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 BLOG 的三大原因

驅使我開這個blog的原因如下:

1+
我在網上 search 了好一陣子,也找不到一些很好的 Book Design Critics Blog 或評論網站,尤其是中文的。我想,為甚麼沒有人開一個專門講這門學問的網站呢?我很好奇,亦很深深不忿沒有太多人重視它!所以,我決定自己開一個blog,給予自己一個機會去收集、整理、分析、分享所有關於書、文字與設計的史料、經驗、認知、理論等;也給 Book Design 的同好有一個平台去分享自己的心得,繼而增加與同好的討論。

2+
在上一點,我也提過我曾經努力找過關於這門學問的 Blog 或網站。到現時為止,我找到兩個英文的 blogs 是蠻好的,他們同樣分享關於 Book Design 的文章。但是,他們常出現的 design critics 都是只著重於 Book Cover/ Jacket Design,而往往忽略了書的內文 layout design 、物料/紙張、氣味、binding、folding、cutting等;或沒有把書當作一個 physical object 去看待而作評論與分析;他們忽略了對「書」的整體性評論。他們往往著重分析封面的構圖、typography、照片的質素、顔色、主題概念;一些平面設計上的分析,這些是好的;但卻完全忽略了「書」作為一個立體的考量。

我也曾經與一位師兄分享過這想法,他認為是因為某種原因,很多外國的小說與散文也是缺乏內文的 layout design。換句話說,他們只是把 Cover 與 Back Cover 設計得很精緻,但內文只是千篇一律的「排版」。我實在不太清楚箇中因由(知道確實原因的請告訴我),但我猜原因離不開生產的習慣與經濟角度的考慮。

總之,這兩個 blogs 確實提供了很好的互動平台去討論 Book Design,我希望我這個 blog 也能做到這一點。(Post 多些 Comments 上來啊!)

3+
第三個原因是:因為我快要到倫敦讀 Book Arts 了,我曾經為我的 Project Topic 而煩惱(當interview的時候已經要給那個 tutor 看我 brief 的 Project Proposal了),所以我問了一下我在 Poly 的 tutor Esther。因為她讀畢學士、碩士,現在還正在修讀博士;我想知道的是,她怎樣可以選取一個自己很喜歡的「題目」去研究呢?對我來說,「書」實在太大了,任何一個細微的地方也可以用一個碩士的時間去研究,很多地方也很有趣,怎樣選取呢?但 Esther 當時並沒有我那樣的問題,因為她當年唸碩士和現在唸博士時的年紀也不小,她那時已經非常肯定自己想研究什麼,對「留白」有非常之大的興趣。她最後提議我,找尋、收集、讀取各方面的資料,不單是局限於書籍設計/書籍藝術方面;可能是經濟、文化、歷史、社會、戰爭等,作一個整體的觀察,視野擴闊一點,會對我選取我喜歡的東西會有幫助的。果然,與她對話後是有點晃然大悟的。這個 blog 亦可迫使我自己把一些對「書」的想法沉澱一下,進一步了解自己的喜好。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to “開 BLOG 的三大原因”


  1. 1 shing25 May 12, 2007 at 11:27 pm

    Hei Shing, 回應你有關外國小說/散文甚少注重內文設計的問題。

    很多在香港可以賣到的英文小說和散文都是用那種有點與newsprint paper相似的帶小小灰色的紙張。那種紙看上去雖然跟newsprint差不多,但它其中一個優點是比newsprint更「韌」更「厚」(不是厚很多,只厚一點點)。另一個優點是,雖然它看上去又韌又厚,但卻很「輕身」。所以即使一本厚厚的英文小說拿上手感覺都很輕。

    我不知道外國人的閱讀習慣是怎樣,但從它們大部份小說/散文都用那個比A5還要小一點的開度這一點去看,我想可能很多外國人都傾向將書帶在身邊,放在手袋或書包中。所以才會被這個A5 portable size主導了書籍的開度。如果這一點沒有錯的話,那用上面提到的那種「又韌又厚又輕身」的紙就再適合不過了,因為這樣的話書本便又小巧又輕身,除身攜帶都不會嫌重。

