Edition of mine with one artist proof.
Overall length: 920mm
Height: 50mm to 140mm. Width: 130

不能改之封面

日本書籍設計大師杉浦康平先生認為書的封面好比「書的臉」。

「臉有各種表情。根據中國古代醫學,臉即這個人生命力的鏡子,反映著看不見的內藏的功能,是凝聚全身特性的部位。」如果你相信的話,人臉與封面一樣,也是透視整個身體機能好壞的映照。

正所謂「人要面,樹要皮」,樣子好,自然得人喜愛,人緣桃花亦因而旺盛,戀愛、家庭、事業接踵而來;樣子討好也會連帶自信心增強,種種加起來相輔相成,不愁沒有機會,繼而是美好的將來。有人說過:「成功不在命,在乎樣子骨相之好醜也。」相對地,書籍的封面也是極其重要的,它是給讀者看到的第一面;很多讀者買不買一本書也只取決於其封面設計,這正正是「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書籍設計師與出版社常常會為了書本的封面設計改完又改,爭吵不休,為的是想改到那封面盡善盡美,希望吸引最多人的注視。

可是,曾經有位寫作人告訴我,她對她準備出版的書的封面很不滿,想透過編輯,與設計師作進一步溝通和改動,但編輯沒有多大的反應,而那設計師的回應竟是:「這是不能改之封面!」。

嘩!嘩!嘩!真是語不驚人誓不休!這確是一句讓我心頭感到震撼的話。作為設計師,我從來沒有跟我的同事、老闆、或客戶說過類似的話句。我並不大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講話的時間、媒介、語氣等也影響整個對話的感覺,所以我不能多作評論。但這件事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完全道出了作者、編輯、與書籍設計師之間的矛盾。

我之前也在其他文章提過,作家、編輯、與書籍設計師是來自不同星球的生物,性格與喜好全然不同。作家是把概念意象文字化的人;編輯是把作家的文章結構修整完美化的人;書籍設計師則在最後把關,將編撰完成的文字圖像加以整合實體化的人。一本書焉然產生。因此,要幹一本書,三者缺一不可。

雖然大家也很努力,但結果往往是出人意料之外。

一本書最後設計成怎麼樣,不論是良果或是惡果,事實上,只會由作者一個人來承受。基本上,沒有人理會書籍設計師是誰,責任編輯是誰;最終,是好是醜,書本始終只屬於作者一人。我亦不知看過多少書籍設計師,設計出自慚的作品之後,為了逃避現實,在版權頁上,選擇不落自己的名字,或落一個假名。這是我們騙人騙己的慣用技倆,沒有人會刻意追究這本書的設計失誤,只會投訴作者或出版社出了一本不堪入目的書冊。所謂的「Collective Responsibility」,實際上只是落於作家肩膀上的「Sole Responsibility」,沒有人能分擔這個重擔,甜苦全由作者去品嚐。

至於書籍設計師,我們當然有自己的一套美學觀與視覺語言,雖然我們有主宰與操縱整個設計的生殺大權,很難對 Layman 指點我們的設計作出認同,但是,作者與編輯對設計的意見絕對不容忽視。我們做設計時,經常出現不自覺的盲點,假如沒有對那本書充份了解的明眼人提點,我們有可能會走進設計的掘頭巷,回不了頭。加上,真相越辯越明,平面設計也應該是越改越好的,越改你才會越領悟正確的路,即使沒有越改越好,也可以作很好的比較,再選擇大家認同最合適的一個。

正因為大家也想做好書本,彼此的尊重與相任更是重要;了解大家的性格與喜好,慢慢做到相知相交,會對合力完成一本書起極大的作用。

創作自省

之前聽過商台俞琤講述她做創作的一番話:

「我在做創作,都會質疑自己,到底我是『賣』得好,還是『度』得好呢。所以很多時候,『度』完之後,大家拍爛手掌,我也會自己低頭沉思,然後再反覆心裡辨證。你同意我是因為我講得很動聽,很有說服力,抑或其實我條『橋』真的好呢?這是我一個持之以行的習慣。那你說『賣』緊要些,還是條『橋』緊要些呢?我覺得遠遠遠遠遠遠是條『橋』緊要些!」

作為設計師,由你做學生那一刻開始,你已經要考慮這兩個問題:Create & Present。

所謂的 Create,創作,就是由 Idea 到 Research 到 Insight 到 Concept 的一個過程,所講的,也是我們醞釀的那條「橋」,扭盡六壬搞盡腦汁,為的也是「度」到一條絕世好「橋」。無論是什麼類型的創作,廣告如是、寫作如是、造書如是、繪畫如是、寫歌如是、笑話如是,「內容」是關鍵要素。

構想出這個「涵」之後,Presentation 就是一招可以使這「內容」美感加工與擴大化的手段。不論是 Verbal Presentation 或是 Visual Presentation,好的 Execution 會使條「橋」完美化。即使條「橋」不是天下一絕,但經過精心包裝下,讓人加分是必然的。相反,即使你已擁有絕世好橋,不懂 Present 不懂 Sell,不能發揮那條「橋」到淋漓盡致,則只有嘆一句「捉到鹿不懂脫角」!可惜!可惜!

