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考察】STRIKING JAPANESE DESIGN——學習以人為本的日式美學

“Good mind save, bad mind kill.”
——日本工業設計之父榮久庵憲司

上星期,作為曦成製本的代表,我很榮幸被邀請與11位不同界別的新銳設計師,一同參與由香港設計中心舉辦的「DeX 設計交流計劃(東京站)」。我們一行十多人浩浩蕩蕩向日本東京出發,進行對數碼互動裝置設計、書店建築、時裝設計、產品設計等領域的考察,進而展開深入的日港創意交流。

其間,我們更參與由香港貿易發展局在當地舉辦的旗艦推廣活動「邁向全球 首選香港」(Think Global, Think Hong Kong)主題論壇,並向與會者展示及介紹曦成製本的多項設計作品,藉此推廣我們的設計與服務,鋪墊商機。

此次行程豐富緊湊,而無論是teamLab的互動裝置設計、還是蔦屋書店的建築景觀設計、甚或是GK工業設計社的輪椅設計,一切皆是以人為本的細緻設計。日本人的細心舉世聞名,而設計師的責任,就是藉著物質的優秀安排,讓人類在肉體及靈性上更舒適,帶來優越生活。這也是曦成製本一直所追求的Human-Centered Designs,值得我們持續學習。

這次完滿的行程,要衷心感謝香港設計中心!感謝Create HK!

Advertisements

日本最美的紙店——竹尾見本帖

「紙張本身其實並不纖細,纖細的是紙張所觸發的人類知覺。」
——原研哉

今年2月的東京之旅,當然少不了去竹尾紙業的紙店朝聖一番,分別去了兩間——「竹尾見本帖」及「青山見本帖」。其中,「竹尾見本帖」位於銀座的「伊東屋」文具店的其中一層,除了紙張外,還有一些豆本及紙造的玩具可以選購。當然,紙店的室內裝潢堪稱業界內的一絕,全木製的放置紙張的大型抽屜櫃,清雅精緻!如何陳列與佈置,如何營造那優雅與親切感,的確值得我們書籍設計師參考與學習。

株式會社竹尾 | Profile

創立於1899年的紙業專門商社。草創時期專營海外紙張的輸入與販賣,1950年代起藉由設計師與製紙公司的協助,開始了強調質感與色彩次藝術紙(Fine Paper)的研究與開發,並創造了許多引領時代潮流的原創商品。此外更主辦「竹尾PAPER SHOW」、經營紙張的資訊流通中心——「見本帖本店」、策畫「竹尾Poster Collection」以及「竹尾賞」等等,藉此推廣紙文化。「紙・設計・科技」為企業經營的核心精神,持續開拓紙張的各種可能性並開發國內外的可能市場。

專心致志,做好一事。

一直很喜愛由大場鶇原作、小畑健作畫的《爆漫》!

這是兩位少年真城最高與高木秋人搭檔追尋漫畫家夢想的故事,展現「友情」、「熱血」和「勝利」三大王道漫畫元素,讓人看得熱血沸騰。而在第6卷(見上圖),真城最高為了讓其漫畫復刊,與總編輯理論,提到叔叔所說的一番話:「漫畫家在連載之前,靠的是『自命不凡』、『努力』、『運氣』;而在得到連載之後,靠的是『體力』、『意志力』、最後是『毅力』。」這雖似三毫子一擔的道理,然而,他卻道出了實踐夢想的基本配備。

無獨有偶,作畫的小畑健老師亦曾在訪問中說過:「《爆漫》中雖然出現天才漫畫家,但主角最高和秋人並非天才,只是普通人。我想畫的是普通人靠運氣和努力,也能當上漫畫家,因此我希望即使不是立志當漫畫家的人也好,也會稍微提起精神,專心做一件事。」

以上的實踐論,及小畑老師的話,亦適用於設計師、甚至任何職業身上:

各位志士男兒,不管是否天才,只要抖擻精神、專心致志、做好一件事,配備自身的努力、意志力、體力、毅力,加上天賜的一點點運氣與自信,何愁夢想不成~!