    然而,那種「又韌又厚又輕身」的灰紙的一個很大的缺點是跟newsprint一樣粗糙、紙質不夠幼細平滑。這樣的紙質,除了印上簡單的點白文字外,印上其他覆雜彩色的版面設計應該不可能有令人滿意的印刷效果。(當然,簡單的單線條插畫等的裝飾元素應該是印得到的)這對平面設計實在是一種很大的限制。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那種形式的小說/散文在市場上生存了這麼久,自然是消費者們都對它接受。所以這反映了外國人對一般小說散文在設計上的要求都只停留在封面上,打開封面後就甚麼都不理,只看文字內容故事劇情。這就是他們的取向,我們不能隨便非議。因為這始終是他們對書本的「審美(只有封面設計就可以)與功能(輕身方便攜帶)」結合起來的取向。

    至於小說散文以外的書籍,印刷精美設計新穎的也有很多,然而拿出來討論分享的似乎就甚少了。所以,希望Hei Shing你這個blog將來會有多些同好上來交流分享,讓更多人能夠懂得欣賞「書籍設計」!

  2. 2 Hei Shing May 13, 2007 at 10:04 am

    我也還是有點不明白,可能還是有點抱打不平罷;我始終認為這佔讀者大部分時間的小說散文,應該更加有趣吸引。在歷史上,西方的書頁有 well-designed 的傳統。傳統西方的手抄本,因為金雕玉砌,所以有個 term 叫 ILLUMINATED MANUSCRIPT。為甚麼把這本manuscript形容為illuminated呢?因為這些手抄本上面的金葉實在太閃爍,太反光,連文學上也被照亮;所以才有這個term的產生。現在,ILLUMINATED MANUSCRIPT已經可以形容一切decorated and illustrated handwritten books。這可見西方最早的手抄本已經是well-designed的了。

    直到 William Morris 的年代,他還是非常著重decoration, illustration 和 typography。歷史上,Moriss 為他的書設計了六百四十四個 blocks,包括 initials, borders, frames, title pages。真的令人嘆為觀止!

    難道他們經過了 Modernism 的洗禮之後,內頁設計就變得這麼簡單嗎?

    Modernism 之後有 Post-modernism;Minimalism 之後還有 Maximalism。難道他們真的不想這麼大部分的書有改變嗎?

    我不是外國人,我不知曉。可能他們也想有改變,但同樣地,像我們一樣,有只有自己知的無奈。

    醒!你說的「這就是他們的取向,我們不能隨便非議。」,我並不是太認同的;當我們也懂一點英文,我們也閱讀他們的書的時候;我想我也有一點責任或有權利去說一點自己的意見。

    杉浦康平先生說過:「西方人更早,六、七零年代就喪失了(驚訝的能力)。甚至,當我六零年代造訪德國時,人們都已經不微笑,排出來的文字都只有一個表情。冷靜、平和。」

    當我們所看的書是這樣的時候,我們會否是同樣的表情呢?

  3. 3 shing25 May 23, 2007 at 2:22 am

    Hei Shing,我明白你所說的。不過我覺得以前西方那些well-designed的illuminated manuscript,與現今書籍的設計作比較會十分困難。倒底「設計意識」是比以前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呢?很難說。始終,書籍與文字在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已經不同,很難用同一個清晰有效的框架去為兩者分析比較。不過,我還是有一點個人的意見:

    最早期的書籍,大都是教會或教士用來作傳教之用,所以都書籍的內容都是經文或禱文之類的。要知道當時的教徒對宗教的熱誠與投入都十分強烈,與宗教有關的所有東西都是神聖不可侵犯,而經文禱文這些傳達神的意旨的文字自然是更加不可褻瀆。所以不難想像為何西方早期的一些書籍會被抄寫得如此細緻精準,連在版面上的空間分佈、欄目位置都小心計算得絲毫不差。所以我差測well-designed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出於對宗教的虔誠與敬畏。