當然,個人認為,有時間才有「創作」,沒有給予時間去醞釀的設計工作,只會剩下後半部分的 Visual Execution。坊間大部份的設計工作也是如此,包裝美麗就是了。

雖然不能完滿,但 Visual Execution 也是一大學問,要做好做精並不容易。實行借此時間,作不同 Graphic 的創意實驗,這也算是鍛鍊「眼」與「手」的好時機,磨練得這雙刀更銳利。到有機會到另一處更 Ideal 的地方發展的時候,你或會發現,之前齋做 Visual Execution 是沒有白幹的。

香港人常常也發夢,沒有捱過沒有浸過沒有 Train 過,以為有少少 Talent 就可以一炮而紅、少年得志?!有的,但未必是你或我!

我們可以做的,只有勤奮踏實地做好當前的設計!

12pt – 字型思考

“The material of typography is the black, and it is the designer’s task with the help of this black to capture space, to create harmonious whites inside the letters as well as between them.”
——Adrian Frutiger

一個在工作上發生的字體小故事,引起我的好奇心,想追查一下,我們現在 Take it for Granted 的字體尺寸「Points」的由來。

在倫敦藝術大學學生會工作時,作為全職設計師,我們要遵守一條新的不明文規定,就是所有宣傳單張的設計所用的 Font Size 必須為 12 pt。誰人下達這樣的命令,不得而知,但所說的原因則是,要給所有視力有問題的學生,清楚讀到單張上的字,作為基本原則。

起初,學生會內部當然有很多人質疑與爭辯這無理的規條,但最後大家也無奈接受了,難逃當權者的指令。說實話,這是不合理、無聊又愚蠢的規則,解決方法很簡單,就是在單張最後放一個極大尺寸的字型,呼籲看不到的學生致電查詢,可以提供語音服務或更大的印刷品。

12 pt,作為內文字體來說,是一個比較大的 Font Size,排出來的版面通常會被人覺得太大,除非要給小朋友或老人家看,不然的話,我覺得 10 pt 以下已適合予一般大學生閱讀。

規限設計師一定要用 12 pt 去作版面設計,是一個無中生有的做法。

雖然不明文的規矩一定要守,但你有你的專橫手段,設計師亦有設計師的一套 Tricky 的手法去應對。作為選擇字體的平面設計師,我們心裡清楚明白,要怎樣去走這一著。每一種字體,即使表面上是同一 Point,大小亦有稍微差異,我們就可捏著這一點,玩弄我們的視覺戲法。我與另一設計師發現,12 pt 的「Calibri」字體,看上去比一般字體細而舒服,同樣是 12pt,但不會予人過大的感覺,正好用作宣傳單張的 Bodytext。而我切實地把這「Calibri」字體與其他常用字如 Helvetica、Verdana、Times New Roman 作比較,縱使 Point Size 一樣,Calibri 也確是比較細的。

這件事撩起我的興趣,思考 12pt 這「黃金」尺寸。

如果說起 Point Size,正常的資料會說有三個標準的系統,歐洲大陸常用的 Didot Points、英美世界的 Anglo-American Points、與現代出版電腦化後的 Adobe Apple Points。大概可以肯定的是 Point 是量度字體尺寸的標準單位,量度英文大楷的高度(Cap Height)而計算出來的。所以,之前也說過,由於量度的是字型身體(Body)的高度,因應設計的不同,同一 Point Size,不同的 Typeface 會佔不同程度的空間。雖然這三個不同的系統對 Points 的尺寸有輕微的差距,但籠統地說,1 point 等於 1/72 英寸。

然而, 12 pt 有什麼吸引力去使現代人認定是大家心目中的標準呢?