【PMQ講座】書本的設計語言_分享後感

主題 | 書本的設計語言
Topic | The Way a Book Speaks

講者 | 陳曦成 X 麥綮桁
Speakers | Chan Hei-shing X Mak Kai-hang

時間 | 12/05/2018 (六) 15:00-17:00
Time | 12/05/2018 (SAT) 15:00 – 17:00

主辦 | PMQ元創方
Organiser|PMQ

今年5月,被PMQ邀請,我跟三聯書店的書籍設計師麥綮桁(Mak)一起出席講座,分享書籍設計心得。為了準備講座的對談環節,當然要事先認識下,於是講座前約了Mak上來我的工作室,喝喝酒、談談天,交換了一些對書籍設計的看法。年紀輕輕的Mak對造書已有自己一套的美學法則,可說是年輕有為。

我常說,若然香港有多些有志之士走入書籍設計這一行,我們的行業會更有生氣,成長會更快。試想像,當什麼風格的設計、什麼類型的書也有不同的人在專注做的時候,這便算行業百花齊放之景。我確信,設計師們要在良性競爭下,才能有更大、更廣、更深的進步。如行業沒有什麼人在做,人才凋零,市場被壟斷,設計師根本不會有「爭勝」的心去把書做得更好,只會固步自封。

因此,PMQ能辦這類型的對談講座,除了讓有興趣的市民更了解書籍設計外,設計師本身亦能透過交流,互相學習,反思與改善自身不足的地方。書籍設計師是孤獨的,如得到共同打拼的同行不時的扶持與鼓勵,相信會對整個業界起正面的作用。

【紙本鍊成】衝擊的版面舞蹈家——廖潔連

書籍設計師、設計教育家廖潔連女士(Esther Liu)。

廖老師在北京寫水字。

廖潔連老師與中國書籍設計師呂敬人老師合照。

廖老師在舊理大設計學院的辦公室。

呂老師繪畫廖老師點評學生作品時的肖像。

廖老師在與學生上導修課,把頁面鋪在地上,一起研究版面設計。

廖老師設計的《中國設計學報》,完全表現其書籍設計風格。

「設計需要醒覺。我常對設計師說,設計並不重要,活著才最重要。他們不懂得做人,不懂得如何活,太重自我(ego)。很多設計人視設計為人生的全部。其實若不想『迷失』,就必須要知道『設計並不重要』。如果人懂得生活,設計空間就會被充滿;但若不懂,設計就變得很辛苦。」
——書籍設計師、設計教育家廖潔連

圖、文/陳曦成

如果要深究,為何我會踏上這書籍設計之途;其實一切的起點,皆源於我最初學習設計的地方——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從白紙般的大學生,受悉心的哉培,慢慢長成一位專業的設計師。母校的敎育可說功不可沒。其中,對我影響最深的是我的啟蒙恩師廖潔連女士(Esther Liu)。

廖老師是前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副教授,亦是插畫及書籍設計兩門學問的專家,曾獲大學頒授President’s Awards for Achievement in Research and Scholarly Activities。她曾應邀擔任「世界最美的書」、「台灣金蝶獎」及「中國最美的書」等多個書籍設計大獎的評委。近年,她專注中文字體設計及雜誌設計研究,著有《中國字體設計人──一字一生》。

年輕時修讀藝術的Esther,曾於美國及加拿大留學,回港後曾當過設計總監,後進入理工執教。受九十年代美國後現代主義(Post-Modernism)的薰陶,Esther 非常強調版面設計(Layout Design)上的情感表達、圖文互動、及元素間的節奏感。正如美國知名設計師David Carson所説:「I’m a big believer in the emotion of design, and the message that’s sent before somebody begins to read, before they get the rest of the information; what is the emotional response they get.」 Esther與David Carson一樣,著重怎樣把版面設計的情感傳遞給讀者。這並不只是視覺的享受,還包含文字的情緒。