    今天,一般市面上的書籍種類已經有千百萬種,每種書籍都有不同的用途與各自針對的讀者群。工具書、消遣讀物、散文小說、購物指南、教科書⋯書籍的用途面被大大拉闊、所扮演的角色亦十分複雜。商業考慮、大量生產等因素全都直接影響到書籍被設計的過程與結果。要它們全都以西方古時那種態度去製作書籍設計嗎?太難了⋯

    上次的回覆中我之所以說到對他們的取向不能隨非議,是因為我考慮到實際上的一些因素。不單是在製作上時間與預算的約束,還有是讀者對待書籍的態度已大大不同於以往。這些我們都要接受。但這種風氣能不能改變過來呢?我相信是有可能的,因為雖然書籍的角色、地位不同了,加上電子媒介對書籍的市場的侵蝕,書籍似乎真的受到了挫折。

    但從以往媒體發展的歷程可以看到,新興的媒體在很長時間內都不會取代舊有的媒體,反而會更加迫使大家互相發掘各自的獨特的地方再加以發揮、演化。報紙沒有被電台廣播取代、電台亦沒有被電視所取代、互聯網亦沒有把電視取代,所以我相信書籍亦不會被電子媒介完全取締。電子媒介的優勢在於它的速效與「非實體化/虛擬化」,而書籍的珍貴之處正在於它的「實體化」。書籍為閱讀過程提供到的感觀享受是不能被取代的,而在電子媒介越益發達的世代中,我相信將會有更多人希望尋回「書感」的價值,並重新審視書籍這個載體的義意所在。

  4. 4 hei shing May 25, 2007 at 6:49 pm

    醒!
    多謝你的留言呀!
    我們好像討論了很多「應不應該」或「想不想」的問題。但,我們討論這些問題時,我們也是以一個雙重身份去作思考、去作回應;因為我們始終離不開我們自己固有的身份,我們既是書籍設計師,亦是讀者;我們好像很難以一個非常客觀的讀者身份去「看」書這回事。

    你說得很好,「讀者對書籍的態度」是很重要的。很多讀者兼作家認為書籍設計是「畫蛇添足」,他們認為好文本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故事、文筆、結構好的話,他們可以不計較 design 的好醜的。

    還有很多讀者會說:「咩野係書籍設計呀?」「咩書係要設計架咩?」你給他一本你認為設計的好的書他看,他的回應竟是:「有咩咁特別呀?」「書設計左同冇設計咪一樣!」這些說話不止出於普通讀者的口,還出於有些讀 product design 的同學的口。

    心的確是有點酸的。讀者,的確是要再教育的。因為香港教育對「美」的追求實在不夠。我們可以另開新文再作討論。

  5. 5 hei shing May 29, 2007 at 2:31 am

    我剛剛與一位編輯朋友又討論起小說傳統地甚少注重內文設計的問題。有些作家認為那些不必要的插圖或照片或多餘的 design 會阻礙他們個人的寫作思路與閱讀習慣,他們始終覺得「文本」是最為重要的。這是他們一般的說法。

    但,我們又想到,我們作為讀者的一個基本而有力的理由去把整本小說設計得盡量簡約,少插圖或照片,讀者最需要的是「想像空間」。如果加了圖像去作小說的補充,因為圖像多數是具像的,所以會阻礙了讀者透過文字去想像、去思考。

    當你可以想像金庸筆下的女主角有多漂亮的時候,那插圖也只會限制你想像中的「她」有多美;再加上那奇妙之處在於,每個人想像的「她」也不一樣,每人可以有自己不同的 interpretation。這一點是我作為設計師也認同的,這也道出了文字的威力所在!

    當設計只有文字的小說,那麼,玩 typography 又可以嗎?


  1. 1 開心時造會笑的書,傷心時造會哭的書 « 書 文字 設計 Trackback on July 27, 2008 at 8:07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May 2007
S M T W T F S
    Jun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127,405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