12 Points,
相等於 1/6 英寸;
打字機(每英寸容10個)之字體;
在 Didot System 之中,被稱之為「cicero」;
在 Anglo-American System 裡,則被稱作「pica」;
辦公室文書軟件「Word」把它預設了的字體尺寸;
一個讓普通人以為 Readability 與 Legibility 也極高的字體尺寸;
因為標準,所以令設計師不甚喜歡的字體尺寸……

在我翻查資料的時候,被我無意之中發現蛛絲馬跡,絕有可能是 12 pt 能橫行於世的原因。

在發明電腦與鍵盤之前,我們是先用打字機的,而鍵盤則是由打字機演變出來。各位設計師也應該用過 Courier 這字體,現代我們就用這字體模仿「打字機字」,喜歡它有一種六、七十年代的工業味。但原來,Courier 確實是於1955年由Howard Bud Kettler 依據打字機所印出來的字型而設計的。而 Courier New 字體亦是由 IBM 公司於五十年代設計給打印機使用的字體,使得這個字型成為整個打字機製造業的標準。

資料顯示,12 pt 的 Courier New 字體曾是美國國務院的公文標準字體,但於2004年1月停用。政府的標準公文影響到民間的標準公文,全民接受認受之後,再由打字機轉到電腦的文書軟件。這樣就不難解釋為何我們的 Default Font Size 要是 12 pt。由打字機到電腦,多於半個世紀的預設洗腦,把 12 pt 根深蒂固地植耘於我們的 Mindset 之中。

權威性、普遍性、簡易性,往往令我們思考得更少、盲目跟從得更快更多。

又正如 Times New Roman、Arial 與新細明體,軟件公司選得上它們作 Default Font,它們當然擁有普遍接受的美感與可讀易讀性,但絕不可能「一錘定音」肯定要用這種 Font 或這種 12 pt 的 Font Size 就是最好。

作為平面設計師,我們應該好好的考慮這些,每做一件 Graphic Design Work,選一種怎麼樣的字型,選多大,表達什麼感覺,歷史上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在這字體上,我們最好想清楚。

文字對人類、書本、甚至視覺設計的重要性不用置疑,我們更加要好好了解它。

《英倫書藝之旅》——解構書魂,重現冊體

前言:
書籍,是給設計師發揮的舞台

「A writer, contrary to the popular opinion, does not write books. A writer writes texts.」
——Ulises Carrion

「作家的工作是寫書?」以新藝術的角度看,作家並沒有、更不是寫書。他們絕少單憑一己之力寫出一本書,通常作家只會寫下「文字」,就算是完成了他們的工作了。事實上,除了一小部份的作家會關心書籍設計印刷之外,很多作家都絕少理會及過問「書」作為一個物體在這世上的製作過程。在古代,書籍的設計和生產通常由奴隸與書籍裝裱師負責;到現代,這當然由書籍設計師、出版商與印刷廠共同負責。

在《英倫書藝之旅》一書的創作過程中,我擔當著兩個重要的角色——作者與書籍設計師。在書寫內容的同時,自己亦負責了全書的設計工作,由構思、選字、攝影、調色、排版、選紙等也一手包辦。籍著設計此書,我期望能挑戰書物的可能性,給讀者另一番的「閱讀」感受。

一本圖書的每個部分也是給書籍設計師發揮的小舞台,不論是封面、封底、內封、書頁版面、書角、書脊、書口,每處亦要當心留神,不能忽略。然後再把這些部分集合起來,這本書才能完滿地通過「五感」,把訊息(Message)與情感(Emotion)傳遞到讀者的大腦,甚至滲入內心深處,從而感動讀者。

以下我就把《英倫書藝之旅》作解構,仔細分析此書每部分的設計與思辨的過程。

*****************************************************************************************************************************************************************************************************

結構,是洋蔥般的層次拆解

_ 封面:《花。酒。月。影。我。》書藝作品
_ 內封:橫跨倫敦的美景
_ 封底:作品簡介

_ 目錄
_ 序一 郭炳聯
_ 序二 曾協泰
_ 序三 廖潔連
_ 序四 Katherine Cheung
_ Preface 05 Susan Johanknecht
_ Preface 06 Les Bicknell
_ 自序 逃離喧囂 插翼高飛
_ 拉頁「倫敦遊藝地圖」
_ 前言 英倫,展現花團錦簇之美

第一章:書籍迷思
1-1 尋找書的意義
1-2 進入書的身體
1-3 造書人的六種形態
1-4 編輯的冷靜與設計師的熱情

第二章:藝展獵奇
2-1 英倫藝展拾零
2-2 中國設計 Vs 中國藝術
2-3 港英創意畢業展有感
2-4 尋找書藝的意境

第三章:創作歷程
3-1 西照寂寞之書
3-2 三回難忘的面試
3-3 頒獎禮燦爛的一剎
3-4 Pasty 店內看人生

第四章:翻書觀感
4-1 視覺感官繁華
4-2 書籍設計的音樂震撼
4-3 紙頁與油墨的幽香
4-4 品嚐書冊甜點
4-5 觸摸得到的表達

第五章:字魂異想
5-1 圖像詩與神智體
5-2 《The Guardian》之設計任命
5-3 反傳統的字體設計師
5-4 重提漢字之美

第六章:以書會友
6-1 當 Feminine Guy 遇上 Masculine Girl
6-2 月下相知千古意
6-3 由金光燦爛到忘卻自我
6-4 給我最好朋友的書