若翻開廖氏的設計美學字典,必定會找到以下的關鍵詞:流動性、節奏感、張力、留白的空間及破格的衝擊力等。富實驗精神的Esther經常把這些詞彙掛在嘴邊,作為分析版面設計的指標。

Esther善於觀察版面上的各種視覺元素,如點、線、面、文字、照片等;以它們的大小、多寡、位置、光暗、面向等去分析其互動關係。在解說的過程中,她會即場聲音演繹這些元素:「咚、咚、叮、噹、轟~~轟~~、咚、噹、嘭呀呀呀!」,藉此說明一份Layout的節奏感、張力、緊湊度與空間感。透過音效,讓學生更易分辨其節奏如何,從而明白版面上的不足之處。無獨有偶,當年老師替學院編訂的「中文字體設計」課程中,就有一個名為「傾聽漢字的聲音:聽音樂畫畫」的工作坊。她即場播放音樂,讓同學跟著音樂的節奏,用毛筆沾墨在紙上舞動,畫出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圓點,構成一幅圖畫。這種把音樂轉化成圖像的練習,簡單說明了版面設計同樣富音樂感,也同時讓學生明白節奏對構圖的重要。

她曾指出,一本書的「流動」(Flow)很重要,特別要注意頁與頁之間的連繫與互動關係。當讀者翻書時,會察覺到書的Visual Sequence是否順暢。一本書不能夠從頭到尾也很嘈很繁雜,過程中需要高低起伏、陰陽平衡的節奏力。設計師要在適當的時候,給一點停歇,給讀者一刻的寧靜,作為休息。一動一靜再一動,讀者才能讀書如聽音樂一般暢快。

還記得,當年Esther在舊設計學院的辦公室裡點評我們的作品,教我們這些視覺理論。而那裡總掛著一幅海報,上面寫著「一思在紙、一意內紙、一想外紙」——被視為她多年來一直秉持的平面設計理念。她曾解釋,「思」是物質世界的可塑性;「意」是一種內在的意念;「想」是一種展現在紙上的行為。我們先要感受這世界的所有物質元素與精神狀態,才能慢慢醞釀出一種內在的意念,再把此種思想理念外露於紙上。「在」、「內」、「外」的三種概念,正好配合「思」、「意」、「想」的三重設計層次。老師以這十二字真言總結其設計經驗,的確殊不簡單。

可敬、可畏、可愛的廖潔連老師,把三十年的光陰奉獻給設計教育,教導出業界內無數出色的設計師,是我們理大設計人永遠的榜樣。

(原載於Linepaper專欄「紙本鍊成」第五期)

【紙本鍊成】多重影分身的雜學家——松田行正

日本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 photo / 網頁截圖

松田行正的出版社牛若丸,名字來自日本平安時代的傳奇英雄源義經的乳名。 photo / 網頁截圖

牛若丸所出版的書籍。 photo / 網頁截圖

設計雜誌《idea》349期所製作的「松田行正專輯」。 photo / 網頁截圖

設計雜誌《idea》349期內,松田先生的出色作品。 photo / 網頁截圖

松田行正的代表作《ZERRO零:世界記號大全》。

書衣上被挖了9個圓形小孔,這些小孔是凡爾納的小說《桑道夫伯爵》裡的桑道夫伯爵用來解讀暗號的模型紙。

當讀者把書衣蓋在封面上的燙白文字,原封不動時會顯示「ZERRO 松田行正」。

若把書衣順時針轉90度,就會看到「ZARRATHUS」。

再轉90度會出現「TRRASIGNE」。

再轉90度則會顯現「ASINTOERR」。

書衣內藏著的是精心繪製的訊息文字樹。

「書籍設計者必須在充分了解內容後,用設計力,將內容貼切的表現出來。對設計者而言,這是受委託的工作,此時要忠於所託,而不是展現自己的特色的時候;但是現今仍有許多設計者做自己想要做的形式,卻和書的內容沒有關係。」
——日本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

