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自己。做自己。

在香港時,買了健吾的《瀛人設計》。我看了其中的這個「牛仔褲設計師」的故事,很有共鳴、很感動。

我不想理會別人怎麼看,我只想做自己喜愛做的事。沒有人可以指點你的人生路可以怎樣走,只有你自己。

*************************************************************************************************************************
Overdesigncreation
職人設計師的Skin Head

作者:健吾

松井康輔很緊張。

在涉谷一家咖啡店,他煙一支一支的抽,把玩著打火機,說:「我也是第一次跟記者說話。」「不習慣嗎?」我問。「是。」他說。

「你沒有太多朋友?」我再試探問。「不是。只是,我不習慣而已。」好,只要你這樣說就好了。

我收起紙筆,說:「就當我們是朋友,第一次見面,你當我是大學的後輩,隨便地談一談好不好?」

「好。」松井先生再點一根煙。

這是我們在日本東京,涉谷,這個仍然擁有「在室內吸煙的自由」的城市的一段雜談。一個新手稿匠,對一個新手時裝設計師的雜談。

相遇
我們的相遇,不是偶然。日本有一個很大的時裝組織,每隔一季,都會派的一張邀請卡,去看他們覺得好看的日本及外國設計師,有甚麼新東西。每一次,我都會因為他們會送我一對可以自己選色和別注的H字頭人字拖鞋箇一堆神奇而大瞻的新概念刺激,我才會穿上一件黑色T恤和牛仔褲,去哄那一個只有一堆自己覺得穿得很好看的時裝雜誌記者、買手和潮人(如土屋安娜、梅宮安娜等等的女明星)去的時裝展。

當然,只是衣香鬢影,我看香港那些雜誌便好了,那需要真的去哄?

去看,是因為要感受日本時裝的感覺和活力。

正如松井先生的Overdesigncreation一樣。

那一次的展覽會,有四攤賣日本設計和製造,100% Made In Japan China Free的牛仔褲品牌。我說路牌,是因為他們的設計師,都很不介意站在counter,問他們所有事情,包括這條牛仔褲這個地方有甚麼特別?你想我寫你不要緊,你覺得你的牌子有甚麼特別?

當我走到松井先生的攤位時,那個有點像陳輝虹的松井康輔,把一堆像打散了調色碟的油彩的牛仔褲,一條一條用魚絲帶到我面前。

「有甚麼特別。」我問他。

「這都是一條一條劃的。」松井先生說。

「一條一條?」

「是的。」松井撫著他手上的牛仔褲:「這些細節,是我一個人做的。」

如果你有機會看松井先生的工場,你會以為他是做炸彈的。兩間六疊(六張榻榻米)的房間。一邊是生活間。沒有電視,只有音響。床鋪,書架,書架有很多書。由顏色的、到村上春樹去見河合準雄也有。另一邊,就是他的工場。幾百條沒有上色的牛仔褲、噴油機、衣車、拉線機、扎染台、絲印網……有很多你見過或沒有見這的東西,像一個山寨。

總之,很原始,卻又很有實感。

這是一個新起步設計師的小故事。

松井康輔,一九七九年十二月七日,日本群馬縣出生。群馬是火鄉,基本上除了田,甚麼也沒有,不折不扣的田舍人家。松井這些聽洋樂(尤其是hard rock那些)的小子,會願意每一天對著《青春電幻物語》一樣的青草稻地嗎?

於是,走到東京。第一份「正職」是一家時裝的研究所。之後去過幾個不太出名的牌子,如MOUSSY、SLY的設計師助理。之後又加入了另外一家叫mix-up confusion的東西。做設計師助理、生產管理和公關……

「即是,甚麼也要做?」我問。

「是,即是甚麼也要做。」松井先生說:「於是,我在想,與其替別人做些東西,不如做自己的。」

「於是,就做了這個牌子了。」「做這些牛仔褲,也是我想做的事。每一件也是我自己的。做一條,大概要十至十五小時。如果算時薪,大概是五十日圓一小時左右吧。」

「不過,Overdesigncreation就是這樣子。計成本,不計心血的去做。這些damage design,都是我才做得到的。」

「我相信,這個世界也只有我會這樣做。」松井說。

如何做?一條牛仔褲。其實是一個褲身加兩條褲管,基本上,松井可以把所有可以加工的空間,全都加入自己的設計:褲管的貓鬚、開洞、開洞後補窩釘、補了窩釘再加縫絨線、潑漆、噴漆、加染、overdye、計破、拉線再縫。整條牛仔褲,是一塊立體的畫版。而牛仔褲,就成了他的藝術品。