_ 後記 倫敦夢醒時分
_ 鳴謝
_ 圖片出處
_ 參考書目

_ 版權頁

*****************************************************************************************************************************************************************************************************

書頁流動,是一條互動的遊藝路徑

「西方有個說法是,all writing is travel writing——所有書寫都是旅行書寫。因為所有書寫都是關於過程,都是某種在路途上寄出的書信:我在此,我見到,我記得,我告訴你。任何書寫的過程都必須離開某一點、抵達某一點,把中間的事記下來。」
——鍾曉陽

此書不止是我在倫敦的歷練體會之總結,也是一條遊覽倫敦的書籍、設計與文藝各處的路徑。當您翻動書頁,閱讀文字圖像所反映的書籍文化的同時,「Flip」書這動作,也具象徵意義地沿著這路線,閱覽英倫城市的好風光。

因此,我把一幅「倫敦遊藝地圖」拉頁置於此書的開端,將二十四處我於書中提及的地方、地址、頁碼,列表於地圖上。藉此,我把我這條獨自修行的倫敦設計路鋪陳出來。我亦提醒讀者道:「若然你能親身探索,或會發現更多」、「請尋找、繪畫屬於個人的遊藝專線。」

從物理的角度看,這拉頁的設計(360mm闊×210mm高)亦破了統一的書頁尺寸(170mm闊×210mm高),讓整本書像在平靜的湖面上起了一圈漣漪。這變化會使讀者的大腦突然轉一轉,拉一拉,看一看,再收起來。這小小的動作已經破了一貫「翻閱」的基本閱讀行為,增加了這小小的互動,對整本「物理上」平靜的書起了一個重要的跳躍作用。

而這幅「倫敦遊藝地圖」拉頁更帶出了一種「雙重互動」。第一重就是,讓讀者動手動腦翻開前後書頁,看看每處藝點我經歷和遇見了什麼,作一番對比。第二重互動則在於書中世界與現實之間的尋找與發現,如讀者真的能帶著此書親身走進倫敦城,重覆走一走我所走過的路,旅途上或會出現相似的人和事,作者的書中故事與讀者的真實旅程相交重疊,再分不出真實與虛幻,確是人書的完美互動。

*****************************************************************************************************************************************************************************************************

書口,是二元角度的小劇場

「Whereas a book is three dimensional. It has volume (space), it is a volume (object), and some books emit volume (sound).」
——Keith A. Smith

我命名此書的英文名字為《POP-UP LONDON: exploring the secret of Book Arts》。

之所以謂「POP-UP LONDON」,有兩個意義。一,這是把我的倫敦藝術體驗立體化,以「書」這個物質媒介把這次旅程展現於讀者眼前;二,書名的「POP-UP」代表了像 Pop-Up Book(紙雕立體書)一樣,以多角度、立體透視與剖析倫敦,甚至世界各地的書籍設計與藝術。

一般的情況下,書名應被放於書脊上,這本書亦不例外。但我想,當此書的中文書名放於書脊上的同時,我亦可把英文書名置於對應書脊的部分,即書口。因此,我就構想將「POP-UP LONDON」字樣放於此書的邊緣上。

曾經有讀者好奇地停留在這本中的書邊上翻弄著,彷彿從書邊上看到英文字母似的,但又似有還無。由於我在版面設計上花了心思,把精心設計的長方色塊布置於左右書邊,獨立每個版面看,只見到不規則的色塊分佈,但一旦把書合上,神奇的事情就隨之發生,將書口偏左攤平,會看到「POP-UP」;而把書口偏右攤平,則會看到「LONDON」字樣,趣味盎然。這魔術般的視覺效果,除了創意之外,絕對是精密計算下的成果。