文/陳曦成
圖/陳曦成、網上圖片

20世紀60年代,可說是日本學運最火紅的時代;同時亦是後來成為書籍裝幀家松田行正開始接觸設計的起點。由於戰後的日本經濟迅速發展,各種後遺問題在20年後開始逐步浮現;學費飆升、社會不公、貧富懸殊、價值失喪等讓大學生極之失望與憤怒,因而發起第二次「反安保鬥爭」。為了抵制大學加費,及要求院校積極民主化等,各大學開始出現武力鬥爭。及後學園紛爭蔓延,席捲全國。最嚴峻時期,東京都內有多達55所大學遭到封鎖。

當時松田行正所就讀的中央大學法學部,就是被封鎖的大學之一。由於校園被封鎖,加上他對法律課程完全不感興趣,因此經常往高中友人就讀的東京藝術大學跑。深受著藝大的文藝氣息所薰陶,松田開始經常與藝術人士來往。他也在中大組織藝術社團、擔任戲劇美指、創作概念藝術、寫作詩歌、印製詩集等等,沉浸在文青的理想國度裡。

畢業後,松田並沒當上律師,而是繼續自學設計。那時雜誌出版業蓬勃,他深受編輯松田正剛及書籍設計師杉浦康平所製作的《遊》、《銀花》、《SD》等雜誌的影響,對編輯設計(Editorial Design)很是著迷。為了進一步掌握設計的竅門,於是他白天工作,晚上參考著前輩的作品學習,幾年下來,終於打下了成為編輯設計師的基礎。

在1980年代中期,松田開始嶄露頭角,不但成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還開始經營牛若丸出版社。以日本平安時代的傳奇英雄源義經的乳名「牛若丸」來命名他的出版社,目的是借用戰神的「精準」及「速度」兩大特點,作為公司出版的訓誡;旨在做出「在書櫃或桌上都具有存在意義及具有說話形式的書籍設計」。綜觀日本裝幀界,松田行正先生的確是一個學識淵博、才華洋溢的雜學家;不但是頂尖的書籍設計師,還身兼作家、編輯、出版人於一身,能把獨特的主題構想,由內至外的完美呈現。他的著作更涉獵電影、符號學、色彩學、歷史、地理、思想等多方面的題材,研學範圍非常廣范。2011年,日本殿堂級設計雜誌《idea》,特別製作「松田行正專輯」,回顧其二十多年的作品。

我買過松田先生的幾本出色作品,其中讓我感到最驚喜有趣的是《ZERRO零:世界記號大全》。台灣版是一部精緻的硬皮小書,全書連書口被塗上滿滿的黃色,搶眼非常!這是松田先生從世界各處文獻紀錄所搜集回來的121種記號、暗號、符號、文字、密碼、圖案、文字等,帶領讀者走進偉大的符號世界,探索鮮為人知的人類文明。書名「ZERRO」有兩個「R」,意思是從「零」(ZERO)出發,逐漸偏離(ERR/ERROR)溝通和文法的秩序,形成這些符號譜系。我每翻一頁,都驚嘆著人類為什麼能創製出這麼多複雜而有趣的符號,當中有武則天新創的文字、共濟會暗號、摩斯密碼、鍊金術記號等,匯集成這不可思議的大全。

書籍設計方面也充份表現了松田先生的巧思與想像力,他像推理小說偵探一樣,在每處秘密地設下暗號。在書的後記裡,把迷底逐一揭開。書衣上被挖了9個圓形小孔,這些小孔是凡爾納的小說《桑道夫伯爵》裡的桑道夫伯爵用來解讀暗號的模型紙。而小孔的排列方式則來自杜象的《新娘,甚至被光棍們剝光了衣服=通稱大玻璃》中的「九個射擊的痕跡」。當讀者把書衣蓋在封面上的燙白文字,原封不動時會顯示「ZERRO 松田行正」。若把書衣順時針轉90度,就會看到「ZARRATHUS」;再轉90度會出現「TRRASIGNE」;再轉90度則會顯現「ASINTOERR」。這36個字母去掉作者名,就會變成ZERRO,ZARRATHUSTRRA,SIGNE,A SIN TO ERR。

