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9

走到這一步,還要走下去嗎?

很久沒有 Update 這個 Blog 了,之前正在埋首寫的設計文章,亦尚未完成。因為工作的關係,實在寫得太慢了。

自從八月從香港回來倫敦到現在的這段時間,一直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與倫敦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的學生會擔任平面設計工作。因為這兩校的學生會正式合伙,所以很多資源與員工也給 Shared,我這個職位也是其中之一。我一周在 LSE 工作四天,一天則在 ARTS。

我曾在《英倫書藝之旅》的後記中寫道:「在這兩年間,讀書、賞書、寫書、造書的經驗訓練了我的設計思維;面試、得獎、實習、勞動鍛鍊了我的成敗得失觀。還差的,仍是一份真正的設計工作。」終於,在2009年的夏天,我達到這個目標了。雖然不是自己找到,是人家找我的,但結果還是一樣吧。

在準備回去香港參加新書出版的活動之前,突然收到前 Less Common More Sense 學生會雜誌總編 Ronan 的電話,說他現在正為 LSE 學生會工作,他們要請一位 Short term 的設計師,問我有否興趣。嘩!嘩!我當然一口答應了。之後,我就約了學生會的 Head of Operations John 面談。其實,因為我與他們合作過,我也為 Less Common 得過 Guardian 的設計獎項,所以一開始,他們也沒有想過要面試,他們是真的想聘請我當他們三個月的平面設計師,還想我即時開始。

世事就是這樣,當中必有阻滯。我當時剛剛買了機票要回香港,還要回去三個星期,但我真心跟 John 說,我真的很想做,因為在這裡找真正我設計工作實在太難了,即使我回去,我也可以 Draft 一些 Project 吧。我亦給他說了我要回去三周,為了出書芸芸,他亦替我高興。但確實,他們有一本 Student Handbook 要在這兩星期完成,所以急於請我。一切也來得不太合時,那段時間,對我來說,也是非常 Critical Time,我正為《英倫書藝之旅》一書踏入最後的設計階段,不能榨出一點時間,亦不能分一點心,要確保一切順利完成。

然而,我很緊張這份工作的得失,因為是難得的機會。可是,我沒有辦法,書是一定要完成的,機票也買了,是一定要回去的。只可等他們決定吧。無論結果如何,我心中已感覺到一絲的開心了,當他們想起要請 Designer,第一個想起我,這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的。我與 Ronan 並不算很好很好的朋友,也不是那種很 Social 很懂交際的人,除了他與我共事過,知道我一點點的為人設計技藝得獎之外,就沒有了。這令我相信,凡是有因必有果,你在什麼時候種下什麼,必然在不知多久之後得到回報的。

最後,他們的決定是令我感到欣喜的,John 決定請另一個 Designer 專做那本 Student Handbook,而他們會等待我回去當那三個月的 Designer。

返港三個星期後,我正式回來倫敦,展來我在這邊的設計師工作。

整個 LSE 學生會,只有我一個設計師,我要負責所有的平面設計工作,少至為一些學會設計海報、到為一些新成立的組識設計 Logo 與 Branding、到學生會商店的廣告、到 Cafe 的餐牌、到學生抗爭運動的宣傳品、再到選舉的宣傳設計等等,通通一手包辦。由接 Brief、想 Concept、Draft、設計、Artwork Production、再到與 Printer quote 價、講價、接洽、最後由 Printer 印好送到,也是我一人負責。到這刻我才慶幸,我不是自己想像中的 Fresh,要 Pick up 這份工作,並沒有想像中難。當初最擔心的講價,也是有箇中規律與技巧的,並不是師奶在街市買餸搭棵蔥那般。而我身邊的同事亦很好很 Helpful,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

8月至10月很快地過去,10月尾的時候,John 跟我續約到11月尾,說大家要評估一下之後的狀況再說。到11月中,John 再一次給我續約到12月尾,還建議明年如能簽一份「 Longer Contract」,想我做「一周三天」。傾談中,他還讚我的 Design Variety 很高,知悉我很努力,很欣賞。給人稱許,固然之高興。下一步要想的,是否繼續留下工作呢?這是我要用心考慮決定的。

香港、倫敦、Part time、Full time、金錢、朋友、設計、藝術、捨得、不捨、思念、忘記,一一在腦海中浮現了一片。走到這一步,還要走下去嗎?

Advertisements

自知之明……藍奕邦

沒有可愛面孔 不懂嘩眾取寵
未太懂去用言語誇張掩人耳目
一早知道沒那種資格
營造氣氛欺騙觀眾
但那青蛙亦有公主包容

沒有趣緻賣相 只得一對手掌
一邊唱一邊彈 平凡變得漂亮
沒有那個大志去當萬人迷
當了還覺得牽強

沒有想怎麼討好所有人
只知道安守我小小本份
不愛用半句埋怨博取一個憐憫
唯有專心做個知足的人

沒有咋舌技倆 都不必太緊張
醜小鴨跟天鵝 同樣發光發亮
沒有興趣為某君裝扮模樣
堆砌盛世來鋪張

沒有想怎麼討好所有人
只知道安守我小小本份
不愛用半句埋怨博取一個憐憫
從未厭棄過自己身份

就算我知音只一個人
給他去欣賞過仍是有幸
自己都知道還有那一些我沒有
唯有專心做個知足的人

我也不稀罕討好世人
之所以不需多修飾缺陷
不要護蔭更何況我不需要憐憫
從未怕看到這麼逼真

就算我知音只得這鋼琴
都不要緊反正我很開心
自己都知道沒有法子可以完美
唯有安心做個簡單的人

沒法逼你欣賞 給我尖叫鼓掌
但至少我就此發表清楚我立場

……「夠」就可以,知足就好。

書展新書發佈小訪談

那天由〈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到黃永駕車順道送我到書展會場,再到這個小訪談,黃永跟我說的幾段話令我思考更多。感謝黃永,與其他比賽中的評審,我受教了。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November 2009
S M T W T F S
« Oct   Dec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125,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