在這「書口」設計的過程中,盤算、游說、掙扎是無可避免的。

掙扎在於,其實一邊排版,一邊留意著這版面的邊緣位置,總是放心不下這書邊的色塊,不斷自問:「會很怪嗎?會視覺突兀嗎?」時常瞄瞄電腦的版式,再瞄瞄 Printouts,看得順眼嗎?最後,我終於說服到自己,下定決心做這個「書口設計」,去馬吧!理由是,我之前根本沒有從一個立體的角度看,只是從一個平面的角度看。螢幕上的版式與 Printouts 也是平面,當讀者拿起本書攤開閱讀時,他們看到的不單止是該頁的書邊,而是紙張重疊了的立體書口;眼睛看到的不止是一頁的色塊,而是百頁色塊組成的彩色字樣。我當初的擔心實在多餘。正正是這個「POP-UP LONDON 書口」,充分表現了書本設計並不是平面設計,而是立體的設計工作。三百頁的80克玉龍輕型紙,在層層積聚重疊之後,組合了這19mm的冊本厚度,也構成書口可供創作發揮的平面空間。這說明了即使全球最薄的紙也絕非一片平面,而是一塊有質感、有重量、有厚度的立體物質。相反地,當我們把這本書拆散,書口沒了,厚度沒了,書頁分飛亂散之時,書口的文字亦會隨之而消失,失去盛載文字的功能。

盤算在於,我自知很多出版社也很保守,當初可以給你空間盡情發揮,但到了中後段,就會像勒馬般勒著我這隻脫韁野馬,特別印刷效果要 Cut、不同紙材要 Cut、紙張裁切要 Cut、頁數亦要 Cut,總之就是要減至比較低成本為止。這是 Budget,也是現實。迫於無奈接受這現實之餘,也要扭盡六壬嘗試在限制之下創設奇想。由於這效果並不會增加印刷的工序與費用,所以我才能說服出版社給我嘗試。就在沒有很多金錢的支持低下,發揮一點點的創意。

書口的這兩個英文字樣,都試過數個不同效果,印過數百張紙出來試效果,務求要做到妥貼、不能有一點閃失。因為始終沒能在香港監察整個印刷過程,所以 InDesign 的數碼檔案更加不能出錯。在還未看到印刷完成的實物之前,我一直擔心得夢魘數夜,不能安枕,就是夢到印刷錯誤,書口的字樣扭曲了。幸好,最後算作順利出版吧。

當書籍設計師深切理解了紙張的厚度、雙面、左右、重疊等特性與視覺元素的關係之後,便能玩弄視覺錯覺於掌心之中。

*****************************************************************************************************************************************************************************************************


書頁序列(Sequence of Paper),是一齣跳脫的小動畫

「Flip books are an obvious use of speed.」
——Keith A. Smith

「Flip」是快速翻動的意思,書裡的每一頁畫一個分解動作,然後快速翻書讓分解動作連在一起變成動畫。

此書講述的是我在倫敦游走的經驗,所以我特別製作了一個代表我的小角色,放置於書角。當讀者 Flip 書時,就會在左頁左下書角,看到書頁層層遞進所形成的視覺動畫。由圓形慢慢演進成自身,一路走來,跨越一個又一個的難關,無畏地走下去,象徵了我這兩年來異國遊學與工作的歷程。

這證明了書不止擁有盛載智慧的空間,還有寶貴的時間。兩年英倫的時光濃縮成20秒的 Flip Book Animation,讓我們感受得到三百書頁翻動的量化時間。

這個 Hidden Flip Book Animation 與唱片的 Hidden Track 一樣,要有緣人在無意之中發現,才會感覺到那一點的驚喜、一點的甜頭。

*****************************************************************************************************************************************************************************************************

版面設計,是引領眼睛遊走的佈局

「「排版」是讀者開始閱讀書籍起的一連串「視覺際遇」(Visual experience)。」
——詹偉雄

當初初嘗試此書的版面設計的時候,雖然內文與圖像都是自己所出,但尚未感覺得到整本書應有的風格。作為設計師的各位讀者也可能感受得到一開始一個新設計項目的心情,當然盡量想著做到最好,貪婪、心野,什麼也想做,什麼也想要,什麼也想放進這一設計。可惜,貪多嚼不爛,最初是加加加,最後就減減減,一輪嘗試、掙扎、失敗、實驗之後,才能調節到最好的平衡。

我始終還是書籍設計界的新丁,所以,在實踐的過程中,在所難免地會嘗過「視覺突兀」。在設計的過程中,我常停著眼瞪著版面,忐忑不安,總覺不妥,一改再改,還是老模樣;一點一線一字一句,放在版面中間,不上不下,不左不右,無所依附,亦無主無中。如果平面元素在紙頁上也擁有情感的話,這肯定是一種「坐立不安」的感覺。還是不行!之後就把版面上的所有刪除,用一個 Blank Page,重新來過。反覆嘗試,要試到感受到這本書「應有」的風格為止。