「這樣做,你不會把太多『能量』了嗎?」

「你說甚麼?」松井不太明白。

「我說,是不是太不市場?你這樣做一條牛仔褲,才賣三萬日圓(二千一百港元)。而且……」

「不知道有沒有人買。」松井說。「是啊!你想想,你這東西,真的值得這樣做嗎?」我問。「我在想,我想不想做。我沒有想,值不值得。」松井答:「想做,說要做。值不值得才不是的在想的東西。」

「那你這東西可以交租嗎?」我知道,很多日本年輕藝術家,都說自己連手提電話帳單也付不了。「不成的。我每天都會打工。」

都二十七歲了,仍是飛特族(free-ter),人家不是會覺得太不好了嗎?

「我想做這個東西。這個東西,日本沒有,我便做。做了,就是我的。日本,世界上,就只有我做這個東西,不好嗎?」松井先生笑著吐了口煙,真的很像陳輝虹。「好,是好……你打甚麼工?」我問。「都是早上,一些體力勞動。」他說。

「即是甚麼?」

「在『黑貓』速遞做分貨。」他說。

「不辛苦嗎?」

「在聽音樂,在做。很專心,就不辛苦。」

結果
那次咖啡店約會之後,松井先生跟我說了句拜拜:「之後你去那兒?我去看看Alexander McQueen的東西。最近在東京到處也看到他的海報。」

心中盤算著,應該如何寫那些牛仔褲。因為,好的東西,是應該給人家知道的。後來,我才知道香港那一家D字頭P字尾的時裝店,給了他訂單。總共六十二條。腰圍廿八、三十、卅二、卅四、共六款。即是,其實一個尺碼,只有兩至三條,而且逐條手製……

「連同日本國內其他的訂單共三百一十一條。一共要做三百七十三條。」松井先生在電話說。

「嘩……你一條要做十小時,即是做三千幾小時?你那來那麼多時間?」我問。

「我正在努力啊。」松井先生說。

看著他給我的照片,這三年,他也是skin head的。原因,不是因為他沒有頭髮:「我想人家看我的衣服多一點。花式較多的fashion,不應配一個複雜的髮型。

「二來,這樣上街,可以簡單一點。」松井先生說。

職人,或是皇后的抗爭者,都是skinhead的。可能是突出他們的意志,也可能是,看相的說,固執的人,硬頸的人,有說他們會「頭髮硬」,也是固執的代表。而頭髮硬的人,最適合短髮。

「這次的訂單,D店有七十多條,連同日本的三百多條訂單,共三百七十多條。已經是我的極限了。D店的,早在七月尾已經交了。現在,仍然做日本的那些。」松井先生在電話中說。

三百多條,全人手製,這就是所謂的新luxury了。感受奢侈的背後,我也得同意,我需要向松井先生致敬,向固執和專一和踏實地做事的人致敬。

後記
有時我會想松井先生,幸好你是日本人。亞洲只有日本人會欣賞職人、認同職人。如果我是一個中國(香港)的雙失青年,困在斗室,說要做自己的品牌,一定如全世界人說我不切實際,為甚麼不好好找份政府工平平淡淡過一生諸如此類……甚麼土壤,才有甚麼品牌,甚麼好賣。香港說的創意工業,你想,三十世後,會有嗎?

***********************************************************************************************************************
看完打完這篇文章,我只是想講,除了主流價值觀外,世界還有更多,不要框死自己!共勉之。

Advertisements

4 Responses to “愛自己。做自己。”


  1. 1 siuding March 31, 2009 at 10:28 am

    原來你仲意建吾的小說….
    我排佢的2本書小說…
    之前話寫比你篇野仲未寫…
    要你再等下啦 XD haha~

  2. 2 siuding March 31, 2009 at 10:28 am

    我排佢的2本書小說… <— 我排過佢的2本小說

  3. 3 hei shing April 1, 2009 at 12:57 am

    我無鍾意佢既小說,因為我都無睇過。呢本係我啱啱返香港時買既,因為鍾意日本、鐘意日本設計。

    之前幾鍾意睇佢寫既時事評論,但好似愈睇,發覺佢愈矯揉。

  4. 4 soso April 9, 2009 at 10:48 am

    ^^ how do you do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March 2009
S M T W T F S
« Feb   Apr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128,178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