除了ZERO外,其他三組詞是什麼意思呢?首先,「ZARRATHUSTRRA」減掉R,為「ZARATHUSTRA」,是瑣羅亞斯德的德文,瑣羅亞斯德是波斯瑣羅亞斯德教的創始人。該教建基於善惡、光暗的二元論,信奉至高善神Ahura Mazda。Ahura是神,Mazda是智慧的意思。第二,「SIGNE」在法文裡解作「記號」。第三,「A SIN TO ERR」是「犯錯之罪」的意思。而再減掉R,變成「ASINTOER」,是二戰時德國共產黨員克勞森所創的暗號系統,以0至7替換ASINTOER這7個字母,非常複雜。

封面字體,也是經過松田先生仔細研究過才選上的。這5組詞實為5種語言:作者名是日文、ZERO源自意大利文、ZARATHUSTRA為德文、SIGNE為法文、A SIN TO ERR為英文。他因而選了各國的代表字體。「松田行正」用的是龍文堂明朝體。「ZERO」用的是意大利人Giambattista Bodoni所設計的Bodoni體。「ZARATHUSTRA」用的是德國人Paul Renner所設計的Futura體。「SIGNE」用的是法國人Claude Garamond設計的Garamond體。「A SIN TO ERR」用的是英國人Stanley Morison設計的Times New Roman體。五國語言,配五國字型,堪稱一絕!

從《零》的例子可見,松田先生對書籍裝幀的態度嚴謹、思慮周全,能把內容完全反映在設計上。2018年,設計過數千冊書籍封面的松田行正將踏入70之齡,其臉書專頁還看到他不斷地推出新的封面設計,這種孜孜不怠的造書精神真令人敬佩。

(原載於Linepaper專欄「紙本鍊成」第七期)

變形記 | The Metamorphosis

《變形記》是在2017年創作的書籍藝術作品,於第三屆書本藝術節「Flip!」展覽首次發表及展出。

第三屆書本藝術節 | The 3rd Hong Kong Book Art Festival
翻頁 | Flip!
27-29 October 2017
JCCAC L1 Gallery & Central Courtyard

「命由天定,運由己生;是化蝶,或成蠅,皆因果。」

書籍藝術:《變形記》
書籍藝術家:陳曦成

混合媒介
12.5 (h) x 12.5 (w) x 12.5 (l) cm | 2017

本屆書本藝術節的主題是「翻頁」,為配合主題,我以「翻書動畫」去創作此次作品。但今次做的不止是手翻書,而是自動的翻頁裝置。

胖毛蟲在樹葉下結蛹、成長、蛻變;大家或許期待毛蟲最終會蛻變成蝴蝶,但世事往往不似預期,牠只能長成蒼蠅。人生之所以有趣,就是其難以預料的驚喜。

最終,一隻眼大大、毛茸茸的蒼蠅破蛹而出,展翅高飛。

Artist’s Book: The Metamorphosis
Book Artist: Chan Hei Shing

mixed media
12.5 (h) x 12.5 (w) x 12.5 (l) cm | 2017

In response to ‘flip’, the theme of the Hong Kong Book Art Festival this year, my work is made as a flipping animation – an animation not flipped by hand, but automatically by installation.

Under the leaf, the fat caterpillar pupates, grows and transforms. All of you might expect to see it becoming a butterfly, but things are often not as expected, this caterpillar can only turn into a fly. What makes life interesting is exactly these unpredictable surprises.

In the end, a furry fly with big eyes breaks out of the pupa, and soars into the sky.

小朋友觀眾注目著會動的作品,看得入神。


Contributor

Hei Shing
chanheishing@gmail.com

書就是… A Book is…


一片紙不但表現時間,也表現空間。而一片片的紙張組合起來的書就是一個高深的容器,盛滿文字,既能從中不斷汲取智慧,又能裝入無限的智慧。

A piece of paper reflects not only time but also space. Books are formed by binding papers together to become containers of words that serve as a reservoir as well as a spring of wisdom.

December 2018
S M T W T F S
« Nov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141,624
Advertisements