在醞釀的過程裡,我有過很多掙扎與痛苦的時刻,究竟要怎樣做呢?怎樣平衡呢?我反覆思量,不斷問自己:「究竟我在造一本怎麼樣的書呢?」終於慢慢覺悟。這是一本非小說作品、也不是設計叢書、更不是所謂的「Artist’s Book」,是一本圖文並茂的書籍遊學紀實。我時刻提醒自己,書籍種類與創作動機牽領著整個設計的大方向。就在領悟與不斷作設計試驗之後,我慢慢的感受到此書所要的風格。

最後,我決定書本設計以內文作主體,配以多種圖像,以簡約現代(Modern)作美術設計的大方向,安靜而時尚,可讀性(Readability)與易讀性(Legibility)兼備。因此,這次「文本為主」的設計用的是「One-Column Grid」的版面結構,兼配合16開(170mm闊×210mm高)的書度,很適宜作圖文書。

在這 Grid System 之下,Margin 在整個版面上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Margin(頁邊的空白)是用來設定版面上下左右四條頁邊與圖文內容之間的距離。Margin 是無形的視覺窗框,如果書頁版面是牢獄的話,圖文就是囚犯,牢籠的窗框就是防止犯人逃脫的防線。雖然 Margin 不是一個封閉的框架,而只是一個無形的尺寸空間,但就可以防止圖文逃走,甚至飛出街外。因為適當的 Margin 位能施展一種無形的張力,把浮於版面中間的內文一種依靠固定的感覺,上下左右 Margin 的不同空間有助於抓緊版面內容,就如蜘蛛絲可把昆蟲粘著,固定於半空之中。我把「天」的部分留了25mm的空白,「地」與左、右各留了20mm 的空間,這足夠的 Margin 位能給讀者透氣的空間。當減去上下左右的 Margin 位之後,所剩下的,就正是我所發揮的空間所在。

在我心裡,已給這設計定了無形的規範,第一,所有圖文不得走出這130mm 闊x165mm高,偏正方形的空間。因為書的邊緣已放置色塊,主體設計不能與書口的特別設計有任何衝突。所以,今次的版面設計中,絕不會出現 Full-spread 相與任何出血的狀態。第二,大標題、副標題、內文字、圖片、甚至點線等之間的距離尺寸要前後統一,所有平面設計元素亦井然有序,隨著這個「One-Column Grid」佈局與變化。第三,版面上的一點一線也給設計了適當的指引,不是亂放的,例如副標題之下的顏色線、Caption 的反白字色塊等,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幾何元素,擁有畫龍點睛的點綴作用。

如果沒有這些潛規則、沒有嚴謹佈置的話,這版面設計就帶不了給讀者一種「實感」。特別在做 Modern 的平實設計,嚴謹與細心確是很重要,差1mm就是1mm;Post-Modern Design 講究情感的版面設計可能不在乎,但 Modern Design 很著重,這是所謂的「分毫不差」。書籍設計師要放一點一線一字一句,不浮誇,不造作,恰到好處,從而令佈局編排鬆緊有至,並不是易事。這恰似對弈,有些棋手一放就中、準確無誤,沒有一點猶疑不決,這是經驗,也是功力。

你想讀者怎樣看你的書,你就要在排版上著手,用視覺手法續步引領讀者的眼睛在版面上停留,繼而沿著圖像與文字之間游走,經歷一段由左上書角去到右下書角的視覺旅程。

*****************************************************************************************************************************************************************************************************

圖像,是視覺記憶被壓縮平面化

「圖像是輔助傳達表示書籍內容的文字的意思和感受的設計要素。」
——呂敬人

相機是眼睛的延伸,一眨眼,圖像成了永遠被保留的記憶。

此書大部分的圖片也是出自我手,包括這兩年所參觀、參與的不同藝術/設計展覽、書展、頒獎禮、講座、實習、訪談、工作等的照片,充分表現這趟英倫書藝旅程的豐盛。我喜歡拍照、喜愛作紀錄,不論所拍的相片美不美,只想永遠記著這一刻的感覺。

作為書籍設計師,我認為我並不需要是一位出色的攝影師,但眼睛絕對要對相片很敏銳!一幀相片,我們主要觀察其構圖、顏色、明暗、方向、遠景、透視等等。我們要問自己是否清楚明瞭一張相片所給我們的視覺資訊呢?誰人面向誰人?相中人的目光是側目、斜睨、還是炯炯有神地直視讀者呢?可否把它上下左右倒轉看呢?這是橫度還是直度呢?一張相的中宮主軸在那裡?哪一重點緊抓著我們的眼睛呢?相中誰是牡丹,誰是綠葉呢?而哪片綠葉可以丟棄的呢?這些視覺資訊又暗示了什麼呢?通通盡收眼底、一清二楚,好讓自己在心中盤算下一步。

抓緊這些「視覺資訊」之後,就可以開始剪裁、調色與排置於版面之上。一幀相片的剪裁是否做得到平衡得宜、相片的色彩調整和反差處理是否耀眼、相片在雙頁版面(Spread)上的互動擺位是否恰到好處,是大學問,也要有慎密的心思去設計。老師曾說過:「當你造書時,人家給的相片不會每張也漂亮的,適當的裁剪與擺位,會令不美的圖像變得漂亮。」或許,這就是書籍設計師令圖像「起死回生」的魔法。

在此,我盡力地排位、剪裁、調色,務求把每張相最獨特的一面展現人前。例如,在第一章裡,頁30/31的書藝照片,主要以相片的方向,角度出發去編排,最後把相片組合成蝶翼一樣的向兩邊散開。而頁28與頁33的Pop-Up Book與得獎書,正好在隔空 Echo,互相輝映。在第二章裡,講及中國藝術的頁96/98/100,同是拍攝了藝術品的不同角度,令讀者能對此展品有360度覆蓋的全面觀感。在第三章裡,論及除夕倒數煙花的頁158/159,把15分鐘的煙火表演壓縮平面化成一個 Spread。同一版面,連環的圖像表現了時間的流動,同時把鏡頭併排定格分享,上半部編組射上天際爆發的煙火,下半部則表現了 London Eye 噴射火花的絢爛奪目。在第五章裡,在介紹《The Guardian》的那篇裡,無論是編排辦公室的圖、抑或是 The Guardian Logo 的擺放、以至最後的指示牌,也能展現《The Guardian》的氣派與品位。

如果細心閱讀的話,你會發現,每張相的擺位也經過用心思量,絕不是隨意而為的。

*****************************************************************************************************************************************************************************************************

字體,是新古對比的映照

「Typography is the mechanical notation and arrangement of language; it is a conduit for information, linking author and reader.」
——Andraw Haslam

這次的書籍設計上,我沒有運用很新穎、花俏的字體,所用的是比較平實的字體。

以中文字體來說,如果用簡易分法,基本上就是宋(明)體與黑體之分。宋體表現了一種古典優雅的韻味,因筆畫帶有裝飾性,橫幼直粗轉折角,遺留著楷模筆觸的餘香美態,比較具文學性。黑體則是一種比較近代出現的字款,因為斬掉筆畫牽帶著的裙腳,使字體看起來干淨俐落,帶著現代重工業感兼新時代的感覺。今回版面設計上所用的字體,因為我想表現那種「現代主義」的視覺效果,我故意避用了宋體字,只用黑體、圓體等,以撇除古代文學之氣。

在書籍種類的大前提下,這次我並沒有玩弄字體,沒有飛來飛去的 Experimental Typography;這次走的是 Functional Typography 的方向,字體很穩當平實地運用,雅致兼容易閱讀。目的在於要此書的字體表現舒適、輕盈、大體、現代、及年青等五種感覺。

以下的是此書主要用的字體,為了讓字詞段落更富現代感,字距行距字形大小也作了適量的修改。

Cover:
BOOK TITLE> _方正珊瑚繁體/ FZXiShanHu-M13T _Size/ 28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7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10%
AUTHOR NAME> _方正珊瑚繁體/ FZXiShanHu-M13T _Size/ 16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50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10%

Back Cover:
BACK COVER WORDINGS> _華康金細黑體/ DFPGHei-Lt _Size/ 10pt _Leading/ 15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50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02%
AUTHOR INTRO> _華康金細黑體/ DFPGHei-Lt _Size/ 9.5pt _Leading/ 14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50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00%

Contents Page:
CONTENTS WORDINGS> _華康儷粗黑體/ DFLiHeiBold-B5 _Size/ 14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2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10%

Chapter Opener:

CHAPTER NO.> _Helvetica Neue Bold _Size/ 26pt _Leading/ 14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27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10%
CHAPTER TITLE> _華康儷金黑體/ DFLiKingHei-B5 _Size/ 25pt _Leading/ 14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2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10%
CHAPTER INTRO> _華康金細圓體/ DFPGYuan-Lt _Size/ 10pt _Leading/ 12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7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00%

Article Opener:

ARTICLE TITLE> _華康金細圓體/ DFPGYuan-Lt _Size/ 23pt _Leading/ 14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2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10%
QUOTATION> _華康金中黑體/ DFPGHei-Md _Size/ 17pt _Leading/ 22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2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00%
ARTICLE INTRO> _華康金中黑體/ DFPGHei-Md _Size/ 11.5pt _Leading/ 15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7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00%

Article Body Pages:

ARTICLE SUB-TITLE> _華康儷粗黑體/ DFLiHeiBold-B5 _Size/ 16pt _Leading/ 12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2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10%
BODYTEXT> _華康金細黑體/ DFPGHei-Lt _Size/ 9.2pt _Leading/ 14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50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00%
CAPTION> _華康金中黑體/ DFPGHei-Md _Size/ 6.5pt _Leading/ 8.5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2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00%
PAGE NO.> _Helvetica Neue Bold _Size/ 6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25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10%
LITTLE BOOK TITLE/ LITTLE ARTICLE TITLE> _華康金細黑體/ DFPGHei-Lt _Size/ 6pt _Kerning/ Optical _Tracking/ 50 _Vertical Scale/ 95% _Horizontal Scale/ 100%

*****************************************************************************************************************************************************************************************************

顏色,是一種躍動的節奏

「It has been estimated that humans can distinguish roughly 10 million different colours.」
——Emma Reeves

我給書中每個篇章換一個主顏色,像奏樂轉調一樣,高低轉換起伏,讓整本書節奏鮮明,層次俐落。

第一章〈書籍迷思〉主要剖析了「書」的各種可能性,讓讀者了解更多。所以,為了凸顯這章的重要性,我用了一種比較沉實的紅色。紅色永遠是英雄主角的顏色,說明了這章的顯要,也為這書作點題開首。

第二章〈藝展獵奇〉分享的是倫敦土地上繁花似的設計藝術展覽,因此選用了鮮豔欲滴的洋紅(Magenta)為主色,誘惑人心,引人進入一朵花的蕊心,享受那種麻醉眼睛的快感。

第三章〈創作歷程〉訴說著我在倫敦兩年的真實喜怒哀樂體驗,所以我選用了一種感覺憂鬱的紫色,表現那寂寞與「澀」的感覺。

第四章〈翻書觀感〉講述的是書籍給讀者眼、耳、鼻、舌、身的五感官能刺激。我特別選用了一種開心的、甘甜的鮮橙色,以表現這五感的興奮。

第五章〈字魂異想〉道出了我對「Typography」的鍾愛,亦細說了不同設計單位的字體故事。我視「字體」為有靈魂與軀殼的生命體,會生會老會病會死,有自己的循環,也有自我調節的新陳代謝,因此我用了一種鮮嫩而富生命力的綠色代表此章。

第六章〈以書會友〉所用的是清新開朗的藍色,呼吸與感受倫敦的空氣與自由。我,一個書藝界的新鮮小子,憑一雙巧手,創製出別具風格的作品,我要以這鮮藍開展這章,也為全書作結。

這六種分明的主顏色,加上玉龍輕型紙的少許粗糙質感與偏淡黃的色調,給每一章一個獨有的心情。

*****************************************************************************************************************************************************************************************************

總結:
出書,是設計路上的里程碑

這部著作的出版,不單達成個人的出書夢,更是我在設計路上、人生路上的里程碑。此書除了記載著我這兩年在倫敦的生活體驗感受之外,也是我走進設計藝術界這數年的小總結。我承認我的寫作技巧與設計技藝也算不上最上乘,印刷也「燶」了一點點,但此書算得上是我廿五載的人生小紀錄。在摸索與尋找之中,我體會得更多,發現自己真正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從而慢慢建立一套自己的設計觀。

入夜後,睡覺前,獨個兒坐在床上閱讀,我已感滿足。

*****************************************************************************************************************************************************************************************************

書籍基本資料

書名:英倫書藝之旅
作者:陳曦成
責任編輯:饒雙宜
書籍設計:陳曦成
國際書號:978.962.04.2874.6
尺寸:170mm闊×210mm高(6pp.拉頁摺後的尺寸是120mm闊×210mm高)
頁數:306pp.(300pp.+6pp.拉頁)
印數:1500/2000/2500冊
印刷:內文—用80克玉龍輕型紙印4+4
拉頁—用80克玉龍輕型紙印4+4
封面—用250克雙粉咭印4+0,過啞膠,局部UV
裝訂:穿線平裝,封面有摺翼(左右各120mm)
開本:16開(170mm×210mm)
書脊厚度:約19mm
定價:HK$128.00
印數:1500冊
出版: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發行:香港聯合書刊物流有限公司
印刷:中華商務彩色印刷有限公司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February 2010
S M T W T F 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  

  • 155,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